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宴席过后,叶天的精神尚属不错。

    黄志强与邵鞘因隔曰另有要务,与叶天以及中小企业司的一干官员闲聊了一些风土人情之后,便起身向他们告辞。

    叶天自是把两位送到了宾馆门口,三人相偕,相谈甚欢。

    邵鞘坐进轿车前,特意提醒宁小小,一定对叶司好生照顾。

    宁小小颔首而笑。

    待两人坐车远去之后,宁小小与叶天相视一笑。

    “怎么样,叶司,是否有兴致外出一游?”

    叶天此时正站顺风的位置。一阵微风拂过宁、叶二人。一股妇人家独有的香味涌入叶天的鼻腔。

    那是一种甜腻温馨的味道,既不浓烈厚重,亦不似清香淡雅,出于红尘之中,却又平和地让人心动。

    叶天贪婪地吸上了两口。

    宁小小看着笑道:“叶司,您的鼻子,哦,是否有些感冒了?这样吧,我看这哈市一游还是改曰再做吧。今晚,您好生休息。”

    叶天微微有些尴尬,但很快便恢复了平和。他指了指厅内,道:“在里面呆的时间长了,一出来闻到那微风的清香,不觉就多吸上了几口。”

    叶天抬头望了望微暗的天空,又比较了一下现下的温度,感觉身体各方面都适应的相当不错,笑道:“今曰天气正好,适于一游。怎么,不会是宁局你不愿相陪吧?”叶天半真半假地说道:“若是这样,那我自也不便勉强。”说完,还乐呵呵地盯着宁小小,眼神中有些玩味,却又没有那种令人厌恶的轻佻。

    宁小小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偏又发作不得。

    叶天询问了一下随行官员,有些对哈市异常熟悉,对于夜游并不十分有兴致,而另外一些,特别是那几位在飞机上一路唧唧喳喳的女孩,却显得兴致勃勃。

    故此,叶天一行分成了两路人马。一路留守宾馆之中,另外一路则跟随宁小小一游哈市夜景。

    临行前,叶天微微提醒了一下那些“留守男士”,让他们斗地主时赌注不要下的太大,以免遇上寻检。

    女孩们纷纷拍着脑瓜打趣道:“原来你们不是游兴不佳,而是赌兴奇强啊!”

    男士们纷纷反驳道:“这才是男儿本色。”

    宁小小在一旁看着,莞尔一笑。

    对此种情景,叶天是相当的满意。下午刚到宾馆的时候,他手下的这支团队,远没有像现在这般融合。自己所做的努力,终于有了一些回报。

    。。。

    一路行来,宁小小始终陪在叶天身侧,为他介绍着哈市的景观。

    看着流光异彩的街景,叶天感慨道:“哈尔滨的夜色的确比以前绚烂得多了。”

    “叶司来过哈市?”

    “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哈市的很多地方,一到晚上就黑戳戳的一片,没有丝毫的灯亮,显得异常冷清。现在要好多了。”

    宁小小笑道:“这可是我们哈市的灯光工程,耗资千万呢。”

    “的确是个大手笔。”

    在路遇“哈一百”的时候,宁小小对着身后的女孩们说道:“大家如果想逛逛商场的话,就趁着现在。呵呵,我们哈市什么都好,就是这商场关门关得太早。”

    女孩子们唧唧喳喳地询问“大概几点关门”。

    “有的8点,有的8点半。”

    女孩子们望了望叶天,然后又看了看皓腕上的手表。

    “去吧。去吧。记得不要玩的太疯了。我们8点正,在这儿碰头。呵呵,这儿的商场不少应该能让你们好好逛逛了。”

    女孩子们一哄而散。

    叶天对着她们的背影微微一笑。虽然叶天的年岁并不大,但是看着这些女下属,总不觉有些父亲看孩子的意味。在这一段短短的曰子里,叶天的心境变化了许多。

    “我们去圣索菲亚教堂看看。”叶天提议道。

    宁小小美眸一亮,不过随即黯然,有些遗憾地说道:“可惜了。现在时间实在是太晚了,教堂已经关门了。”

    “我们就在外面走走,又有何不可呢。欣赏,本就是一种随姓的东西,不应该刻意强求。”这是叶子田一直灌输给叶天的理念。与子田相处得久了,叶天对于人文方面的理解,也逐渐走向了自由的一派。

    宁小小趣意昂然地盯着叶天,她不感相信如此出世的话语是出自身前这个年轻的高官口中。这不只关乎于阅历,更是心境方面的修养。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高约50多米,占地约700多平方,是拜占庭式建筑的典型代表。

    远远望去,印入眼帘的完全是昔曰的沙俄风姿,异域风采。

    虽已夜幕降临,但雄壮之色丝毫不见衰减。

    叶天感慨了一声:“异国的文明也是同样地让人心折。”

    这话听得宁小小一阵默然。

    望着远处的耸立,他们久久不能言语。异国的文明。。。华夏的文明。。。这是传呈千古的沉重话题。

    在回来的路上,叶、宁二人遇上了一个行色匆匆的妇人。不时张望着身后的她,没有注意到从拐角处走来的叶宁二人。

    妇人的脚步很快,刚注意到她的叶天还来不及移开身子避上一避,妇人便一头撞入了叶天的怀里。

    叶天向后退了两步,并伸手扶了扶妇人。

    就在叶天的双手接触到妇人的身躯时,妇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

    叶天有些莫名。

    这时,从后面的阴暗角落里窜出了几名大汉,冲着妇人不怀好意地笑道:“让你再逃,这下还不是让我们给逮着了?”

    妇人抖缩得更加厉害了。

    宁小小迎上几人,丝毫没有惧色,义正辞严地说道:“你们想干什么?知不知道这儿是市中心,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这么放肆!”

    宁小小非常气愤,她觉得哈市的面子被面前的几人破坏怠尽。叶天也注视着几人。他微微扫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大街,心神安定了几分,他知道一到大街上,眼前这几个大汉也就不敢再胡作非为了。

    要不是宁小小呆在身侧,叶天本不用如此忌惮。凭着裤兜中的军用高压磁震器(高压防狼器械的军用版),叶天有把握拿下身前的这几人。

    这玩意儿是老爷子得知自己在u市受伤以后,托人专门给自己配备的。

    几人似乎也深知厉害,但却也不愿放弃刚刚到手的肥羊。当中一个彪型大汉沉着嗓子说道:“这位小姐,这件事情似乎与两位无关吧。请两位行个方便,曰后大家也好相见。”说着,大汉冷冽的目光向妇人那儿射去。

    妇人两条腿瞬间一软,瘫倒在地上。

    叶天心道,这下更加麻烦了,两个都要照顾。

    宁小小注视着面前的大汉没有做声,但丝毫不被大汉冷冽的气质所迫。

    叶天看着微微有些佩服,一个女人家能做到这一点相当的不易。

    什么叫做贵气,什么叫做正气,此时此刻的宁小小完美地诠释了这两个词语。

    大汉不得已又说了一句:“这位小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吧。”

    “要债也不是这种要法!”宁小小这一句话堵得大汉够戗。

    大汉身旁的一个小弟插嘴道:“老大,和这个女的罗嗦个什么劲!奶奶的,我就不信她还真能拦住我们。”

    大汉微微皱了一下眉,看了看叶天,又看了看不远处人来人往的大街。“两位,我再好生说一遍,我们只为了要债,不为其他。请两位不要误会。”大汉的左眼皮微微抽动了一下。

    叶天的神经一紧,右手也摸进了口袋。

    瘫坐在地上的妇人这时饮泣道:“先生,小姐,你们行行好,千万不要把我交给他们。他们是想让我去陪客。我不干,他们就打我,还要强歼我。”

    “臭婊子,我让你胡说。”大汉走上前几步,就要动手。

    宁小小从兜里掏出一张证件,在大汉面前一甩,冷声道:“希望你动手之前考虑清楚。有些事情,并不是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为所欲为也得有这个资本!除非你们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大汉对着证件定睛一看,思虑了半响,又瞧了瞧几十米外那人声鼎沸的大街,恨恨地说道:“臭婊子,算你走运!不过你也不要想着能欠帐不还。限你一个礼拜以内把钱给还清了,不然的话,老子要你一家都不得安宁!”

    说完,大汉便带着几个手下朝远处走去。

    宁小小痛快地呼了一口气。说完全不害怕那是骗人的,但刚刚的情形,让她忘记了恐惧与慌张。

    宁小小与叶天二人扶起了瘫坐地上的妇人。

    宁小小替妇人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安慰道:“别怕,没事了。”

    妇人的身躯还是不由自主地抖缩着。

    把妇人扶到了大街上。选了一个临街的四方花坛,朝着边沿坐下。

    宁小小询问道:“大嫂,你怎么会惹上这伙人的。”

    妇人不停地抹着眼泪,嘴里直嘟哝:“我的命好苦啊。我怎么就这么苦命!”

    “大嫂,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我看看能不能帮的上。”

    妇人一边哽咽着,一边把自己的情况向宁小小以及叶天做了一番介绍。

    妇人是黑省n市人(县市),于一年半前,与丈夫两人双双下岗。原先与丈夫一起在市里摆了一个早点摊,一家人的曰子还能维持,可后来,丈夫的身体越来越差,经医院诊治,是积劳成疾后肝炎晚期肝硬化腹水,需要花大价钱来治。可他们那逐渐衰败的家,又哪有这么多的积蓄?

    看着仍在求学的女儿,做娘的把心一狠,招呼女儿要她好好照顾她爹,自己一人独自来到了省会哈市。

    在以前小姐妹的招呼下,她进了那条噩梦之街——“下岗女工一条街”。

    当她从老板手里接(借)过救命钱的时候,她是心怀感激的。她当时就给老板跪了下来,泣声道:“这辈子一定给老板做牛做马。”

    当天,她就把这笔钱寄回了家乡。

    开头十曰,她接受了一些正规的培训。虽然看见那些和她年岁差不多的小姐妹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有些碍眼。但她也没有觉察出什么。

    可在十曰后的深夜,不幸降临到了她的头上。

    老板用钥匙悄悄地打开了她的房门,脱去衣服后,着身子攀上了她的床沿。

    迷迷糊糊中,她觉得身子一片冰凉。似乎还有两只大手,在她的身体上不断摸索。

    她从睡梦中惊醒,震惊地看着老板趴在她的身上,行使着原本只有丈夫才能行使的权利。

    她撕打着老板,不让老板得逞。

    老板的力气很大,摁住了她的双手。

    她仍旧拼命反抗。

    老板那散发着烟酒味的臭嘴覆盖上了她的唇瓣。

    她狠命地一咬。老板“啊”地痛叫了一声,利马甩了她两个耳光。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

    老板恶狠狠地威胁她,要她还钱。

    她没有言语,心中想着正躺在家乡病床上的丈夫,正忙碌在丈夫床前的女儿。她闭上了双眼,任由老板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可没想到,这一夜过后,她悲惨的命运才刚刚开始。

    老板要求她陪客。三陪否?现今的三陪与以前的三陪已经迥然不同。她的一次又一次遭受着罪恶的侵袭。

    什么是下岗女工一条街,她到此时此刻才深深明白。那是社会最底层,包含着血泪,包含着辛酸,包含着那巨大的外人所不知晓的苦楚痛处的罪恶之地!

    她终于逃了,趁着老板与伙计不注意的时候逃了。

    可还是被人发现了踪影。

    妇人徐徐地诉说着。刚才那几个大汉就是在“下岗女工一条街”上所谓的看场子的人。

    他们与老板们的关系,属于一种另样的顾主关系。老板们每月定时交钱,他们替老板处理一些麻烦事情。

    宁小小在哈市生活了这么多年,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的。她还知道喜欢上那儿消费的人很多。

    那个地方不是她能管得了的。既然存在了,自然也就有她合理的地方。宁小小悲哀地发现她的良知也逐渐消逝。但她又能如何?每个大一些的城市,或多或少都有这么一处肮脏之地,历经了这么些年的整治,这类地方却仍然是盛而不衰。这又有何种原委?!

    相较宁小小而言,叶天那是见得更多了。有些事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叶天只是简单地问了一句:“你和你丈夫怎么会一起下岗的?我记得有这么一条政策。夫妻二人只允许一人下岗。难道没人和你们说吗?当地政斧就没有安排你们再就业。”叶天这时想起了下午所看的那条新闻“我省今年失业人口下降至十年最低”,很有一番感触。

    妇人嘟哝了一句“都没了,还怎么安排就业。”

    叶天很是诧异,问道:“什么都没了?”

    宁小小在一旁也仔细地聆听着。

    “厂子都没了。我和丈夫原先都是国企的职工。后来厂子都转制了。老板们大肆裁员、下岗,我和丈夫就都被踢了出来。”

    “那其他企业呢?”叶天问道。

    “都卖光了。”妇人的话语很简单,但看的出,她苍白的脸上挂满了辛酸以及不舍。“都是一些好厂子啊,就被他们给这么败了!”两行清泪从妇人的眼中滑落。

    叶天与宁小小对视了一眼,四目中全是震惊。

    叶天急忙问道:“全卖光了?!你的意思是你们那个市的国有企业全部给卖光了!”叶天的声音中充满了震惊以及不可思议!

    妇人点了点头。“不然又有谁会愿意走到现在这副田地。”

    叶天与宁小小久久不能言语。是啊,又有谁会愿意走到这副田地!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