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意图
    看到禹王这番做派,唐利川就知道禹王在试探他。

    如果禹王真的急着需要齐家那点赎金的话,说明他手中的资金链已经崩溃了,那样的话他早就亲自带人打上门了,哪还有闲工夫给齐家布置的时间。

    前前后后拖延了一个多月都不着急,今天突然着急起来,难道不觉得十分反常吗?

    唐利川深吸了一口气,根本没有出手的打算,就算他不顾后果的开始修炼《碧血真经》,以他现在的实力依然不是禹王的对手,那么出手攻击有什么意义?

    “齐家失信在前,这没什么好说的,有什么附加条件就直说了吧,我尽最大努力去办。”

    平静的看着面带笑意的禹王,唐利川口气有些强硬,根本不像求人的态度,明明跟禹王的地位不对等,他竟然用平起平坐的口吻谈判。

    “给不给第二次机会,该本王说了算!你觉得现在的齐飞扬还能凑出第二笔赎金吗?”

    禹王这些天看似没有动作,但是对齐家上下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齐飞扬变卖了自己的产业都凑不够赎金,现在就算砸锅卖铁也根本凑出一点零头。

    “我没指望齐家,从现在起我不是齐家的使者,而是一个有恩报恩的独行侠。”

    眼神镇静的看着禹王,唐利川说出的话已经有些变味了,不仅禹王眉头一挑,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周围那些天武境的部下也同时浮现怒色,刚才的话分明有威胁的意味。

    “有恩报恩,下一句该接有仇报仇吧?我很好奇你说出这话的时候,难道不怕本王把那小丫头给宰了?你今天来是救人还是害人,本王倒有些看不明白了。”

    没有丝毫发怒,禹王反倒是露出期待的表情盯着唐利川,很想看看他如何报恩报仇。

    “事到如今,齐家拿不出钱,而你又不肯答应我的请求,此局无解,那便不解。你要针对齐家怎样,我管不着,可你要是害了齐思月,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虽然现在的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一年之后,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夜墨族禹王此人!”

    说着,唐利川忽然笑了笑,纠正道:“不,应该是禹王连同他这一支分支,将会全部从世界上消失,一个不剩!”

    斜眼盯着唐利川郑重其事的脸庞看了好半天,禹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在身边的一众天武境高手怒然摔碗即将出手的时候,禹王抚掌大笑道:“年轻人,你很有意思,你可知道从来没人敢对本王说这种话?”

    神色没有丝毫波动,唐利川淡淡的看着对方,轻声笑道:“凡事总有第一次,今天不就开了先例?”

    “说得好,可是说出口容易,你有实现承诺的能力吗?”

    禹王随手将手中的酒杯放在身边的桌上,没有丝毫动怒的问道。

    “你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唐利川缓缓朝后退了两步,偏头道:“今天你们是拦不住我的,既然话不投机,也就无需多言了,咱们后会有期!”

    右手在话语落下的时候已经按在腰间的万象袋上了,似乎他来之前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既然无法把人活生生的救出来,那他也只有先保住性命,日后再替齐思月报仇了。

    “且慢!年轻人何必这么心急,我有说不答应你的请求吗?”

    禹王哈哈一笑,并没有对唐利川不敬的举动放在心上,而他出声阻止当然不是畏惧唐利川放出报复的狠话,只不过是他一开始就没有真想把唐利川逼得走投无路。

    唐利川闻言倒也没有使用早就准备好的方法逃离,似乎不怕对方突然出手一样,静静的看着禹王,淡然道:“禹王大人还有什么指教吗?”

    “没有指教,只有疑问,既然你肯冒险单枪匹马来救人,为什么不想尽办法将人活着救出去,你拿话激怒我,不是害了那齐家丫头吗?”

    禹王摇着头,有些费解的看向唐利川。

    “办法我都想过了,想来想去,找不到成功救人的法子,所以只能玩命。”

    看着满脸好奇的禹王,唐利川没有丝毫隐瞒,缓缓说道:“我虽然为了报恩,不过人情分轻重,得了多少恩惠就付出多少回报,俗话里那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放在这事上不合适,我跟齐家之间可以说是合作关系,并非单方面的接受齐家的恩惠!

    “如果有能救回活人的办法,我肯定不会选择走上极端,可现在救

    不了人,那我就只有帮她灭了仇家,难道不算仁至义尽了?”

    他的回答十分缓慢,仿佛早就考虑过这些事情,禹王想听这些,他便说出来,反正今天过后就是生死仇家,见了面就不用多说,直接动手就好了。

    “听上去有那么一点道理。”

    禹王点了点头,忽然笑着冲唐利川说道:“看在你让我觉得有趣的份上,我可以答应你的请求,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展现出你有接受本王恩赐的实力。”

    耸肩笑了笑,唐利川冷冷一笑:“丑话说在前头,本人跟齐思月的关系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深厚,无非是萍水相逢、互不讨厌,仅此而已。所以,别期望我会没有底线的让步,我只听你提最后一个条件,要是谈不拢,咱们战场再见。”

    齐家自己的人都对此事置身事外,甚至落井下石的时候,唐利川以一个外人的身份能做到这种程度,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挑不出什么毛病了。

    齐思月对他殷勤无非是惦记他手中的两口圣剑,根本不是对他的人有好感,唐利川心知肚明,但却没有放在心上,依然还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前来交涉,成不了也是天意。

    只是为了她的死活就要让唐利川赔上身家性命现在就跟禹王死磕到底,说句难听却真实的话,齐思月还没有这么重的分量。

    “哈哈哈,你不用现在就对本王抱有敌意吧,等看过之后,你说不定还要感谢我呢。”

    禹王拍手一笑,小山谷一处隐蔽的山洞里窸窸窣窣走出来一群人,三名戴着黑色眼罩的囚犯被夜墨族的人解押着走了过来。

    “呵,我当是谁,就他们这三块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用得着谢你什么?”

    眼前的阶下囚不是别人,正是数天之前拐走了齐思月救命赎金的齐文轩、秦雷、王焕三人。

    他唐利川又不是齐家的人,被卷走的钱财也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换成齐家的人说不定会气急败坏的把这三个王八蛋给宰了,可对于唐利川一个外人来说,这三个家伙的性命甚至连个屁都不如。

    “你当然得感谢本王,因为本王给你找来三个趁手的陪练啊。”

    随手指向三人,齐文轩三人戴着的眼罩一下子便脱落下来,他们恐惧无比的打量四周一番,忽然看见唐利川跟禹王站在一起,王焕顿时暴怒起来:“原来你是奸细!难怪禹王会在半路伏击我们,是你通风报信!”

    齐文轩卷走了救命的赎金不假,可还没有捂热,半路就遇到禹王的部下埋伏,不仅巨额的钱财被抢了,就连他们都成了禹王手中的囚犯。

    王焕和秦雷又气又怒的咒骂,但齐文轩却眼珠一转,求饶道:“这位兄弟,那些钱财就当是我们孝敬禹王大人的供奉,你们随便拿,要是还嫌不够我家里还有!我舅、我姑那里多的是!你说说好话放了我们,不,只放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我保准带给你弄来更多的钱,全都给你们弄来!”

    王焕二人看到齐文轩居然如此没有骨气,而且还只顾自己不管他们,这两人顿时破口大骂,要不是有夜墨族的人拦着,他们的飞腿早就踹在齐文轩脸上了。

    跟人渣结交就要承担被出卖的风险,唐利川对此早有体会,看到他们三人狗咬狗,内心没有丝毫波动,连厌恶的表情都没有,直接把他们三个当成空气力。

    “你把他们三个蠢材带过来干什么,我只想知道跟齐思月的安全有什么关系?”

    唐利川没有兴致欣赏狗咬狗的画面,直接看着禹王问道。

    “我要让你杀了他们,杀一人,齐家的赎金减半,杀两人,齐家的赎金可以拖延一年,杀三人,齐家丫头我现在就可以交给你,保准一丝头发都没少。他们谁要是杀了你,我就放他一条生路。”

    禹王的话也被齐文轩三人听见了,他们互相咒骂的动作一下子挺了下来。

    感知力全神贯注的打量着唐利川,发现他只有玄武境七重实力,这三人眼神各自转动起来。

    “我先跟他比!是男人就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齐文轩!老子是你师兄,应该让老子先来,你滚后边排队去!”

    “不,禹王大人别听他们的,我出一亿灵石,求你让我先来,我可以传信给我爹,让他马上送钱过来!”

    天武境对战玄武境,这还不是手拿把攥的对局吗?唐利川只有一个,打死就没了,他们为了保命当然要第一个出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