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做法
    唐利川从事情生变直到落幕,一直用一副局外人的表情静静的看着这一场人伦悲剧。

    偌大一个齐家毁于旦夕之间,兄弟之间只顾私利,危难之际不伸出援手,反而落井下石,不过对于齐飞扬来说最致命的一击,竟然来自他倾注一生心血的亲生儿子。

    齐文轩从云门天府赶回齐家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他从来没有关心过家族会怎么样,也从没有顾念过父子兄妹的亲情。

    他急急忙忙的回家就是怕回来得晚了,所有的好处都被其他人抢走,看到他父亲手里还掌握着一大笔财产,他焦急的心总算安稳了下来。

    这些天忙里忙外全都是为了博取他父亲信任的幌子,那位号称掌握着云门天府令牌的王焕师兄根本没有联系过天门驻外的弟子,昼出夜归不过是随意找个地方睡懒觉,等到晚上才装出一副忙碌的样子返回。

    如果不是这样,齐飞扬又怎么会把齐思月最后的救命稻草交到齐文轩的手上。

    云门天府一行人渐行渐远,唐利川的目光才缓缓收了回来,喃喃道:“有什么不合适的,这是别人的家事,我没有立场参与,难不成你要让我一巴掌拍死齐文轩回去邀功吗?你看那几个天武境的护卫就很明白事理的没有动手,他们知道这件事只有交给齐飞扬来处理,我们做什么都是错的。”

    别人自己家里兄弟相残、姐弟相争,有唐利川什么事,他不出手倒还罢了,若是把齐文轩打死,说不定齐飞扬就该跟他动手了。

    再怎么说那也是齐飞扬的儿子,要打要杀也得他自己拿主意,这种至亲的血缘间的恩怨纠葛,唐利川只能站在中立的角度去看待,不会轻易入局。

    “可是让他带走了赎金,思月妹妹该怎么办?要是禹王撕票的话……”

    玉面宫主这一阵受到齐思月不少照顾,内心还是希望她不要出事。

    “就算是最坏的结局,那也是齐家自己人一手造成了,这个后果只有他们自己承担,我能做的也只有尽最大能力帮她报仇而已。”

    唐利川的冷漠的说完这话,就看见那些护卫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去把大胡子和林千给救了回来,不过他们两人的情况都不太乐观,随时可能丧命。

    救援队伍到这份上,散的散、伤的伤,剩下的人加起来也多不了几分战斗力,而且大部分人畏惧禹王,嘴上说着要救出小姐,可实际上只有他们自己去的话,还是害怕得双腿发颤。

    “走吧,做我们该做的事去。”

    唐利川一拉缰绳,不再跟随齐家护卫的队伍,独自离队就走。

    “你们想去哪儿?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看到齐家落魄了,你就想跑路是不是!不要脸的白眼狼!”

    “缩头乌龟!刚才你为什么不出手!让你来是干什么来的,你就眼睁睁看着齐文轩那混蛋把赎金带走,然后你就好夹着尾巴开溜是吧!”

    齐家那些刚才不敢放屁的护卫们看到唐利川离开,这时候胆子一下就大起来了,一个个的扯着嗓子就骂,仿佛自己对齐家很忠心的样子。

    虽然刚才畏惧云门天府的实力,被人吓得浑身发抖都不敢说话,可他们没有落跑啊,现在看到转头就走的唐利川,他们就好像找到了比自己还怂的人,立即把唐利川当成了甩锅的对象。

    那架势就如同把唐利川骂成临阵脱逃的逃兵,他们这些废物篮子就不是废物了一样。

    那几个天武境的护卫还算沉得住气,只是沉默不语的看着唐利川,既不阻止他们手下的谩骂,也不阻止唐利川离开。

    到这个份上了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就连齐家自己人都互相算计,亲生儿子都能坑爹,还想让外人陪他们同生共死,做梦呢吧?

    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唐利川一夹马腹,加速朝着远处跑去,楚阳和玉面宫主当然不会留在原地让齐家的废物护卫喝骂,一打马臀跟着唐利川的脚步离开了。

    直到外人全部离开之后,那些义愤填膺的护卫们一下子就哑巴了起来,好像失去了同仇敌忾的发泄目标,这时候沉静下来的他们大眼瞪小眼的互相一看,自己身边的人不都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吗。

    “主人,这个方向不是禹王留下的地址吗?咱们手中没有赎金,你难道想直接硬抢?”

    飞驰在茫茫原野上,玉面宫主观察了一下路线,忽然发现唐利川前往的方向竟然是禹王的地盘,神色不由得变化了起来。

    “硬抢是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即便单打独斗,我们也不是禹王的对手。”

    唐利川心中对双方的实力差距十分明了,然而他还是踏上了前往禹王地盘的路上,好半天他才沉声说道:“就算齐家的人已经无力插手了,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有些事也必须去做。”

    没有解释太多,唐利川一挥马鞭,再次加速飞驰起来。

    数天后,唐利川将玉面宫主和楚阳留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并没有让他们跟随,而他自己则缓步来到了禹王约定的地点。

    前方看似空无一物的山谷入口,实际上两侧埋伏了不下五百名玄武境之人。

    唐利川感知力一扫已经将所有人的方位了然于胸,但他没有采取任何攻击的举动,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不是禹王的对手,更遑论一人单挑整个禹王的势力。

    来此不是为了打架,唐利川只有他的目的。

    不紧不慢的走到山谷入口处,他自己便停下脚步,沉声道:“在下唐利川,按照约定前来拜见禹王!”

    呼啦啦,四周的草木岩石后方顿时探出几百颗脑袋,一群浑身画着古怪图纹的怪家伙,好像野人一般的怪吼怪叫着冲出来将唐利川团团围住。

    这些人全都是夜墨族的族人,实力已玄武境居多,不过都在玄武境的低水准层次上,但是隐藏暗处的高手却不少,唐利川已经感受到好几股天武境的感知力将他监视起来。

    “怎么就来了你一个人?钱呢!”

    一个双腿奇长无比的怪人晃悠到唐利川面前,看着唐利川全身上下就那么几个乾坤袋和万象袋,根本不够他们大王开出的条件,此人立即用十分古怪的语气说着无尽天域的通用语,大声质问起来。

    “你们要的东西我没有带来,不过我想跟禹王谈谈。”

    唐利川不为所动的看着对方,沉声答道。

    “混账!没带钱还敢求见禹王大人,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来人,戳死他!”

    大长腿高呼一声,立即有三十几个手持细长矛的野人嘴里怪叫着靠了过来。

    看出那些长矛只有普通凡器的水准,唐利川连闪躲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继续淡淡的说道:“不要继续试探了,有些话我只跟禹王谈,我不想跟无法做主的人浪费时间!”

    那些手持长矛的野人们露出暴怒的表情,不过那名发号施令的大长腿忽然神色一动,挥手怪叫了两句,四周围着的野人毫无征兆的全部四散开来。

    “禹王要见你,请吧。”

    说着话,大长腿转身带路,将唐利川带入了禹王所在的山谷中。

    这个山谷不过是临时的交易场所,周围全是天然的树林屏障,只在山谷中心处搭起了一座高台,禹王和他手下的猛将早已落座,似乎等候多时了。

    “在下唐利川,拜见禹王!”

    步上阶梯来到高台之上,唐利川不卑不亢的拱手行礼。

    “跪下!”

    左右两侧一看就生猛无比的壮汉们同时大吼起来,似乎对唐利川只拱手行礼十分不悦。

    这些人看似野人,但看他们身上的装饰品和散发出来的气势,这些家伙必然是禹王手下的大将。

    见唐利川恍如未闻,根本不跪,一名身穿皮裘、脖子上挂着一串琉璃珠子的大汉站起来就要出手,一直背对着众人的禹王这时候只是微微摆了摆手,那壮汉立即恭敬的退了回去。

    “你叫唐利川?你确实有点意思,短短一月不见,你的伤势不仅痊愈而且实力也提高了不少,但你若是认为本王曾经放过你一命,便觉得本王对你另眼相看,会放任你无所顾忌的为所欲为,那就大错特错了。”

    禹王摇头一笑,手中端着一杯血液一样的红色液体喝了一口,这才朝唐利川问道:“说吧,本王要的东西呢?”

    “出了点意外,东西全没了。”

    唐利川仿佛故意要惹人生气一样的直接说出这话,两边的凶猛大汉同时拍案而起,瞬间整个小山谷里升腾起数道天武境气柱,树叶杂草全都被飓风刮得随风飞扬。

    “那你今天是来找死的?”

    禹王有些好奇的看着唐利川,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询问道。

    “我是来请禹王大人宽限一点时间,只需要两年,不,只需要一年的时间,禹王大人所要的东西一分不少,连本带利双手奉上!”

    唐利川今天来并非打架,而是来谈条件的。

    “如果本王现在就要,你会怎么呢做?”

    禹王冷冷一笑,毫不戒备的躺在龙椅上,用一副慵懒的姿态看着唐利川。

    故意摆出破绽百出的姿势,他就是要看看自己把唐利川逼上绝路,他有没有胆量舍命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