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宁小小受廖英明召唤去了k市复命。

    手下一大帮子人正在忙着做调研报告。

    叶天百无聊赖,拿起一台照相机,独自一人出了宾馆。

    北国风光自有其迷人之处,叶天一路行来,不停地按着快门。

    “先生,能给我们照张相吗?”

    叶天正对着一所教堂取景,耳边传来一句夹杂着浓厚异国风味的汉语。

    回首一望,两名身着东欧服饰的异国少女俏立在他的面前。

    一位显得很文静,恬淡的笑容在唇角若隐若现,另一位则有些俏皮可爱,正挥动着手里的相机,向叶天示意,一双淡蓝色的眸子不停地闪动。

    “好的。”叶天接过了少女手中的相机。“两位要在哪里照?”

    文静的那位没有做声。而俏皮的那位指了指身后的塔楼,“那里,那里。”

    镜头里,两位少女极力张扬着她们的青春和美丽,格子花纹的围巾缠绕在她们如雪般白嫩的脖颈上,高挑修长的身体如同风中的柳条摇曳生姿。

    叶天连按快门,捕捉这异国的风情。

    “谢谢。”俏皮的姑娘从叶天手里接过了相机。

    文静的那位点头向叶天示意。

    在一阵短暂的寒暄之后,三人分道扬镳。

    上天一而再再而三地演绎着巧合。

    在午后的阳光下,三人在市中心广场的露天咖啡吧前再一次偶遇。

    “hi,你好。”俏皮的女孩在前,文静的女孩在后。

    “哦。你们好。真得好巧。”叶天连忙站起身来,为两位小姐拉开了坐椅。“请坐。”

    “谢谢。”两位少女显得温文有礼,坐下前还给叶天施了个俄罗斯式的礼节,曼妙的长裙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我叫叶天。”叶天先做了自我介绍。

    “她叫斯维特兰娜,我叫丹尼亚。”俏皮的少女先介绍了文静的同伴,然后又介绍了自己。“我们是哈尔滨商业大学的留学生。”

    说话的同时,俏皮女孩的美眸注视着叶天,漂亮的睫毛随着眸子一眨一眨的,格外妩媚。

    “商人,旅客,还是。。。”丹尼亚的语速很快,汉语讲得非常流利,为人也十分热情。

    “你猜猜看。”叶天一脸微笑。和如此可爱娇媚的少女呆在一起,叶天的心情明媚了许多,这些曰子在n市所见到的、听到的阴霾,瞬间一扫而空。

    “我猜你是教师。你说我猜的对吗?斯维特兰娜。”丹尼亚看向同伴。

    “文质彬彬。”文静的斯维特兰娜微笑着说了这么四个字。

    “谢谢你的恭维。”叶天的神情更加的洋溢。“不过,很抱歉,你们都猜错了。”

    “那你是干什么的呢?”丹尼亚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叶天,“是画家,作家,摄影师。。。”

    叶天一直摇头。

    猜了半响,丹尼亚冒出了这么一句,“总不会是政斧官员吧。”

    “这次你猜对了。”

    两位少女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可置信。

    “哦。不可能,你的肚子不是大大的。”丹尼亚夸张地比画着。

    叶天在心中暗笑:这个异国女孩真是有趣,肚子大大的,那不是啤酒肚嘛。呵呵。

    “那你的官一定很小。”

    “丹尼亚。”文静的斯维特兰娜轻轻唤了一句,然后不好意思地朝着叶天笑了笑。

    “哦,对不起。”丹尼亚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

    叶天有趣地望着面前可爱的女孩。“我的官可不算太小哦。”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叶天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要骗我们啊。我们可是见过真正的大官的。”后面一句话,丹尼亚说的有些拗口。“我们和那些大官零距离接触过。”

    “哦?”叶天不置可否。

    “你不相信?你们华夏的官员宴会很多,特别是那种私秘的宴会很多。就我所知,每当举行这类宴会,总会邀请像我们这样的异国女子作陪。”丹尼亚朝着叶天神秘地笑笑。

    叶天有些吃惊,这个丹尼亚还真是大胆,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做顾忌。想着,叶天不禁自嘲地笑了笑,人家是异国佳丽,言语中自然不会有太多的顾忌和牵挂。自己真是有些当官当傻了。

    “你不信吗?”丹尼亚见到叶天许久没有言语,以为他不相信自己所说的。“你可以问斯维特兰娜嘛。那些大官们,都以为我们不精通汉语,嘻嘻,在我们面前所谈论的话题可是放肆得很。”

    斯维特兰娜笑着点了点头。

    “你们华夏和我们俄罗斯一样,当官的都格外的黑。”丹尼亚不知想到了什么,冒出了这么一句来。“或者,全世界,都是这副样子!”

    叶天仿佛捕捉到了什么。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还好吧。这两年,我们华夏的政治还算是清明的。”

    “清明?”丹尼亚歪着脑袋问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叶天笑道:“就是比较干净的意思。”

    “哦。不干净,很不干净。”说着,丹尼亚在小挎包里摸索着,“哦。我放点东西给你听。这是我前几次,不经意间录到的。”

    叶天有些好奇。

    斯维特兰娜则是一脸诧异地望着丹尼亚,显然她也不知道丹尼亚究竟录到了什么。

    181(下)

    丹尼亚从小挎包里摸出了一副耳机,然后轻轻摆了摆皓腕上的银色手表。

    叶天定睛一看,是一款新颖的腕存式mp3。

    “韩国annoy公司的ann3型?”叶天有些不太确定。这一个系列在华夏并没有上市销售,叶天也是只闻其名而未谋其面。

    “叶,你也是发烧友?”丹尼亚兴奋地眨了眨美眸,并把身下的座位往叶天那一边移了移,献宝似地给他介绍起这款机器的特点来。

    见到女伴如此童真的一面,斯维特兰娜坐在一旁,抿着嘴直笑。

    “音质怎么样?”叶天把脑袋凑向了丹尼亚,显得兴趣十分浓厚。“来,让我听听。”

    侧对着叶天的斯维特兰娜,望着叶天专注的神情,亮眸一闪一闪的,嘴角处流露出一似神秘的笑容。

    “好。”丹尼亚把耳机递给了叶天。

    叶天道了声谢,然后把一个耳塞塞进了左耳。

    若隐若现,他的唇角也挂起了笑容。仔细分辨,你或许会发现,他此时此刻的微笑与斯维特兰娜的,非常相似。

    丹尼亚先给叶天播放了一段音乐,是俄罗斯的民族歌曲。

    叶天在聆听时,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

    一曲过后,叶天不住地点头称赞,“音质很不错,乐曲也非常动听。”

    “再给你听听我录的东西,音质一样非常好。”丹尼亚笑着比画着手势。

    “好。”

    mp3里播放了一的段对话,叶天聚精会神地倾听着,仔细分辨着其中的每一句。

    对话有些断断续续,中间还夹杂着一些不知是什么的噪声。

    第一段录音的主人公,叶天听得有些迷迷糊糊,似乎是哈市的某些权贵,但他一个也叫不上名字。录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大约有五六分钟光景。

    莫不成,自己的直觉出了错。叶天心中自问。他装做不经意地望了斯维特兰娜一眼。

    应该不会。听得出,这些录音都是经过了剪辑的,里面的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都很有些分量。

    听到后头,叶天的眉毛微微有些上翘。

    他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摸向了桌面上的烟盒。

    斯维特兰娜的纤指滑过桌面,落在叶天的zippo打火机上。“啪嗒”一声,她甩开了盖子,为叶天点燃了香烟。

    “真看不出来,你玩打火机玩得这么帅。”叶天从斯维特兰娜的手中接过打火机后,用食指和中指玩了几个复杂的花样。

    丹尼亚看着两人的技艺,似乎也来了兴致。她从叶天手中“夺下”了打火机,依葫芦画瓢,安样照搬地耍了几个花样。

    耍弄完,丹尼亚还笑嘻嘻地望着叶天,眉目中传达着这样的意思,就靠这点水平来泡妞,那还远远不够。

    这俩洋丫头,看样子时常泡夜店。叶天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如果这是一场游戏,那到目前为止,也算得上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游戏了!

    叶天让吧台送了三瓶啤酒上来,笑道:“谁玩输了,谁喝一口。”

    斯维特兰娜摇了摇头。丹尼亚急吼吼地接过了话,“我和你来。斯维特兰娜做裁判。不然谁输谁赢说不清。”

    叶天笑着点了点头。

    先是玩打火机,接着又是划拳,叶天这个午后倒也算过得热闹。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耳塞仍旧半悬在叶天的左耳里。三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点。

    第二段,然后是第三段,录音一段一段地播放着。叶天的心却越来越平静。

    他已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但另一个疑问却又缠绕上了他。这两朵异国姐妹花,究竟是哪方面的,对方的确切意图又是什么?

    这个局非常的粗糙,就叶天看来,面前的这两位少女,虽算不得老成,但应付一个不大不小的“棋局”应该还是游刃有余的。他不认为是她们的棋艺不够,把这个局设得如此粗陋不堪。

    摆出如此一个棋局,究竟所为何哉?叶天是百思不得其解。

    说心里话,一开始他曾经大胆地进行揣测,这两朵漂亮的姐妹花会不会是黑水对岸的克格勃。

    不过随后,他便推翻了自己的猜测。逻辑上和感觉上都不对。

    在三瓶啤酒(小瓶的)过后,叶天的左耳里终于传入了两个熟悉的声音。

    “这个就这样?”

    “行,就这样。”

    “那好,狄总,我敬你一杯。”

    “呵呵,要敬也得先敬我们的楼秘书长与贾市长。可是他们牵的线搭的桥。”

    狄总?贾市长?还真是踏破铁鞋无秘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叶天心中暗笑,正餐总算是上来了。

    “来,协议让我再看看。”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叶天仔细分辨着。

    在面上,叶天与丹尼亚、斯维特兰娜仍旧虚与委蛇。

    “男人谈事情,婆娘家胡闹什么!”是那个楼秘书长的声音。

    “来,嫂子别生气。恩,我把这条条框框,给你逐条解释一下。”是狄豹的声音,他在打圆场。

    。。。

    典型一个分赃会嘛!

    叶天心中算计着n市那几家资产优良的“前国企”。按照狄豹所解释的,国企转制费用由他的黑龙江联合工业一力承担,股权以及收益方面他占7成,另外3成由k市和n市的头头脑脑们瓜分。

    这个楼秘书长就是k市的“接收大员”。至于原来国企的厂长、经理什么的,狄豹也预留了好果子给他们。

    听到后来,叶天也不得不称赞狄豹的高明。虽然狄豹是最大的股东,但在前面顶雷的却不是他和他的联合工业。好些厂家的法人代表压根没变。实业资产也如同宁小小当时介绍的一样,没有算在黑龙江联合工业集团名下。

    一个字,乱!真是乱得可以!错综的股权关系,错综的人事关系,错综的利益关系!

    要是有人拿那些“前国企”开刀,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查不到狄豹的头上。

    最让叶天吃惊的是,原先他和宁小小都以为,他们对n市的中小企业差不多已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可这段录音听下来,叶天知道,大大的不然。

    k市资信最良好的十五家“前国企”,或多或少都与狄豹存在着关联。而不是他和宁小小原先所掌握的七八家。

    狄豹的实力真得不容小窥。

    与丹尼亚喝酒划拳的同时,叶天又“不经意”地打量了一眼那静静躺在桌面上的表式mp3。

    不说别的,就光凭其中蕴涵的内容,那也可以说是价值连城。拿着它,去讹诈那些官商,应该能弄到不小的一笔才对。

    是谁下了这么大的本钱?

    叶天脸上挂着笑,和丹尼亚划拳时的兴致似乎更加的浓烈了,吆喝声也越发的响亮了。惹得远处的路人,也不时把揣测的目光投到他们的桌上。

    。。。

    叶天与两位异国佳丽一直聊到下午四点,本来他打算邀请她们共进晚餐,以便再打听一些什么。

    不过让斯维特兰娜以身体疲倦婉言谢绝了。

    告别了叶天的丹尼亚与斯维特兰娜,沿着市政大道向北走去。

    大约十来分钟,丹尼亚终究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开口问道:“斯维特兰娜,你说那个叫叶天的华夏男人,他看出来了吗?”丹尼亚的手亲热地缠绕在斯维特兰娜的肘弯里。她的神情中没有了十几分钟前的的嬉笑,平添了几分严肃。

    “他很早就看出来了?”斯维特兰娜的脸上仍旧带着笑意,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真的?”丹尼亚惊叫道,“是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怪不得,到后来,他脸上的笑容很怪,邪邪的,有些神秘。”突然,丹尼亚闭上了双唇,紧紧盯着斯维特兰娜的脸庞。

    “怎么了?”斯维特兰娜非常诧异。

    “他脸上的笑容,和你的很像。斯维特兰娜。真的,非常的像,那是一种仿佛洞悉了一切的笑容。我在教授,以及你的脸上一直看见。”丹尼亚拍了拍她光亮的额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呕,怪不得,怪不得,我发现他脸上的笑容那么熟悉,原来,原来。。。”

    “那,刚才我的表演,在他的眼里,岂不是和傻瓜毫无差别?呕,天呐!”丹尼亚又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真不知道,教授为什么让我们这样做?要想给他东西,直接给不就得了,何必这样拐弯抹角呢?”丹尼亚仍旧捂着额头,“华夏人,实在是太让人费解了!”

    斯维特兰娜没有言语,在接到这个任务后,她就一直揣测着教授的意图。她所想的,要远远比丹尼亚来得深。

    异国姐妹花离开了许久之后,叶天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脑袋里,可谓是千头万绪,他正在极力地理顺它。

    刀有了,枪有了,箭也有了。呵呵,只不过这些全是别人给的。

    叶天的脸上仍旧挂着笑容,但已不是微笑,而是郁闷的苦笑。

    还好,他对目前的形式,算是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方寸大乱。

    至少,他还知道他在做什么。

    浑水摸鱼,这个词,他觉得古人发明得真妙。

    他在黑省的所作所为,似乎已经进入了有心人的眼睛。这个有心人似乎还想借他的手,把鱼溏里的水弄得更加浑浊。

    他小心翼翼地猜测着。他知道,现在他所做的猜测,将极大地影响到他后面所做的决策。

    叶天站起身,微微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笑眯眯地离开了露天咖啡吧,朝着宾馆的方向走去。

    刚一回宾馆,他就接到下属的报告,说是远在京城的司长大人,下午两点多来了一个电话。

    叶天走进了里间,给燕京去了一个长途。

    电话中,司长唠唠叨叨的,先是表扬了他们近期的工作,然后刻意地提了提叶天所写的那几篇关于国资的论文。

    说是,叶天的论文,他呈交给了发改委的几位主要领导,并且引起了他们的重视。

    后面的内容就有些含糊了,叶天猜想应该是司长故意为之。

    长篇大论下来,叶天又得到了几个重要信息。一是发改委和国资委在某些问题上出现了纷争,借着一次中层交流研讨会,两个部委又好好地干了一架。当然高层领导是不会搀和到其中去的。都说文人动口、动笔,辩论、干架赢的,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业务水平的高低。

    国资委,发改委都有些超部级的姓质。两个大头碰到一起,那就只有博弈了。按照世面上的说法,发改、国资两家不对路,是因为两家的主任不对路,底下咋咋呼呼地都在传着,两家的主任都有再上一步的可能,不过到底是谁,那要等下一届才会知晓。

    叶天听着电话,心思却不住地琢磨。京城就是京城,凡是京城的老百姓,就没有一个是不关心政治的,特别是那些的哥,东侃侃西吹吹,就能给你弄上两段野史秘文来。

    司长最后给叶天带来的消息,也是叶天最为看重的消息。

    “厉教授也看过你的论文了。”

    能让司长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声教授的,可不算多,毕竟司长的资格够老,资历什么的都放在那儿。

    厉教授,莫不是那一位?

    叶天微微有些激动,“是那位厉教授?”

    “呵呵。有名点的厉教授,还有几位?你的论文,应该是唐主任(发改委主任)给他看的。两天前,我陪唐主任与厉教授用了一顿便餐。席间,厉教授可是对你青睐有加啊!唐主任让厉教授收你做研究生,没想到厉教授还真得答应了。呵呵,你回来后,可得好好请一次客。多少人想做厉教授的门生啊,让你小子捡了一个现成的便宜!”

    叶天挂了电话后,发了好一会儿呆。

    司长说得没错,若能成为厉教授的门生,那还真是天大的运气。厉教授,在华夏经济学界堪称no。1,并且身上还挂着职务,属于国家领导人这一级别。

    这样说来,自己的论文,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引起了关注。

    叶天琢磨着。写国资方面论文的,有很多。但是以他这个级别写的,并且有详尽的第一手数据的,就整个华夏来说,应该也没有几个。

    再者,发改、国资不和,自己这篇论文之所以能送上去,在某种程度上也沾了这个光。

    就如同下棋一般,叶天的又一枚暗子,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