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在帝王豪阁给叶天接风洗尘的,都是一些比较亲近之人。

    吴樱首先和叶天打了招呼:“小叶子,你现在的架子是越来越大了!”都是熟人,有的以前还是一个大院里玩耍的伙伴,吴樱说起话来,也就没有了多少顾虑。

    王毓和夏彤对于这个圈子比较的陌生,她们两人的年纪比在座的普遍小了六到七岁,刚一融入,微微觉得有些隔阂。

    不过她们在听到吴樱叫叶天“小叶子”的时候,都有些忍俊不禁。

    吴樱等人对王毓和夏彤都非常的友好。他们知道叶天今曰把王毓带到这个聚会,就是正式承认了她的身份。虽然年纪上有些差距,但是在座的都是成了精的人物,出身又都相似,不一会儿,女同胞们就和王毓、夏彤好得跟什么似的。

    突然叶天的手机传来了一阵铃声“你的电话来了,你的电话来了。”

    “关机,关机。”女同胞们叫嚣道,“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叶天看了看电话号码,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是我家老爷子的。”

    电话号码,是叶父身边工作人员的。

    “喂。”

    “喂。是阿天吗?”

    “爸爸,是我。您现在在哪儿?”

    “在家,恩,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饭店和小毓,吴樱还有黄伟新他们一块吃饭。”

    “哦,这样,你先回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谈一谈。”

    叶天“啊”了一声。

    “我这几天的安排很紧,现在大约有一两个小时空闲,不然一拖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叶天应了一声:“那好,我和小毓他们说一声。”

    叶天关了机,双手一摊:“你们先吃,老爷子找我有事。我等会儿再过来。”

    “你家老爷子回来了?”黄伟新问道。

    叶天点了点头:“不过听他的口气,呆会儿还得走。”

    “那你快去快回。”吴樱等人都是明白事理的人,这种事情在各自身上也发生过不少。

    叶天在王毓的额头上偷亲了一口。

    王毓“啊”地叫了一声。在座的都“哈哈”直笑。

    王毓的脸顿时羞得通红,这种明目张胆的袭击,很少有女孩子能够安然处之。

    叶天的做法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攻破王毓的心防,所采取的也是一些比较极端的方法。

    叶天在王毓的耳盼低语道:“晚上我送你回去。”

    吴樱在旁边起哄:“小叶子,说什么呢?大声一点,让大伙儿都高兴高兴。”

    “私房话,恕不对外披露!”叶天的脸皮那是有如城墙。

    在路上,叶天大约花了三十来分钟。

    刚一进大门,就看见了许久未见的父亲。

    父亲的头发一丝不苟,整个人看上去还是那样的威武健硕,精神相当的不错,丝毫没有旅途过后的倦态。

    都五十七八岁的人了,还能像年轻人一样东跑西跑,真得不容易。

    “跟我来书房。”老爷子轻轻吩咐了一句。

    书房中,老爷子微微关心了几句叶天的生活,便把谈话引上了正题。

    叶正详也想多关心关心儿子,可没法子,等会儿他有一个重要会议。在会议结束之后,依照安排,他还要连夜赶去天津。明早在那儿有一个外事活动。

    “这两年,你在西南的表现我看见了,也听见了。恩。。。主抓经济,还卓有成效。”叶正详审视着儿子的脸庞,不过短短两年,儿子的额头上已经刻有了几丝沧桑。他对着儿子微微点了点头。

    叶天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一丝得意,他知道老爷子是先扬后抑,这招是老爷子最拿手的了。

    果不其然,老爷子看见叶天毫不动容之后,欣慰地点了点头:“比以前是沉稳多了。再来说说你西南之行的不足之处。”

    “手中的牌的确是一副好牌,总体来说,发挥也还算不错。但打法过于的单一,在技巧方面也有待改进。”

    老爷子茗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在相当程度上有取巧之嫌呐。”

    叶天明白老爷子这是在说他始终围绕着“西部大开发”做文章,凭借的是比别人多知道一些内幕,有胜之不武的嫌疑。

    “爸,知道西部大开发这件事的人并不少,只不过十之都在观望。”

    叶正详笑了笑:“说说看。”

    “西部大开发这一政策方针在短时期对西部会产生多大影响,对西部的经济发展会起到多大的推进。呵呵,这个问题,我看不只西部各省的大员们回答不出来,就是西部办那几个最高头头也回答不出来。大家都是摸着石子过河。大开发,这事说得容易,但要真正地规划统筹,就不是一两个省部级能说的算了。就拿s省来说吧,知道确切消息的也未必敢动,到了省一级的层次,稳定应该是最为重要的。其实能得利的,也就是县市一级。但大多数的地委、市委(地级市)也并不敢冒这么一个风险,改得好也就算了,万一改得不好,一把手、二把手的身家姓命可全在上面了啊。另外省委的头头们不说改,你却在下面自做主张,恐怕也不是什么得理的事。真正船小好调头的,其实只有县或县市一级。但在这一级中能确切得到风声的又不多。所以大家都自然而然地观望着、闲耗着,却没有一个肯出头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所以你就出头了?”叶正详等着叶天做进一步的解释。

    叶天想了又想,似是千头万绪,很难回答。他只得说:“27岁就出任地方一把手,不做出一点成绩恐怕很难服众,而且也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我将来的发展。”

    “在我得知你舅舅把你扶成地方一把手的时候,我非常的担心,认为他艹之过急了。就是现在我也一样这么认为。你这个岁数就位居如此高位实在是太过年轻了,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诟病,落为别人的口实。这几年,党内对于[***]从政的看法很多,特别是对于[***]官位普遍高升的现象十分不满。”叶正详说这番话时语重心长,对于这点,他深怀忧虑。他担心儿子将来也会栽在这一点上。

    “这几年,已经有好些。。。”叶正详只把话说到了一半,“我希望你能引以为戒。”

    叶天深思了一会儿,叶正详在一旁看着,没有出声。

    久久,叶天才说了一句:“我明白了,爸爸。”

    “今天下午,你在研讨会上的发言,我已经知道了。”

    叶天微微笑了一笑,心中感慨,这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吧。就算老爷子是下午回得京城,这才几个小时啊!

    “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能回答到现在这个程度,也算是不俗了。”叶正详话锋一转:“不过未免会给人造成心急的印象。”

    “今天参与这个会议的,都是经济领域的能手。”叶天解释道。

    叶正详“呵呵”笑了笑:“不能只争朝夕啊!以后的曰子长着呢!”

    “你想在经济领域发展,这个心思我明白。经济底子在现今的确是越来越重要了。从经济领域一步一步升迁上去,的确是一条正道。但你要记住,官场的复杂绝对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经济与政治从来都是密不可分的,政治决策可以影响到经济发展,经济发展同样能左右一个时期的政治决策。只在一方面下工夫,这是远远不够的。就以近十年而言,你看到了什么,有很多重量级的经济部委被拆并,从中你可以好好琢磨一些东西。”

    “我知道,你不想让李家那小子专美于前。另外你刚回部委,也需要足够的威望来服众。但这一切都不是理由,从政绝不是凭一两句口号,一两件功绩,就能涵盖了的。你今天的发言,从某个层面来说,有些激进的东西。对于经济发展与经济改革,走得是一条相对开放、激进的道路。而李家小子较你而言,则相对的保守。你们两人的发言势必会被高层记录在案。”

    叶正详顿了一顿,现在他和叶天的谈话,比较的深层次,涉及的面也非常的广,他需要留给叶天相对充裕的时间来理解和消化。

    这番谈话,叶正详本不想这么早就进行。可是他今天一回到燕京,就听到工作人员向他汇报了叶天在经济研讨会上的表现。他思虑再三,最后还是决定要和叶天好好地、深入地交谈一次。

    叶天目前的官职和层次,都已经到了有必要接受这种程度的教育的时候了。

    凝视着叶天迷离的眼神,叶正详知道儿子正处于人生的转折期,三十而立啊,这个槛儿不是那么好迈的。

    叶正详希望叶天经历了今天这番谈话以后,能真正地在政治上迈入成熟。

    过了两三分钟,叶正详继续说道:“在近五年来,在华夏高层已经不存在经济保守这一说。但是国家对于宏观调控的力度,也是外界有目共睹的。要有序地发展经济,这一点越来越被外界所认可。”

    “在经济领域工作,大方向一定要明确!在相当程度上,一个官员在经济领域工作时所抱有的态度,也同样意味着他在政治领域中所抱有的态度。即经济主张约等于政治主张!!!这一点通常是高层考察官员时相当关注的一个问题。”

    “至于经济保守是否比开放更加的有利,这个我很难回答你。”叶正详笑了一笑:“你也知道,爸爸在中央是以保守著称的。”

    “保守在民间,有时候会被认为正、直;有时候会被认为僵、惰。但是自华夏有历史以来,保守派所占的优势一直远远大于激进派。有时候,甚至把保守与成熟等同!”

    叶正详看着儿子不时地转着眼珠,他知道儿子正在拼命地接受、领会着自己传授的精华。

    “你这次的发言,是否会得分,得分究竟有多少,最为关键的是在于高层对保守与激进的定位究竟如何。”

    叶正详微微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是想争一争。”

    叶正详包含深意地看了叶天一眼:“想让中央组织部把你作为第三梯队重点培养?呵呵。”

    “你现在是副厅级,过个两年,到达正厅这个级别后,的确很有可能进入重点培养名单,但其中有多少是看在你爷爷和我的面子上,那就不好说了。我还是那句话,不能只争朝夕!目光一定要放长远一点。进入重点培养名单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庆贺的事情!宦海沉浮,一个非常重要的分界线,就是是否能够进入中央序列(见注释1)!其他的都是假的!只有进入了中央序列,那才能说你在政治上有了一定的地位!”

    “虽然在这个时候就和你讨论‘中央序列’的问题,有些为时过早。但是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要和你说上一说。能否进入中央序列,什么时候能够进入中央序列,是关系到你政治前途的最大的问题!在其他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摔交,但就是在这个时候你一定摔不得!一摔,有可能就是一届甚至两届!只要摔上一届,你的年龄优势就荡然无存,摔上两届,你的政治前途也就能够看得见终点!”

    叶天静静地听着,小心翼翼地听着,他知道这时候父亲所讲的,绝对关系到他的将来。

    “你现在三十不到,我希望你能在四十左右的时候,进入中央序列,成为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说这番话时,叶正详也十分的犹豫,虽然是亲生儿子,但有的问题也不能讲得过为明了。

    进入中央序列是差额选举的,这个差额,很有一些名堂。这几年栽在上面的政治新星,不是一个两个。有的甚至背景非常的强悍!叶正详非常为儿子担心,所以才会有刚才那番“党内对于[***]官位普遍高升的现象十分不满”的论述。

    “知道两年前我为什么不把你留在京城吗?”

    叶天点了点头,即刻又摇了摇头。两年前,他觉得自己看得很准的问题,现在又变得模糊起来。或许,这就是成熟吧!

    “别人都以为是a部和b部的事。呵呵,又怎么会这么简单。就算你继续留在b部,只要你安分老实,他们又能耐你何?就算要避免某些麻烦,我也可以把你从b部调出来,中央其他部委,或者是燕京市委市政斧,哪个地方不能让你容身?”

    叶天等待着父亲揭开谜底。

    叶正详只说了区区十个字:“京城政治资源极度稀缺!”

    听后,叶天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好一会儿没有言语。

    他回想着在京城部委的几年,再回想着一些背景深厚却屡屡在京城碰壁的政治新星。他似乎了然了什么。

    “排外。”叶天默默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叶正详正色道:“也不能说是排外,不过高官子女给外界的印象在最近几年确实不怎么样,再加上京城本就是僧多粥少的局面。。。”

    叶天点了点头。

    “所以,我希望,你能在地方上建立起一定的根基,然后再向更高的层次发起冲锋。”

    叶天在心中默默地回想着西南的种种。

    “两年里,你的一只脚算是已经踏入了西南。要知道地方的准进门槛,其实一点也不比京城低。只不过你去的时候,级别还非常的低,各方就算对你报有戒心,在当时却也说不出什么来。如果你按照现在这个级别去西南的话,曰子或许就远远不如两年前那么好过了。”

    听到这里,叶天不禁佩服父亲的深谋远虑。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