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 活路
    小心驶得万年船,王焕这时候根本没想着怎么表现自己天武境高手的架势来欺负唐利川,他只求自己能斩杀对手,从而得到活命的机会。

    玄武境的人陷入他的“迷云幻雾诀”中,必死无疑,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静等唐利川被吸干,然后被他补刀杀死。

    等了好半天,云雾之中依然没有半点动静,这教王焕有些紧张起来,玄武境七重的家伙哪有这么能抗?

    缓缓站起身来,他决定冒险动用感知力搜索唐利川的方位。

    身为施术者,云雾干扰的效果对他是无效的,不过用感知力探索确会制造出破绽,因为高深的武修者大多都会施展逆向搜索的手段,如此一来他将面临暴露自己位置的风险。

    思来想去,他觉得自己是天武境的人,而且又是他自己的主场,实在没有理由怂成这样。

    可当他刚准备释放感知力的时候,无需感知力扫视,只用肉眼就能看到的异状发生了。

    原本宛如仙境一样白茫茫的云雾这时候犹如被倾倒了墨水的水池,一股黑得发亮的色彩不断侵蚀着雪白的云彩。

    “这是什么东西!”

    惊恐的回头想要避开,却发现连他身后的云彩也被染得漆黑一片,原本安全的云雾深处反而成了画地为牢的牢笼。

    那些黑色侵蚀的速度极快,不一会王焕能活动的空间就缩小到只有三米来宽的范围了。

    更让他惶恐的是,那些被染黑的云雾竟然已经不受他控制了,他自己的气息根本连接不上那些云雾,仿佛被人为的截断了联系一样。

    他控制不了云雾,可是云雾的特性仍在,对感知力的干扰、对武技的吸收和强悍的韧性,这些特性居然原封不动的保留了下来!

    随着第一缕刺鼻的腥臭味传入鼻中,王焕脸色蓦然狂变,惊怒大吼道:“剧毒!你居然用下三滥的手段,说好的光明正大的比试,你居然耍赖!不公平,不公平!”

    早已离开云雾范围的唐利川听得王焕的咒骂,脸色淡漠的低声道:“欺负不会瞬移的天武境之人,确实有点不公平。”

    为了生存,唐利川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既然王焕不敢正面与他对决,而是选择当缩头乌龟躲在云里不出来,唐利川也懒得浪费玄力跟他消耗,直接捏碎了邪藤老人以前炼制的一瓶毒液丢了进去。

    这瓶“化生水”据说一瓶就能污染一整片江河,如果没有对应的解药,光靠大自然自己的恢复能力,至少也得一千年时间才能恢复原来的六成模样。

    区区一片云雾,沾染上如此分量的“化生水”,不到顷刻之间就完全被污染了。

    “啊!救命,求你救救我……啊!”

    很快王焕最后的立足之地已经没有了,他抱着搏命的架势顶起天力铠甲想要冲出来,结果没有冲出十米,天力铠甲便完全被腐蚀殆尽,皮肤上沾染一丝黑色液体,他惊愕的发现那处皮肤再也没有办法感应到天地灵气的存在,就连从体内调动天力过去都不行。

    那些黑色液体犹如古代恐怖的水刑所用的宣纸,一层又一层的覆盖他浑身所有能出气的地方,数次叠加之后,王焕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无法吸气吐气的闷铁罐,窒息的感觉让他止不住用双手在身体表面疯狂抓扯,想要将那些黑色液体给弄下来。

    然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嘴里发出的求救声和哀嚎声越来越低,到最后倒在地上挣扎的动静完全停止,唐利川这才摸出一瓶白色透明的液体丢进黑色云雾里。

    很快吸收了“化生水”的云雾便完全被稀释飘散开来,地上只留下一个宛如被烧糊的黑色人形物体,身体和四肢扭曲得不成人样,正常的人类关节根本摆不出那种枯树枝一样的动作。

    夜墨族的人看到这一幕,绝大部分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那些天武境的人表面还算镇定,可是也有几颗虚汗滴落下来。

    武道界里能杀人的办法太多了,最难防备的便是暗算。

    看到唐利川将一名天武境四重的人折磨而死,夜墨族里不少人对他曾说能让这一分支灭绝的狂言似乎有一点相信了。

    就算禹王和一众天武境高手或许能够避开剧毒暗算,那些实力没有达到天武境境界的人要怎么办?

    不少人看着王焕扭曲变形的尸体,心中升起一股那就是自己下场的可怕感觉。

    王焕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身为一手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唐利川没有丝毫波动,只是默默的回头看着台下脸色苍白的齐文轩,沉声道:“只剩你一个了,上来吧。”

    “不!我不跟你打,你不是人,你根本不是人!”

    齐文轩一个激灵,神色慌张的抓住身边夜墨族护卫的手,声音颤抖的哀求道:“别让我跟他打,求你了,求你把我关进牢房,我就算被关一辈子也不要跟他打!我不……”

    王焕、秦雷两人的死竟然让齐文轩受到如此剧烈的刺激,仿佛精神有些不正常了,说话的时候眼神都有几分涣散,这种情况就算强行让他上场,也拿不出天武境高手该有的实力,完全是等着被人一招秒杀的份。

    禹王皱着眉头一挥手,那名护卫立即拎着齐文轩重新朝临时充当牢房的山洞走去。

    “想不到天武境的人都无法逼出你的全力,看样子本王对你的实力还是低估了。”

    本以为天武境四重的人足以让唐利川展现实力,谁知唐利川不用自己动手,只凭借一瓶剧毒无比的毒液就将王焕给解决了,禹王心中有那么一点可惜,当初提出比试的时候怎么就忘记加上一条“必须使用自身的武技,任何与自己气息没有联系的东西都不准使用”的规则。

    “你把他押下去这该怎么算?我有能力杀掉三人,你却把人藏起来,什么意思?”

    开战之前禹王有言在先,唐利川杀掉一人,他就对齐家宽限一分,现在斩杀两人,赎金减半、推迟一年的好处都到手了,就差最后一人便能马上救出齐思月,禹王却在这时候变卦,唐利川的口气当然不会太过和善。

    经过这番被人戏弄,唐利川怕是要在离开之前先送禹王一个大礼,这里的夜墨族人不死一半也要先死三成!

    说起剧毒,他乾坤袋里多的是,以前心肠软觉得用毒太过阴损,故而没在战斗中动用太多,节省下来的剧毒今天可以让夜墨族的人爽个够。

    “本王金口一开就不会反悔。”

    禹王抬手一拍,齐思月很快便在夜墨族护卫的押送下被带了出来。

    “你现在就可以带她离开了,让齐飞扬抓紧你替他争取来的一年时间,下次若再延误约定之事,哪怕相差一分一厘,本王都没有这么好的耐心。”

    让人将齐思月交还给唐利川,禹王冷冷的挥手送客。

    但在唐利川扶着齐思月转身离开之时,禹王又突然意味深长的补充道:“如果你能替本王完成一件事,我倒是可以放过齐飞扬一马,免去他所有的欠债,甚至还能给你一大笔财富!你好好考虑吧,这是本王特别给你的优待。”

    听完禹王的话,唐利川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将虚弱得难以行走的齐思月背在背后,大踏步的走出了山谷。

    直到他们两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山谷之外,禹王才露出一丝趣味的表情,低声道:“本想试探出这小子体内那股神力的强弱,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其他手段遮掩过去,也罢,好玩的东西总要留在最后,揭秘太早就没意思了。”

    他竟然知道唐利川体内有神力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