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六章 妖壳
    望着源源不断从开启的孔洞溢出的绿色气体,虽然找到了宣泄口,不过一个小孔洞排气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站在绿气中的唐利川正打算再次出剑多打出几个孔洞,忽然他手中的动作一顿,看着充斥整个空间的绿色气体,他竟然笑了起来:“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看着自己被侵蚀干净的罡气护罩,又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却不受影响,唐利川咧嘴笑道:“这种绿气看样子只对能量气息有反应,对没有气息的死物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如果我将这些气体收集起来,那不是凭白得到一件杀伤力极强的剧毒吗?”

    以唐利川对毒道的了解,对付天武境的人有效的剧毒已经不多见了,至少在邪藤老人和绿云毒叟的藏品里能对天武境起效的剧毒也只有寥寥数种。

    当然天武境对剧毒的抗性是在他们有准备的情况下才会让剧毒的效果降到最低,如果是偷袭出手,让他们没有防备或是解毒的时间,那么天武境的人中了毒,该死的还是活不成。

    武道界的人修炼方法并不相同,所以剧毒对于天武境的人是否有效,还得以对方的真实实力做衡量,不能一口断定邪藤老人两人的剧毒就一定对天武境的人没有效果。

    唐利川猜测这些绿气是大量木属性灵气变异而成,对于天武境的人有没有效果,他也只有找个天武境的人来试试才知道。

    一拍乾坤袋拿出数条能保存气体的大皮袋,张开口袋在口中一搂,口袋马上就装得胀鼓鼓的。

    可是他不知道这里有蕴含剧毒的绿气可以收集,来之前没有提别做准备,能收纳气体的口袋不多,全身上下找完了也就找到十几根皮袋,其他的要么太小,要么没办法保存气体,一装进去就漏气,就算用玄力堵住缺口也不行,绿气本身就具备腐蚀玄力的效果,用玄力封闭口袋的缝隙不出片刻就被腐蚀一空。

    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唐利川收起十几条装满的皮袋,再次凝聚神力与《碧血真经》的邪力融合,这一次他将能融合的威力提升到最强的状态,持剑的右手经脉被两股力量冲击,已经产生了一种充实的胀痛感。

    在体内融合两股互相排斥的力量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也就唐利川的体魄强悍能承受这种极端的冲击,其他玄武境的人施展同样的招数,大概剑招还没成型,手臂已经从内部被炸开了。

    两股力量互相冲击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力量,就见唐利川周身剑气环绕犹如一台转动的鼓风机飞速的旋转,将密封通道里的绿气搅动的浑浊不堪。

    爆射开来的剑气打在强上不但没有将墙壁打穿,反而炸出无数火花,墙壁的坚硬程度比唐利川想象中的还要坚硬。

    他的剑气已经比得上上品黄级武技了,虽说是漫无目的轰击,但墙壁上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坚硬程度也太夸张了点,要知道剑修从来都是以攻击力强悍著称,玄武境七重的剑气居然连墙壁都打不出一条白痕。

    破碎虚空一剑直接将山洞彻底打穿,其威力之大已经超出了玄武境境界的范畴了。

    默默的蓄力直到两股力量冲击到达临界点,唐利川连忙将剑锋朝天一指,就见环绕在他身边的剑气同时冲天而起,无数若隐若现的剑气合为一道巨大的剑芒包裹着一滴半黑半金的血泪朝天一指。

    一道高千丈、宽十丈的巨大的剑气直接将地面完全掀翻,撞飞的山石泥土不少被轰得变成飞灰,而淅淅沥沥落下来的也已经被磨成细沙了。

    “嘶!”

    使出这一剑,唐利川浑身就像脱力一样半跪在地,右手以剑为拄撑着身体不倒,感知力穿透右臂直视内部,已经看得见血管经脉上出现了数量不多但却十分明显的裂痕。

    以剑仙李泗套路完全一样的破碎虚空之剑对身体的负荷不是一般的大,唐利川的《碧血真经》堪堪修炼到第一层大圆满,还没有突破第二层的瓶颈,其反噬自身的威力已经让他特别强化过的经脉产生了损伤。

    如果使用巅峰级数的破碎虚空剑招,那将会对身体造成何等程度的破坏?

    唐利川想到此事就不由得苦笑起来,这就是武修者必须面对的考验啊,不用剑仙李泗的原招就无法发动最强的威力,选择剑法威力的结果则必须要承担极大风险。

    不过这一剑的威力也足够达到他“排毒”的目的,被掀开盖子的地下洞穴一下子明亮了起来,绿色的气体被剑气带动着升腾而起,新鲜的空气倒灌下来,气闷的感觉立即一扫而空。

    只是唐利川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现象,在洞中除了毒性猛烈之外没有其他效果的绿气落在外界的地面上,原本干涸龟裂的大地居然重新焕发了生机,无数绿油油的树木竟然宛如超越时间的限制一样,以极快的速度生长起来,很快被唐利川轰开的洞口附近已经是树木成荫了。

    “好古怪的气体,早知道就多准备些口袋装起来慢慢研究了。”

    唐利川心中叹息,这时候远处传来两道脚步声,楚阳和玉面宫主察觉到这边的动静,看到绿气已经完全消散,他们才急急忙忙的跑回来。

    “这是你干的?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墙壁比金刚石还硬,你居然能把它打穿?地面到我们的位置少说也就两三百米吧!”

    楚阳抬头看着头顶敞亮的“天窗”,拿出一口上品法器品级的大刀抡圆了朝墙上砍了一刀,咣的一声墙壁没事,他自己反被震得手腕发麻。

    “唐兄,你该不会是天武境的高手故意隐藏实力吧?”

    楚阳有些不敢相信唐利川是玄武境的人,玄武境七重的人表现出来的实力比他这个准天武境强上太多了,之前他就有些怀疑,他自己被城主府的陈长老随手一掌就打飞了,唐利川居然可以跟对方单挑,现在又做到了他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楚阳怎么也不信唐利川表现出来的是真实的实力。

    唐利川苦笑起来,指着洞口附近的土壤解释道:“没你想象的那么夸张,墙壁就那么一层比较结实,上边的全是浮土。”

    上层的土质确实跟洞中的土质密度完全不同,不过唐利川刚才那一剑的威力还是无法被楚阳轻视。

    “好了,我们快去看看石门后面藏着什么吧。”

    拉着一脸羡慕的楚阳朝前走去,站在石洞外面朝里一看,首先一个庞然大物映入众人的眼里。

    “那是个什么东西!该不会是妖兽吧,死的活的?怎么感觉不到一点气息?”

    楚阳指着房间中心一个高五六米的圆形物体低声叫到,从外形上看,那东西跟妖兽还真有几分相似。

    “别慌,是死的,应该说它本来就没有生命。”

    唐利川仔细辨认了一会,忽然放松的笑了笑,率先走进屋里,来到那东西面前看了看,断定道:“进来吧,这是蝉蜕,不是什么怪物。”

    “蝉蜕哪有这么大的?难不成……”

    楚阳刚有有些惊讶的走了两步,忽然想到一件事,他神经立即紧绷起来:“不对!这里既然有蝉蜕,会不会那家伙就在这附近!如此巨大的蝉蜕,该不会是天武境的妖兽留下的吧!”

    被他这么一说,唐利川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从蝉蜕上方的破口处朝下一看,唐利川神色一僵,低声道:“当心!蝉蜕里遗留的粘液还没完全干透,那怪物刚脱壳不久,极有可能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