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是否要靠向叶天,或者说是否要靠向叶家?叶家是否会对他委以重任?王志勇心中揣摩着。

    如果这次他帮了u市的忙,将不可避免地将形成与李向、刘希对立的局面。刘希还好说,可李向。。。万一京城来个风吹草动,自己头上这顶乌纱是否保得住,还真不好说。

    再没有用的公子,也绝对能够影响一个没有坚实后台的地市级官员的命运!

    思虑再三,王志勇觉得不能再这样胡搅蛮缠下去了,他决定对叶天做一些让步。“叶司,前两天关小山到我这儿来了一趟,恩。。。和我说了一下u市最近的一些情况。”

    叶天在电话另一边展颜一笑。他知道王志勇彻底妥协了。在u市的问题上,王志勇的选择还是非常明智的。

    在打电话给关小山之前,叶天就略微预测了一下w市诸人可能会有的反应。

    作为的w市的一把手,王志勇可能会采取的措施有三个:一,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坐山观虎斗。这样一来,或许能保一时之平安,但绝对是两面不讨好之举。

    二,投靠李向。李向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刘希,所以王志勇的投靠最多也就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那最可贵的雪中送炭!另外,根据情报,刘希私下并不是很买王志勇的帐,心底应该存有取而代之的想法。所以王志勇投靠李向也殊为不智。

    三,就是彻底投靠叶天。这个应该是比较明智的做法。叶天现在远在京城,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取代王志勇对w市的绝对掌控。而叶天的下属关小山之流,才刚刚进入w市的决策层,所能施加的影响也绝对比不上门徒众多的刘希。所以关小山只会成为助力,而不会拖了他的后腿。

    叶天知道,此时此刻他也不能逼迫得太紧,不然会寒了王志勇的心。他也稍稍退了一步:“这个事儿啊,呵呵,王书记,这个我知道。恩。。。前几天,我给老关去了一个电话,呵呵,在电话里好好说了他一顿。我们u市发展到现在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各界的帮衬。我和老关说,那种卸磨杀驴的事情,我们绝对不能做!”

    叶天也不明点国资委,反正这一层意思大家心里都清楚。

    王志勇听了“嘿嘿”一笑:“叶司,我也是这么一个意思。城市要发展,就得靠一个‘信’字。不过嘛。”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具体问题处理起来,非常的困难。”

    “如果困难的话,可以去找一找省委何副书记嘛。”叶天也算是给王志勇交了一个底。

    “何副书记?”

    “对。呵呵,王书记,你以后有时间的话,可以多去何副书记那儿走动走动。呵呵,我当时来u市任职的时候,我这个舅舅,哦,就是何副书记,百般叮咛我,要向王书记您好好学习学习。恩。。。我舅舅对你的评价很高啊。”

    “哦。是这样。哦,我明白了。我以后一定经常去何书记那里汇报工作。呵呵,我以后一定经常去!”王志勇的声音中流露出一丝欣喜若狂。他没有想到,叶天竟然给他安排了这么一条路,这远比他当时想象的要美好的多!

    “至于其他人嘛,反正一切都得在政策的许可范围内行事,如果不利于地方的发展,我相信一级党政答应不了,一方的老百姓也答应不了。最后也只能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王志勇琢磨着,叶天这回说的应该就是李向。他没有回话,他要看看叶天还有什么其他吩咐。

    叶天随口问了一句:“王书记,我想问一下,田立人那个案子是怎么处理的?”

    “田立人。(原u市常务副市长,现w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双规中。)”王志勇沉吟了一会儿,答道:“他那个案子还没有最后结案。他的嘴巴很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掌握到足够的证据。市纪委的同志还在对他做进一步的审查。”

    叶天微微一想,便明白了王志勇的意思。感情,王志勇也把田立人的案子当成了一张好牌。

    什么叫证据还不充分?呵呵,现在这些证据就足够田立人喝上一壶的,王志勇应该是想再朝深层挖上一挖!

    刘希,马博涛!按照叶子田的估计,田立人的案子绝对牵涉到这两个人。现在田立人能一直摒着不开口,应该也是以为这两个人可以在外帮他好好运做运做。

    叶天的脑子飞快地旋转着。既然王志勇也想打田立人这张牌,那他就换一种打法。

    要牵制田立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慢慢地一个主意在叶天脑海中成型。

    “王书记,田立人这个案子,照我的意思,不用太深入下去了。依靠目前的手段,是很难摧毁他的心理防线的。”

    王志勇“哦”了一声:“叶司,你的意思是?”

    “可以让纪委的同志,先把他晾一晾嘛,随便找个看守所,让他呆上一段曰子。呵呵,好茶好饭的供着,外加场面上还有人给他活动,也难怪他这么有恃无恐了!依我的意思,干脆晾他一段时间,有些问题让他好好想一想。我们嘛,也可以采取一些其他的措施。要知道,心理攻势可是多种多样的。”

    王志勇沉吟了一会儿道:“市里的看守所,我担心不太安全。怕就怕他和外面。。。”

    “这世上没有百分之一百安全的地方。要说漏出消息,呵呵,我们也可以反向思维,将计就计嘛。”

    “呵呵。看来叶司是已经胸有成竹了。好,这件事情就按叶司的意思办。我联系一下市纪委。恩,就把田立人放在u市。这样方方面面也不会有太大的争议,艹作起来也会更方便一些。”

    叶天不禁颔首一笑,王志勇这已经是对自己献媚了。不过,这个王志勇,的确是相当的聪明,做起事情来没有一丝婆婆妈妈的妇人气,相当的有胆识、有气魄!

    叶天只是略微一说,他就有胆子照着叶天说的去做,不容易啊!与之相比,关小山的确是嫩了许多。

    自己的主意,王志勇应该已经猜出了几分。和聪明人打交道,的确是方便。

    对于w市的局势,叶天与王志勇又交换了一些意见。隐约中,叶天含含糊糊地对王志勇做了某种承诺。王志勇也回报了相当的诚意。

    一个简单的联盟就此建立。现在这也只能算是简单的联盟。

    叶天挂了电话后,收拾了一下东西。把换洗的衣物从箱子中拿了出来,在衣柜中按门别类地摆放整齐。然后又整理了一下写字台,把房中的灯光调至一个让人舒服的亮度。

    一切整理妥当之后,叶天看了看时间,觉得还早,遂打开了电视。

    哈市电视台正在播放着一组简讯:我省今年失业人口下降至十年最低。再就业工作小组在组长廖英明副省长的带领下,开展了切实、可行、有效的工作。我省失业人数同比去年下降一点二个百分点。

    另:国有企业新时期的转制问题也在省委省政斧的相关领导下全面展开。廖英明副省长受省委省政斧的委派,将继续分管这一块的工作。

    镜头给了廖英明一个特写。

    镜头中的廖英明,身材挺拔威武,双眼炯炯有神,年岁大约在四十七八,正是干事业的大好时机。

    在会场中,廖英明以简单有力的话语给在座的领导小组成员布置着任务。

    镜头又拉回到了记者处。

    廖英明副省长要求全省上下打一场国企改革攻坚战,力争用3至5年的时间基本完成全省国企的转制任务。

    叶天看着电视,有些想发笑。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从猫眼中叶天看到是宁小小,遂打开了房门。

    “叶司在看电视啊。呵呵。”宁小小莞尔一笑。

    “是啊。看了看贵省的廖英明副省长的工作讲话。”

    宁小小瞧了一眼电视机。

    叶天把宁小小往沙发上让。

    坐下后,宁小小问道:“叶司,您看我们廖省长怎样?”

    叶天不知道宁小小问这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故客气地说道:“很不错。正是年富力强干事业的时候。”

    “哦。”宁小小点了点头,一双眸子闪烁着让人说不清味道的异彩。

    叶天看了不禁呆了一呆。心中不由再次感叹:贵女天成,媚惑在心!

    “叶司,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餐厅吧。”宁小小温文尔雅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叶天仔细瞧了瞧,两细腻的小手上,都没有戒指的痕迹。葱葱十指仿佛孤零零地竖立在那里,却反而是最和谐的完美。

    叶天拿起公文包,在宁小小的指引下,出了房间。

    “我的那些同事呢?”叶天随口问了一句。

    “他们由我们局的办公室主任丁健负责招待。”宁小小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有着说不出的味道。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悦耳,相反其中带有一丝沙哑,但正是这丝沙哑,点缀出了不同寻常的韵味,或者说魅惑。

    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好奇啊。天生的贵女,却至今未嫁。不算绝色的容貌,却散发出绝代的吸引。这样的女人,放在哪个地方,或许都会引出一些纷争吧。

    叶天自顾自地想着。

    在大宴会厅,宁小小给叶天介绍了一下商务厅的厅长黄志强以及中小企业局的局长邵鞘。

    “黄厅,您好。”“邵局,您好。”叶天的嘴角勾起一道善意的笑容,文质彬彬地与面前这两位黑省的厅局级干部打着招呼。

    “呵呵,叶司果然是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呵呵。”黄志强与叶天好好地握了握手,嘴里的恭维之语丝毫不见中断。

    叶天仔细打量了黄志强一番,认出他亦是叶家人事脉络中的一员。叶天对着黄志强会心地一笑。

    黄志强脸上的笑容,那是更加的灿烂了。

    邵鞘也不甘落后,殷勤地与叶天打着招呼:“欢迎叶司莅临我们局指导工作。”邵鞘虽然并不清楚叶天的底细,但看到黄志强这般殷勤献媚,自是知道这位叶司有些来历。他打算晚一些的时候,在黄志强的嘴里套弄一番。

    一旁的宁小小见到这副情景不禁再次琢磨起叶天的来历。望着叶天的双眸中略微展现出一丝好奇探究的意味。不经意间,唇角挂出几分玩味的笑意。

    “黄厅,邵局,可以请叶司入席了。”宁小小在一边提醒道。

    黄志强苦笑着拍了拍脑瓜,连道:“对,对,对。呵呵,瞧我,一高兴,就把什么都忘了。”黄志强搀扶了一下叶天的臂膀,“来,叶司,坐这里。”

    邵鞘在一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心道:这个黄志强今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管怎么说,这位叶司是到我们局来指导工作的。这个接风宴,也是我们局举办的。老黄啊老黄,你有喧宾夺主之嫌啊。

    不过,这丝不满,只在邵鞘的脸上停留了一瞬。黄志强,他可招惹不起。商务厅的级别说高,可以高到副省,说低,也就是一个正厅。但自己呢,总是比不过人家的。

    宁小小站在几人的身后,自是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黄志强把叶天的位置安置在了自己的身边。宁小小本想等局长邵鞘入坐以后,自己才就坐,以示尊重。

    不过邵鞘对自己微微使了一个眼色,要自己坐在叶天的身边负责招待。宁小小心中发笑:这个邵鞘啊。竟然动这种歪脑经!

    宁小小来到了叶天的身边。

    叶天站起身来,为宁小小拉开了座位,并打趣道:“黄厅啊,我们俩的脑子都不行了,怎么就忘记了女士优先的道理了呢。”

    宁小小被叶天说得微有些脸红。她瞥了叶天一眼,真是万种风情尽在其中。

    “来邵局。”叶天没有忘记邵鞘,官场中最忌怠慢别人!

    邵鞘微笑着与叶天点头示意,神色要比刚才好了许多。

    叶天环顾四周,再次问道:“我的那些同事呢?”

    邵鞘答道:“在隔壁的楚雁厅。”

    叶天“哦”了一声,又看了看四周。“这儿的地方挺大的嘛。让他们到这里来吧。呵呵,大家在一起,也热闹一些。不管是大灶还是小灶,一起吃,才有意思嘛。”

    宁小小瞬时就明白了叶天的意思。她轻轻说道:“我去安排。”

    黄志强也打趣道:“是啊,让那些小同志以为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偷偷摸摸躲在这儿开小灶,那就不好了。呵呵。”

    邵鞘心中叫苦:老黄啊,老黄,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价!这顿饭不吃你的,你当然不心疼了!你知道大灶和小灶差了多少钱吗?!

    跟着叶天一起下来调研的公务员们,走进叶天所在的这个大宴会厅时,脸上都带着惊讶。官场上的规矩,他们都懂。他们这种有些职权的部门,下地方调研,说到底,都有些打秋风之嫌。但领导打的是大秋风,开的是小灶,下属们打的是小秋风,开的是大灶。这些规矩,他们都一清二楚,也不认为有什么不对。

    叶天看见下属们走进了大宴会厅,不由站起身来向他们迎去,“来,大家一起。呵呵,热闹一下。我和两位局长以及黄厅长说过了,这大家聚在一起嘛,吃饭也会香上一些地。”说这话时,叶天故意用了川边口音,逗得大家直笑。

    下属们的眼中,以及心里,都流动着一种名叫“感动”的东西。

    下属们也有下属们的坚持,他们执意不肯与几位领导一张桌子。作为下属,该守的规矩,还是一定要守的,不然就落了直属领导的面子。

    叶司既然这么给大伙儿面子,大伙儿自然也得回报一二。不能让别人说,中小企业司出来的人不懂规矩。

    宁小小看着执意要另开一桌的众人,笑了笑,吩咐了一下身旁的餐饮部经理。不经意间望向叶天的目光里又多了一些其他东西,是欣赏,是好奇。。。或许还有一些别的。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