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两年多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也绝对不短。

    从原先那个开着宝马上下班的公子哥,到现在手掌一方生死的父母官。叶天这一路走得还算平坦。

    这两年,他把u市治理得井井有条,特别是各类经济指标的增长速度,在整个s省的县(市)中,都算是一个异数。

    两年多的峥嵘,应该算是家族对他的一个考验。升官有时候并不难,特别是对于他这种人来说,但是要得到一个好位置,实权位置,那就需要一番好的说辞。不然一切全都是空中楼阁,不说转眼即逝,却也很难维持。

    他这两年的表现,家里应该还算满意吧。不然前些曰子,老爷子也不会特地打来电话,要他随时做好回京的准备。

    老爷子所做的决定,自始至终都是非常明智的。以叶天这个级别再留在s省,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发展。毕竟在很多情况下,年龄是制约干部提拔的很关键的要素。

    年龄太大,提拔不上去;年龄太小,同样很难提拔。

    如果这次考察顺利的话,叶天很有可能升任w市市委常委,这可是副厅的级别,在s省,手握大权执掌一方的副厅级官员不少,但是年龄在30岁以下的,却绝无仅有!

    老爷子应该也是考虑到这点,所以打算把他弄回京里,进部委再锻炼锻炼,顺道混个资历,为他随后二十年的宦海生涯打下坚实的基础。

    或许又要回到以前那种开着小车上下班,有事没事三五好友一起泡泡吧、打打屁的曰子了。

    那种曰子已经相当的陌生了。整整两年他全是在忙碌中度过的,每天围绕他的全是公文,数据,各式各样的问题与事情。

    回京城,他心底并不排挤,毕竟他的根在京里。只是,一想到他的岁数,以及即将到来的逼婚,他的脑袋就无能为力地涨痛起来。

    还有玉儿,和他那对可爱的龙凤胎,必须好好安排一番。别说,那对姐弟,还真像他,圆鼓鼓的小脸,极是有趣。每次到玉儿那里,他都忍不住好是逗弄他们一会儿。

    他的骨肉啊,那种血浓于水的牵挂,如同一种印记埋藏在彼此的骨髓之中。

    得想办法,帮玉儿在京城也安个家,这样他照料起来也方便些。

    还有就是叶子田,这个与他同姓的女人,如同精灵般缠绕着他的心灵。她的美丽与淡然或许是最吸引他的地方。

    除了第一次,而后,他与她在上并没有发生更深入的接触。但那种心灵上的契合却愈加的浓烈。

    一月中,他与她私下总要会几次面,有时候看她泡工夫茶,有时候听她弹古筝,有时候品味一下她煮得黄酒。

    他与子田之间缺少的或许就是火候,火候到了一切自是水到渠成。

    “叶书记,马上就要到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江小雨说道。

    江小雨的声音把叶天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叶天这次到长水镇,是专程来视察边贸中心三期工程的。

    一期、二期工程都已开始运营,而且业绩相当的不错。只要看看柴油机厂的股票价格就能够知晓一二了。

    说起柴油机厂,叶天还真是挺佩服叶子田这个女人的。一个烂厂,在她手里没两年已经涣然一新,特别是在她把边贸中心二期工程这个优良资产注入柴油机厂后,股价更是坐火箭似地往上面狂升。

    突然,一个人影在奥迪车前横越而过,李德全一惊之下,连忙踩下刹车,后座上的叶天由于惯姓,头往前冲,差点就撞到了前面的椅背上。

    “怎么回事?”叶天惊问道。

    “叶书记,对不起,对不起,有人在公路上横穿。”李德全连忙解释道。

    “下车去看看人有事吗。”叶天吩咐道。

    李德全连忙下车探究。

    叶天在后座上想了想,觉得自己也下车看看比较好,人呐不能太官僚。

    叶天下了车,江小雨自然也坐不住了,跟着下了车。

    “怎么样?人没事吧?”

    这时,从公路边的小店里冲出了几个人,拿着木棍,板砖向叶天他们袭来。

    叶天三人一看不好,连忙要躲回车里,这时躺在地上呻吟的“受害者”一跃而起,从自己怀里掏出一根短棍就往叶天身上抽来。

    叶天本能地用右手一挡,一股钻心的疼痛从神经末梢传输到大脑,“啊。”叶天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李德全上前给那“受害者”来了一脚,同时叫道:“叶书记,快上车,快上车。”

    江小雨连忙扶着叶天上了车。受害者一看追之不急,把手中的短棍朝叶、江二人头上狠命地丢来,短棍擦着江小雨的发梢而过,只见江小雨的右耳通红,似乎被短棍擦到了一下。

    另外几个歹徒这时已向车子这边围来,情况真是非常的紧急。

    叶天一看不好,忍着痛,从后座爬到了前座,一踩油门,车子向那几个歹徒冲去。

    如此拼命的做法,让一旁的江小雨顿时傻了眼。

    “小江,不要楞着!快打电话报警!”叶天急道。冷汗布满了他的额头,这完全是疼出来的。

    “哦。”江小雨的神情还是有些恍惚,但她下意识地拿出了手机,按下了熟记于心的号码。

    叶天驾驶着车,驱逐着那些歹徒。有两个躲避不急的,立刻被叶天掀翻在地。同时歹徒手上的木棍与板转纷纷与奥迪车进行了最亲密的接触。

    几个人本就称不上亡命之徒,一看苗头不对,利马撒腿就跑。

    原先那个假装倒地,随后抽了叶天一棍子的大胡子,也撒开脚丫向公路边窜去。

    叶天这可不干了,右手臂上的疼痛,让他咧着嘴,拼了命地又踩下油门,朝大胡子撞去。大胡子连滚带爬,闪躲着叶天的车轮。

    李德全跟在叶天的车后追赶着大胡子。

    大约六七分钟,远处便闪烁着警灯,三辆警车飞快地朝这里驾来。

    书记遭袭,这是天大的事情。公安局超水准地发挥了效率。

    ********

    “叶书记的右手小手臂骨折,还好,总得来说没有什么大事。”看完片子后,u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胡副院长把诊断结果告诉了急忙赶到医院的关小山。

    出了院长办公室,关小山对着公安局的汤局长大发雷霆:“太不象话了!这还是u市吗?市委书记在自己的辖区内遇袭!这说到哪儿去,都丢人!你这公安局长是怎么干的?还想不想再继续干下去?破案,最短的时间内破案!”

    “犯罪嫌疑人已经被带到刑队审讯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眉目。”老汤也急得是满头大汗。这桩事情一出,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这个公安局长。他都在琢磨是自请处分呢,还是主动辞职。若是让上面开刀,这面子上就更难看了。

    “案子的事情,你先负责,争取最短的时间破案。这样我们u市能够主动一些。这件事,我得立刻向w市市委报告,并做出检讨。哎,越到这种紧要关头,越给你出这种麻烦事儿。”

    待关小山走后,老汤给刑队的李头去了一个电话:“老李,审得怎么样了?”

    “这小子嘴挺紧。一个字也不肯往外面吐。”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知道吧。只要面上看不出来就行,尽快给我把口供问出来。恩。上面催得很紧,你也知道,这个案子势必惊天动地。对,上面一定会派人下来。对,这是必然的事情。有可能省公安厅都会来人。恩。你也知道咋们书记的分量。他妈的,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这么不开眼,想死就明说一声。”老汤急得都骂了粗口。

    *********

    的确不出老汤所料,专案组是由省公安厅的杨副处长带队,从省厅以及w市公安局抽调了精干力量,风尘仆仆地赶赴到了u市。

    交接工作是老汤与老杨之间进行的。

    “杨处,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说心里话,这个案子,我们上上下下都窝囊啊。”

    老杨也没说什么废话,拍了拍老汤的肩膀,立即着手侦破。

    **********

    “杨处,我们查到大胡子由于斗殴在平阳派出所呆过一段时间。”省厅的一名年轻干警,手中拿着一份文件,向老杨汇报道。

    “我们立刻过去。”

    陪同老杨的是u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廖副局长。

    平阳派出所。

    老杨看了看卷宗,然后再传给其他人。

    “斗殴,故意伤害?怎么就放了呢?”看了卷宗后,立刻有人质问道。这是一个重要线索!从中或许可以破解出一系列的疑点。

    “这,这。。。”派出所的顾所长显得十分慌乱。整件事情的大小,他自是一清二楚。市委书记遇袭,这放到哪个地方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偏偏犯罪嫌疑人,是自己违规给弄出来的。

    冷汗直冒上他的额头,然后再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下来,不过他已经顾不得擦拭,而是神情怪异地、偷偷摸摸地瞅了廖副局长一眼。这一细节立刻就被老杨察觉。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通通投住到了廖副局长那张油光满面的肥脸上。

    老廖心中自是把姓顾的骂了个狗血喷头,可这却丝毫解决不了问题。叶书记现在就躺在市第一人民医院。一把手遇袭,这在u市,不,应该说在整个w市地区还是头一遭!上面会怎么看?群众又会怎么看?舆论的压力已经铺天盖地袭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公安局。汤局长胆战心惊,这个责任不好担啊!自己更是提心吊胆,放出犯罪嫌疑人的命令是他向老顾下的。老顾现在只是看看自己,呆会儿省厅的同志再施压,老顾保准立刻就把自己给咬出来。

    算了,都到这种境地了,也别死撑了,还是主动点,看目前这架势,这个案子不搞个水落石出,省里面、市里面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怨谁呢?只能怨那个杀千刀的犯罪嫌疑人,要不是他,自己会落到这种尴尬的田地吗?还有就是田副市长。。。哎,全是他。。。

    省厅的同志没有立刻盘问老廖,只是沉默着对老廖进行着心理攻势。几人的视线就像看进了老廖的心底。

    老廖也是当了几十年公安的老人了,这点套套其实对他并不起作用。让他开口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并不想当别人的替罪羔羊,特别是在这种自己一无所获,甚是莫名其妙的情况下。

    老廖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是市里主要领导的意思。”

    市里主要领导,这六个字的含义并不寻常。市里领导,市里一般领导,市里主要领导,这三个词所代表的意思不说有天壤之别吧,也实在是相去甚远。市里主要领导与市里一般领导在权势,威信,说话分量等方面有着极大的不同。

    公安局作为一个实权部门,老廖作为公安局的主管副局长,对于市里一般领导的吩咐,不说不屑一顾吧,也绝对不会特别的上心。属于那种能办就办,不能办就拖。。。但是对于市里的主要领导,那就完全不同了。

    省厅的都是一些老油条,对于老廖的这个说法,自然都颇有见解。

    “那说说是哪位市主要领导下得命令?”对于老廖,省厅的几位同志还是挺和颜悦色的,毕竟都是干这一行的嘛,而且老廖能做到现在这个位置,也绝对不是一个不懂规矩的糊涂蛋。看在都是同行的份上,最好是能客客气气地把问题给搞清楚了。

    “是常务副市长田立人。”老廖一咬牙,把田立人给供了出来。本来嘛,自己压根就没拿到什么好处,完全是姓田的递了条子,自己照着上面的吩咐办的。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特别是田立人这种完全能够够得着找自己麻烦的上级领导,更是不好得罪。

    “哦。田立人同志给我递了条子,上面做了一些批示。”老廖心道:既然讲了,索姓就讲讲清楚,今天这个事儿不简单啊,或者说叶书记的来头不简单啊。这次在u市还不知道要牵连出多少人呢。

    在前年的“边贸中心”一期剪彩仪式上,就完全可以看出了,那时一共来了多少位领导啊,而且级别还都这么高,连w市市委书记王志勇,也只能站在靠边的位置上作陪。。。

    这以后,大家都纷纷猜测叶书记的来历,从w市那里传来的消息是说,叶书记是中央某位领导的公子,大家就对着中央那些主要领导挨个的排谱。。。老汤还特别找自己商量了一下,对于叶书记的安全,一定要格外的上心,要把叶书记的安全工作当作头等大事来抓,没想到。。。这还是出事了!

    想到这,老廖的心里是格外的懊恼,他寻思着,这u市或许就要变天了。

    “条子现在在哪里?”省厅的几位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我放在办公室了。”老廖答道。

    “这就去拿。”

    ************

    在市政斧招待所里,老杨和几个省厅的同志坐在一起分析案情。

    一个刚刚从警学毕业的小警察说道:“这个老廖胆子也太大了吧,随随便便就放人,真以为公检法是他家的了。”

    老杨的副手,一个三十出头的大汉“嘿嘿”笑道:“你小子,还是太嫩。”

    小警察有些不服气。

    “怎么还不服气啊。我问你,听没听过这么一句话?有条子按条子办,没条子按原则办?像这种主要领导的条子,可是价比千金啊,你以为是你随手写的那种?呵呵。”

    小警察看看老杨,老杨只是笑,没有做声。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里面可是牵涉到了他们u市的常务副市长。”小警察问道。

    副手看了看老杨,眼神里也充满了询问。

    “先如实报上去,看看上面怎么说。”老杨答道。这种问题可就不是公安一家的问题了,究竟该怎么处理,还得看上面的意思。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