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七章 留信
    楚阳和玉面宫主两人闻言立即将武器拿了出来,同时小心戒备着将四周的环境一寸一寸的扫视了一遍。

    这座石屋很大,但大部分空间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只有一处看上去跟猪窝一样的草堆,仿佛是居住此地的人睡觉的地方。

    “唐兄,齐家的地图上不是说这里有秘密部队吗?为什么啥都没有?他们该不会是恩将仇报,故意引我们来送死吧?”

    仔细的查看了好半天,他们依然没有收获,如果这里真有怪物藏在暗处,刚才唐利川打碎洞口的时候应该已经把它惊动了才对,不可能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静吧。

    “没错,看来它就是齐家所说的秘密部队了。”

    唐利川围着巨大的蝉蜕转了一圈,忽然放下了戒备,指着那个硬壳子笑了起来。

    “它?”

    楚阳有些疑惑的看着唐利川,莫非这只蝉是齐家秘密豢养的杀手锏?

    可要是培养的灵兽难道不应该放在家里看家护院吗?放在远离家族这么远的地方干什么,齐家被人灭了,这玩意还没赶到现场呢。

    “不错,你看这个。”

    唐利川低头从地上捡起一张写满文字的绢帛递给楚阳,但楚阳立即露出无奈的表情,可怜兮兮的看着唐利川,委屈道:“唐兄你这不是耍我吗?这些字我一个都看不懂。”

    笑着将绢帛收回来,唐利川这才解释道:“这封留言是那妖修留给齐家后人的,大意是齐家的人太久没来找它,它嫌太闷就先离开了,要是有缘能见到齐家的后人,绢帛就是信物,它将会继续履行当初跟齐家先祖的约定。”

    念完绢帛的留言,唐利川继续说道:“居住此地的妖修曾经受过齐家先祖的大恩,所以答应协助齐家三件事作为报答,以前齐家的先祖已经使用过两次了,最后一次是留给齐家生死存亡才用的,只要拿着令牌来见它,那么任何条件他都能答应,所以齐飞扬才那么忌惮使用此物!”

    “这妖修生性狠辣,一旦让它出手,被当成目标的齐天翼兄妹几个连同他们的势力都会被全灭,他是比我还冷心无情的怪物,根本不懂什么叫手下留情。”

    唐利川将信物绢帛收好,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有质疑这名妖修的实力,从秘密地图上的记载来看,齐家先祖对它的评价几乎可以跟天寒界排名前十的宗门顶级高手相提并论。

    只从记录上显示的资料判断,这名妖修的实力比禹王更强,不过他跟齐家的关系并没有要好到担保齐家千秋万代永世昌盛,就算齐飞扬被禹王刁难的时候派出此妖灭了禹王,后续夜墨族要是来找麻烦,这名妖修可就不管了。

    最后一个承诺完成,这名妖修将跟齐家的人再无半点瓜葛,从他在没完成承诺之前就离开约定地点的行为来看,他跟齐家后辈的关系一代比一代淡漠了。

    “那我们不是白跑一趟?没了帮手,齐天翼那边高手众多就凭我们三个怎么打?”

    楚阳有些犹豫的说道:“唐兄,依我看咱们就别管齐家的闲事了,帮他们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反而招惹禹王和云门天府的人,既然你想借用传送阵,完全可以找接手齐家生意的家族商量啊,他们总不至于霸占了利润丰厚的传送生意而不赚钱吧。”

    “你说的没错,我可以不管齐家的事,不过既然已经答应别人,那么就一定要做到,何况游梦仙枕我势在必得,就算不帮齐家的人,齐天翼也是我要针对的对象。”

    但凡唐利川不想做或者做不到的事,他根本不会答应,已经跟齐家的人谈妥的事,他从来就没想过反悔。

    “你有没有想过,云门天府那位前辈寿诞在即,要是还凑不出寿礼,齐飞扬他们将会受到天府的严惩,可是这点时间让我们怎么去跟齐天翼交手?直接冲过去硬拼的话,我们三个必死无疑!”

    楚阳不是怀疑唐利川的能力,而是作为势力之间的冲突,他考虑的是团队整体的力量。

    只说战斗能力,他尽全力勉强能拖住一个天武境高手的脚步,能拖延多久还不敢肯定,而玉面宫主玄武境三重的实力根本无足轻重,能不能在乱战中自保都是问题,根本不指望她能派上大用。

    至于唐利川的实力,楚阳用他自己想象力的极限,就算唐利川能跟两个天武境的人持平,这已经算是他能想到的战力水平了。

    那么齐天翼手下的人不止三个天武境高手吧,更不用说玄武境的人发动攻击他们未必敢全部无视,在一旁干扰也是麻烦。

    怎么看这一战都是他们输,不过唐利川说过一年的时间他就能将齐天翼等人剿灭,可那也需要一年时间来准备啊,而不是现在马上就跟他们去拼。

    云门天府的前辈寿诞的日子临近,这不是逼着他们去冒险玩命吗?在楚阳看来,齐飞扬那些人的生死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于情于理都轮不到他们必须用自己的命去维护齐飞扬众人。

    “当然不能就这样杀过去,我还有自杀的心理。”

    唐利川心中似乎早有打算,直到现在他才告诉楚阳二人:“磨刀不误砍柴工,咱们现在打不过,等准备充分之后,那就未必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说着话,唐利川不断从乾坤袋里取出各种各样的炼制材料,有炼器的还有炼丹的,他竟然想自己动手来炼制宝物提升他们的实力。

    楚阳当然知道唐利川曾经在百宝坊学习过一段时间的炼器,但他看过唐利川炼制的宝物,说得难听点,那些东西在元武境的小角色眼中都未必称得上宝物,让他们拿去怼天武境的人,相当于一个菜鸟拿着一根枯树枝去撩拨手持宝剑的超级高手。

    不仅实力不如别人,就连装备武器也比不过,这不是去作死吗?

    看到楚阳脸色有些难看,唐利川才哈哈大笑着招手让楚阳靠近,在他耳边低声的叽里咕噜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楚阳双眼光芒越听越亮,惊喜道:“你肚子里哪来这么多鬼点子!我要是有你这样的敌人日夜惦记着,我恐怕睡觉都不安稳!”

    只听了唐利川一席话,楚阳心中的阴霾竟然一扫而空,仿佛有一种他们三个可以跟齐天翼大干一场的架势。

    “好了,咱们现在空有计划,但还差了不少准备工序,这些材料就麻烦楚兄代劳购买了,这些全都是必备之物,最好能多买几份。”

    飞快的列出一张清单交给楚阳,这一次唐利川没有加入鱼目混珠的东西,这些材料并不珍贵,属于那种大批购买也不会引起人怀疑的种类,只是对他的计划用得上罢了,不过以楚阳的性子,收购的时候应该会尽量不被其他人注意,好歹他也是商盟的大公子,这种事情比唐利川明白多了。

    楚阳走后,唐利川将燃烧材料交给玉面宫主,让她支起炼器所用的炉灶,而他则将邪藤老人和绿云毒叟的毒道心得拿了出来,就连那件从邪藤老人密室里得到之后一直没有用过的墨渊小鼎也拿了出来。

    看他的样子,似乎准备着手炼制毒药来对付齐天翼的人。

    将所有毒物材料分拨完毕之后,唐利川的目光又落到《碧血真经》上,喃喃自语道:“那套神通这一次必须修炼完成。”

    被翻开的《碧血真经》记录的秘术名为——兽魂魔元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