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 进攻
    霸天堡乃是齐天翼名下最为坚固的堡垒之首,坐落于高耸如云的孤鹰涧顶峰,三面均是笔直的悬崖峭壁,仅有一面通往山顶而且接近山顶的部分还被改造成了可以随时折叠收起的拱桥。

    一旦拱桥收拢,通往山顶的道路便会彻底截断,霸天堡便会成为一座孤岛般的存在。

    一般来说这样地势险要且有重兵把守的堡垒很难被人攻破吧,但是在武道界里,悬崖绝壁算得了什么,天武境的高手轻轻一踏便能遨游九天,要上山何须道路?

    齐天翼虽然自私自利,却也不傻,花费重金打造的霸天堡并非简简单单的防御堡垒。

    他花费了整整十年时间,动用了数万名工匠将孤鹰涧从山顶到山腰的位置全部挖空了,半壁山峰内部已经被改造成了结构精密的地堡。

    从半山腰起环绕山峰而上的山壁里一共架设着六千多架防空所用的“无弦天机弩”,这种弩箭攻击间隔不到一秒时间,发出的箭矢威力足可射穿大部分上品法器等级的防具,而且箭矢飞遁的速度极快,地堡中常备弹药的储量在一千万以上。

    上山的道路被切断的话,除了能飞行的天武境高手之外,数量更多的玄武境、元武境杂鱼将会选择其他的办法飞上山顶才能进攻,或是乘坐飞行宝物,或是乘坐飞行妖兽,无弦天机弩对付的就是这样的敌人。

    弩箭的攻击对天武境的人或许无法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天武境的人毕竟数量有限,没有一定基数的玄武境武者支援,只凭几个天武境的人想要攻下霸天堡实在是痴人说梦。

    当然,御风谷、云门天府这样的庞然大物除外,那名实力异常强悍的禹王当然也不在寻常天武境的行列里,只是他们要单枪匹马攻打霸天堡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打下来的,这就是此地的防御能力足以傲视其他堡垒的原因。

    要想直接破坏山壁,从根源入手直接毁掉霸天堡,那就更加难以办到了。

    地堡之中布置的强化阵法比起主堡更加密集,而且常年处于运转状态,这是齐天翼花费重金请来的高级阵法师特别布置的,阵法与地脉相连,只要周遭的天地灵气不绝,阵法就很难被攻破。

    比如山壁的防御力是五千,寻常天武境的人攻击造成的伤害只有五百到六百之间,山壁借助天地灵气的自我修复能力则有一千,一招的打上去不仅无法破防,连自我修复的速度都赶不上,所以直接轰击山壁的做法根本不可行。

    除此之外,霸天堡中常驻武者数量在一万到两万之间,小部分是负责杂务的杂役,大部分都是具备作战能力的武者,其中负责守护的堡垒的天武境高手最少也有五名,在齐家得罪禹王之后,齐天翼更是抽调其他堡垒的高手入驻,天武境的高手一下子增加到了十人!

    这并非将天武境的护卫也算进来了,能被齐天翼花重金礼聘的高手都是在天寒界叫得出名号的人物,同命不同价,虽然都是天武境的人,这十名高手坐着大吃大喝,那些天武境的护卫只能在一边看着。

    如此阵容和坚固的堡垒宛如无法撼动的铁壁,没有足够的实力谁也不会打霸天堡的注意,弄不好骨头没啃到反倒崩了门牙,那就得不偿失了。

    即便退一万步,霸天堡被人攻下来了,齐天翼还有最后一条退路。

    霸天堡里早就建立了一个传送阵,而传送的出口只有齐天翼一人知道,修建传送阵的阵法师在完工之后就被灭口,而霸天堡建立至今也没有遇到必须启动传送阵的紧急状况,所以传送阵会传往何方就连霸天堡里的天武境高手都不知道,其他人想要破坏另一头传送阵将这里变成绝地是做不到的。

    有如此牢固的堡垒为后盾,齐天翼变卖了齐家祖产卷走了大比财产之后,马上就躲进了霸天堡中,这也是齐飞扬透露给唐利川的地点。

    齐天翼当然不会防备唐利川,他防备的是拿不到赎金不肯善罢甘休的禹王。

    家族分崩离析已经过去月余时间,齐天翼在鹤雪城的暗探早就传来消息,说齐飞扬已经被迫搬出了鹤雪城,现在不知去向。

    齐天翼听到这个消息就连一丝惋惜和同情都没有,反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冷笑着讥笑齐飞扬不是当家主的材料,要不是他晚出生两年,家主大位岂能落到齐飞扬头上。

    而派出去打探禹王动静的人也没有发现禹王来攻击霸天堡的征兆,齐天翼不由得乐开了花,心想自己躲在霸天堡里大可以高枕无忧,就算禹王对齐家不依不饶,那不是还有他两个妹妹的财产可以劫掠吗?

    等禹王灭了他两个妹妹,自然会心满意足的离开,等风头一过,他又可以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了,凭借霸天堡中存储的资金,很快他的生意将做得比曾经的齐家更加辉煌。

    要什么兄弟姐妹帮忙?有他齐天翼一个人就足够了,其他人都是累赘!他心中没有一天不是这样自信满满的想着。

    “报!”

    一声突兀的报告声惊得齐天翼手腕一抖,酒杯里的酒水洒了一地。

    看着跪在台阶下的奴仆,齐天翼不耐烦的说道:“什么事值得大惊小怪?慢慢报来!”

    “报告家主大人,咱们在土梁山设立的堡垒被人灭了,今天前去收取例钱的弟兄亲眼所见,土梁山堡垒三百多人全都失踪了,地上有不少血迹还有十分明显的打斗痕迹,可就是没看到人,连尸体都没有!”

    那名奴仆慌慌张张的汇报起来,他们齐家自从打出了御风谷的名号之后便从来没有被其他人攻击过,就连那些打家劫舍的亡命徒都要给御风谷几分面子,这才跟御风谷断绝关系不到一个月,他们名下的一处堡垒竟然被人灭团了,这可不是好兆头。

    “土梁山那里有实力的盗匪我都知道,黄巾盗没有那么强的实力,土油子那点人更是没办法攻击堡垒,那里我专门留下一名天武境高手坐镇,加上天武境的护卫一共是三个天武境的人,难道是焰空山的癞头七做的?”

    齐天翼缓缓坐回位置,一个一个的进行推测起来,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鼎鼎有名的盗匪团体,心中一下子忧虑起来,想着没有御风谷为靠山,那些盗匪日后也是麻烦的家伙啊。

    “报!大、大事不好了!”

    他还没有想明白,又有一名仆人连滚带爬的冲进来,跪地急忙说道:“报告家主大人,巡视的兄弟传来消息说秋林山庄被灭,整个山庄已经化为灰烬,山庄里的财务被洗劫一空。”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齐天翼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再也坐不住的指着那人大声问道:“你再说一遍!哪个山庄被灭?”

    “家主,是……是咱们收入排名第二的秋林山庄,今年存放在山庄里的五十家店铺的存款、货物,全都被抢了,半块灵石都没剩下。”

    那名奴仆小心翼翼的汇报之后,齐天翼只觉得眼前一黑,有股天旋地转的感觉。

    “该死,到底是谁干的!肯定不是禹王,光是那点货款他根本看不上,一定是其他人干的!”

    齐天翼不是没有打探过禹王的来头,对方要是真的想对他下手,不可能不先到霸天堡外下达战书就直接攻击。

    禹王不是土匪强盗之流,他对外的身份乃是夜墨族分支的族长,自称禹王,王者岂能做偷偷摸摸的事。

    而且他以前的事迹来看,那些被他灭掉的对手从来都是正面碾压过去,小偷小摸的举动有损禹王的威严。

    “不是禹王?那是谁啊,咱们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吗?主人,我想不到!”

    本来传信的人猜测可能是禹王,他也准备这么汇报了,可是主人说不是禹王,那他也想不到其他人会这么做。

    “难不成是他?不,绝不可能,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哪还有办法攻击我?不会是他!”

    齐天翼本来想说是齐飞扬,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想到齐飞扬还藏着什么后手能对他的生意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就在他焦急猜测的时候,远在秋林山庄两百里外,唐利川、楚阳、玉面宫主三人冷眼看着眼前两百多名蒙面盗匪,双方剑拔弩张似乎准备开战。

    “朋友,你们做的事可有点不地道啊,半路截胡很好玩吗?”

    唐利川冷冷一笑,听他的话意秋林山庄的好处仿佛被对面那两百多个家伙给弄走了。

    “东西是老子拿了,要吐出来不可能!你们跟过来是想找死吗?不像死的话就快滚,老子‘凤头寨’还能放你一马!”

    对面的蒙面盗匪走出一人,恶狠狠的说道。

    “哈哈哈!我要杀你们,就凭你们能撑过两个呼吸?我这是给你们机会,将不该拿的东西全都吐出来,别惹祸上身!”

    唐利川眼睛一眯,用一副不善的口吻冷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