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三章 欺压
    唐利川带着楚阳两人刚走了没两步,身后便有人追了出来。

    齐家最后的忠诚护卫齐大犹豫的看了唐利川一会,随后叹息一声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这是齐飞扬的本部所在,他现在抢夺了那么多财物,一定会躲进本部的,哪里天武境高手众多,小哥真要的话,多加小心。”

    “多谢。”

    唐利川接过纸条,看了一眼便用玄力烧成灰烬。

    看到齐大欲言又止,唐利川沉声问道:“前辈还有其他吩咐?”

    “那个……主人的意思是,如果小哥真的要去找齐天翼的晦气,能不能留他一条性命?”

    齐大心中恨不得将齐天翼大卸八块,可是齐飞扬却还顾忌着兄弟之情,只想给对方一个教训,并不想杀他。

    “不可以。”

    唐利川神色十分严肃的看着齐大,解释道:“我对上天武境的人并没有占据优势,弄不好我自己的命都要搭进去,生死攸关的死战里,难道前辈还要让我不尽全力吗?”

    既然要跟齐天翼对上,那么唐利川他们将要面对齐天翼招兵买马的大量高手,唐利川他们三人没有一个是天武境的人,能不能取胜还是未知数,他又拿什么去保证齐天翼的死活?

    战场之上任何一丝心慈手软都可能给自己带来致命的威胁,更何况齐天翼乃是反复无常的小人,唐利川跟他没什么好谈的,能杀就绝对不会放过。

    “唉,好吧,就请小哥自行保重吧。”

    齐大身为天武境的人,当然知道战场上的凶险,他与同级之人交手也得小心应对,他又有什么资格让玄武境的唐利川对齐天翼手下留情。

    “这几块传音石请前辈收好,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联系我。”

    从乾坤袋里翻出几块不知斩杀谁得到的战利品交给齐大,对方刚伸手接过去,忽然在场所有人神色一变,不约而同的朝着后院的入口望去。

    那里有一股极其强大的天武境气息降临,气势之深沉只逊禹王一筹,齐家的天武境之人没有一个气息比此人还强的。

    “去把大公子请出来,我们随时准备逃离!”

    唐利川的手按在腰间的乾坤袋上,现在与这种等级的天武境之人交手没有任何胜算,还好他修复了一点的掩月幽舻没有用在禹王那边,若是来者不善,他还能带上齐家的人一起逃命。

    屋里的齐飞扬众人也感受到了天武境的压力,脸色难看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齐飞扬的神色最为苍白,沉声道:“唐小友你快走吧,这事跟你没有关系,来人是‘云门天府’的人,我送轩儿……那个逆子拜师的时候感受过这种气息。”

    “无妨,看看再说。”

    听得是云门天府的人,唐利川心中就泛起了嘀咕,难不成云门天府的人知道了王焕、秦雷两人死在他的手上?

    大型宗门必然会给每个弟子都设置灵魂玉牌,一旦弟子身亡,他们第一时间就能察觉。

    王焕身为天武境四重的人,想来在云门天府也不是无名之辈,这种实力的弟子身亡,宗门必然会进行追查。

    虽说唐利川用剧毒阴死了被禹王关了几天已经身心俱疲的王焕有些胜之不武的感觉,但人是死在他手里的这点没有办法推脱。

    不过让唐利川感到奇怪的是,禹王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云门天府的人吗?

    禹王连御风谷都不怕,还会主动巴结云门天府?真是这样的话,禹王就不会半路拦截齐文轩把他们给绑了。

    正在猜测对方来意,云门天府的贵客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你退下吧,我有事跟他们谈谈。”

    来者只有三十不到的年纪,实力居然有天武境五重的样子,看上去只比王焕高了一重,可是带给众人的威压远远不是王焕可比的。

    此人命令的对象不是齐家的人,而是跟在他身后领路的王家之人,唐利川当然不认识他们,不过齐家的人可心知肚明,那个被天府弟子当下人使唤的家伙就是王家现任家主,王韬!

    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使唤,王韬却不敢露出半点不悦的表情,躬身赔笑着退了出去,一招手叫过远远跟在身后的管家,吩咐道:“赶紧去安排酒宴!今天一定要好好招待天府的贵客,咱们王家能不能傍上这座靠山,就看今天的表现了!快去!”

    王家的人急急忙忙准备去了,而后院之中的齐家人,心头则沉甸甸的,看到来者连一点假装出来的客气都没有,他们就知道这位前来肯定没有好事。

    “小人齐飞扬拜见白前辈。”

    齐飞扬认识眼前的人,此人名叫白钰,虽说不是齐文轩的师尊,但平时也负责指导齐文轩修炼,实力在天武境五重里也是罕见的强悍,同为天武境的人,自己的年龄还比对方大,不过齐飞扬还是只敢以小辈自居。

    “闲话休提,前日文轩传信,不日将带回云涛师兄的寿礼,可是数日前与他同行的王焕执事竟然陨落,文轩也不见回宗复命,你们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被白钰称为“云涛师兄”的人就是齐文轩的师尊,怪不得齐文轩昧走齐思月的救命钱,他居然想拿这笔钱当成他师尊的寿礼。

    “前辈,这件事是这样的……”

    齐飞扬连连咳嗽,断断续续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白钰听到是禹王将人抓走,眼神才微微一变。

    等到齐飞扬说完一切,白钰才冷声道:“王焕乃是我门下苦修多年的弟子,本人待他视如己出,此番协助你齐家家事被杀,本该追究你齐家的责任,不过念在对手太强,这事本人就不追究了。”

    齐飞扬连连道谢,但白钰的话还没有说完:“不过,文轩传信说准备好的寿礼,礼单我已经呈报给师兄了,这份礼要是拿不出来,戏耍天府长老之罪,你们自己好好掂量吧!”

    “前辈,请听我说一句,前辈!”

    白钰听完前因后果既不救人,也不出手帮助齐飞扬摆脱困境,反而开口索要了寿礼之后,飞天就走,根本不给齐飞扬任何解释诉苦的机会。

    堂堂大宗竟然连自己门下弟子的性命都不顾了,反而把勒索礼物放在第一位,如此宗门比起唐利川曾经加入的玄龙宗更为不耻。

    “这不是没活路了吗!这些大宗门的人简直一个比一个无耻!”

    齐大看到白钰这幅装模作样的架势,待对方飞天遁走之后,气得捶胸顿足,本来想结交御风谷又让齐家子弟拜师云门天府,就是想让他们齐家有个靠得稳的山头,可是御风谷的人多多少少对齐家有点帮助,而云门天府只认钱,对齐家半点帮助都没有。

    就连他们落魄到这个地步,云门天府的人还要榨干他们身上全部的油水,别说活路没了,连死路都给堵了。

    齐飞扬身体一晃,挤压多日的怒气冲上心头,噗的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蓦然栽倒在地。

    唐利川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对于齐飞扬的优柔寡断实在有些无语,作为一家之主没有一点魄力,反倒让自己的弟弟妹妹把家产给瓜分了,既然要对几个无情无义的白眼狼顾念血缘之情,承受这些无妄之灾也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

    “主人,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了,杀吧!老太爷去世前留下的秘密部队可以启动了,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小姐考虑啊!”

    齐大噗通跪在齐飞扬的面前,听他的话意齐家居然还有一个隐秘的秘密部队,这道后手就连落魄到如此地步的齐飞扬也没想过动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