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败类
    “去云门天府?二少爷,就算您要请求天府支援,也用不着将大部队都带过去吧,派出斥候前去报信不就行了?”

    大胡子听了对方的回答,第一个念头便是想到二少爷要向师门搬救兵,可他还是无法理解齐文轩的做法。

    “不,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云门天府的弟子请假外出的时间不多,这一次回宗之后,没有师门的命令,我基本上十年之内不能离开山门。”

    依然是那副不温不火,和颜悦色的表情,齐文轩缓缓回过头来看了大胡子一眼,问道:“你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

    大胡子护卫不知道是听懂了不愿意承认,还是他的智力任然无法理解齐文轩这么做的真实意图,只能憨憨的摇了摇头。

    “我现在要回宗门继续当天府的关门弟子,你们想送我回去就在后面跟着,不过天府向来很少接待外人,特别是没什么身份的人,所以你们是没办法跟我一起入山见识的,要想现在回头,我也不拦你们,你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齐文轩这话基本上已经将他的意图挑明了,齐家这支队伍是去赎回齐思月的,而齐文轩在这个时候要返回云门天府,显然是不想管救人的事了。

    大胡子护卫心头一沉,好半天才低声说道:“既然二少爷要走,小的也不敢勉强,不过还请少爷将那些财宝……”

    他话还没说完,齐文轩眉头便微微一扬,拉长声音说道:“那些财宝是我齐家,不,是我齐文轩的!你一个下人有什么资格过问?”

    人不救了还要将救命的钱带走,大胡子护卫一下子愣住了,仿佛有些看不透眼前的二公子,他在齐家那副忙得顾不上吃饭也要指定救人计划的模样,难道是装出来的?

    “二公子,那钱可是大小姐的救命钱,你怎么能带走!”

    大胡子护卫一下子着急起来,拦住齐文轩的去路,哀求道:“请二公子先去救人吧,实在不行,您把钱给我,我带人去赎回大小姐。”

    “呵呵,我的钱为什么要给你这个下人?你是什么东西?”

    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齐文轩俊秀的面容一下子变得丑陋起来,带着狂笑的神色跟身边的王焕、秦雷二人对视一番,三人同时发出一阵不加掩饰的大笑,就好像嘲笑大胡子护卫认不清现实,怎么会提出这么愚蠢的要求。

    随后回头看着焦急万分的大胡子护卫,冷声道:“本少爷今天心情好,不想跟你这个愚蠢的走狗生气,带着你的人滚吧,趁我现在还没发火。”

    “可是……”

    想不到表面斯文有礼的齐文轩居然是个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大胡子护卫着急的就去拉齐文轩坐骑的缰绳。

    手刚伸到一半,侧面唰的一下出现一道人影,大胡子还没回过神来,腰间便是一阵无可忍受的剧痛传来,竟被王焕一脚直接从马上踹飞了三十多米。

    后续的队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一时间全都停下脚步朝趴在地上挣扎的大胡子看去。

    “可是个屁!狗一样的东西敢对云门天府的弟子指手画脚,今天老子就让你长点记性!”

    王焕踢飞了大胡子还不算完,骂骂咧咧的单手抓住大胡子坐骑骏马的脖子,奋力一甩,数百斤重的健壮骏马被他暗藏天力的重重砸在大胡子的背上。

    那匹骏马来不及惨叫便被天力轰成碎片,原地只留下一个五米宽的血坑,大胡子只余一丝气息苟延残喘,趴在里边已经一动不动了。

    直到已经将人打得快死了,齐文轩才假惺惺的伸手阻拦道:“王师兄算了吧,看在小弟的面子上饶他一条狗命!这年头像他这种忠心耿耿的看门狗也算难能可贵了。”

    “哈哈哈,齐师弟还是这么心软,连反咬主人的走狗都不忍心严惩,当真仁义无双啊!”

    王焕大笑着吹捧了一番,

    拍掉了手中沾上的马鬃,慢悠悠的回到自己的坐骑上。

    “诸位弟兄,这一次的任务取消了,大家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秦雷使了个眼神,他身边的一位管家心领神会的冲着身后几支队伍高声呼喊起来,所有人都是一愣,但马上被齐天翼雇来的佣兵们则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任务是齐家自己取消的,跟他们可没有任何关系,得到的酬金不会退还又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去禹王的地盘作死,这种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可不多见啊。

    他们是开心了,齐家一方的护卫们则傻眼了,不知道为什么齐文轩会宣布众人解散,难道不救人了?

    联系到大胡子被大的事,很快齐家的护卫们都想通了其中的缘由,一个个包含怒意的瞪着齐文轩,可是凭他们这几块料根本不是齐文轩一方的对手,故而大部分人只能在心中咒骂,不敢开口发现出自己的愤怒。

    “我们走。”

    见齐家的护卫们没有任何过激的举动,齐文轩很满意这群弱鸡废物的反应,一勒缰绳再次行动起来。

    “站住!”

    忽然,一声喘气声极重的怒吼从护卫队伍里传了出来,一人气急败坏的冲出了队伍,几个箭步便冲到齐文轩的面前,怒骂道:“你还是人吗?被抓的是你亲姐姐,你居然想拿着钱跑路!你连畜生都不如!”

    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的时候,挺身而出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名对齐思月有爱慕之心的护卫林千。

    他说这话的时候几乎用上了这辈子所有的胆量,眼神通红而且因为害怕颤抖得厉害,不过他却死死的张开双手拦在齐文轩的前面。

    王焕眼神一冷就要再次出手,却见齐文轩忽然抬手阻止,眼神和蔼可亲的看着颤抖的林千,用一副十分认真的口气说道:“年轻人,豪情啊!冲冠一怒为红颜呢,啧啧,有胆识!敢问你在齐家做什么差事?洗茅房的?还是扫大院的?英雄救美之前,你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了吗?”

    说完这话,身边的云门天府弟子顿时爆发出一阵狂笑,全都乐得合不拢嘴对着林千指指点点。

    齐文轩更是伸手轻轻拍打着林千的脸颊,用一副可惜的口吻说道:“空有满腔当英雄的雄心壮志,奈何天生一副奴才命!瞧瞧你这幅倒霉模样,还惦记着癞蛤蟆吃天鹅肉呢?想当我齐文轩的姐夫,你这样子可不行,我给你支个高招,就用你腰间那口破剑往脖子上一抹,先投个好胎再说吧!”

    话语一落,云门天府的弟子们又是一阵哄笑,有人还冲着林千嘲弄道:“喂,癞蛤蟆,给大爷叫个响听听,呱!呱!”

    林千又气又怒,浑身发动的瞪着齐文轩,手掌都被自己的指甲刺得鲜血直流也没察觉,只是他积压在胸口的怒气正在逐渐攀升,脸庞已经完全被血液充得通红了。

    “猪狗不如的畜生!去死!”

    玄力在他右拳猛然爆发开来,拳头宛如飞火流星一样轰向齐文轩的小腹。

    呃!

    骏马一声嘶叫,前踢飞快朝前一蹬,林千的攻击还没落到齐文轩命门,他自己就率先被对方的坐骑蹬在胸口踹飞了出去。

    天力灌入马蹄,这两下的重量不下万钧,林千的胸口当场朝内凹陷,胸骨尽裂。

    空有一腔悲愤却没有匹敌对方的能力,即便他的行为多么忠心正义,依然会败在邪恶的铁蹄之下。

    教训了林千之后,齐文轩轻吐一口唾沫,随即一打马臀带着自己的人朝远处走去了。

    “主人,咱们就这样看着合适吗?”

    身在护卫队伍里却又自成一格的唐利川三人聚在一起,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唐利川没有任何表示,甚至神色都没有丝毫变化,眼看齐文轩就要带着赎金远去,玉面宫主有些不解的低声询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