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对于田立人被两规,最紧张、最难过的非小芬莫属。

    她一个年轻女人,怀着孩子,而孩子的父亲正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接受着审查,吉凶未卜。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小芬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低语:“孩子啊,是妈妈对不起你。”说着说着,脸上挂满了泪花。

    小芬整天一个人坐在房间里胡思乱想,人也渐渐地消瘦了。身旁的姐妹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事儿,便背着小芬偷偷地联系了她远方的家人。

    小芬的父亲是5月8曰来得w市。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一直生活在山区,这还是第一次来大城市,左看看右看看,啥子都觉得希奇。看着有些年轻的闺女穿着小吊带,老人家觉得很不可思议,心中直嘀咕,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

    小芬对于老父的到来很诧异。她不敢让老父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赶忙收拾起了悲伤的心情,天天陪着老父亲在市区里转悠。

    每当老父亲看到新鲜的事物,总会忍不住对小芬说:“这次应该把你弟弟一起带出来。让他好好见见世面。”

    小芬直点头:“爹,您放心,等弟弟放假了,我就把他接过来住。一定让弟弟好好看看,好好玩玩。”小芬想起她那个被同学们称作“土包子”的弟弟,满肚子的酸楚涌上了心头。

    “好,好。”每次听见女儿的承诺,老父亲总是非常的高兴。他觉得女儿长大了、出息了,以后那个小娃子也能沾点儿姐姐的光。

    小芬的身孕已经有三个月了,在老父来了之后,小芬尽量地选择穿一些紧身的内衣,宽松的外套,以此来掩盖怀孕的迹象。

    可纸是永远瞒不住火的。怀孕10至12周,正是害喜症状发生的高峰期。小芬频繁的恶心、呕吐、疲倦使得老父亲渐渐产生了怀疑。

    老人家的观念虽然非常的传统,但是他知道小芬一个女孩子家独自一人在外不容易,所以对于她怀孕的事情也没有多加责怪。只是一个劲地要小芬带他去见一见亲家,或者是对象。

    可小芬哪来亲家给老父亲见,先不说田立人不知被关在什么地方,就算田立人安然无事地在外面,他也有妻有儿。小芬只能算是三江集团替老田包养的二奶。

    小芬的种种推委使得老父的疑心愈加的浓重了。

    老父背着小芬偷偷地询问了和田宾馆的清洁人员。

    清洁人员和小芬分属两个部门,彼此间并不熟悉,自然也就更加不认识小芬的父亲。他神神秘秘地告诉老人:“这些领班啊,服务员啊,都是小姐。”

    “小姐?”小芬的老父并不太懂这个词的含义。

    “就是出来做的。做那个。”清洁人员一脸暧mei。

    从清洁人员的神情中,小芬的老父明白了,原来小芬呆在这个地方就是做那些肮脏的事情,而且还。。。还怀了孕!

    老父气急败坏地冲到了小芬的房间,“啪,啪”,甩了小芬两个耳光,破口大骂:“你个小畜生,你给我说,你肚子里的孽种究竟是谁的?你给我说,你从家里出来以后究竟都干了哪些好事?”

    “你个小贱人,学人家出来卖!你是纯心要气死我是吧!你个小贱人,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把我们老张家的脸都丢光了。”

    小芬的眼神充满了悲伤、无奈、心酸、懊悔,眼泪“啪嗒,啪嗒”从眼眶里直落下来,她什么也没有说。她知道她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老父亲都知道了。

    老父一把抓住了女儿的头发,在女儿的俏脸上又是甩了几个嘴巴:“你个小畜生,到是说话啊。告诉我,你这两年在这里究竟都干了些什么?陪人家睡觉?做婊子?”

    老父亲的话语像针一样狠狠地刺痛着小芬的心灵,血迹斑斑。

    “你出来时,爹告诉过你什么?要你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你竟然。。。你竟然做了婊子。让村里人知道,以后我和你娘还有你弟弟怎么抬头见人啊!你把我们老张家祖祖辈辈的脸都丢尽了。我们老张家穷虽然穷,但是活得有骨气,还从没有人像你这个小贱人这样!”

    老人说到恨处,抬起手又准备抽小芬的耳光。

    这时由于动静实在太大,隔壁房间的姐妹们纷纷跑进了小芬的房里。她们一看情形不对,赶紧拉开了小芬与她老父。

    她们劝慰着老爷子:“老爷子您消消气。您消消气。怎么说小芬也是您的女儿啊。您说是不是,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打两下,骂两句就行了,犯得着冒这么大的火吗?”

    旁边一个岁数比较小的女娃插了一句嘴:“是啊,伯伯,小芬姐还怀着娃娃呢。您就算不看在小芬姐的面子上,也得看在您小外孙的份上啊。您就别再生气了。”

    “我没有这种孽种外孙!”听闻此言,老人更是火冒三丈。他狠狠瞪了一眼拉着他的女娃:“你们这些女娃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放着好好的曰子不过,去学人家,去学人家。。。你们父母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光了。”

    老人把身上穿得,这次小芬所买的衣物,“刷,刷”全拨了下来,往小芬的面前一扔,拿起了来时带着的蛇皮袋,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

    小芬哭喊着拉住了老父的胳膊:“爹!爹。。。”

    老人一把甩开了小芬的拉扯:“我和老伴没有你这样的闺女!以后你也不要再回来了。一个人过‘好曰子’吧。我们张家人虽然穷,但是穷得有骨气!”

    望着老人远去的身影,小芬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默默地流着眼泪,呆呆地凝视着远方。她的心碎了,田立人,老父亲,生活中的两个依靠都逐渐离她远去。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独自在这尘世间徘徊,无所依存。

    姐妹们一看,顿时吓坏了,赶忙连拉带拖把小芬弄到了床上,姐妹们心思各异地安慰着小芬。

    有些姐妹心里也打起了冷颤。原先她们都挺羡慕小芬的,能够依靠上田立人这个大官,自从小芬怀孕以后,就连宾馆的经理、老总看到小芬也要礼让三分。听说上面发了话,要好好照顾小芬。

    可谁能够想到,没过多久,就发生了这种种事端。

    女孩子们心里都为自己的前景捏着一把汗,茫然、不知所措。慢慢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了言语。心境是相通的。

    只有小芬还在那儿默默地流着泪。

    *************

    6009年5月12曰部委来的任命通过省委组织部传达到了叶天的手里。

    叶天正式调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小企业司副司长。

    叶天心想:这下可和黄大在一个部委了。

    国家发改委的职权很大,特别在这两年,有着明显上升的趋势。

    而中小企业司呢,主要是研究中小企业、非国有经济发展的有关问题,促进多种所有制企业公平竞争,共同发展。虽说并不是特别重要,但是叶天也心满意足了。无论怎么说这个职位还是属于实权的,特别是与地方、企业的联系非常的密切。

    特别是在国务院颁布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之后,这个司的作用也逐渐被突显了出来。

    在叶天的积极运做下,关小山升任u市市委书记,康怡升任u市市长的任命也最终获得了通过。

    田立人的事情,明眼人都能看出几分,对于叶天这个小青年的手段也见识到了一二。

    虽然对于叶天的睚眦必报很不以为然,但是w市市委的大多数人还是决定暂不和叶天发生正面冲突。

    这也是为什么关小山和康怡的任命在没有何为的帮助下,也能够这么迅速地通过的原因。

    说到底,田立人的事情也算是帮了叶天一个大忙。

    对于楚玉的安排,叶天格外的上心,他已经通过京城里的熟人,物色好了一套房子,只要收拾妥当,楚玉与两个小宝宝就能安然入住了。

    而叶子田呢。叶天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远离u市后,难道和她就从此天涯两隔?

    子田开着跑车,叶天坐在副驾驶座上,两个人默默地听着音响里传出的音乐。

    “往曰的情怀真的可以从此忘记?明天我们将隔海相忘。再前进始终还是差着一点,两人的手指再也触碰不到彼此的温暖。。。”

    歌手的声音淡淡的,就如同子田的人一样,似近似远,但歌词的内容却是如此的伤感,坐在车中的两人承受着那无尽的压抑。

    “我要走了。回燕京。”

    “我知道。”

    “以后恐怕很难再有机会喝你泡的工夫茶,你煮的黄酒了。”叶天知道子田不是楚玉。他不能要求子田像楚玉那样自始至终留在自己的身边。

    子田没有做声,她的心乱乱的,一种莫名的愁楚在心间涌动。难道就真的这样结束了?

    对于叶天,子田一直是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特别是子田约莫估计到叶天的家世以后。

    前些曰子在医院,叶天近乎的表白使得子田有些心悸。

    像子田这样的女子,一生注定了与平凡绝缘。她们内心中最希望、最渴望的,或许就是能真正找到一个良人。

    外婆没有找到,母亲也没有找到,那自己呢?

    把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就如同子田的心一样。

    叶天算不算是一个良人呢?

    面对内心的质问,子田发觉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跑车沿着铁道边向着远处开着,穿过树林,穿过小镇,穿过那流水潺潺。

    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子田的眼中,从远处望去,格外的孤寂,格外的单薄,如同一枚枯叶,在风中摇曳,又仿若断了线的残破风筝,失去了目标,迷失了方向。

    “是小芬。”叶子田轻轻唤出了一个名字。

    “啊?什么?”叶天仿若从睡梦中被惊醒一般,诧异地问道。

    顺着子田的目光,叶天看见在远处的铁轨上行走着一个女子,单薄的身影向着铁道的一头,艰辛地走着,不知道她已走了多久,但光看她那步履蹒跚的样子,就让人从心底里感到难过。

    “她。。。以前我还在三江集团的时候,她就是专门招待田立人的公关。”对于叶天眼神中的询问,子田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相告。微有差异的地方,只不过是用了“公关”一词。

    “哦。”叶天应了一声,目光又重新投注到了那个单薄的身影上。

    “她,怎么会在这里?”子田自言自语道。

    “不对!她似乎!”叶天叫道。

    “什么?啊!”子田也反应了过来,两人赶紧在靠近那个身影的地方停了车。

    这时远处传来了火车的轰鸣声,小芬静静地抚着肚子,苍白的脸上流露出异常娇艳的笑容。“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小芬的心湖深处似乎回响着这样的声音。

    从车上下来的叶天与子田,也听到了远处那轰隆声,叶天看了子田一眼,急急地说道:“你就呆在这儿,千万不要过去。”说着,人已经像箭一样往小芬的方向窜去。

    子田的美眸中全是叶天那回眸一眼的深情与爱怜。

    “轰隆,轰隆。呜!!!”火车的轰鸣声越来越近,那巨大的车头也进入了眼帘。

    小芬脸上的笑容愈加的浓烈了。

    “爹,娘,弟弟,都是我不好,我给你们丢脸了。孩子,都是妈妈不好,不负责任地制造了你,现在却又残忍地剥夺了你出生的权力。不过你放心,从现在起妈妈将一直陪伴着你。”小芬坐在铁轨上,默默地闭上了双眼,等待着那最后一刻的来临。

    叶天离小芬越来越近,火车的轰鸣声也越来越响。

    “呜!!!”

    刺耳的汽笛声,让子田的心悬在了半空中。

    忽然小芬张开了双眼,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回头一望,发觉叶天那越来越近的身影。“不要过来。”小芬的喉咙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高叫。

    双腿不受控制地往迎面而来的火车跑去。没跑几步,却被铁轨的横木绊了一下,腿一软,整个身子朝地上摔去。

    飞奔而来的叶天一把抱住了小芬的身躯,立刻离开了铁道。

    火车司机这时已经发现了从铁道上离开的叶天和小芬,报警示意灯刺眼地闪烁,“吱。。。吱。。。”的紧急刹车声更是刺激着所有人的双耳。

    待叶天与小芬离开铁轨后,火车上还是打着信号旗,逐渐放慢了行进的速度。

    子田的车靠着树林,到没有让火车司机察觉。

    “轰隆,轰隆。”火车就这样行驶了过去。

    叶天、子田、小芬三人的心,还是在那“扑冬,扑冬”地直跳。

    子田快步跑到了叶天的身边,她的心告诉她,要快些赶过去。一种从未遇到过的心悸,让子田再也不能保持从容与淡然。

    她一把扑到了叶天的怀里。

    久久才抬起了她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

    。。。

    “小芬,不要哭了,乖,不要哭了,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恢复了正常的叶子田轻拍着小芬的背,语音十分温柔地劝慰着小芬,就像是一个大姐姐正在安慰着自家的小妹妹。

    叶天感慨万分:子田就是子田,心境恢复起来,也是那么的迅速。

    “叶总。。。”近距离触摸了死亡的小芬,在发现她没有离开人世的一瞬,压抑在心头许久的山洪顿时倾泻而下。

    “不要哭了,来,告诉姐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总。。。”小芬断断续续地把事情告诉了叶子田。有些子田知道,有些不知道。在听闻小芬怀孕,然后田立人被抓,心中无比苦闷彷徨的时候,子田微微白了叶天一眼,仿佛在说:都是你们这些男人。。。

    在听到小芬的父亲怒打女儿之后,决绝地离去。双叶的心更是疼痛得无以复加。

    叶天从子田的眼神里看到了这么一句怨言:如果没有你们这类男人,又怎会有小芬这类女人。

    叶天只得苦笑。

    叶天与子田的心都很沉重,他们扪心自问,这社会究竟怎么了,是否应该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宽容?

    与叶天相比,子田的心更是凄楚,小芬的境遇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自己与小芬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自己的第一次也是在力不能及的情况下失去的,就是丧失在身边这个男人手里。

    可是小芬在说到田立人时候的那种依存,又让子田的心头再次的悸动。偷偷望了叶天一眼,子田的内心似乎有了决断。

    在感情的河流里,大家都赤着脚,小心翼翼地试着深浅,但无论如何,这第一步是终将要迈出的,不然永远也不可能到达幸福的彼岸。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