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四章 暗手
    齐飞扬手里居然还掌握着后手?就连他女儿齐思月被擒、齐家一夕之间分崩离析,面对这种剧变他都没舍得拿出来。

    唐利川露出好奇的目光,不知道齐飞扬手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到现在还不肯使用。

    “那东西不能用!父亲曾经说过,不到关系到齐家生死存亡的关头,绝对不能使用那个后手,更何况你要我用此物去对付自己的弟弟妹妹,那不是要把齐家的血脉断了吗!”

    齐飞扬捂着嘴的手掌已经无法掩盖血液溢出,但他还是坚持不想使用那件东西,听他的话意,一旦使用那件秘密宝物,他们齐家的血脉传承都可能断绝。

    “那这件事也不能让您一个人来背负啊,一个禹王就已经无法对付了,现在云门天府的人也来找我们要钱,就算咱们的老命不要了,甚至死在他们面前,可是小姐呢?禹王和天府的人会放过她吗?”

    齐大从来没想过齐家有一条居然会变成这种走投无路的境地,俗话说知子莫若父,齐家老太爷大概知道齐飞扬是这个软心肠的性子,所以才将自有历代家主才能知道的秘密告诉他这名贴身护卫。

    如果不是他将这件事说出来,齐飞扬恐怕到死也不会说出这个秘密。

    即使他们厚着脸皮请求唐利川解决禹王方面的麻烦,云门天府那一边是无论如何找不到解决办法了,这件事不是死就能解决的,他们一死了之,齐思月还能独活?或许落到禹王和天府的人手里,下场将比死更惨。

    齐天翼几人是他的血缘亲人,齐思月难道就不是了?

    为了几个翻脸无情,根本不顾血缘亲情的人,选择把自己的女儿和忠心的部属逼上死路,至少在唐利川眼中齐飞扬根本不是一名合格的领导者。

    “唐小友,能不能答应我最后一个请求……”

    齐飞扬想了很久,最后颤颤巍巍的拉着齐思月的手,开口朝唐利川请求起来。

    不用他说,唐利川也知道他想干什么,点头道:“我只能答应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照顾齐姑娘,不过跟在我身边并不是绝对的安全,你们有你们的麻烦,我也有我的敌人,不知道哪一天就被仇家寻上门来,到时候齐姑娘反而会受到牵连。”

    来到无尽天域里唐利川便不想轻易动用灭却神雷实在是心有顾忌,无论是荒天神族的仇家还是跟小花猫有仇的诛天恶道,这两个隐藏在暗处的庞然大物随时都可能要了他的小命。

    他现在还没有自保的能力,不是说斩杀了几个天武境的人就能在无尽天域里横着走了。

    在无尽天域这种天地灵气纯度极高的界面,天武境的含金量并没有破碎星岛那么大。

    “如果我将思月许配给你,要你保证她的安全呢?”

    齐飞扬看得出唐利川不是贪图富贵的人,要不然在齐家落魄的时候他早就脚底抹油溜了,哪会留到现在。

    闻言,唐利川没有任何心动的想法,并非对齐思月的美貌不满意,而是他心中早已容不下其他人了:“抱歉,本人早有婚约在身,恕我不能答应。”

    “唉,主人,到现在了你怎么还下不了决心!齐天翼那混蛋卖掉祖产,差点让老太爷的尸骨暴尸大街,他还算什么齐家子孙?那几个丫头片子更是从小就对齐家恨之入骨,你看她们将齐家当成自己的家了吗?只有主人你还傻傻的顾念着亲情啊!”

    齐大痛心疾首的看着自家主人优柔寡断的样子,往日的恩怨分明放到齐天翼几人身上,他就拿不定主意了。

    “命里该有此一劫,天意,天意啊!”

    齐飞扬长叹一声,从腰间摸出一块家主令牌,递给齐大:“秘密就藏在里边,随你处置吧。”

    别人听不听号令看的是实力,而不是一块没有用的废铁,齐天翼连祖产都敢卖,还在乎家主令牌的约束力吗?

    不把你放在眼里的时候,齐家至高无上的家族令牌就是一块废铁,别人连抢夺的心思都没有。

    大公子齐飞扬手握号令整个齐家的家铸令牌结果落得跟乞丐一样的下场,外人看来这是多么讽刺的一幕。

    “哎哎哎!暂借给你们的时限到了,赶紧走!你们以前也是有脸面的人,别逼咱们跟你动粗!”

    眼看天色将黑,王家数名天武境护卫带着一大群玄武境的人前来收房,站在后院门口拿手拍着墙壁吆喝起来。

    齐家众人垂头丧气的缓缓站起来,齐飞扬指着旁边的小木屋,对仅剩的几名忠心的护卫吩咐道:“把老太爷的棺材抬上,咱们走。”

    在王家护卫的注视下,齐飞扬一行人被人逐出了自己的家园,看着黑漆漆的天空飘落的漫天飞雪,天下之大连一处容身之所都没有。

    唐利川本想给他们找个客栈暂时住下,结果客栈有忌讳,不准他们把棺材带进去,让他们赶紧滚,就算唐利川开出一百倍的价格,人家客栈还是不耐烦的赶人。

    无奈之下,他们只有出城找了个背风的山脚暂时露营。

    第二天一早,他们在野外找了个风水勉强的地方将老太爷的棺木安葬,唐利川一直站在远处的山坡上静静的看着。

    不一会祭奠完毕,齐大缓步走了过来,将家主令牌交给了唐利川:“这件事就劳烦小哥代劳啊,主人身边不能缺人照顾。”

    “这是你们齐家的秘密,交给我合适吗?”

    唐利川低头看了一眼近在眼前的令牌。没有伸手去接。

    “齐家……呵。”

    齐大耸了耸肩,发出一声苦笑声,现在哪还有家?伸手将令牌放到唐利川腰间,拱手道:“麻烦小哥了。”

    正色看着齐大,唐利川最后一次询问道:“我不会手下留情,你真的想清楚了?”

    原本是守护齐家安全的忠心护卫听到这话竟然咧嘴一笑,点头道:“那样最好!小哥,后会有期。”

    站在原地看着齐大返回齐飞扬一行人的队伍,他们朝这边挥手道别,一步一缓的离开了生活了几十辈人的故土。

    “主人,你真的要帮他们解决齐天翼他们吗?你对齐家所做的已经足够了,既然你不是为了得到齐思月,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玉面宫主看着唐利川腰间那块牌子,有些无法理解的摇头问道,唐利川曾经不是说过不掺和别人的家事吗,今天怎么没有拒绝对方的请求?

    “兄弟相残、同族之争,多么熟悉的画面啊。”

    唐利川微微一笑,内心深处浮现出一幅幅永远也无法磨灭的画面,曾经他不就经历过同样的事,只不过他的做法恰好与齐飞扬相反,他能狠下心来下杀手。

    虽然改变不了家族破裂、亲人反目的局面,至少能让他和他的父亲往后的日子里过得轻松些,别人犯下的过错,唐利川不会选择自己来背负。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这句话,圣人说的。”

    眺望着渐去渐远的背影,唐利川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随后缓缓伸手拿起腰间那块齐家家主的令牌。

    令牌中的秘密已经被齐大提前解开了,就在令牌的纹路中暗藏着开启的玄级,那里有一个针孔一样的孔洞露出一截棉线似的线头。

    捏住线头朝上一提,那东西竟然是一张被卷了几十圈、压缩到只有绣花针那样大小的地图。

    展开之后,这幅轻纱一样的地图竟然有桌面大小,不过图画只有一副,更多的则是文字记录了关于图中秘密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