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 落魄
    虎落平阳被犬欺,癞皮狗也只有在老虎落难的时候呈呈威风。

    唐利川废了这狗奴才一臂让他长点记性,只会欺软怕硬的废物是没有资格欺负落难的老虎。

    “走吧。”

    丢掉对方的断臂,唐利川带头朝着齐家大院走去,路上那些搬运的苦工急忙神色畏惧的让到一边,即便有的人是王家的杂役,这时候他们也不敢仗着王家的身份阻止唐利川进入。

    走过两处院落,忽然迎头撞上一队在院中巡视的护卫,其中一人眼尖,惊呼出声:“唐利川!你回来干什么?”

    闻声看去,唐利川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这些身穿王家服饰的人,居然是齐家曾经的护卫!

    这些人当初看到唐利川离去,一口一个缩头乌龟骂着,表现得对齐家多么忠心一样,如今齐家主人尚在,这些忠心的奴仆却换了东家,帮助新东家在老东家的府邸里耀武扬威,好威风啊!

    “狗东西,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怎么着?你还当自己是齐家的贵客呢!现在这里是王家的地盘,轮得到你撒野!”

    护卫之中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看到唐利川眼中的轻蔑神色,立即排众而出,用一副大爷的口气喝骂起来。

    只是他刚骂完,看到唐利川身后的转角处走出来一人,他的脸皮立即变得滚烫,低着头缓缓退回队伍中间,不再言语了。

    原来他看到了因为气怒而显得脸色苍白的齐思月走了进来,他们救不了大小姐,甚至守不住齐家的祖宅,最后还投靠了其他家族,结果唐利川一个人却把大小姐救了出来。

    那贼眉鼠眼的家伙还算知道点廉耻,眼神一直盯着地面,不敢看齐思月一眼。

    队伍里的其他护卫看到齐思月回来,张了张嘴犹豫的叫了声“小姐”,可他们身上穿着王家的衣服,实在不知道用什么面目去面对曾经对他们很好的大小姐。

    玄武境的武者在鹤雪城里地位说不上高,有的人还要养家糊口,齐家倒了他们当然要另谋生路,转投王家也是形势所逼,虽然没有过错,可他们离开的时候是齐家最困难的时候,顾忌脸面的人多少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护卫之中,受到齐家恩惠最多的天武境护卫却露出不屑的表情,非但没有一丝愧疚,反而趾高气扬的一指后院,大声道:“管事的说了,让你们今晚之前必须搬出去,你回来得正好,带着你那半死不活的老爹滚得远远的,别让他死在家里,晦气!”

    齐思月看到往日身前身后热情无比的护卫露出这番表情,她心中一阵酸楚,人情冷暖也只有最落魄的时候才能看得分明。

    一言不发的默默低着头朝后院走去,没有多看齐家曾经的仆人一眼,她心中知道就算齐家重振,这些从小看她长大的人也回不到当初的模样了。

    “做人还是收敛一点的好,做不到雪中送炭,也别过河拆桥。”

    唐利川朝前走了几步,经过天武境护卫身边的时候,他没有看向对方,却压低了声音毫无情绪的说道:“如果你们不是齐家的护卫,你们能顺利被王家收编吗?最后的饭碗都是齐家给的,知道点好歹吧。”

    唐利川一番话落在那些护卫耳中,不少人更是羞愧的脑袋埋在了胸口,那名天武境的护卫脸上怒容一闪而过,怔怔的看了唐利川两秒,看他的样子已经被唐利川的话气得胸口发闷,不过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良心未泯,他居然没有对唐利川出手。

    转身带着这群护卫朝另一处院子巡逻而去,临走前他只是沉声的说了句:“天黑之前还没腾空的话,王家的人就要自己动手往外‘请’人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唐利川沉默不语的停留了片刻,抬头看着鹤雪城头顶飘落的鹅毛大雪,只觉得今天城里似乎突然变得寒冷了。

    等他来到后院的时候,远远就能听到齐思月的哭声,站在房门口一看,整个卧房里被搬得只剩下一张没了蚊帐的木床,齐飞扬脸色雪白里透着一丝红润,似乎看到女儿被成功救出来而感到唯一一点欣慰。

    守在他身边的只有寥寥数人,那名曾经想对唐利川动手的天武境老者算一个,对齐思月抱着爱慕之心的林千也在其中,只是他的伤势看上去比齐飞扬严重多了,也不知道他被齐文轩的坐骑踢成重伤,短短几天是如何恢复到能下地行走的状态。

    “咳咳,唐小友,这一次小女能成功脱险多亏你了,请受我一拜!”

    齐飞扬看到门外站着的唐利川,立即激动的想要爬起来磕头道谢,不过马上有两个仆人把他扶助了,这些天齐飞扬根本沾不得地,怎么能磕头呢。

    嘭!

    那名天武境的老者双膝猛然一跪,在众人来不及阻止的时候朝唐利川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老夫错怪小哥了,曾经对你说过无礼的话,请小哥不要怪罪!”

    说完,他身子一弓,又要磕第二个头,这一次却被唐利川闪身阻止下来:“前辈不用自责,我只是为朋友做了力所能及的事。”

    齐飞扬和那名老者都用赞赏的神色看着唐利川,偌大一个家族到最后还肯帮助他们的居然是一个外人,不论是血缘至亲还是巨额供奉结交的御风谷,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这些人都选择了无情的做法。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咱们走吧,这里已经不是咱们的家了。”

    齐飞扬说着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唐利川感知力一扫,发现他胸膛里郁结着不少淤血和闷气,似乎他的病一大半都是气出来的,齐文轩拐走救命赎金的事恐怕他早就知道了。

    花费无数心血重点培养的儿子居然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难怪齐飞扬会气得一病不起。

    “禹王的事还不算完,人是救出来了,可是赎金还是要给的。”

    唐利川不想破坏父女重逢这一齐家难得算得上喜事的气氛,只是有些事晚说不如早说,何况他们只有一年的时间凑钱,时间上来说并不宽裕。

    齐飞扬只知道砸锅卖铁凑到的钱被他的不肖儿子给弄走了,禹王没有收到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齐思月能活着回家,多半还是唐利川做出了他们不知道的努力才换来的。

    房间里的众人都心知肚明禹王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可他们要从哪里去弄钱呢?

    看看已经家徒四壁的齐家大院,连房子都是别人家的了,他们身上早就已经分文无有,别说禹王的赎金付不起,就连日后租落脚的钱都未必拿得出来。

    众人唉声叹气的样子被唐利川看在眼里,唐利川有些不忍心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一次需要支付的赎金减半,而且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凑,不过你们就算卖命挣钱,一年内也凑不齐,我有两个办法,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听。”

    齐家的人全都一筹莫展的时候,唐利川的意见犹如救命稻草,他们不约而同的看着唐利川,露出询问的表情。

    “第一个办法,三公子勾结禹王惹来的麻烦不能让大公子一个人承担,这是齐家上下所有人共同面对的麻烦,现在大公子尽力了,可还有其他人吃香的、喝辣的,一开始就置身事外,请问,这公平吗?”

    唐利川说的话齐飞扬他们岂能不知,以前有齐思月作为人质,其他人可以不管,他们却不能不管啊,现在,他只是名声是有一个齐家大公子的称呼,实际上已经破产得宛如乞丐,如何向兵强马壮的其他兄妹三人要钱?

    齐家众人无奈泄气的摇着头,唐利川知道他们的想法,冷冷一笑:“用嘴要不来的东西,难道不能用拳头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