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吴起的资料在马博涛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官场上人称“铁面书记”。

    “李少,您说得这个吴起,就是人称铁面书记的。。。”

    李向点了点头,压低声音小声说道:“没错,说得就是他!吴起那老头就像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咬不动,嚼不烂。”

    马博涛怎么也弄不明白妹妹怎么会和吴起的晚辈搭上了线。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今天这事儿?”

    李向叹了口气,恨恨地说道:“这事儿还能怎么办?”

    “我妹妹她?就这样让她跟着他们?我们是不是想些办法。”

    李向瞥了一眼马博涛:“我看你妹妹清醒的很。没想到‘g仔’都对她不起作用。”

    “大概是量放少了,我们只放了半颗。”

    这时,叶天右手半搂着叶子田,左手搀扶着走路已经有些摇摇晃晃了的黄伟新出了大厅,去了停车场。

    “李少,我们追不追?”

    说心里话,煮熟了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李向的心中绝对不是个滋味。可是这追上去,绝对不好言语啊。

    黄伟新和另外一个男人绝对不是傻子,说不定已经觉察出了什么。

    服用g仔,虽然在私秘会所,野姓派对并不少见。可在公共场所对一个年轻的女子施用,这。。。更何况吴起是名声在外。。。

    孰轻孰重,李向绝对分得轻。他拍了拍马博涛的肩膀道:“走吧。我们去会所。”语气已经有些冷淡。

    不过马博涛这时还在琢磨着叶子田的社交圈子,对于李向的语气并没有觉察出有什么不对来。

    叶天先把叶子田给塞进了后坐,然后再把黄伟新扶进了副驾驶座,并替黄伟新系好了安全带。

    黄伟新直嘟囔:“就这么几步路,还系什么安全带。”

    叶天也不管黄伟新还听得明白听不明白,自顾自说道:“安全要紧,安全要紧。”

    这时李向和马博涛也来到了停车场,李向微微瞄了一眼叶天的车牌,心中大约有了些数目。

    马博涛本想问一句“我们跟上去”,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他心中寻思,叶子田这次是不会和他善罢甘休了。不过说实话,他也不怕。老头子虽说宠着叶子田,可老头子毕竟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儿子,说句不好听的,老头子还得靠自己养老送终呢!

    再者,这次牵涉到了身旁这位李公子,只要自己在老头子面前推脱一二,恐怕老头子也没有什么可以言语的了吧。

    叶天先是把黄伟新送回了家。黄伟新夫妇就住在附近的一个高档住宅区里,那个小区叶天也去过不下十次了,整一意大利格局,看上去的确很幽雅精致,但却不是叶天喜欢的那种类型。叶天对于华夏院院落落的结构情有独钟。

    黄伟新的妻子,吴起老爷子的小女儿吴樱与叶天很是熟稔。小时候,叶天还三姐三姐地叫过吴樱呢。

    把黄伟新扶进屋子里,叶天起身便准备告辞。

    吴樱自是极力挽留。“我说小叶子。怎么姐姐就这么不待见?你小子一年多没有在京城里露面了。刚一回来就拖着我家伟新出去吃花酒。这些姐姐都不跟你计较了。让你多留一会儿,怎么你还不愿意来着?”

    叶天一听“小叶子”这三字,利马软了下来。小时候,那些女娃儿因为叶天长得秀气,没少戏弄过他。小叶天本来还“坚强”地反抗两句,可人家一群女娃儿仗着人高马大。。。到后来他也只有逆来顺受了。

    今回,他一听到“小叶子”这三字,心中真是哭笑不得,面上带着苦笑:“我说,三姐,这不是不方便嘛。再说了,黄大这里,你也得好好伺候着,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得吐!”

    吐不吐的到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的确是不怎么方便,虽说都是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了,可华夏的传统便是如此,老祖宗的有些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你小子该不是要赶去王丫头那里吧?”吴樱打趣了一句。

    叶天微微敷衍了一下,他现在惦记得是车里的那个叫“叶子田”的漂亮女人。

    “好了,好了。三姐今天就放你一马。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给带上。”说完,吴樱便把黄伟新往卧室里扶。

    “那我走了,三姐,过两天,我再来看你和黄大。”

    叶天回到了车里,先是看了看后排座位上的叶子田。她正嘤嘤地不知在低喃些什么。宛若桃花般的俏脸上,泛着点点微红。想到半搂着她时的柔软,那扑鼻而来的诱人体香,叶天的心神不禁一荡。

    但随即便控制住了心神,今曰的叶天已不同以往,身处真正的权力之中,已把他打磨成了另外一个。。。

    叶天开着车在马路上荡漾,心中琢磨着这件事情的不寻常之处。

    叶子田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帝王豪阁,又怎么会突然撞进自己的怀抱?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是不是针对自己而来?

    对于这个问题,叶天不能不狐疑。根本就无解嘛!

    说的也是,随便哪个正常男子在马路上遇到一个绝代佳人主动*,男子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想其中有没有什么猫腻!更何况是叶天这样的人物呢!

    叶天想到过一个可能,会不会是叶子田的客户或者是朋友,对她实施了某种不好的。。。可见她衣衫完整,看见自己时还神智清晰。叶天不免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可偏偏,叶子田现在却正处于昏睡状态,有些事情也不好询问。

    叶天索姓在路边停下了车。放下车座,趴在车座上,叫唤叶子田的名字。

    叶子田似乎有些知觉,还“恩,啊”两声。

    可这些呻吟在叶天的脑海中却仿若那么一般。

    究竟逐渐冲上了大脑,慢慢地,叶天的眼里只有了叶子田的俏影。

    他的手慢慢抚上了叶子田那张绝美的脸蛋。那是一种朦胧的云遮雾饶的美,含蓄而隐约,却时刻挑动着男人的心神。

    摇了摇脑袋,叶天极力地想摆脱那股欲念。

    叶天翻转过身子,踩下油门,车子像箭一样在马路上飞驰。出了西三环以后,路上的车辆逐渐少了起来。

    叶天自己在燕京就有两套住房,现在他驾车去的就是其中的一套。

    对于放弃这个到手尤物的念头,在叶天的脑海中一闪即逝。或许清醒时的叶天会果断地做出这个决定,可一顿酒席下来,特别是一开始豪饮的那三杯茅台,已经使得叶天的神智不是那么的清晰了。

    但叶天还是克制住了刚才在车里就打算就地正法叶子田的念头,在他的心里,回到家再做某些事情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在车里做,刺激归刺激,但总不是那么的安全。

    另外他脑海中隐约地还有这么一个念头,说不定呆会儿叶子田就会醒来,到那时一切就会明了了。

    虽然叶天极力保持着精神集中,可眼前充斥着的全是叶子田那若隐若现的完美曲线。他不禁稍稍放慢了车速。

    在海淀区,靠近几所名校的一个高档住宅小区里的vip会所中,正进行着一场野姓派对,或者称为狂野派对。

    李向对于燕京城里的这类活动可以说是耳熟能详。里面的那一群人中有一半是所谓的社会名流,另外一半是附近名校里的校花校草,以及艺术学校中渴望着自由渴望着放飞渴望着一夜成名的靓丽女生。

    乌烟瘴气,用这个词来形容这种聚会应该一点也不为过。

    李向带着马博涛通过层层守护,进入了会所内部。

    “是李哥啊,今天怎么有空光临小弟这儿。”一个身着前卫的年轻男子吊儿郎当地跨坐在一个高脚凳上,晃动着手中的鸡尾酒,漫不经心地和李向打着屁。

    马博涛心中暗自揣测,这个吊儿郎当的男子不会也是。。。如果真是这样,还真是人不可貌像!

    果不出马博涛所料,李向开口就道:“小五子,哥哥来照顾你的生意不好?今天有什么好货色没有,嘿嘿,如果伺候得哥哥不高兴,说不定哥哥哪天就在你家老爷子那儿漏了口风。嘿嘿。”

    感情,李向是打算把刚才那口怨气出到这儿来。

    那个李向所称的“小五子”也是“嘿嘿”一笑,让酒保给李向两人调酒,自己还是不阴不阳地说道:“这个嘛,小弟我可不怕。在京城里,谁不知道我小五子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啊!我家老爷子他啊,早就对我死心了。到是李哥你,嘿嘿,一直光顾我这种会所,就不怕上面有人知道?”

    说完,小五子又是“嘿嘿”一笑。

    李向摇了摇头,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酒,有些气闷地说道:“算你狠,妈的,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心!”说完,大大地灌了一口酒。

    小五子有些狐疑。看了看李向,又看了看马博涛,心道:李向平时不是这样的啊,那么有城府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真是酒喝多了?

    这时酒保又调好了一杯酒,小五子接过后,递给了马博涛:“马博涛?对吗?”小五子对着马博涛微微一笑。

    “是。是。”对于小五子,马博涛摸不太准,这个人自己应该没有见过,怎么会。。。

    小五子或许是看出了马博涛的疑问:“京城就这么小块地方,我和他都算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呵呵,这个消息流通嘛,你也可想而知了。听说李哥很看重你。”

    马博涛只是笑笑,没有作答。这个问题也不是那么好回答的。

    小五子拍了拍李向的肩膀:“来吧。今天到的确是来了两个新鲜货色。b大的,外语系的no。1!”

    李向应了一声:“那我到是得好好见识一下。”

    会所里男女混成一堆,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一种颓废*的感觉。

    会所中央,一个全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靓丽女子,正在使劲地舞动着自己的身姿。黑色的秀发随着她曲线的扭动正形成一种怪异但让人赏心悦目的弧线。

    “就是她?”李向细细打量着这个女人。

    微微有些夸张的黑色装束,那种只有青春年少才拥有的肌肤色泽,虽然身子还不够丰满圆润,但的确也算的上是一个美人了!李向在心中做着估量和评价。

    小五子点了点头。

    “用那个了?”李向问道。

    小五子斜眼看着李向,心道:你这不是废话嘛。到这儿来的人就是图个发泄图个新鲜,谁会不用那个。至于那些校花校草则是纯粹为了挣钱,或者是结识一下所谓的人脉。

    “k仔还是g仔?”

    “怕等会儿不舒服?放心是g仔!”

    ***********************

    叶天停好车,打开房子的大门,然后从后坐上一把抱起了叶子田。

    叶子田下意识地用小手抚mo着叶天的胸口,嘴里不断地说着什么,却又听不清楚。这正是服用g仔后的症状。

    “g毒”学名为r—羟基丁酸(简称ghb),是一种麻醉药品,俗称“g仔”。由于“g毒”具无色无味特质,g水外貌与清水无异,更被不良分子用作“诱歼药”,暗中加入果汁和酒之内,少女饮下亦无法察觉,待她们昏迷被歼后,醒来亦不知谁是经手人。

    这可是一类新型药物,从前的摇头丸与之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