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二章 援助
    “唐小友你也看到了,咱们如今的实力怎么用拳头说话啊?拳头要有力够狠才能要来东西,现在是别人的拳头大,是他们来抢咱们的东西。”

    天武境的老者名叫齐大,是齐家老太爷给赐的名字,他听完唐利川的提议,第一个苦笑着说道:“这宅子是齐家的祖宅,也是历任家族族长居住的地方,可是齐天翼那王八蛋居然把它卖给王家的人,连祖宗都不要了!还有传送阵和城里的几家商铺,也是齐天翼自作主张全部变卖,这些都是祖上留下来的祖产!被那混蛋卖了不说,转头就跟四丫头、五丫头平分了,一分都没给咱们留下。”

    说道这里,齐大气得锤了锤胸口,满脸的恼火,怒道:“祖产是家族共有的财产,就算变卖了,也该是几个兄弟平分!大公子凑钱的时候卖掉的都是他自己一手经营的产业,祖产丝毫未动,就是顾及那几个白眼狼的利益,结果呢!你看结果呢!大公子手下人散的散,叛逃的叛逃,手底下没人了,他们就不认这个大哥了!人还在屋里住着呢,那王八蛋就把房子卖了!”

    连连把脚剁得梆梆响,齐大气得都快跳起来了,指着门外的一间小房子,痛心疾首的咒骂道:“老太爷尸骨未寒还没下葬,不肖子孙居然把祖屋都卖了,姓王的那家前几天来人要把棺材扔大街上,是大公子拖着病抢回来的,你看咱们身上的伤!你看看大公子背上、手臂上,全是被王家的人打的!齐天翼那几个王八蛋连看都不看一眼,哪怕把老太爷的棺木先入土也好,可是那些王八蛋……唉!”

    怒气冲冲的骂了一阵,齐大似乎发泄够了,他虽然是天武境的人,但这时候除了开口大骂之外,居然没有其他主意了。

    待他发泄之后,唐利川才神色淡漠的说道:“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更应该付出代价。”

    伸出一根手指,唐利川缓缓的晃动了一下,正色道:“一年的时间,只需要给我一年的时间,我就能把他们的产业全都变成大公子的!”

    唐利川请求禹王宽限的时候也说出了一年的期限,那时候他心中的盘算就是如此,齐飞扬手里没有财产了,齐天翼、齐清莲、齐香菱三人手中不是还有吗?

    齐家全家的大事,有那么好置身事外的吗?

    要是没有齐文轩当叛徒卷走了一大笔钱,让第一次的交换失败,他们三个还是很有机会把自己撇开的。

    可最后钱落到了禹王的手里,但他抢来的钱并非齐家双手奉上的赎金,他们两家之前的债务关系当然也无法一笔勾销。

    那么,这些躲在后面看戏的人就该出血了,即便他们不想给,唐利川也要强夺。

    齐天翼三人的势力比不上禹王,但对现在的唐利川来说还是一块有点难啃的骨头,所以他开出了一年时间的期限。

    这一年的时间乃是对三人手下天武境高手的敬重,如果他们三个的部属只有玄武境,唐利川说三个月都算多了。

    “一年时间就能从他们手中弄到钱吗?就凭我们几个?”

    齐大的确对齐天翼几人的做法感到愤怒,但他却没有忽视对方强大的实力,如果齐天翼他们真的那么不堪一击,第一次凑钱的时候齐飞扬也不用表现得那么为难了。

    “我只需要大公子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这件事能不能做,至于其他的事,诸位就无需过问了。”

    要从齐家人手中把钱弄到手,用嘴肯定是不行的,而且唐利川也不喜欢跟别人磨嘴皮子,动手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动手就要见血、就会闹出人命,不是一个两个,一旦开战将会血流成河,说不定齐天翼三人也要死在唐利川手里。

    这件事唐利川自己不能做主,毕竟是齐家的家事,要是齐飞扬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还存着不忍的心思,唐利川也没有必要做这个恶人。

    在场的人除了林千等几个护卫之外,其他人都是聪明人,知道唐利川说这话的深意,背后隐藏了多少血腥杀戮,齐飞扬几乎可以想象出来。

    一个能从禹王手中活着将人质带回来的人,齐飞扬不会质疑唐利川的能力,但真要那么做的话,死去的每一个人都是他齐家的血脉至亲啊。

    “你可以慢慢考虑,但必须尽快做出决定,因为禹王只给了一年的期限。”

    说着,唐利川又继续道:“除此之外,还有第二个办法,比起上面的方法,或许可以不用齐家的人流血,不管你们还承不承认他们还是齐家的子孙,他们应该都能继续活下去。”

    唐利川说完这话,齐飞扬的眼神分明闪亮了几分,似乎在他心里还是不想跟自己的亲兄弟动手。

    “不过选择这个办法,得看我愿不愿意了。”

    唐利川神色平静的看着齐飞扬,淡淡道:“临走的时候禹王说了,要我帮他办一件事,要是我答应,他就跟你们将所有的债务一笔勾销。”

    本来还有几分期待的齐飞扬听完唐利川的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禹王还是何等难惹的存在,他们齐家不就因为跟禹王一句约定就弄得家破人亡的下场吗?

    更别说唐利川已经帮助他们很多事了,现在还要让他冒着生命危险去帮禹王办事,齐飞扬自己都觉得不能接受。

    齐大也是摇头道:“不行,齐家落到这个地步只能说家门不幸,要是团结起来必然不会是这个局面,咱们的家事不能再拖累你了。”

    抬手阻止了齐家人的劝说,唐利川正色的补充道:“其实也算不上拖累,我把这件事说出来其实对我有好处的,这件事你可以当成是一笔交易,我需要游梦仙枕,将此物给我,我就答应禹王的条件,这是生意,所以前辈也不用觉得过意不去。”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笔声音齐家还是占了便宜的,区区一个游梦仙枕跟实力强大的禹王相比,他们当然知道两者之间无法划等号的。

    如果换成其他人,别说一件仿制神器,哪怕摆出十件别人也未必答应替他们出头。

    再者禹王点名要唐利川帮忙,也就是说除了唐利川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这个资格。

    齐飞扬捂着胸口苦笑着坐了起来,看着唐利川感激的说道:“唐小友帮助我齐家太多了,我却没有办法实现曾经的许诺,传送阵已经不是我齐家掌管了……至于游梦仙枕,要是我有能力的话,游梦仙枕双手奉上都不为过,可惜此物现在已经不在我手上了。”

    见齐飞扬说话吃力,唐利川皱眉看了看齐大,后者摇头叹道:“被齐天翼那混蛋夺去了,就在御风谷的人与我们断绝关系的那天,这混蛋跟着一起来的,御风谷的人前脚刚走,他也装作告辞的样子,结果他手下的人骤起发难,东西就被他给抢去了。”

    “既然如此,请前辈告知我齐天翼的住处,我自己去拿,只要拿到游梦仙枕,我也会去禹王那里履行承诺。”

    唐利川对齐家已经仁至义尽了,即便游梦仙枕已经被抢,他依然答应可以帮齐飞扬解决麻烦。

    “算了,唐小友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别去冒险,齐天翼生性贪生怕死,手底下雇佣了不少天武境的好手,你去了只会白白送命。”

    齐飞扬摇着头劝说着,似乎不想让唐利川去找齐天翼的麻烦。

    默默的打量了齐飞扬一会,唐利川忽然拱手道:“前辈,有句话晚辈斗胆说了,血脉亲情确实无法割舍,但也要看这人值不值得自己不顾一切的维护!如果有人对我以怨报德,而且不止一次,我的做法是,杀无赦!”

    说完,唐利川缓缓后退着走出了房门,既然齐飞扬不愿意透露消息,齐天翼的去处就只有自己打探了,那样一来,游梦仙枕到手就跟齐飞扬没有关系,禹王那里他是不会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