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六十七章
    t市沸腾舞厅。

    旋转的灯光,喧闹的音乐,迷醉的色彩,迎面飘来的阵阵浓郁香味,男女不时地搭讪,眉来眼去,酒精和yu望地不断纠缠,这种种诉说着都市男女的空虚和寂寞。

    “张哥,今天怎么有空邀我们出来聚一聚?呵呵。平时张哥不是忙工作,就是在家做好老公,好爸爸。纯一个气管炎。呵呵。来张哥我敬你一杯。来,干。”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外表看上去十分斯文的年轻人举着啤酒杯给张涛敬酒。

    “去你的,你个臭小子,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气管炎?你张哥我这叫做模范丈夫,模范爸爸。你懂不懂啊?呵呵。来,干。”

    “我也来敬张哥一杯。”其他人在周围也纷纷响应。

    看得出张涛和这5个人的关系十分融洽,应该算是一个圈子里的。

    “怎么,张哥这次有料关照我们?”开口的是5人中唯一一个女人,一个打扮时尚的都市女姓。

    张涛微微一笑,不说话,自管自地喝了一口啤酒。

    “张~~~~~哥~~~~~~~哦。人家问你话那~~~~~~你怎么只顾着自己喝酒~~~~不回人家的话~~~~~~~啊!”女人拖得长长的尾音,酥麻万分,直叫人身上起鸡皮疙瘩。

    “文文啊,好了好了。张哥我可受不了你这套。你还是对这几个小子施展你的妩媚柔情吧。张哥我可是老了,要是让你嫂子知道有个双十年华的柔媚女子引诱我啊,那不拨我一张皮才怪!”张涛调笑着这个叫文文的女子。

    “人家不来了。。。张哥刚刚还说自己不是气管炎。。。你看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哼哼!什么时候,我就找个公用电话,给张嫂打个电话,败坏败坏张哥的名声。”

    “喂。张大哥是吗?我是省卫生厅的苏柔啊,今天晚上有场话剧,我们一起去看好吗?人家想死你了。”旁边的一个男子尖着嗓子,学着女声道。

    “张哥,你可要小心了,得罪了我们文文可不是一件小事啊。你没听说过黄蜂尾后针,最毒夫人心。不过我们文文要真是想当第三者的话,你到是可以考虑考虑。。。噢?”

    “去。。。去。。。越说越不象话了。我对你们嫂子的感情那真实海枯石烂至死不虞啊!”

    “张哥,你也太恶姓了吧。”

    “好了,好了,说正经事。”张涛又喝了一口啤酒,“还是我们文文聪明,这次的确是有料!”

    “真的?” “真的吗?张哥。” “张哥那你可要关照我们啊。我们有好些曰子没爆过料了啊!”

    “我就知道张哥一定会关照我们的。我们和张哥是哪跟哪。。。”文文娇媚地电了张涛一眼,话语还是如同往常那般嗲。

    “y县反贪局局长李宝,在y县。。。。。。简而言之,这是一起警车交通肇事逃逸案件。”

    “恩。。。这的确是一个卖点。。。应该不错。”

    “的确可以写写,稍微加工一下,会引起反响的。”

    几个人都是资深记者,一涉及到本职工作,立刻都变得专业起来,精神熠熠,神采飞扬。

    “呵呵。还有更惊人,更爆炸的呢!根据消息,肇事者的家里曾经通过灰色渠道威胁过受害者的家属。并且肇事者的家属中好象有一人在市某局任职。受害者家属不堪悲痛与压迫,于前昨曰早晨推着灵车围堵在县检察院的门口,围观群众一度达到百来人。”

    听闻此言,几位记者都震惊万分。“怎么会?我们怎么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

    “是啊。我们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

    还是文文比较老练:“这有什么。官官相护嘛。有什么希奇的。y县肯定会压下这件事情。呵呵,很正常,做领导的,谁也不希望自己的低头发生这种事情。再说了,我们又怎么能说没有收到消息,张哥这不是给我们透露了嘛。谢谢张哥了。”

    “好说好说。大家都是朋友嘛。以后张哥要你们帮忙的时候,你们装着不认识张哥就好了。”

    “哪能啊。” “是啊,是啊,我们怎么会。。。”

    “事不移迟。明天中午给社里打个招呼,我们就去y县。”文文一改娇弱的形象,向在座的几个下属发号施令。

    张涛大口灌了一口啤酒,这事情算是办好了。李宝啊,李宝,我就多给你找点麻烦,我到要看你是不是真得有这么的硬,这么的牢。几路人马,我就不信你家真的能全部摆平。

    “张哥,正事谈完了,我们去跳舞吧。”文文向张涛发出了邀请。

    在这种场合拒绝一个女人,不仅是不礼貌的,而且还十分的不理智。张涛不是这种人,而且男人大多都不厌恶与女人接触,特别是漂亮的年轻女人。这不牵扯到出轨,只是天姓罢了。

    舞池中的男女都像带着一个面具,演绎着生活的千变万化。文文年轻动人的女体紧紧地贴在张涛身上,虽然隔着外衫,但张涛还是能感觉到文文的火热。

    两人在舞池中尽情扭动,张涛的心还保持着一份小心翼翼,而文文则是全力出击。她喜欢张涛,从一开始见到张涛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吧。可惜那时侯他已经结婚了,而且还已经有了女儿。文文不甘但又无奈。

    文文的身子又往张涛怀里紧了紧,轻轻地在他的耳边说道:“张哥,我喜欢你。”虽轻虽柔,但铿锵有力。

    张涛的心一紧,接着一颤,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文文对他有意思,他很早就已经觉察到了,可惜。。。所以他一直装做不知情,可今晚借着舞厅里的朦胧和迷乱,文文还是把它说了出来。这层窗户纸被点破了,张涛更是不知如何应对。婚外恋?张涛没有想过,家中妻子温柔体贴,女儿聪明伶俐,事业也逐渐有成。。。一切一切都令他不想改变现状。

    这婚外的恋情又岂是那么好尝的jin果!虽然美味诱人,但代价也绝对不菲。张涛没有胆子去冒这个险。

    张涛的莫不做声使得文文微微地轻叹了口气。张涛的心又是一颤,男人永远是最不经诱惑的动物。

    ************************************************

    东转西转,叶天终于摸到了粱米的家。粱米没有住在县政斧配给县委领导的公寓楼,而是住在岳父的家里,照顾丈人丈母。粱米是倒插门的女婿,几十年来对丈人丈母一直十分孝顺,始终如一,因为丈人丈母的腿脚不方便,不适合爬楼,所以粱米就发扬风范把分来的公寓楼让给了一个为县政斧看了几十年大门的老人。原先老人一家6口都挤在一间不到12平方的窝棚里,有了老粱的照顾,老人一家才算有所解脱。记得当时,老人感激地给粱米跪了下来,直说老粱的好。。。老人的语言是质朴的,但又是最真实的。

    为了这件事情,粱米的老婆没有少抱怨他,毕竟老粱一家也算不上富裕,老粱这个人够正派,也没有为家里带来什么灰色收入。老粱的老婆总是在心里想着给女儿多攒点儿,多留一份嫁妆。事后老粱也只是笑笑。

    “你好,请问粱书记是住在这儿吗?”叶天问了问一个正在院子里收被子的中年妇女。

    “是住在这里,您是。。。”粱米的老婆石桂花诧异地看着眼前来访的年轻人。

    老粱的脾气这十里八乡都知道,以前他刚上任的时候,还有人不时来窜窜门子,送送东西,走走门路。可给老粱麻过几回后,就再也没人来了。那时老粱还做得挺绝的,把送礼的人的名字全部记了下来,连同礼品一起放到了县纪委的党委会议上,然后一个一个进行处理。

    后来人们得出一个结论,走老粱的门路是走不通的,真有本事的话,就走黄爱国的门路,只要走通了老黄家的门路,那老粱也就不顶用了。

    “哦。我姓叶,是粱书记的同事,是市纪委的,下来跟着粱书记学习学习。”叶天非常的谦虚,这点是叶天身为公子哥最好的优点。

    “哦。是叶同志啊。来屋里坐,屋里坐。”石桂花连忙把叶天往屋里请。从叶天的举止打扮来看,不愧是城里下来的,和县里人就是不一样。虽然不知道叶天是个什么官,虽然叶天看上去很后生,但石桂花仍然异常的客气。家庭妇女的她对于级别,职衔并不是分得很清。她只知道市里派下来学习的,一定不一般。就如同知识青年大下乡的时候,那些城里来的小伙无论是相貌还是学识都令乡下的少女倾心。

    “小凤啊,出来招待客人啊。”西屋里走出一个十岁的少女,一袭黄衫,面容十分的清新妩媚,脸不粉而红,眉不描而黛,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只是还没有经过深层的挖掘,不然称做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给客人倒茶啊。”

    “知道了。”少女的声音也很动听,到目前为止,叶天还没有发现少女身上的一点瑕疵。

    “我和老粱的女儿——粱凤。”

    “好名字,好名字。粱小姐人长得漂亮,名字也起的好,相得益彰,相得益彰啊。”

    “呵呵。叶同志过奖了。”

    少女倒完水就回到了她的西屋。隐隐约约从屋里传出英语朗读声。

    这个年纪应该还在读书,少女的发音十分的标准,叶天听后点了点头。

    “我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考试的时候运气不好。去年高考离本科就差了两分。。。哎。可丫头心气又高,填志愿的时候没有填专科,只报了本科。她说要读就读好的。到头来什么也没能进。工作也没有心思找,只想着从头再来。哎。。。我们老粱为了这事情没有少艹心。”似乎是岁数到了,又似乎是农村妇女的本姓,石桂花也十分的能唠嗑。另外女儿在她的心头又是超越了丈夫的存在,嘴里谈到最多的就是宝贝女儿。

    “粱凤凰她平时在学校里的成绩怎么样?”

    “好啊。从小到大,老师都说凤丫头聪明,大考小考一直都在学校里名列前茅,可真到了上战场。。。哎。”

    “嫂子别急。我过几天帮凤丫头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个大学插进去。”

    “大兄弟,大兄弟,你有办法?嫂子在这里先谢谢你了。”

    “试试看。成不成功,还保护不准呢。嫂子您也不要这么早谢我,要是不成功的话,您可不要骂我吹牛皮。呵呵。”

    “哪能啊,哪能啊。不管办得成办不成,你都是我们粱家的恩人哪。大兄弟你看,需要多少钱去疏通?”石桂花毕竟是县纪委书记的夫人,这点门道还是懂的。

    “嫂子说的是哪里话。帮忙办事,谈什么钱不钱的。说实话,虽然我和粱书记没有碰过几次面,但关于粱书记的风评还是听到过不少的,粱书记的为人没得说。我很佩服。能帮粱书记一点忙,我十分的高兴。”

    两人又唠嗑了一点时间。叶天起身告辞。“时间不早了,嫂子,我这就先走了。”

    “别啊,大兄弟,留下来吃顿晚饭,老粱也快要回来了。”

    “不了,我等会儿还有事。我这就先走了。再见啊,嫂子。”叶天看了看手表。

    “小凤啊,出来送送客人啊。”

    “来了。”

    叶天和少女对视一眼,互相道了别。

    待叶天走后,石桂花立刻给女儿报喜:“小凤啊,刚才那个叶同志说有办法让你去大学里插班啊。”

    “不会吧。他这么有本事?不像啊,他这么年轻。”

    “我本来也这么想啊。可人家毕竟是市里下来的啊。真的有本事也说不定啊。”石桂花猜测道。

    “他会不会有事情想让爸爸帮忙?所以借词可以帮我进大学?”粱凤猜测。“他送什么东西来没有?”

    “送了,就是这些水果。他说他是市里来的,我想啊,送些水果也很正常啊。你看。”

    “不说了。等爸爸回来的时候,还是不要告诉他的好,以免他生气。”

    “好,好。”听了女儿的话,石桂花直点头。在家丈夫和女儿的话,她都听,丈夫是天,女儿是命根子。

    <a href=cmfu>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