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风流 > 《官场风流》正文 第52-54章
    y县位于t市市区的东南方向,离市中心大约50公里。叶天没有开他那辆宝马z4去y县,而是打车过去的。宝马太过显眼,不太适合用在这种场合。

    y县的县城现代气息不浓,布局规格传承了中国传统文化,四四方方的。马路虽说不宽,但也整洁干净。

    先找了个地儿,安排小马和小刘住下,吩咐他们抓紧时间熟悉一下y县县城的环境和人文,和当地的住民多唠唠嗑,和街头的痞子,摆地摊做小生意的,大小饭庄里的服务员拉拉关系套套话。

    叶天没有和小马,小刘住在一起,不是为了显得高人一等,而是怕有心人察觉。

    在住处吃完晚饭,叶天半躺在旅馆的床上,不禁轻叹了一声,心里感慨这y县的条件真是不怎么样,现在住得这家旅馆就门面看在这y县县城算是不错的,可房间布置,食物烹饪,各方面给人的感觉都不如沿海城市的一个标间,就是比起自己在t市的窝来,也大大地不如。

    还是出去转转吧,看看有没有什么乐子。

    傍晚比较适合男人去的地方约莫也就几个:ktv,酒吧,桑拿,舞厅。

    去酒吧吧,老实说ktv和桑拿给叶天的感觉总有些不干不净的。酒吧里的一些小姐虽说也挺脏,但感官上远远没有ktv,桑拿里的小姐给人的感觉那么厌恶和恶心。典型的自欺欺人。

    你别说,y县县城不大,旅馆不怎的,但它的酒吧,ktv,桑拿等娱乐行业到是遍地开花,生意兴隆。就在叶天住的旅馆所在的这条街道上,一字横列着3家酒吧,2家ktv和2家桑拿。

    每家的生意似乎都不错,对此叶天挺纳闷的,按理说服务行业的竞争应该更为激烈些才对,而且这7家娱乐场所都是专营,并没有所谓的交叉经营,没有城市中那种很常见的一体化综合姓娱乐场所。是各家老板的实力都不够,还是其中另有一些其他的猫腻?

    叶天一边琢磨,一边走进了一家名叫“猫扑”的酒吧。

    酒吧里的装饰布置挺现代的,虽然整体面积不大,在昏暗的灯光下,台上的歌手正在演奏着《take me to your heart》,到算是有一番情调。

    叶天在吧台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向调酒师要了一支红酒,慢慢地品了品,味道还算正宗。

    斜举着酒杯,叶天轻轻地摇晃起杯中的红酒,似乎听谁说过,红酒是越摇越香甜,越摇越浓郁。

    幽雅的姿势,翩翩的风度,英俊的相貌,叶天很快就引起了酒吧中的单身女子们的注意。

    “帅哥,请我喝一杯怎么样?”一个衣着时尚前卫的女孩坐到了叶天的身边。

    “好啊。你想喝什么酒?”对于这个送上门来的女孩,叶天并没有什么姓趣,但聊聊也好,毕竟自己来到酒吧就是为了解闷和打听消息的,说不定会在这个“小太妹”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呢。

    “就来一杯火蓄鸡尾酒吧。”小太妹主动地招呼起了酒保:“阿黄,来一杯火蓄,这位帅哥买单。”女孩的声音还算是清澈,不象有些太妹那样,声带被烟酒腐蚀的吵杂刺耳。

    女孩主动举起酒杯和叶天碰了一下:“来,帅哥,咋们干一杯。”

    “干一杯,那可是要见底的哦。你这可是鸡尾酒,呵呵,你行不行啊?”叶天打趣坐在身边的女孩。

    “好啊。你欺负我。是不是想灌醉了我,图谋不轨啊?”女孩也不是一个弱角色,一张小嘴如同开机关枪一般说了一通。

    “我对你这个黄毛丫头可没有什么兴趣。”叶天干瘪地抿了抿嘴,装做不屑一顾地说道。

    “你。。。你。。。”女孩对叶天的藐视,感到极其的不满,不过这份不满并没有持续很常的一段时间,女孩很快展颜一笑:“呵呵。你是纯心刺激我是吧。换着法儿让小姐我主动上钩?呵呵。看不出帅哥你还挺有心计的。”

    叶天觉得身边这个女孩挺有趣的,还没有完全地学坏。。。或许不应该说学坏,应该说女孩在这社会中还没有完全的堕落,还没有被完全地腐蚀。

    叶天和女孩天南地北地胡扯。。。

    突然听见“乓挡”一记酒瓶咋碎的声音,叶天和女孩都被惊了一惊,转头望去。只见一高胖个儿的中年男子拿着一支只剩下上半截的酒瓶,指着一个毛头小伙骂道:“小兔崽子知道爷爷是谁吗?艹你妈的,敢和爷爷我抢女人!你他妈的活得不耐烦了?找死是不是!丫的,真是找抽。”

    说着,这个中年男子便拿着手中的半截酒瓶向毛头小伙脑袋上狠狠砸去,幸好那个小伙子够机灵,都一缩躲了过去,不然这一下绝对不是那么好受的。

    小伙子身边的年轻姑娘拉了一下小伙子的衣袖,快步离开了酒吧,脸上似乎都写满了紧张和害怕。

    这时酒吧的老板从里间急匆匆地走了出来,眼尖的叶天发现他的裤带有点儿斜,显然是刚刚系好的样子。

    老板小心翼翼地问候了一下那个中年男子,不时地陪着笑脸和好话。中年男子似乎对老板的慢待十分的不满,甩甩袖子,作势离开。老板连忙把他请到了里间,并让服务生从吧台上拿了2瓶好酒,一条好烟送进内室。

    “这位先生是什么来路,道上的?看情形,酒吧的老板对他很是忌惮啊。”叶天问女孩,他知道时常在酒吧中转悠的女孩一定知道一些。

    “哦。你说刚才那个李大头啊。”女孩小心翼翼地放低声音:“你不认识他?不过听你的口音也不象是我们本地人。他啊,是我们y县反贪局的局长,人称李局,不过人们背后都叫他李大头。”

    “你好象对他挺了解的啊?”叶天举起酒杯,饮了一口,红酒在口腔中流转,美妙的芳香,浓郁的口感让他不禁飘然。

    “他啊。县城里酒吧的常客大多都知道他。呵呵,他这个人一好酒,二好舞,三好色。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是有名的。”女孩看看四周又重新陷入了平静,没有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继续说道:“他啊,脾气还特别火暴,以前经常在酒吧或者舞厅里和人起冲突。现在嘛,大家也都习惯了,知道他是公家的,权大势重,到是没几个人会去惹他。”

    “那刚才?”叶天心中琢磨,这个李大头的确像张涛说得是个混混的主,看样子在y县的风评很不好啊。

    “刚才。。。”女孩子巧笑倩兮:“一定是李大头喝了点酒,酒劲上来了,调戏了那个小伙子的女朋友,而招惹出的麻烦。李大头啊,专门干这种缺德事,见怪不怪了。”

    叶天故做好色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女孩:“你个丫头知道得这么清楚,是不是也被这个李大头调戏过啊?呵呵。”

    “去你的,你妹子才被李大头调戏呢!”女孩不甘示弱,反击道。

    “我妹子,呵呵,我妹子这个李大头可不敢调戏。”叶天说得是实话,不过这年头就是大实话别人不相信。

    “你啊,就吹你的吧。恩。帅哥,没酒了。。。”女孩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酒杯,嘴里吐着酒精夹杂着的女孩儿幽香。

    叶天让酒保再调了一杯鸡尾酒,递给女孩,“你就喝吧。呆会儿等你喝醉了,哥哥把你抱到旅馆去,看看到时是个什么样的乐子。”

    “切。。。就这两杯酒,姑娘我还不放在眼里,有本事你就灌醉姑娘,那姑娘给你上得是心甘情愿。”女孩经不起挑,逐渐显现了泼辣本色。

    “好个泼辣的小丫头。”叶天用手指微微点了点女孩的俏鼻:“我可对你没兴趣。半大不小的丫头,好好的学校不呆,非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瞎混。”

    “切。。。卖老啊,看你的岁数也不比我大上几岁,说话到是老气横秋的。”女孩微微白了叶天一眼:“对了,帅哥。聊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呵呵。现在这社会真是颠倒过来了啊。以前泡吧,都是男的问女的要名字,要电话,没想到今天我到是被你这小丫头给‘欺负’了。呵呵。我叫叶天,秋叶的叶,天下的天。”

    “光说一个天,不就得了。还天下的天呢,充大头是不?”女孩口齿越见伶俐。

    “哎呦,我今天是招谁惹谁了啊,好心请你喝酒,反倒被你数落了半天,真是好心没好报。”叶天半真半假地抱怨。

    没想到女孩到是挺精明,一眼就看穿了:“你啊,就在那里假吧。”

    “对了,那个李大头怎么进里里面,这么久也不出来啊?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好玩意儿?”

    女孩又白了叶天一眼:“你们男人啊,没有一个是不好色的,骨子里都是坏水。里面。。。那里面有什么啊,还不就是吃的,喝的还有女人!是不是嫉妒人家李大头了啊?是就明说,姑娘我是不会笑话你的。”女孩故做老气横秋地说:“这也是人之常情嘛。可以原谅,可以原谅。”还微微点了点她的那个小脑袋瓜。

    “你啊,就装你的吧。”叶天学着女孩的样,白了女孩一眼:“对了丫头,你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啊?”

    “看看,色狼本姓暴露了吧。这狼啊,就是伪装得再好,也还是一只狼,又怎么会变成小绵羊呢!呵呵。姑娘今年芳龄18,芳名萧霜。满意了吧,帅哥。”

    “你说我是色狼,那就是色狼吧。那就敢问姑娘一句,您一夜多少钱啊?”

    女孩并没有生气,反而柔和地说道:“姑娘我现在还不卖。不过你要是想找一个暖床的,姑娘到是可以给你介绍介绍,包你满意。”

    叶天心中暗笑:这小丫头到给他拉起皮条来了,有意思,有意思!

    “那我应该称呼姑娘为妈妈桑咯。不过看丫头你的年纪,似乎不太像啊!”

    就在这时,李大头从里间走了出来,细心的叶天发现李大头和老板出来时的样子很像,裤带都是斜的。

    叶天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二十分钟,微微一笑,看不出这个李大头到还挺能干的啊!

    “对了,刚才李大头那一下看起来挺厉害的,他就不怕出人命?”叶天转换了一个话题。

    “他啊,那时正是半醉不醉的样子,晓得什么啊,就知道充狠好斗。就算是出了事情,他也不怕,他上面有人,听说还是市里挺大的一个官呢。到时候最多上赔点钱了事,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李大头要是耍个滑头,反而诬陷小伙子是在行凶,而他是见义勇为的话,到时那个年轻小伙子可是真的苦了!”

    “会这样?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在中国还是有法律有法制的,小丫头,你可不要乱说啊!”叶天义正词严。

    “王法?法律?呵呵。法律这东西,就像是娘们下体的一块遮羞布,你有权有势的话自然是一扯就开。在我们这儿,当官的就是权就是法。当然你如果没权没势,但够聪明的话,也是能玩弄一下法律的。那就是要看打擦边球的技术了,比如你得先隔着布把这娘们给弄了,那她自然会主动地把这片布头给拉开的。”

    “小丫头片子,脑袋瓜里都装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记住了,以后在外面不准瞎说。知道了没有?”叶天心中暗惊,从一个18岁的女孩子嘴里竟然冒出如此奇特,不,应该说是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语。

    “切。。。怕什么怕。。。这儿又没有别人。。。你总不会给我宣扬出去吧。就算宣扬出去了,我也不怕,你说我一个小丫头怕什么啊!弄不好我都能出名上报纸上电视,你说是不是?再说了,现在是言论自由的年代了,总不会因为我说了那么一句大实话,就处罚我吧?”

    “好好,算你说得对,你是不怕,不怕。对了,刚才那些话,都是谁教你说的啊?凭你这个年纪,是说不出这番话的。那位教你的高人到底是谁啊?”

    “套我的话是不是?呵呵,告诉你就告诉你,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半是我姐姐告诉我的,另外一半是我自己想的。”女孩大大地灌了自己一口酒,仿佛想起了什么,脸色似乎暗淡了下来。

    对女孩的话,叶天不禁默然。中国实行法制化已经好些年头了,可是从女孩的话语里,他半点也没有感觉到法律的尊严和无上。虽然叶天并不属于学院派,可是这种结果也是他这种高层家庭里出来的子弟很难接受的。

    法制,法治,这两个词眼在叶天的脑海中不停地晃动。

    “你姐姐,是你的亲姐姐?”叶天的话有点让人莫不着头脑,但女孩却一听即懂。

    “是啊,她是我的亲姐姐,是我最好的姐姐。”女孩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这下轮到叶天摸不着头脑,无所适从了。

    他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肩头:“怎么了,怎么突然。。。”

    “没什么。”女孩又灌了自己一口酒,独自转移了话题:“帅哥,你是第一次来y县?”

    “是啊。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是来工作,还是来走亲戚?”

    “瞎转转,看看y县有什么小生意好做?”叶天的确是来y县做生意的,不过他可不想只做一笔小买卖就走。

    “来y县做小生意?y县又有什么小生意好做呢?看你的样子到像是大城市来的公子哥。是来做大生意的吧?想骗我,门都没有。”

    叶天看见女孩的酒杯再次见了底,叫来酒保又给她调了一杯。

    “你啊,小小年纪就这么精明,当心长大了,嫁不出去。怎么样,喝点酒,好点了吗?”

    女孩轻轻地点了点头,此时的女孩给叶天的感觉完全变了,微红的双眼,犹如画龙点睛般把女孩的泼辣气转变为楚楚动人的娇柔气。女孩身上已经不现“小太妹”的娇纵,反而透出一点小家碧玉的味道。

    “没事就好。其实啊,如果心里真有点什么,觉得难过呢,最好还是找个人倾诉一下比较好,一直憋在心里,对身心都不好。你看啊,我是一个陌生人,有什么事情呢,就对我说说,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交集,自然也不会胡乱说出去,而且我在y县也不会呆上很久,所以你就更加可以放心了。呵呵。我就是你现在最好的听众,你说是不是?”

    女孩突然之间扑入叶天的怀里,哭泣起来,声音不大,看来女孩子还是担心被别人知道。外人从旁边看过去,叶天和女孩就像很普通的恋人那样拥抱着甜蜜着,没有人会想到太多。

    叶天轻轻抚mo着女孩的乌黑秀发,柔声安慰道:“哭吧,哭吧,哭出来人就舒服了。”

    女孩抽泣着说着她家发生的事情,叶天仔细地听着女孩的诉说,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依靠着依偎着。叶天现在就是萧霜的避风港,就是萧霜的依靠。

    女孩叫萧霜,女孩的姐姐叫萧雪,小时候萧雪就很疼爱萧霜,有什么还吃的,好玩的,做姐姐的都让给她这个妹妹,姐妹俩的感情真的很好。萧霜小时侯就很喜欢玩耍,初中时就跟着一些大哥哥大姐姐在外面闲荡,为了这事情姐姐没有少说她。可她知道姐姐很宝贝她,不会把这些事情打小报告告诉父母,所以对姐姐的劝告也就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不当一回事情。

    在萧霜初二那年,有一个比她高上两个年级的学长走入了她的生活。萧霜以为这就是爱情,年轻朦胧的心开始春心荡漾。女孩子都向往着爱情,萧霜没有矜持很长时间就陷入了学长的情网。

    或许这就是不幸的开始。。。至少萧霜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一次和学长约会,姐姐正好路过,学长的两个朋友,其实那时也应该算是萧霜的朋友了,他们要萧霜约姐姐一起去唱歌。

    萧霜为了在朋友中有面子,硬是把不喜欢在外面玩的姐姐拉到了ktv。

    3男2女就这样进了ktv,在一个很角落的包厢里,发生了一出悲惨剧目。

    学长的一个朋友说要和姐姐耍耍,而学长也提出要和萧霜耍耍。那当然被姐姐和她严词拒绝了。

    可是人面兽心的他们竟然扑了上来。姐姐。。。姐姐。。。

    萧霜在叶天怀里说到姐姐两字时泪流满面。

    姐姐知道逃不过这一劫了,对那三个禽兽说道:“放过我妹妹,有什么。。。就都让我来代替妹妹。。。”

    那三个禽兽当然不肯,还嚣张地威胁姐姐和我,说ktv的老板和服务生和他们都很熟,是不会进来多管闲事的,要我们姐妹俩乖乖地从了他们。

    说到这里,女孩的两眼通红。

    学长还指着身边那个提出要和姐姐耍耍的朋友说道:“你们这对姐妹花,大概不知道这位黄少爷是什么来历吧。呵呵。我告诉你们,他可是我们y县县委书记的二公子。呵呵,你们说你们逃得了吗?”

    姐姐这时决然地看了看她,对着那正按住我们,撕扯我们衣服的三个禽兽说:“放了我妹妹,不然就算我们失了身子,也一定要告倒你们!”

    “有我老子在,你告得道我吗?呵呵,小美人,我看你还是乖乖就范吧!”那个禽兽黄在姐姐的胸口混乱摸捏起来。

    女孩越哭越大声:“当时。。。当时我真是害怕极了!”

    姐姐一边抗拒着那个禽兽的侵犯,一边说道:“告不了你们,我就死在县政斧的门口,看看这事情是不是能通天,我就不相信在中国,在y县就真的没有王法了!我就不相信你老子真得捂得住!你们再敢动我妹妹一下,我说得出。。。做得到!”;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