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110 因何马贵
    见刘备向二人大步奔去,站在一旁的黄叙,急忙跟上。

    身后黄忠、黄盖,亦步亦趋,护在左右。

    校场正待大建。

    部曲皆交给崔霸、韩猛加紧操练。潘鸿、朱盖、吕冲、魏袭四将,各司其职,也未曾懈怠。

    杀鸡焉用牛刀。

    除了白毦精卒和乌桓突骑,何须劳烦黄汉升。

    刘备那一拨孩童,多半长大。如今童子,多以黄叙为首。

    奔牛儿大名,谁人不知,何人不晓。

    和父亲黄忠不同。黄叙仍唤刘备大哥。正如苏双一直喊刘备一样。刘备没觉有什么问题。

    正如目睹了一金知人心的张世平,便与刘备结成好友。不发一言,却办了件大事。说服胡商,贩马到楼桑。也不问需不需要。总之,他是一门心思为刘备好。

    任侠之风,更古有之。汉时虽屡禁却不止。常闻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为友杀人,提头过闹市。这便叫人心尚古。

    纳头下拜,此生不悔。

    张世平得赠金二十,如今家境殷实。在中山马市已小有名气。

    前些年时常来信。言要去北疆贩马,云云。当时正值楼桑大建,刘备着实脱不开身。开春去了趟右北平郡,也因阎柔早与胡人约定日期,来不及告知。听闻刘备返回,张世平片刻也不能等,这便早早前来相会。

    心中急不可耐,哪还顾及这许多。便拉着刘备席地而坐,听他说来龙去脉。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听刘备将三郡乌桓与幽州马市胡商的关系,娓娓道来。张世平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刘备此去能成右北平郡饱经蹂躏,大半毁于战火。只余四县。想那右北平乌恒王,对幽州诸郡马市,早已垂涎三尺了吧。最主要是,涿县并非四大乌桓王以所在郡县划分的专营地。名义上,三郡乌桓都可贩马来售。

    “世平兄,我与乌桓王有个约定。”刘备这便将贩马邑中的约定,说与他听。

    “妙极”张世平一蹦而起。

    刘备笑着起身:“奈何诸事缠身,无法远行。”

    张世平郑重一礼:“我去。”

    “我也去。”苏双紧跟着站起。

    “如此,甚好。”刘备笑着点头。苏双张世平,二人合力。必能解楼桑无良马之患。

    马价为何奇高。

    除了中原少马外,运输成本是最大原因。

    有道是百里不贩樵,千里不贩籴d。说的就是运输成本。木柴价值低,贩运到百里之外,花费的运输成本远高市价。同理,即便是将价值更高的粮食贩运到千里之外,也不划算了。

    将马匹从边塞贩运到中原,除了马匹自身的消耗。沿途各种原因造成的马匹折损,也是运输中的成本之一。按照张世平的说法,一百匹马中能安然抵达马市的,不足半数。余下多半在途中伤残、病死、走散、被掠,诸如此类。

    毕竟马贵。

    像刘备这般,由两位以一当千的骑将,一队精卒,百名突骑,千余民众,浩浩荡荡一路护送的马贩,几乎不可能有。

    路上的风险,便统统折成了成本,转嫁给平安抵达马市的,一众健全马匹身上。

    比如刘备从右北平郡到平波水砦的这一路,就遇到数股鲜卑游骑。若非惧他人多势众,鲜卑游骑定会来抢。激战中难免会惊吓、误伤马匹。损失尤其大。

    庆幸的是,大半路途都是水路。辽东田氏船大而稳,舱下有专门的马间。还是专人喂养清扫。河口处再换乘百石商船,入了白湖水砦。人会晕船,马却不会。问了苏双,或与耳水相关。正如蒙上双目,马匹也能奔跑如常。

    先有公孙瓒换走白牺的十匹乌桓良马,再加此次贩回的两百匹乌桓战马,一举解决了白毦精卒的骑行难题。

    黄忠、黄盖、崔霸、韩猛,正加紧操练精卒骑术。骑马就好比后世骑自行车,北人皆会。所谓骑术,无非是磨练对胯下战马秉性的熟悉。练到人马合一自是最好。即便不能,也需做到心有灵犀,身有默契。如臂指使,方能发挥出最大战力。

    两百白毦精骑,一百乌桓突骑。

    分成三阵。百骑结一阵,捉对厮杀。初时,乌桓突骑横扫白毦精骑。后来,精骑亦能稍稍扳回。如今依就是负多胜少。黄忠却说,终有一天,白毦卫能与突骑斗个旗鼓相当。

    刘备深信不疑。

    当然,突骑能胜,是在黄盖、崔霸等部将没有上场的缘故。但凡是又一人在,白毦精骑便可所向披靡。

    兵为将胆,将是兵魂。

    黄盖、韩猛、崔霸,皆能以一当千。所谓一当千,除了言指自身战力外,也意指麾下所将之兵。更别说还有黄忠这个万人敌。

    说起来,孙、曹、刘,三家斗地主。刘备也抓了一手好牌啊。关羽、张飞、马超、黄忠、赵云,五虎上将。诸葛亮、庞统、法正、徐庶,军师联盟。还有魏延、陈到,马良、孙乾,诸如此类

    怎么就打输了呢

    虽比不了通邑大都大城市,楼桑邑中却店铺林立,生意兴隆。有酤酿、醯酱、盐豉、木器、漆器、陶器、铜铁器、布锦、皮革等商肆。

    除了寝垫和陶器是楼桑特产,余下货品,皆从外地运来。

    此时的民力运输,主要有两种。

    其一,雇用将车人驾车。如史记田叔列传:“任安少孤贫困,为人将车之长安”。将车即是驾车。为人将车、将车人即是指受雇赶车的车夫,类似于后世的代驾。豪商巨贾为运货而打造许多车辆。人手不够,便需将车人代劳。

    其二,雇用僦人运输。如盐铁论禁耕篇:“良家以道次发僦运盐铁,烦费,百姓病苦之。”又曰:“雇载云僦”。以僦载谋生者,乃称僦人。将车人与僦人的不同就在于,前者只是代驾,而后者是包车。

    雇值代驾费与僦费包车费,随时间、地点及运输条件之不同,而有所差别。九章算术均衡有载:“一车载二十五斛,与僦一里一钱。”

    一里一钱。这约莫就是僦费的通价。

    看似不多。然而再想想五铢钱的购买力。这僦费,着实不菲。百度一下“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