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下)
    宁小小没有做声,她觉得她此时此刻根本无法言语。那些红色影片中的革命英豪,以及浪漫小说中不屈不挠的主人公,都只是无知作者编造出来的谎言。

    高喊一句“小女子二十年后还是一个巾帼”?宁小小觉得她的喉咙里堵噎着什么,就如同心头沉压着的一样。

    只有面对残酷的时候才知道残酷的可怕,只有面临绝境的时候才知道绝境的狰狞。无法反抗,也无力反抗,这就是宁小小的现状。

    “豹哥,豹哥。”小六唯唯诺诺地唤了两句。

    “哦?”狄豹抬了抬眉,看了小六一眼。

    “我们现在能走了吧?豹哥。这个,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了。”小六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狄豹的神情。

    “六哥。”老七在身后不依的叫了一句。现在走,宁小小这娘们,他还没沾边呢!

    “住嘴!豹哥面前,没有你说话的地方。”小六朝身后吼了一句,却又不敢吼得太响,在吼的同时还要时刻注意狄豹的表情变化。说实在的,他不只想吼一下老七,更想狠狠地抽他一顿。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就想着*,他妈的,天生一个没见过女人洞的贱骨头!没听刚刚狄豹怎么称呼那娘们的?宁局长啊!局长啊!这是他们几个混混招惹得起的吗?

    小六现在直想抽自己的耳光,怎么就会接下这一趟活呢?怪就怪自己,被猪油蒙了心,变着法子想投靠狄豹。他妈的,吃香的喝辣的,哪会那么容易!绑架局长,这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还好刚才在路上,没被警察拦下来,不然的话,就是有10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小六越想越害怕,他的小腿肚微微有些打颤。

    狄豹似笑非笑地瞥了小六一眼,朝着老七勾了勾手指。

    老七微微张了张嘴,不确定这个在n市属于传说中大哥级别的豹哥,叫得是不是他。

    “豹哥叫你呐,小子。”刚才给小六他们打开仓库大门的刘姓大汉,在背后推了老七一把。

    “哦,叫我。”老七走上前两步,“豹哥,您叫我。”

    小六在心底骂道:“艹!捧不起的刘阿斗!这么就颠了?!”

    狄豹狠狠地抓了一把宁小小的,宁小小一吓之间“啊”地惊叫出声。

    “宁局,呵呵,我还以为你傻了呐。哈哈。又傻又呆的娘们,老子可不喜欢。”狄豹左眼微微一眯,眼角深处透出点点寒光,怒气、怨恨、凶残都包含在了其中。

    狄豹好好揉搓了两下,面上的表情逐渐恢复了平和。

    宁小小美眸中含着泪,目光中满是耻辱,羞愤与无言的痛。

    “老七?”狄豹瞧了老七一眼。

    “在,豹哥。”一边回答,老七的贼眼一边在宁小小的身上瞎转悠。真是前凸后翘,魔鬼身材啊!老七的嘴角有些湿润了,若是能和这娘们睡上一觉,就是明天翘了辫子,那也值。

    “这娘们不错吧。”狄豹“嘿嘿”冷笑着。

    “极品啊。豹哥。”老七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六哥正站在狄豹身后给他使着眼色。他百分之八十的心思迷醉在了宁小小的娇躯上,剩下的,则出于对狄豹的敬畏,放在了和狄豹的交谈中。

    “想不想玩?”狄豹银笑着,大手一轻一重地揉捏着。

    老七回想着前面在车里摸得那把脸蛋,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宁小小在狄豹手中变换着形状的。这地方一定比脸蛋更滑更嫩,老七龌龊地想着。

    宁小小像是鼓起了最后的勇气,狄豹裸的羞辱,唤醒了她内心最深处的反抗和叛逆。她侧着身子狠狠地踹了一脚,狄豹一个惊醒,微微避让了一些。

    这次,宁小小没有命中命根,只是踢到了狄豹的大腿内侧,不过这一下,也就够狄豹受的了。宁小小穿得可是皮鞋,还是有跟的那种,不用问,狄豹的大腿上至少被踢掉了一块皮。

    宁小小挣脱了拽着她手臂的老八,还有张姓大汉。可没跑几步,她便重新被逮了回去。仓库中地方不小,可始终是密闭的空间,又能跑到哪里?

    老七看着半蹲在地上,捂着大腿的狄豹,颇有些感同身受,刚才在车里,他也挨了这娘们一下。到现在还是火辣辣的呢!

    过了许久,狄豹才缓过了气,他抽搐着脸颊一步步走到宁小小的跟前,“啪”地甩了一个耳光,然后又在宁小小的肚子上狠狠地捣了一拳。

    宁小小呜咽了一声,可就楞是摒着没有求饶,也没有哭泣。

    狄豹拽着宁小小的秀发,把她按倒在了地上。刚才狄豹羞辱的是宁小小的灵魂,现在则是虐待着她的躯体。

    老七看着,暗叫可惜。瞧刚才的意思,那位豹哥有分他一杯羹的想法,可现在就说不定了。这臭娘们犟什么犟,都落在了人家的手里,还这么的不消停。一样要趴开双腿,就不会选择一种比较舒服的方式?那些窑子里的娘们可比她聪明多了!

    一样是为了生活嘛。老七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句颇显深奥的话语。

    地面上的撕扯仍旧在继续着。大汉们围着一个大圈,谁也没有上去帮忙。笑话,现在上去,不是找抽吗?你没看到豹哥红透了的双眼?

    “臭婊子,我让你再凶!”狄豹撕开了宁小小的外衣,接着又打算撕扯她的内衫。

    宁小小双手紧紧地护住胸部,与狄豹做着殊死的对抗。

    “快些,再快些。”叶天坐在警车中,心中不停地念叨着。

    靠近南头镇的时候,周姓警官命令三辆警车统统熄了警灯。叶天略带感激地望了他一眼。

    身边的这位叶副司长,与被劫持的那位宁副局长之间,或许有些暧mei,周姓警官暗自揣测着,但面上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

    在离仓库还有两百米的地方。周姓警官命令全体通通下车,快速、掩护着步行过去。

    众干警所在的位置,与仓库的正门成垂直状。当众干警悄悄摸到正门口的时候,赫然发现正门口已埋伏下了一支警力。

    周姓警官也是惊诧万分,他走到警衔最高的警官面前敬了一个礼,“潭队,是您啊。”

    “叶司,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哈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潭支队长。”

    “潭队,这是叶副司长。”

    叶天与所谓的潭队握了握手。

    “潭队,有什么具体的安排?”周姓警官问道。

    很明显,局面的指挥权已经落到了潭队的手里。

    “直接突破。”潭队嘴里冒出了这么几个字。

    “人质的安全?”周姓警官有些犹豫,他望了叶天一眼。叶天的心吊在了嗓子眼。

    “不进去,人质的安全更不能保证。只有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才能真正保证人质的安全!”潭队斩钉截铁。

    “他们手里会不会有枪支?”叶天知道他再不发声的话,一切将成定局。虽然他心中也挺赞成潭队的说法,可他却做不到无视宁小小的安危。

    要知道,营救被绑架以及被劫持的人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满足绑匪提出的所有要求,而不是直接突袭,把绑匪赶入绝地。

    周姓警官同样非常纳闷,按照惯例,这时候应该对绑匪施加适当压力。虽然绑匪到现在为止可能仍旧没有发现布置在外的警力。可冒然突击,也不符合常理,毕竟绑匪手中的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位高权重的政斧高官。

    现场,甚至还有一位更加权柄显赫的中央官员在督察着。潭队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周姓警官在心中打着小九九。按级别,也不应该是潭队直接赶赴现场啊。先到的,就算不是他们这一组,也应该是其他组的弟兄。蹊跷。

    潭队向各单位打着手势。

    叶天默默地看着,发不出半点声音,他毕竟不是公安系统的,也不是哈市当地的党政官员,无权去指挥具体的刑事侦破工作。

    周姓警官护卫在叶天的身边,他想起了来之前卢副局长的吩咐。第一要务是保证叶副司长的安全,第二要务才是解救宁副局长的安危。不经意间,他瞄了潭队几眼,心中似乎扬起了某些猜测,隐隐约约的,或许只能归结为一名长期奋斗在第一线的老干警的直觉。

    仓库中狄豹正匍匐在宁小小的娇躯上做着最后的努力,宁小小的内裤已经被他拉扯到了膝盖处,只差一点,就要被他完全褪了下来。

    老七,老八,以及给他们开门的张姓大汉、刘姓大汉,还有狄豹的两个贴身保镖,都瞪大眼珠欣赏着。从他们的鼻腔里不时传出粗气,太刺激了,强歼,这他奶奶的只有在a片里见过!

    小六看得也有些控制不住了,他的脑海中已经遗忘了躺在地上的宁姓女子是可以使他以及他的兄弟万劫不复的局长级人物。在他的眼里,地上的,就是纯粹的,一个裸的尤物,可以让男人*的尤物!

    伴随着“乓,乓”的声响。干警们破门而入,叶天也不顾安危第一时间里冲了进去。不能想出一个好法子来救小小,但他能够与小小一起面对危险,甚至面对死亡!

    叶天在进门的一刹那,就是抱着同生共死的信念。

    狄豹抬起了头,小六,老七、老八抬起了头。张姓大汉,刘姓大汉抬起了头。那两个贴身保镖则是飞快地寻找了掩蔽物,手也迅速地探入了怀中。

    “乓,乓。”枪响。震通耳膜的声音。

    在第一时间,匍匐在宁小小身上的狄豹被击穿了脑门。

    在生与死的刹那,他笑了,笑得很涩,很无奈,很悲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呆呆地看向远方,嘴角一阵努动,似乎想诉说什么。可最终什么也说不出口。他不甘地倒在了地上,鲜血就这么“啪嗒、啪嗒”地滴落了下来。

    仍旧是“乓,乓”的响声。小六、老七、老八,一个个地倒在了地上。而狄豹那两个贴身保镖则“不厌其烦”地与干警们对射着。

    叶天被随他一同进来的周姓警官扑倒在地,躲避着子弹的肆虐。

    叶天的双眼出神地望着前方宁小小的娇躯。在他的眸子里,没有四散的弹花,没有残酷的死亡,只有宁小小的倩影。

    震耳的枪响把宁小小整个惊呆了。

    枪响过后,匍匐在她身上的狄豹脑浆崩射,鲜血直流,她的心灵仿佛在这一刻凝结了,她的双眼无助地望着外面的世界。

    脑浆与血液流淌到了她的身上,她忘记了尖叫,忘记了哭喊,甚至忘记了呼吸。。。她的心灵久经打击,似乎慢慢地麻木了。

    和平年代,又有几人经历过这样的死亡?经受过这样的刺激?直挺挺的尸体!真得是直挺挺的尸体啊!就在半分钟前,还匍匐在她的娇躯之上。

    “小小,小小。”她的心灵微微颤动,她似乎听见远方传来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呼唤,是那么轻,又是那么重。

    子弹还在散射着。叶天挣脱了周姓警官的保护,匍匐地爬向宁小小所处的位置,嘴里轻轻地呼唤着宁小小的名字。

    周姓警官无能为力,只能望着叶天慢慢远去。他举着手枪不停地射击,嘴里不停地命令道:“火力压制,火力压制!”

    叶天来到了宁小小的身边,他推过了狄豹肮脏的满是血污的身体,轻轻拉上宁小小的内裤,用自己的外衣紧紧包住了宁小小的娇躯。

    宁小小的睫毛动了一动,眸子似乎慢慢恢复了一些神采。

    叶天在她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小小,小小。。。”

    “乓,乓。”终于,狄豹的那两个贴身保镖也被击毙了。死亡,整个仓库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周姓警官对着这副惨景,沉默不语。

    而潭队,相比起来,就要释然得多。

    在周姓警官的安排下,叶天抱着宁小小上了救护车。

    在救护车上,他仍是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呼唤着小小的名字。

    似乎是真诚感动了上天。宁小小的眸子逐渐鲜活了起来,“哇”地一声,震天的哭泣弥漫到了救护车内的每一个角落。

    宁小小紧紧地抓着叶天的双手,嘴里也是一遍一遍地叫唤:“叶天,叶天。”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叶天轻抚着宁小小的小手,温柔地应着她的呼唤。

    随车的医生连忙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

    叶天拉着她的手,轻声道:“睡吧,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你要陪我。”宁小小露出了小女儿的神态。

    “我陪你,我一直陪着你。”叶天安抚着她。

    仓库门口,警方仍旧封锁着现场。潭队点燃了一根“事后烟”,笃悠悠地吸着。

    周姓警官几次想开口,却又把已到了嘴边的话语重新咽了回去。最后他轻叹了一声,随便找了辆警车,坐了下来。

    那辆报警的轿车就停在马路对面的不远处。

    “还真是惨烈啊。”司机笑着感慨。

    “人呐,没(霉)起来,就是这么容易。乓,这么轻轻一下,生命便走到了终结。”同伴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

    “狄豹。呵呵。”司机摇了摇头,叹息不语。

    “这出戏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加精彩。”同伴像是在回味着什么,接着又道了一句:“也更加的落寞!”

    “嘟,嘟”短信声,在寂静的只有水声的大坝上回荡。

    刘韵打开了手机,她的手指似乎微微有些颤抖,不知是兴奋还是别的什么。

    而廖英明也侧着脑袋过来张望。

    这应该是最后的消息了。

    “一切顺利。”短短四个字,显示在了手机屏上。

    “狄豹死了。宁小小安然获救。”刘韵说了这么一句。

    说完,她把手机远远地抛了出去。

    手机翻腾着,就像是人生。

    物理学中的两个轨迹,在手机身上演绎着。一个是刘韵刚才施加的外力,一个是地球施加的引力。两个力,两个速度,就这样左右着手机的轨迹。

    翻腾。

    人生的轨迹似乎亦是如此。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