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宁小小来了个电话,说她得明早才能回来。

    叶天也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这么一个电话其实说明了很多的问题,比如正坐在宁小小对座的廖英明就看出了一二。

    “小小,来,吃虾。”廖英明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心里更是阴霾一片,但却又丝毫发作不得。

    宁小小似乎没有发现对座男人的异常,轻轻道了声谢谢。

    叶天一个人在宾馆的餐厅用了餐。用餐时,他一直都在思考着,表情有些肃穆。

    局。有局,就有设局人,和入局人。自己应该算是入局人,那设局人是谁?自己是否认识?是黑省的,还是不是黑省的?

    叶天的筷子夹起了一个虾子,膏嫩肉滑。

    宁小小与廖英明杯盏交错。

    廖英明望着宁小小如花的娇容,几欲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往事一幕幕在廖英明的眼前闪现,与妻子恋爱时的美好,新婚时的甜蜜,大儿子呱呱落地时的幸福。。。一切一切却在那十年里发生了改变。。。就是在那“万劫不复”的十年里,妻子染上了可怕的绝症。。。妻子那纤丽的面容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与宁小小相比,妻子这个称呼,真得更适合那个陪伴了自己人生半途的女人。那个女人没有宁小小那么高雅,没有宁小小那么华贵,没有。。。

    可那个女人却永远活在自己的心间,任谁也不能磨灭她在自己心中的痕迹。她是伟大的!在那妻不认夫,子不认父的十年,是她一次又一次站在了自己的身前,为自己抵挡了多少枪林弹雨。

    绝症并没有让她立即倒下,她撑了过来,撑过了那黑暗的十年。

    自己欠她的,绝不是言语所能形容;她为自己所做的牺牲,或许已达到了一个女人能为一个男人做到的最大程度!

    廖英明的心在流血!妻子,一个多么神圣、圣洁的名词。

    自己是妻子的第一个男人,妻子在嫁给自己的时候是圣洁的处女。

    自己却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在那十年里,妻子为了自己曾经一次又一次委曲求全。

    那几个曾经覆盖上妻子娇躯的男人,或许永远不曾想过,有朝一曰,他廖英明会手握重柄。

    那真是一个令人发狂,令人发怒,令人发笑的年代!

    妻子的病根就是在那个时候种下的,身体,妻子的身体原本并不差。心伤,心伤才是最致命的因素!

    妻子撑过了那十年,又摇摇晃晃地陪伴自己走过了又一个十年。。。终于。。。

    咸咸的泪水,已变得冰冷,热血早已失去了它应有的沸腾。

    妻子的病痛,就如同他心中的噩梦,一次一次,他从梦中惊醒,从妻子陪伴在身边的当初,到身旁人踪杳杳的现在。。。

    妻子在身边的曰子里,他从没看见她流过一次眼泪,他知道,她的泪都在肚子里,都在心灵最深处,早已化成了一滴滴血珠。。。

    环世集团,和刘韵共同创建的环世集团,以官倒起家的环世集团,最初只是为了支付妻子那昂贵的治疗费用。

    那种病,妻子不愿用公家的钱。他知道,妻子是为了他的面子。脸面。。。打什么地方最痛,告诉你,打在脸上最痛!脸面是最脆弱的地方。

    职权,什么叫乱用?他为了惩治那几个王八犊子,让他们永远闭上那肮脏血腥的臭嘴,他一次又一次,用了那所谓的神圣的,人民赋予的权力!他错了吗?十年的经历,已经使他的人心,人姓不再完整。妻子的离世,更是在这不完整上又划下了重重的一刀。

    宁小小望着神色不定的廖英明,刹那之间不知如何言语。那是怎样一种悲伤?透过廖英明的眼睛,她仿佛望到了他的心底。

    宁下小的心软了,她知道,廖英明的心中有着一段,她不知道,或许本就没有他人知晓的尘埃往事,正在撕碎着他的心灵。

    女人都是感姓的,宁小小也不例外。她轻轻唤了声:“廖大哥。”

    不是廖省长,而是廖大哥。

    如果,这个时候,廖英明趁热打铁,或许,宁小小会答应他的请求。

    一个孤寂男人的悲伤眼神,几乎没有女子可以抗拒。

    但,这个时刻,廖英明的心神中,都是妻子的影象。他的心倦了,他不知道,他应该追求什么,他原先追求的,就像一颗颗莫名的累赘腾空而起,他却永远沉沦在自己的心灵地狱之中。

    廖英明对着宁小小笑了笑,很苦涩,枯涩中或许还有其他一些东西。

    叶天自斟自饮。

    局势的发展让他有些心惊。

    他极力揣测着设局人的意图。好处,设局人究竟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好处?利益是永恒的话题。

    以设局人所掌握的证据和材料,完全能够在黑省掀起一股“腥风血雨”,却迟迟没有动作,现下更是把一顿丰盛的晚餐预留给了自己。其中的心思,不免让叶天有些费解。

    两位异国少女的表现,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叶天,这就是一个局。光这一点,就完全出乎叶天的意料。

    黑省内讧?黑省的某些正义之师最终看不过眼?。。。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这个设局人是黑省中人,那必定在黑省已运营了多年,权势方面不说一时无二,却也几近滔天。

    如果这个设局人不是黑省中人。。。那,会是哪里的?他省?中央?

    想到中央两个字,叶天的魂颤动了一下。

    中央,应该不会是中央集体,也就是说必定还没有上过政治局会议,常委碰头会也必定没有开过。中央的动作,在目前这种形式下,一定合乎程序,合乎法理。明煮和法治宣传了这么些年,成效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在最高层是这样。

    再者,黑省中人,和京城近在咫尺,在中央上层没有一定的支持,这说什么,叶天也不会相信。

    *海和廖英明这两个人物的身影在叶天眼前闪烁。凭心而论,这两个人的风姿,在叶天所见过的省部级官员中算得上是非凡的了。没有那种萎靡的迟暮,在精神气方面,可以说一时无二,或许是在北地熏陶的时间长了吧。

    很怪,怎么说想到两人,就想到两人了呢?自己是在向两人看齐呢,还是在嫉妒两人?叶天又往嘴里夹了口菜。

    设局人的矛头究竟是指向黑省,还是指向的是国资流失、国企改制中的弊病这一重大问题!?叶天的脑海中又出现了这么一个问题。

    如同一道分析题,问题不同以及提问的方式不同,那么解题的方法也就有多种多样。

    如果是指向国资流失、国企改制中的弊病。这个问题虽然看起来是大了一点,但叶天还算比较容易理解。

    历教授要招自己做研究生,这或许就是一个明证。发现问题,看到问题,知道要解决问题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开药方,这个药方应该怎么开,许许多多的有识之知士都在群策群力。历教授是这样,远在hk,拿学界的话来说一直“调皮捣蛋”的郎教授也是这样。叶天的脑袋又微微开了个小差。

    但这个矛头,如果直接指向的是黑省,那。。。

    指得究竟是哪一个层面?不会指得就是省一级吧。叶天的眼皮有些打颤。

    [***],问题?问题有多种多样,[***]是这个时期最多听到的。

    拿省一级开刀,从前不说是不敢想象,但频率绝对没有这个时期来得那么高,那么快。

    政治问题?叶天不愿意再往下面继续想。

    他知道一点,省部级绝不是这么好动的。没有上一级,上两级甚至是最高层的悉心运做,谁也别想妄动那些封疆大吏。

    自己怎么会想到封疆大吏上去?搞政治搞得多了,脑子也越来越复杂了。问题说不定很简单。叶天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意味,似笑非笑,却又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内心就像一面亮宸宸的镜子,折射着他的面容,尴尬,那是完完全全的尴尬。

    叶天的心思重又回到了那两个异国姐妹的身上。

    设局人借着那两朵姐妹花,究竟想表达怎么样的意思呢?

    炫耀他的实力?你叶天的来历,人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把手中的秘文,透露一些给你,让你来打这头一枪。

    。。。

    叶天的脑子很乱,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他陷入这桩事情可以说是因缘际会,纯属巧合而已,并且到目前为止,他陷得还不算深。

    但,这个巧合中也存在着必然。他想当“打虎英雄”!国资流失就是一只硕大无比的老虎。向国资流失问题叫板,无疑是一场武松打虎。

    武松不是人人可以做的。没有一身好筋骨,没有一身好武艺,要当武松,那只有被老虎吃掉的份。

    武松是名副其实的英雄。不说万人朝拜吧,但景阳冈周围的十里八乡哪个不翘起大拇指,唤他一声大英雄?

    叶天的筷子在菜肴中翻腾着。

    这个英雄,他做得!他的身后是整个叶氏家族,国资流失的背后是整个遭受损失的华夏民族,以小球带动大球,以小家带动大家,至少叶天相信,只要处理稳妥,他绝对不会是老虎肚子里的武松。

    在华夏有这个冲劲,有这个实力,有这个热血来做武松的,并不多。第一岁数不能太大,岁数一大,顾忌就多了,冲劲就少了,想想当年在上海滩上演武松打虎的老蒋儿子,你就会知道一二。第二,要有坚实的实力基础,没有的话,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会被波涛卷走。第三嘛,那就是心中得有些想法,或者称作野心吧。老蒋儿子当年的打虎行动虽说虎头蛇尾,但就是这么一场不算成功的作秀,为他赢得了无数的喝彩和人心。

    这或许就是必然。

    如果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另一个场景中,他碰到一模一样的事情,他还是会决定插手。因为他看见了利益,可以一搏的利益。

    沿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去。。。叶天有些吃惊,亦有些恐惧。

    设局人所设的这个局,不会一开始就把自己的所思所想,都考虑在内了吧?!

    如果从一开始就。。。叶天不敢想象。。。那么唯一的可能是,遇见妇人的场景是一幕别人事先安排好的话剧。或许妇人并不知情,但的的确确是被别人利用了。那宁小小呢?

    叶天想得非常复杂。人姓是复杂的吧,特别是玩政治的人,他们的人姓要比常人来得复杂。

    叶天算是设定了一个假设,但这个假设,使他感到非常的无力,这个方程式根本就无解嘛。

    能够这样设局的人,在华夏层面上应该没有几个吧。

    这样设局为得是什么?成就他叶天,还是置他叶天于死地?

    叶天有些自嘲地想到。

    不应该是这样,再退一步进行猜测。

    他——叶天,是一个临时入局的演员,还是那种半推半就式的。设局人,在不经意间发现了他这颗棋子,也就打算半推半就地用上一用。

    设局人完全知晓他的身份势力,以及他在黑省的所作所为、具体情况。并且,设局人对他的心理进行了非常准确的揣测和推断。甚至,设局人完全把握住了他意欲武松打虎的念头。

    那么,他——叶天,能为设局人做些什么呢?按照设局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全有能力自个儿行动,而不需要借助任何的外力。

    设局人会不会是黑省中人,而且还是个老黑省?!叶天琢磨着。这样一来,就有些道理了。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矩,如果你破坏了这个规矩,无论你拥有怎样的一种实力,你都会遭到某种意上的抵触和谴责。而,这个规矩,就叫做地方保护主义。

    就设局人所表现出的实力,以及敢于招惹自己这两点来看,他所针对的某个势力亦不容小窥,不是与他势均力敌,就是比他更高一筹。也只有这样,才讲得通这“地方保护注意”六个字。对付比自己弱的,可没有什么规矩会限制你的自由,弱肉强食,这是规矩中的规矩。

    设局人所针对的势力与他势均力敌,甚至比他更高一筹,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敢于对付,不是逐虎吞狼,那就是有所凭借。

    叶天可没有自大地认为自己是那个逐虎吞狼的老虎。

    有所凭借,又要不犯“地方保护注意”的忌讳,那就需要一个外力。

    而自己呢,算是猛龙过江吧。叶天苦笑。

    设局人有所凭借,凭借的是什么,中央?似乎又回到了先前他所考虑的问题。

    设局人把这个局用一种很直截了当的方法暴露在了自己的面前,又是意欲何为?让自己来推测,这个前因后果?

    或许,设局人是在表现他的诚意,也是在担心自己身后的势力。是进是退,完全由自己做主。

    如果进,按照设局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以及隐含的从中央而来的支持,那这场战火,虽然自己还不知道最终会指向何方,但胜利却绝对不会是海市蜃楼!

    设局人以及设局人背后所隐含的势力,会得到一些什么,叶天无从所知。但他自己将得到的,那是一清二楚。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