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叶副司长是吗?警力我们已经全部派出去了,将重点在河南路周边的平房区、松北区以及香坊区设卡。”秋岚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向这位叶副司长通报了一下具体情况。

    听了这话,叶天微微松了一口气。“那辆佳宝av6还没有下落吗?”

    “对不起,到目前为止是这样。不过叶副司长请放心,很快就会有消息的。”对于这种上官,秋岚不敢丝毫得罪,语气上必恭必敬的。先前接听叶天报警电话的警务小姐,看了这副情景,站在一边偷着乐,原来秋主任比之自己也好不了多少。

    短暂的沉默,叶天没有出声,秋岚也乐得不声不响。刚刚那短短几句对话,秋岚感受到了一种压力,对方职位所造就的威严。

    听筒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在传递。

    稍许平静了心情的叶天,思索起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来。

    究竟是什么人绑架得宁小小?为的又是什么?

    叶天的右手在上衣兜里捏得铁紧,骨头里甚至发出了几声清脆的响音。

    绑架政斧高级官员,惊天动地啊!一般人,只要不是脑袋被枪子打过的,就绝对不会犯这种毛病!

    那,只有最坏的一个可能。虽然不愿这样想,却不得不这样想!

    黑省的某些人,已经动起黑手来了。

    叶天的拳头是捏得更紧了。

    现在,不止是宁小小,很有可能就是他自己都处于危险之中。叶天看了一眼身旁的的哥,轻声吩咐了一句:“师傅,开得小心一点,注意一下旁边以及后面超上来的车子。”

    “诶,好的。您就放心吧。我老刘开了二十多年车,这点技术还是有的。”的哥说着,又加大了油门。

    叶天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他把身子往下面压了压,稍许蜷缩了一些,副驾驶座最是危险不过。

    “喂。叶副司长,您还在吗?”

    叶天身体一颤,他觉得自己有些一惊一乍。“在,有消息了?”

    “哦。还没有。不过我们哈市公安局的卢副局长来了。他想和您通话。”

    “好的。”叶天应了一声。

    听了这话,秋岚的心整个放松了下来。肯接卢副局长的电话,说明这个叶副司长应该不是假冒伪劣产品。刚刚他让底下出警的时候,可是捏着好一把冷汗,省中小企业局副局长被绑架,这可是天大的事儿。如果调查清楚了再出警,万一耽搁了怎么办?可如果不调查清楚,万一是个恶作剧,那这玩笑可就开到天边去了,自己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虽然衡量再三后,他最终还是让下边出了警,可他这心始终七上八下悬在半空。现在,这口气总算是松了。

    “喂。是卢副局长吗?”

    “对,是我。是叶副司长吧。”

    稍许转了两个圈子,叶天明白了过来,人家是专门来确定他的身份的。把身份证号码报了一遍,叶天有些没好气地问道:“卢副局长,我想问一下,你们对哈市的各出入口设置关卡了没有?要防止犯罪分子离开哈市啊。”

    “叶副司长您放心,该设置的关卡我们都已经设置好了。”

    叶天怎么听怎么觉得这是敷衍,是官腔。他在心底咒骂了一句:“他妈的,华夏的官僚都只剩下打官腔的能耐了!”

    但在电话中,他不能这样说,还指望着人家办事呢。不过,叶天的语气也并不客气,他道:“卢副局长,我在这里不含糊地说一句,宁副局长这件事,哪个地方出了差错,都是会要人命的!我希望哈市警方能够表现出应有的水准和风范!”

    卢副局长听了直楞,这个叶副司长,说话也太冲了一些吧。不过他也没有多做表示,毕竟三十多年的警察生涯早已把他磨练的滴水不漏。

    中小企业司副司长,叶天,卢副局长的脑海中晃悠着这两个名词。

    好熟啊,似乎在哪儿见过。对了!卢副局长双目一亮,前几天女儿拿给他看的《经济曰报》上,就有他的报道。那个第几版来着,一整版都署着他的大名。

    虽然没有从事经济工作,但卢副局长的政治觉悟告诉他,经济和政治是相通的。那篇报道。。。该不会是。。。

    卢副局长的脑子转着一个又一个弯。

    中央的干部,而且还整版整版上了党报。如果,只说如果,他真的在哈市遭遇到了一些什么,那么。。。卢副局长不敢再想象下去。

    而现在,在110报警中心,最大的就是自己,这个责任,不是自己付,还有谁会给自己担?想着,卢副局长的脑门上就印出了汗迹。

    他狠狠地瞪了身旁的秋岚一眼,都是这个家伙,像被火烧了一样地求自己过来。他妈的,给自己惹来了天大的麻烦。

    秋岚虽然大大小小也是一个头,但并不擅长政治,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看见卢副局长瞪了自己一眼,觉得有些委屈,有些莫名其妙。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没想到卢副局长并没有搭理他,而是拿起话筒,再次与那位叶副司长通了话。

    “叶副司长,是吗?”

    “有消息了?”叶天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

    “哦。还没有。”

    叶天心中一叹。他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他,真的,很关心很关注宁小小的安危。如果可以的话,他情愿用自己去替代。这不仅仅是男女之情,如果光是为了男女之情,叶天知道,他还没有这么伟大。他有种内疚,黑省的事情是自己硬把宁小小拖入局中的,现在自己好端端地呆在外面,享受着和风细雨,可宁小小却。。。

    黑省的事情,自己得到了许多,名声、声誉,甚至是威望。可宁小小得到了些什么?没有,她什么也没有得到,甚至还会在将来的曰子里,受到黑省官员们的鄙视。

    叶天的心一阵绞痛。自己对不起她啊。宁小小的一颦一笑栩栩如生地刻画在了叶天的内心最深处,飞舞着晃动着。。。

    宁小小可能面临着。。。叶天都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叶副司长,您现在还在河南路上面吗?”

    叶天强压着自己的情感,答道:“对,还在河南路上。”

    “那好,我现在就派两辆警车过来。让他们协助您一起寻找宁副局长,如果真得找到了,那也好有个照应。”

    叶天想了想,也是,可他又有些怀疑这位卢副局长的动机。不管了,为了宁小小,自己冒次险又算得了什么!

    叶天把他的方位报了报,然后告诉了卢副局长,他将一直沿着河南路往下开。

    卢副局长又要了叶天所坐出租车的车牌号。这个叶天说什么也没给,只是告诉了卢副局长,大约什么时间,他在某某路口,会等候那两辆警车。让那两辆警车千万不要晚点。卢副局长听了苦笑不已,却也只能点头应是。

    劫持着宁小小的那辆佳宝av6,在河南路上开了一段后,按照事先预定好的路线,向右一拐,转入了一条支路。

    “呜。呜。”宁小小的嘴上被塞了毛巾,她的双手双脚拼命地挣扎着,嘴里也含含糊糊地叫嚷着。

    “这个娘们可真够烈的!”一个大汉骂骂咧咧地说道,他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按住了宁小小挣扎不已的双手。

    另一个则抱着宁小小的双腿。

    宁小小狠命地踢着、踹着。

    “哦!”抱着宁小小双腿的大汉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呻吟。

    “怎么了,老八?”驾驶座上的司机问道。

    “哦。六哥,没事儿。就是被这悍娘们给踹了一脚。”

    按着宁小小双手的大汉趁机嘲弄道:“老八,你小子是越来越没用了,抱女人的腿都抱不牢靠了。呵呵,刚才那一下,没蹬到你的卵蛋吧!哈哈,哈哈。”

    那个叫六哥的司机也跟着笑出了声,“我看老八是在娘们身上用得工夫太多,遭报应了。”

    老八明显不敢针对六哥,他只能拿另外一个大汉出气,“我说老七,你小子别唧唧崴崴的,当心一不留神被风闪了你的臭嘴!艹!”

    宁小小还是使劲挣扎着。这下,老八火了,在宁小小的丰臀上狠狠地拍打了两下,“艹,你个臭婊子,我让你再动,我让你再踹!呆会儿找地方好好艹死你个臭婊子。”

    老七看了,两眼直冒光,他嚷道:“六哥,我抗议。”

    六哥道:“老七,你抗议个毛啊?”

    “老八这混球实在是太爽了,本来就抱着这娘们的大腿,滑溜溜的,现在还摸她的屁股,他妈的,老子要和他对调。”

    六哥银笑道:“这娘们的确是不赖,虽然老了一点,可面上一点也看不出来。呵呵,要干就要干这种娘们才够劲!不过老七,哦,还有老八,你们可也别胡来,占点手上便宜就算了。毕竟这人。。。”六哥一顿,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半响后,他做出了决定,道:“毕竟这人是豹哥要的。”

    宁小小听了,微微停止了一下挣扎。被称做六哥的男人透过反光镜看的一目了然。

    豹哥,哪个豹哥,自己究竟得罪了哪位豹哥,宁小小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不会是狄豹吧?宁小小一惊。如果真得犯在他手里,那自己也只能认栽了,自己的下场,宁小小不敢再想象。她非常恐惧,非常害怕。浑身上下,轻微地颤抖着,这还是她拼命忍耐着的结果。

    女人或许天生就是弱者,女人可能遭受的侵犯和ling辱,要比男人多上许多。

    不行,得反抗,得让外面得到消息。宁小小的短暂合作,让老八微微放松了警惕。她抓住机会,狠狠踹了几下面包车的拉门。“咚,咚,咚。”

    六哥即刻骂道:“老八,我艹你祖宗,你个混球他妈的在做什么?想你老娘啊?!你想让我们翻船是不?艹!还不看紧了!”

    老八唯唯诺诺地直点头。老七嘲弄地望着老八。

    老八见了,心头冒起一股怒火,他对着宁小小的屁股,“啪,啪”地狠揍起来。“你个烂婊子,我让你再搔,你她妈的再搔,再踹啊,老子不狠狠整治整治你,老子他妈的和你一个姓!”

    老七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说老八啊,要赚便宜、卡油就明讲。不要这么偷偷摸摸地找借口。这娘们反正在我们手上,你想怎么玩,都没人说你。”

    老八吐了一口唾沫:“你个老七,找茬是吧,老子不就是上次坏了你的好事吗?你至于吗?”

    六哥这时开了口:“你们俩都给我安静一点,别没事找事。老八,你也消停点,这娘们可千万不能打坏了,不然。。。”六哥的话似乎没有说完,或许他是在等他那两个小弟接茬。

    老七果然开口道:“六哥,你说豹哥要这娘们做什么,该不会是看上这娘们了吧。”说完,老七吃吃地笑着,他的大手趁机在宁小小的俏脸上摸了一把。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六哥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对宁小小交代:“反正冤有头,债有主。咋们只是小娄娄。”

    细细观察,这个六哥,就是狄豹与贾拓在n市“春风一度”遇到的小六。(详见179章。)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