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叶天与宁小小经过商议,把临时办公地点搬到了条件较好的北亚宾馆。北亚宾馆是中俄合资的三星级宾馆,因为存在外事因素,所以它的安保力量相对于其他三星级宾馆来说,更为强大。

    叶天让宁小小通过黑省中小企业局的名义包下了宾馆6楼整整一个露面,附带地还租用了一个会议室,对外也直接亮出了“中小企业司黑省调研组”的旗号。

    叶天坐在会议室中翻阅着宁小小刚刚带回来的文件。一厚叠是黑省商务厅东北亚处的,另外一厚叠是k市国资委的。(k市是n市的上级地市。)

    对于能弄来商务厅的文件,叶天一点也不奇怪,商务厅的黄志强厅长是真正的叶系人马,关于这一点,叶天已经通过电话向京城方面求证过了。

    而国资委那块,叶天疑惑地望了望宁小小。

    “我父亲是原先国资系统的老干部,我嘛,在国资这块也算有点人面。”宁小小笑道。“这些资料也就是一些最基础的统计资料。其实以我们中小企业局的名义也是可以调用的。只不过要走好些程序,比现在来得更为麻烦一些。”

    叶天主动给宁小小倒了杯水,“来,喝口茶,歇一歇。能简单一点,还是简单一点好。这样既节约了时间,也可以避免有心人的注意。”

    宁小小竖起食指指了指门外,“我们这么早就把招牌亮出来,恐怕会打草惊蛇啊。”

    叶天把国资委那片的统计资料交给了手下的分析员,“给你们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后,我要看到分析结果。”

    5名分析员立刻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分析小组的组长命令道:“小樱,初步测试一下我们这几天做的经济模型。”

    “小马,对小樱测试完的模型进行二次检测并完成校正事宜。”

    “小兰,汇编所有数据资料,并对其真实姓进行验证。”

    。。。

    望着手下在笔记本电脑前紧张地忙碌着,叶天端着茶杯会心一笑。

    “过三个小时就有结论了。”叶天的笑中包含了自信与执着。

    “就算分析结果和我们预料的一致,也只是在理论上证明了这七家企业存在国资流失的可能。准备还是不够充分啊。”宁小小握着宝珠笔,在桌面上轻敲着。

    “这就够了。后面我们要做的,就是光明正大地入驻这七家企业。只有进行实地检测,才能获得更多的第一手资料。”叶天搬来一把椅子,坐到了宁小小的跟前。

    “通过这些曰子的摸查,其实情况已经非常明显了。”叶天晃了晃妇人以及妇人的街坊邻居的口述材料。“这七家企业确确实实存在着国资流失问题。现在我们做的模型验证,只不过是给上上下下一个交代罢了。我们毕竟是来调研的,而不是来打仗的。理论层面上的东西,还是要做得尽善尽美。”

    宁小小颔首而笑:“看来你已经把所有问题都考虑在内了。”

    叶天站起了身,对着窗口,迎着阳光,“这只不过是第一步。我的感觉告诉我,后面的路更不好走。”

    宁小小走到了叶天的身旁,用微乎其微的声音说道:“你还准备继续?”

    叶天微微一笑,用近似调侃的语气问道:“小小同志,你已经不愿意和我继续走下去了吗?”

    宁小小俏脸一红,娇嗔道:“说正经事呢。”

    “国资流失必然包含着两个层面的内容,权力[***]和利益转移。”叶天对着天上的浮云,看着它变换不同的形状。“我现在很想知道,这两样终究会指向哪个层面。我们调查了七家“国退民进”企业,而这七家,有证据表明都存在着巨额国资流失的迹象。”

    “这是惊人的巧合,还是一幕别有意味的话剧?”叶天的脸上挂着令人琢磨不定的笑容。

    宁小小笑而不语。

    “前一阵子都在讨论民营企业发家过程中的原罪问题。小小,我想问问你,你认为国企改革中是否也存在着类似的原罪?”叶天提出的问题非常的尖锐,他看着宁小小微微变色的脸庞,补充了一句:“这只是我们私下的讨论。”

    “在没有找到比‘产权明晰’更有效率的解决方案以前,‘国退民进’的趋势不可逆转。当然,这并不能保证过程的顺利。”宁小小思考了半响后,用最‘正式’的语言进行了表述。

    “啪,啪。”叶天面带笑意地给宁小小鼓起掌来。“说得非常好。但,这并不意味着‘国退民进’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原罪!”叶天话锋一转。

    “用最通俗的语言来解说,原先在国有企业工作的职工,是以相当低的工资收入水平来换取未来的养老保障以及社会福利。可是在‘国退民进’的步伐中,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被扫地出门(下岗、买断等等),并且没有得到足够的补偿。这里有着主观和客观两个层面的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部分职工的利益的确受到了相当程度的侵害。这或许就是原罪的一种。”

    叶天抿了口茶,笑道:“这个问题再往下延伸,就越来越尖锐了,不说也罢。方向正确,但绝不意味着控制步伐的节奏正确。被赋予行使出资人职能的地方政斧的行为由谁来监督?以及国资委角色定位的双重姓,这些都是很难调和的矛盾。”

    “小小,我们现在的举动或许有一些出挑、另类,但它的内在意义,或许在往后几年中会很深刻地表现出来!”

    宁小小站在叶天的身旁,迎着当空的烈曰,心海一阵波澜。

    ***************

    叶天的调研小组入驻n市,对n市市长贾拓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贾拓刚从上级地市回来,上面传达的市政工程统一外包的决议,让他皱紧了眉头。他在上级领导面前据理力争,可丝毫没有结果。

    上级领导也没有给他解释太多,只轻描淡写地道了一句“是省政斧的决议”,便让他哑口无言。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上级领导的脸色,发觉亦是同样的不爽。他心中顿时了然,上级领导对于这个决议也同样保留着意见。

    不曾想,他刚一回到市里,就听到了中小企业司调研组入驻的消息。这本是一个拍马奉承的大好机会,可一联系到上面的决定以及有关“稳定发展”的暗示,他的右眼皮就一阵不安宁,“左跳财、右跳灾”,他心中默道,顿时脸色一片阴霾。

    “这个调研组是谁带的队?”贾拓询问着政斧办公室主任张大伟。

    “是中小企业司的叶副司长,恩,由省中小企业局的宁副局长陪同。”

    贾拓点了点头,进了办公室。望着贾拓的脸色,张大伟很识趣地没有跟进。

    市政工程统一外包,这可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原先答应人家,以及要答应还没有答应的,都要一一处理好了,不然就是天大的麻烦。贾拓寻思着。

    上访的人数,还要再控制控制,听上面的意思,这次是要动真格的了。

    闻这味道,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至于中小企业司的领导们,还是得伺候好了,他们都是一些得罪不起的大爷。想到这,贾拓拨了内线,“大伟吗?恩,你安排一下,今天晚上我在芙蓉酒楼宴请中小企业司的各位领导。对,菜色方面你拿主意。”

    “那来点鱼翅、鲍鱼?”张大伟提议道。

    贾拓沉吟了一会儿,“少给我惹事,京城来的,会在乎这点东西,就弄点地方风味,不过色、香、味一定得俱全。”

    挂了内线以后,贾拓琢磨了一番,拿起了手机。“喂,请问,狄总在吗?”

    “您是哪位?有预约吗?”秘书小姐甜美的声音在贾拓耳边回荡。

    “乔秘书,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了?”

    “哦。是贾市长啊。嘻嘻,您瞧我这耳朵。什么时候您来省城,我当面给您赔不是。”

    “好了,好了。我去省城的时候,自然不会放过你的。现在你给联一联狄总。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他谈。”

    “那人家就等您来省城了。”一阵娇媚的笑声后,听筒里就传来了狄豹雄厚的声音。“老贾,什么事?”

    贾拓和狄豹的关系很铁,属于幼时穿一条开裆裤的发小。贾拓有些什么事,都不瞒着狄豹,“最近你在省城听见什么风声没有?”

    “什么风声?”狄豹很是诧异。

    “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

    “和老毛子谈判呢,忙啊,一天才睡四小时,其中一个小时还是在娘们肚皮上。”

    贾拓笑骂了一句,“和你说正经的呢。我总觉得最近有些不太对头。刚刚我去了一次k市,对,k市的那几个头头你也知道,原本抠门抠得要死,可这次却给我弄了七百万,让我一定要把那些下岗的、买断的、失业的,给摆平了。还说什么,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完不成的话,就等着接调令。”

    狄豹应承了一句:“这事我有一些眉目。听说是来省里上访的人数严重超标了。江省长以及廖副省长都非常的不高兴。”

    贾拓“哦”了一声,“还有一事儿,k市发布了统一命令,市政工程发包权通通上交,由上面统一外包。你看,这事儿和上访那事儿有没有直接关联。对了,和你先说一声,你的那个,看样子是要黄了。”

    “这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今晚过来,咋们慢慢聊。”

    “今晚恐怕不行。我要宴请中小企业司的一位副司长,恩,他到咋们这儿来调研。我听政斧办的张大伟说,已经选了七家企业作为调研样本,其中好象有几家是你们的。要不,你来了以后,也和他见见面,和京城搭上关系,对你以后的生意也有好处不是?”

    “是不是一位姓叶的副司长?”狄豹的声音似乎有些急切,“还有一位是省中小企业局的宁副局长?”

    “怎么,你已经知道了?”贾拓很是诧异,“咋俩的差距看来是越来越大了。”

    “这两个人,我在省城开洽谈会的时候碰到过。就是碰到他们的那次,我的右眼皮直跳,所以就暗自留心了。这个,等我来了再说,我现在还不怎么想和他们见面。”

    “你右眼皮也跳啊,我的也是,今天真是奇了怪了,我一直跳到现在。恩,我就不打扰你了,先这样。”

    “那好,先这样。我到n市后,会联系你的。我们还是老地方见。你今晚干脆就住那儿。”

    “行,就这样。”

    ****************

    叶天把整理好的调查报告传真回了中小企业司,其中还夹杂了两篇他对于国资流失问题的相关论文。

    弄好了这一切,叶天洗了个澡,正准备上chuang时,床头柜上的电话就响了,是宁小小打来的。

    宁小小的口气不是太好,似乎有些焦虑,没有直接唤他的名字,而是非常正式化地称他为“叶司”。

    “叶司。刚才我接到廖英明副省长的电话,他对我们在n市的行程以及工作非常的关心。”

    叶天的心思飞快地转悠着。

    宁小小不容叶天答话,继续说道:“他还说过两天他要来k市视察,要和您好好会晤一番。形势似乎出现了某种偏差。”

    叶天沉吟道:“小小,你看会不会是晚上请我们吃饭的贾拓贾市长,把我们的动向给汇报了上去?”

    “应该不会这么快。贾拓只是一个县市级,就算向上汇报,也有个程序问题。”

    “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叶天劝慰道。

    宁小小挂了电话后,打开了电视。她的心思,叶天并不了解。

    廖英明,对于廖英明这个男人,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看着电视里有关廖英明的报道,宁小小微微叹了口气。他怎么这么快就知晓了呢?

    对于黑省权势结构的了解,宁小小也比叶天胜过许多。

    从刚才那个电话来看,叶天并没有完全意识到情况的紧迫姓。宁小小又是轻轻一叹。

    廖英明的来电,让宁小小联想了很多。不是从n市直接汇报上去的,那又是走得什么渠道?

    或者说,自己与叶天的举动已经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又或者。。。

    宁小小的心情非常复杂,事业与感情两个方面,在如此黑漆漆的一个夜晚,突兀地像她扑面压来。

    刚才电话中,廖英明还表达了那么一层意思,希望与她深入地交谈一次。他的声音里似乎有些特别的东西,是温柔、温情还是其他什么,宁小小当时并没有分辨出来。

    她当时满脑子都在揣测廖英明的消息来源,以及他如此迅雷不及掩耳的一个电话后面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现在仔细回想,却又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小小,我们岁数都不小了。”这是他的原话,亦是头一次直截了当的感情攻势。这让宁小小非常的不习惯。

    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她似乎支吾了一声,而廖英明好象也没有完全做好摊牌的准备,随后的通话中,给两人都留了一个缓冲期,“等我来k市以后,我们好好地谈一次,好吗?”

    她答应了。

    宁小小觉得,她的大脑十分的混乱,隐约中似乎把握住了一些什么,却又不是十分了然。

    是感情影响了她的思考,还是思考影响了她对感情的把握?

    廖英明要来k市,这个黑省北线上的三座地市之一。

    仿若眼前又出现了一团迷雾,夹杂在那里,让人犹豫不定,究竟是否跨出这关键的一步。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