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田妻点了点头。

    “我们有八成把握能够让您和田局长见面。马总说,就算只有一成,我们也要试,别说有八成了!您和田局长见面的时候,也就是整件事情最为关键的时候,您要和田局长一起演一出戏,要把离婚这件事给演真了。”(田立人,原u市常务副市长,现w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双规中。田立人官职转变见142章。)

    “演真了?”

    夏商点了点头。“对,演真了。具体的细节我们等会儿再说。先说说,这出戏演真了的话,田局长可以获得多大的好处。”

    田妻两眼一亮:“您说,您说。”

    “现在的情形,就是一个僵局,w市高层中正反双方在田局长这件事情上谁也奈何不了谁。所以田局长的事情才会被这么无止尽地拖到现在。现在大家都在等待一个契机,一个变退为进的契机。而,我们现在就是在制造这么一个契机。”

    “您想想看,按照常理,田局长收到离婚协议书,应该是个怎么样的情形?”

    田妻呆呆地望着夏商,短短一个钟头的时间里,她几经吓唬,脑子已经不是特别的清晰了。

    “田局长一定会想不通,陪伴了自己这么些年的妻子怎么说离婚就要离婚了呢?难道这么些年的感情都是假的?自己辛辛苦苦为了这个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妻子难道就一点都没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夫妻情分就这么说没了,就没了?孩子呢?妻子就一点也不顾孩子的感受。”

    “不是的,不是的。”田妻默默念叨。

    “田夫人,您听我说,这个时候,其实就是您与田局长演对手戏的开始。整个计划只有您和田局长相互之间配合默契了,才会取得令大家都满意的效果。”

    夏商继续讲述着整个计划。

    “就在田局长最悲伤、最绝望的时候,您要狠心地再推上一把,亲口跟田局长说,孩子归您,田局长在里面根本就照顾不了孩子。然后,您跪倒在地上,对田局长进行一番哭诉,说您如何如何对不起他,请他原谅。您要告诉田局长您在外面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孩子,孩子也承受了本不应该他承受的巨大压力。记得,您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一定要动情。我们在安排您和田局长见面的时候,会见室里一定会有看守所的民警在一旁监视。这出戏,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演给他们看的。要借他们的嘴向上面反映某些问题。”

    田妻听了微微一点头,她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

    “您要越哭越大声,告诉田局长,您单位里的领导是怎么地不待见您,在田局长被双规以后,就把您的工作岗位换置到了最辛苦的第一线。学校里的老师,无论是人前人后对待您和孩子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您告诉田局长,孩子每次从学校回来都显得非常委屈,在您的一再询问下,孩子才给您说了实话,同学们都不和他一起玩了,原先与他要好的,现在也都对他不理不睬,原先与他关系不好的,现在都指着他的鼻子骂,说他是贪污犯的狼崽子!”

    田妻听了这话,原先止住的泪水又“啪嗒,啪嗒”地掉落了下来。夏商的一番话,算是说到她心里去了。她和孩子在老田进去以后,受的苦受的累,经受的所有委屈,真是不足与外人道也!

    “您就这么一直跪着,含着眼泪望着田局长。这时,看守所的民警有可能会过来搀扶您,您可以甩开他们。您要高声质问田局长‘老田,你究竟要我怎么样?你说啊,你究竟要我怎么样?老天爷,你究竟要我怎么样?!你这么一进去,天知道要多少时候才能出来。我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身边没有一个男人,你要我怎么活!’记住您这时候一定要歇斯底里地哭号。这是整出戏最为关键的时候!一定要震着田局长以及在一旁监视的民警。这时候,您大声地喘气,捂着胸口,说胸闷,民警就会把您从会见室里给带出来。整出戏,您的部分就算是结束了。”

    “当然。我这说的只是一个大致的过程,您要记住一条,怎么真,您怎么演。越感人,越惊天动地越好。您要表现出您的懊悔,无奈,无助,不得已,彷徨。最好在不经意间,再流露出一丝对田局长的依恋。”夏商真挚地望着田妻:“田夫人,我还有一个建议,只是略微提一下,接不接受随您,说的不好,您也不要生气。”

    “您说,您说。”

    “我想,您最好能够再多表现出一层意思来。”

    “什么意思?”田妻微微拨弄一下额前的刘海。夏商细微观察了一下,心道:这位田夫人的相貌就u市来说还真算不赖,难怪会成为局长夫人。

    “您最好略微表现出这么一层意思,您已经找到接手人了。”夏商的身子往后面移了移,他担心田妻冲上前来甩他一个耳光。“田夫人,我这只是随便说说,您不要介意。”

    “接手人,接手人。”田妻默念了两遍,终于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不禁满脸羞红,她狠狠地瞪了夏商一眼。

    夏商在心中啧啧道:还真是别有一番风情。

    “田夫人不好意思,惹您生气了。”夏商赶忙道歉。“我的意思是,如果这样演的话,外人看上去,会更真实一些。这样一来,对田局长也就更加的有利。”

    田妻听到“对田局长会更加有利”的话语,忙不颠地问道:“那究竟应该怎么演?”

    夏商看得出,田妻是深爱田立人的,为了田立人,她甘愿往自己身上扣屎盆子。他心中有些羡慕,看来自己也是时候找一个知心人了。

    夏商支吾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比如,您的初恋情人啊,或者是和田局长一起追求过您的男人。反正这层意思只要表达到了就行,含含糊糊的,只会让人更加地相信。女人家说到这种事情总会有些羞愧的。”

    田妻的脸又是一红。

    “把这层意思给演进去,那么这出戏就将变得更为完美!至此,您的戏份就完全结束了。后面就只剩下田局长一个人的戏份了。”

    “老田,他会怎么演?”

    “一开始,田局长与您一起演的是对手戏。当您提出要离婚时,他会表现出不敢置信,不可思议。在您对他进行控诉的时候,他会深思,眼神中会流露出对不起你们母子的内疚。当您略微提了提,您的接手人的时候,田局长会表现出恼羞成怒,甚至会破口大骂,比如他会骂道‘你要改嫁,也不要让我儿子去认便宜爸爸啊!’”夏商又道了一声“抱歉”。

    “当然田局长为了戏演得真实,到时候骂出的话语,有可能比这难听千百倍。”

    田妻点了点头。

    “田局长在您离去以后,会一个人呆在看守所里发呆,拿着离婚协议书左看右看,会刻意地流露出一种悲伤、绝望的神情。在沉默数曰以后,他会质询纪检人员,他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出去。一般这种时候,纪检人员会说‘田立人,想出去,那你先把问题给交代清楚。’田局长必定什么都不会承认,他一定会这么说‘什么问题,我有什么问题?小的过错,小的毛病,每个人都会犯。但是我田立人敢用人格、党姓保证,我没有违纪,更没有犯罪!’说到这里时,田局长可能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

    田妻默默地聆听着,她看见夏商杯中的茶水已经见底,立刻为他满上。

    “这时纪检人员一般会有两个思路。一个是继续引诱,让田局长交代问题,就是所谓的唱红脸。一个是板着面孔,冷笑道‘田立人,你不要再抵抗了,你的情况,组织上已经掌握了相当大的一部分。现在组织上是在挽救你,你不要执迷不悟,一错再错!’,这就是所谓的唱白脸。无论怎么样,田局长都会尽可能地引起纪检人员的火气,让他们往唱白脸那面靠。”

    说到最关键之处,夏商拿起茶杯,喝了口水。他微微理了理思路,后面所讲的,是决定今天这个行动成与败的最为重要之处。一定要让田妻深信不疑。

    “只要有人唱了白脸,田局长就会掏出您交给他的离婚协议书往纪检人员脸上摔去,同时哭号道‘如果我犯了罪,如果我违了纪,那你们判我啊、罚我啊!党纪国法都可以制裁我啊,可一直把我关在这里算是什么意思?你们到底有没有证据?就算是现在,我还是华夏w市城市规划局的副局长,我要向上级党委和纪检部门申诉!你们看看,我老婆就要跟人跑了,这是什么?’田局长会指着离婚协议书问道。‘这是离婚协议书!你们明白吗?离婚协议书!’田局长会咬着牙怒吼道。田局长这时可能会和纪检人员发生某种冲突,比如推搡等。。。”

    “纪检人员在人数上明显占着优势,所以田局长可能会吃点小亏。等双方分开以后,纪检人员会审视那份离婚协议书,唱红脸的亦会在一旁对田局长进行劝慰。田局长的火气必定依然旺盛,他会怒斥道‘有你们这么保护干部的吗?你们这叫保护干部?你们这叫往干部头上扣屎盆子!你们这叫迫害!你们还仗着人多,对我动手动脚,我要向上级党委申诉,就算是现在,我仍旧还是华夏的党政干部!我要申诉,这是我的权利!’到了这个时候,纪检人员必然明白,当天如果继续问话,铁定毫无进展。这时候,纪检人员应该会撤了。”

    一边说,夏商一边观察着田妻的神情。

    “田局长会在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写一份类似于遗书的东西。”

    听到遗书二字,田妻身子一颤,脸色一紧。

    夏商连忙安慰道:“这是田局长计划的一部分,不会有事的,田夫人,您请放心。”

    “在遗书中,田局长会控诉这半年来纪检人员对他的不公正待遇,以及夫人提出离婚意欲改嫁的事实。田局长会以一个承受不住压力,对生活已经了无信心,即将赴死之人的身份,向看得见这份遗书的上级党委、纪检委申辩,他是一名合格的党政干部!在写完遗书后,田局长会选择自杀。”

    “自杀?!”

    “当然这只是演戏,恩。。。有可能会演得比较逼真,但田夫人您请放心,我向您保证田局长一定会什么事情都没有,平平安安的。”

    田妻抿了抿嘴:“我知道,现在已经到了最为紧要的时刻了。我明白老田心中所想的。老田是想搏一搏啊。”

    夏商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不仅是田局长在搏,我们马总和刘书记在外面也同样在搏!田局长自杀的事情,必然将在上级党政中引起极大的反响。”

    “老田的遗书会不会被有心人处理掉?”田妻急问道。

    “不会,我们在纪检工作组里有人,不然也不可能与田局长保持着联系。只要我们的人在,田局长的遗书一定能够转交到上级党政的手里。”

    “只要田局长的遗书一呈交上去,那刘书记必然可以直接过问。刘书记是分管政法、信访工作的,市委排名比之纪检委书记更要靠前两位。”

    “田局长自杀,以及您要和田局长离婚这两件事情,刘书记必定能够大做文章。另外再加上纪委扣押了田局长整整半年,却一无所获。呵呵,市委的相关领导,特别是纪检委书记就足够头痛的了。”

    “这几篇文章做好了。田局长出来,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不管是以什么名义出来的,只要田局长身上还有w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这个职务,只要田局长能够与外界人群进行接触。那这件事情,我们就算是大获全胜了。田局长的政治生命有刘书记给保着,我想也不是别人随随便便说动就动的。另外我们马总在省里的关系,那更是通天。呵呵,田夫人,这件事情,您就放心吧。”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