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贾拓与狄豹所谓的老地方,指得乃是位于n市市中心的“春风一度”。

    春风一度,一度春风。

    “春风一度”的停车场里停着一溜豪华轿车,仔细留意一下牌照,都是官家的,有k市各局(委)的车,有各大金融机构的车,甚至还有几辆车挂得牌照是属于k市市政斧、n市市委市政斧的。

    贾拓拍了拍狄豹的肩,“你老兄现在可真是发达了。瞧瞧这些牌照,不仅是我们这疙瘩的,连市里的都过来捧你的场。”

    “哦。”贾拓惊讶地叫了一声,“那不是刘副市长的车吗?”

    狄豹撇眼望去,随意地说了一句:“k市的刘富贵?”

    贾拓直点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神秘兮兮地说道:“听说老刘要进常委,做市委副书记了,分管的还是组织工作。这一步进得可不算小。”

    “你老弟,怎么现在的心眼越发地小了?不就一个副地级吗?”狄豹显得很不以为然。

    “就这么半级,我可是望穿秋水啊。”

    狄豹捶了贾拓一记,“行了,行了。这半级包在我身上。”

    贾拓笑道:“老兄,你可别食言。”

    “要不是我不放心n市,你那破位子早就可以动动了。一个副地级在我眼里,没什么大不了的。”狄豹的口气很牛。“我就搞不懂,你这县官当当,不是舒服得紧?要论口袋里的票子,十个刘富贵也比上一个贾拓啊。与其去上面和那帮王八羔子勾心斗角,还不如就在n市做做土皇帝呢!”

    “这差别可就大了去了。不说别的,就单提那帮王八羔子下来打秋风,你得前前后后小心招呼好了,扮孙子得扮得一丝不苟。呵呵,这罪受得。。。”贾拓摇头晃脑地啧啧着。

    “那帮孙子也不容易。”狄豹指了指车牌。“知道不,廖副省长要来了。市里发了话,要整治整治目下的不良风气。有哪个不长眼的,在廖副省长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撞上枪口,坚决一撸到底。”狄豹的嘴角挂着冷笑,“这不,一个一个都不辞辛劳地从市里跑到了这片疙瘩。”

    贾拓这才了然。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听口气,你和廖副省长很熟?怎么样,帮个忙,给兄弟引见引见?”

    狄豹望了望四周,没有丝毫人影,这才松了口气。“你这话在外面可别乱说。廖副省长可是上面重点培养的干部。你这话被有心人听到,还不坏了廖副省长的事儿,让廖副省长知道了,他还会轻饶你?别说,你这官路到了头,嘿嘿,就是。。。”后面的话,狄豹没有明说,但贾拓自是心领神会。

    不过这更让贾拓确定了一点,狄豹的确与廖副省长有些交情。

    就凭这一点,狄豹在贾拓心中的印象又“高大”了几分。没想到,这兄弟现在是越发地了得了,记得,前些年,他还是靠自己的帮衬一步一步发达起来的,现在却已经能够通天了。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两人进了电梯,直达四楼。

    四楼是所谓的vip包房区。

    一位漂亮的女姓经理早早地就恭候在了电梯门口,“狄总,贾总。”她侧了侧身子,“这边请。”

    在此类风liu场所,一般都不直呼官名,都唤以“老板、老总”的称喂。

    狄豹的手掌“啪”地一声打在了女经理的臀部上,“小马,你这屁股是越来越风搔了啊。”

    四周的服务小姐都拼命地忍着笑,但眼角不时地望向三人处。

    马经理娇吟道:“老板,再这么下去,人家还怎么服众啊?”话虽是这样说,但眼角处却含着一丝春意,两只媚眼不停地向狄豹放着电。

    “哈哈。今晚,我就好好骑骑你这匹小浪马。”狄豹侧头向贾拓说道:“老贾,我们先搓把澡,然后嘛,一边让小姐们伺候着,一边好好聊聊。”

    贾拓点了点头:“行。我没问题,呵呵,客随主便嘛。”

    狄豹笑道:“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你才是主嘛。我说得对不?小马?”狄豹继续揉搓着女经理的丰臀。

    这个地儿,是狄豹的重心还没放到哈市前搞得,那时候的确帮了狄豹不少忙,让他结识了不少官面上的朋友。不过现在嘛,这个地儿对于已经“抖”起来的狄豹来说,可有可无。每次回到这里,狄豹都显得肆无忌惮,一些在哈市不能发作的暴虐因子,在这儿得到了充分释放。

    如果叶天看到现在的狄豹,那他对狄豹的评价一定会有所改变。在洽谈会上的狄豹,虽称不上温文尔雅,却始终流露着现代企业家的风范。而现在的狄豹,才显现出了他真正的一面,黑白通吃。

    从vip6号包厢里走出了六个人,为首的一个叼着雪茄,一只大手不安分地在身旁女子的胸衣中蠕动着。身后跟着的,看情形是他的马仔。

    “哦。狄哥,是狄哥啊。呵呵,好久没有见到您了。”抬眼看到狄豹,为首的立刻从女人衣服里抽出大手,带着一脸殷勤的笑容,走到狄豹跟前,谄媚地打着招呼。在一个头发五颜六色的大混混嘴里,出现“您”这个字,可算实为不易。

    “是小六啊。”狄豹没怎么抬眼,不过口气还行,算是给了“小六”面子。

    “哦。是贾。”小六一个刹车,场面上的规矩他懂。“贾先生,好。”

    狄豹“呵呵”笑道:“好一个贾先生。老贾,这个称呼不赖。”

    贾拓笑了笑没有搭话,他和眼前这个小六终究不是一路的。官员和混混,或者说官员和黑社会始终是黑与白两个对立面,就像猫与老鼠一样。当然猫与老鼠有可能会有交集,但贾拓与小六之间明显不是这样。

    “小六,狄总和贾总,要谈些事情。”女经理给了小六一个台阶。

    小六顺着台阶而下,“我就不打扰两位了。”小六躬了躬身,往一旁让去。

    狄豹与贾拓鱼贯而过,女经理走在最后,给小六留下了一个妩媚的笑容。

    小六望向女经理的眼神里,带着欲火、炙念,还有一丝感谢。

    vip8号是狄豹的专属包厢。如果他不在,也没有旁人敢用。

    进了包厢,狄豹的大手从后面插进了女经理的大腿里。“怎么,小马驹,看上那个混小子了?”说话的同时,狄豹的大手的在女经理的裆部一提一按。

    女经理心神一紧,知道自己那回眸一笑,被狄豹觉察到了。“狄哥,您说什么呢?”说着,女经理的手攀上了狄豹的胸膛,红唇非常乖巧地在狄豹的嘴角印上一吻。

    狄豹伸出舌头舔了舔女经理的唇瓣,“好了,找两个小姐进来,给我们搓澡。”说完邪邪一笑,上下打量着女经理的胸腹,“今天晚上,我可没这么容易放你过门。”

    女经理不依地摇摆了一下身子。“贾哥,您给评评理,狄哥尽欺负人家。”

    贾拓“嘿嘿”笑道:“小马,这事,我可管不了。”对于女经理的风搔劲,贾拓也是喜欢得紧,不过他知道什么该想,而什么又叫做非份之想。

    “好啊,引诱完小六那个混小子,又来引诱老贾了啊。你个小娘皮,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狄豹在女经理的大腿嫩肉处狠命一扭。

    “哦。。。”女经理一声惨叫。“狄哥,狄哥,人家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哦。。。”

    浴室中,狄豹与贾拓并排趴着,任由两个小姐妹在身后使着劲。

    “叫女人来搓澡,也真亏你想得出。”贾拓笑道。

    “当时,这玩意儿不是还不时兴嘛。呵呵。我就想啊,一开始让女人在你身上忙呼,然后嘛,你再在女人身上使劲。这味道一定不错。实践证明我这构想正确无比。嘿嘿。”

    “你老兄从小就是鬼点子多,不佩服不行啊。”贾拓撇了一眼身后。

    “你老弟放心,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这两丫头都是小马特别调教的,我们这会儿聊的,她们没胆子泄露出去。就算她们有胆子说出去,我们不是还可以不认帐嘛。”狄豹“呵呵”笑了两声。

    两个女孩立刻屈膝跪倒在地上,直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对于狄豹的手段,贾拓乍舌不已。

    狄豹摆了摆手,“起来吧,该干什么,干什么。”

    两个女孩这才松了口气,起身后搓澡搓得更加卖力了。

    “说正事吧。市政工程外包一事,你怎么看?”贾拓瞅了瞅狄豹。

    “这事你就不要多计较了。是上面的意思。”狄豹眯着双眼,享受着小姐的服务,不时还指挥道:“下面那个地方,对,就是那里,多搓搓。”

    “怎么能不计较?这是多大一块油水啊?”贾拓先是抱怨了一句,然后又试探着问道:“老兄,你知不知道其中的内幕?”

    “你老弟是在套我话呐。”狄豹还是眯着双眼,“这事儿,你能怎么计较?就是k市的市长、市委书记也计较不了!上面这次是铁了心了。”

    “你老兄就稍稍给我透露一点不成吗?这事儿究竟是个怎么样的来龙去脉?”没等狄豹接话,贾拓又自顾自地说道:“也让我心里有个底不是。今天我这眼皮跳得那叫厉害,就是现在我这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没有着落。”

    狄豹睁开双眼,朝着贾拓望去,“真想知道?”

    贾拓点了点头,“你老兄就别卖关子了。”

    “你今天不是从k市拿到了700万扶贫专款嘛,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吗?”

    听了这话,贾拓两个眼珠直打转。

    “这700万是上面统一划拨的,而市政工程的发包权限也是上面统一收缴的。这下,你心里有些数目了吧。”

    狄豹又重新闭上了双眼。

    贾拓嘴里直嘀咕,“700万要全部摆平了,未必够啊。”

    狄豹没有吭声。他的心思回到了下午,接到贾拓的电话以后。

    对于贾拓在电话中所说的局势,狄豹有些琢磨不定,考虑再三后,他去了一次环世集团总部,一个在外界看来,与黑龙江联合工业集团八秆子打不到一块儿的地方。

    哈市汇丰国际商务大厦17楼,环世集团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占地800平,挑高5米3,给人一种空间的自由感。玻璃幕窗处的自动挂帘已经全部升起,明媚的阳光如瀑布般撒了进来。

    红木制的环型大办公桌伫立于采光最佳的一角,靠近办公桌的是一扇暗金色的木门,里面是布置奢华的私秘休息室。

    狄豹每次走进这个办公室,总会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不知是敬畏这处的富丽堂皇,还是敬畏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女人。

    “刘总。”狄豹语气恭敬地轻轻唤了一声。

    女人没有抬头,还是埋首于文书之中,只是轻轻答了一句:“来了啊,先坐会儿。”

    “是。”狄豹走到休闲区坐下。所谓的休闲区由酒柜、沙发和矮几组成。它与办公区错落分布,衔接处由两个t形台阶隔开。

    “想喝什么自己弄。”女人还是没有抬头。但狄豹没有感觉被冷落,相反挺喜欢这种感受。这是一种生活的落差,在这个办公室中,他属于被支配的角色,而在他自己的领地,他又是一个绝对的支配者。

    狄豹似乎不敢明目张胆地观察女人,只是不时侧一下脑袋偷偷瞧上一眼。

    由于低着头,女人的秀发不时从肩头滑落,开始时她还微微梳理一下,到后来也就不管不顾了。

    女人的精致五官在黑丝中若隐若现,远远望去就像一副典雅的现代仕女图。

    狄豹知道,这就是差距,他拥有与玩弄过的女子与眼前的女人相比,真是什么也算不上。

    许久,女人抬起了皓首,向狄豹微微一笑,然后站起了身子,向休闲区款款走来。

    “什么事让你这么急匆匆的?”女人一步三摇,在丈夫面前,她是端庄的贵妇,在旁人面前,她时常扮演不同的角色。或许是为了体验一份异样的生活乐趣。

    狄豹并没有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他一辈子也尝不到鲜。

    女人给狄豹倒了一杯红酒,“说吧,什么事?”

    “刘总,。。。”狄豹把刚刚从贾拓那儿得到的消息汇报给了女人,并且附带上了几个自己的疑问。

    坐在狄豹面前的这位刘总,正是*海的夫人刘韵。环世集团,一个她丈夫也不怎么清楚的存在,一个在黑省名不经传的存在,一个以官倒起家的存在,一个外人望去异常神秘的存在。

    她的红唇中轻轻念道:“原来叶家的小子去了n市。”

    刘韵拨了一个电话给廖英明。“英明,叶家的小子和你的宁小小一起去了n市。”

    “n市?他们去那儿干什么?”

    “我不知道。”刘韵笑道:“或许北线上有什么味道吸引着他们。”

    廖英明在电话中的声音非常低沉,“这事儿我知道了。你那头怎么样了。”

    “一切ok。”

    刘韵挂了电话后,似笑非笑地望着狄豹。

    狄豹被她瞧得似乎有些不自在,微微换了个坐姿。

    刘韵的指甲很美,形状、色泽以及搭配的指甲油。。。她摆弄了一下手指,仿若随意地问了一句,“阿豹,你跟了我几年了?”

    “刘总,已经快7年了。”狄豹还是有些不自在,或者说,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从来就没自在过。一方面,他对这个女人有着浓厚的yu望,另一方面,他对她更有着无法形容的恐惧。

    “7年了,还真是一段漫长的时光啊。阿豹,你现在应该也有上亿的身价了吧?”刘韵仍旧审视着自己的指甲,一处小小的斑点印入了她的眼帘。她不由心道:的确是有些岁数了,再也比不得20岁时的豆蔻年华了。等会儿让秘书陪着自己去做一下指甲护理。

    狄豹并不知道刘韵心中所想,他战战兢兢地汇报道:“黑龙江联合工业集团现在的净资产是18亿元,我占了15%,差不多是2亿7千万。”

    刘韵饮了口红酒,一双美眸在狄豹的身上不停地打量着,“阿豹,你比六七年前刚跟我时壮多了。呵呵。对了,听说外面的人现在都叫你豹哥?”

    刘韵的声音轻轻柔柔,音色中还夹杂着妩媚诱惑的色彩,可是听在狄豹的耳里,感受却迥然不同。他不停地琢磨刘韵这番话的意味。

    “是刘总栽培得好。”

    “叫刘姐吧。你很聪明,也很能干。”刘韵举起了酒杯,“来咋们干一杯。”

    狄豹连忙拿起了矮几上的红酒杯。

    “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吗?”刘韵没有等狄豹回答,继续说道:“忠心。跟了我六七年的人不少,但真正做到忠心的却没有几个。”

    刘韵看着晶莹剔透的酒杯,红色的液体在里面旋起一阵迷离。“一些人在有了权,有了钱之后,就抖了起来。呵呵,虽然面上对我还是恭恭敬敬的,但骨子里却已忘记了。。。”刘韵望着狄豹,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知道我刚才给谁打的电话吗?”

    狄豹摇了摇头,不过有一点他很确定,今天这事非同寻常,他的人生轨迹在面前这女人的艹纵下,很有可能发生第二次偏转。第一次,是七年前,他跟了这女人之后。

    “廖英明。”刘韵说出了三个字,也就只说了这三个字。

    “廖英明,廖副省长?”片刻前,狄豹隐约有些猜到,可却又相当不能肯定。

    虽然他并没有进入环世集团的核心,但他的黑龙江联合工业集团毕竟是环世集团的核心资产之一。就他所知,廖英明虽与刘韵的丈夫*海省长关系密切,但对于刘韵,特别是对于刘韵在商场上的作为是非常不屑的。甚至有几次,他还从中破坏了环世集团的商业计划。

    当然,那几次,环世集团的确是运用了某些卑鄙的、不属于正当竞争的手段。

    那一段时间,环世集团,包括狄豹的黑龙江联合工业集团,与廖英明之间的关系非常的紧张。有许多高管提议,要么拉廖英明下水,要么拉廖英明的两个儿子下水。

    这都被刘韵拒绝了。

    狄豹回想着,当时刘韵是这样说的。“廖英明那个直脑筋,你们能拉得动他?你们让人打他一顿,我倒相信。至于拉他那两个儿子,呵呵,这样一来,别说我家老江面子上过不去,廖英明也必定找上门来和我拼命,他这人我最了解了!”

    到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很多人都知道了一点,廖英明这个人讲原则,并且与*海的老婆不太对路。

    再后来,据狄豹所知,廖英明的两个儿子还是从了商,跟得公司极具实力,姓质方面与环世集团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以官倒起的家。

    狄豹还是轻声念叨着。“廖英明。。。”

    刘韵笑道:“别再嘀咕了。”她拍了拍狄豹的肩,“廖英明,廖副省长是我们环世集团的大股东之一,属于真正的核心。”刘韵揭开了谜底。“环世集团可以说,是我和廖英明联手建立的。只不过我在明,他在暗罢了。”

    震惊,此刻狄豹的心情只能用狄豹两字来形容。一直针对环世集团的廖英明,竟然是环世集团的创建者之一,真正的大股东!

    刘韵晃着酒杯,满脸笑意地看着狄豹,“很震惊,是吗?呵呵。再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已经正式被批准加入环世集团的核心管理层。所以,这个秘密,对你而言,再也不是秘密。”

    狄豹不愧是狄豹,很快就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他飞快地思考着刘韵所说的内容。

    他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了环世集团的核心成员,而原先以为的最大对手副省长廖英明竟然是亲密战友。

    不过短短的五秒钟,狄豹再次抬起了头,说了一句与先前的事情没有多大关联的话,“刘总,您需要我做些什么?”

    刘韵笑了,笑得非常甜,非常有女人味。“狄豹就是狄豹,我没有看错的狄豹。”

    刘韵站起了身,重新走回了办公桌。

    狄豹也同样站起了身,微微向刘韵鞠了个躬。“狄豹七年前是刘总的马仔,七年后也同样是刘总的马仔。”

    “知道吗?现在黑省正处于一种很难控制的动荡之中。”刘韵没有回头,仍旧朝着办公桌走去。“这一点,就连我的丈夫,黑省省长*海都还没有觉察到。”刘韵微微皱了皱眉,“或许他已觉察到,但是没有认识得那么深刻!”

    狄豹静静地听着,他也根本插不了嘴。

    “有些是官面上的事,有些是生意场上的事儿。明里看着似锦似花,暗里确是波涛汹涌,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船翻人亡!”

    狄豹的眉尖抽动了一下。

    刘韵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转移了一个话题,“你认为廖副省长对于我们环世集团的安危起着一种怎样的保障作用?”

    狄豹又是一惊,他明白自己的心思完全在刘韵的掌握之中。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