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冒险
    “轩儿!你怎么回来了?”

    齐飞扬脸上难得露出惊喜之色,来者正是他的二儿子,齐文轩!

    “禀父亲,孩儿听闻爷爷被人暗算,故而向师门请假回家探望,路上又听说禹王前来找麻烦,这不,师门特别派来王师兄出手相助!”

    齐文轩自幼武道根骨极佳,被名门大派“云门天府”高人看中收为徒弟,一直以来很少回家,这次父子见面,齐飞扬发现齐文轩竟然已经有天武境二重的实力了。

    而站在齐文轩身边的大汉正是他的同门师兄,名叫王焕,实力居然有天武境四重,已经跟齐飞扬持平了。

    虽说齐飞扬是齐家大公子,不过他的武修天赋在齐家里并不算优异,比起一些供奉长老还不如。

    看到王焕对他行礼的时候,齐飞扬不敢托大,同样拱手回礼。

    云门天府的实力不输御风谷,甚至在有些方面还要胜过御风谷一头,王焕前来相助,齐飞扬沉重的心情总算缓和了几分。

    回头又看向另外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齐飞扬疑惑的问道:“轩儿,这位公子是?”

    “这是我的朋友,漫雨城秦家的大少爷,秦雷!这一次是特地友情相挺,他还带来了五十多个实力高强的护卫保镖。”

    齐文轩笑着将身边的公子哥引荐一番,双方各自客气回礼。

    血缘至亲分道扬镳之时,外人却挺身而出前来相助,齐飞扬不禁内心惨笑。

    “父亲,这一次有秦兄的护卫相助,王师兄还有调令云门天府驻外弟子的令牌,您快把事情经过给大家说一说,咱们好拿出个对策!”

    介绍完毕,众人分别落座,齐文轩顾不得歇息,便神色焦虑的询问起来,似乎大有跟禹王拼杀一场的架势。

    齐飞扬老怀安慰的看着齐文轩,缓缓将事情从头到尾述说起来……

    对于齐家分分合合的家事唐利川一概不知,他自己都不知道闭关了多久,脑海里演练的武技已经不知道几十万还是几百万次了。

    现在他的依然保持闭目盘坐的模样,只是周身已经散发出一道好似护盾一样环绕身边的模糊剑气,这些天修炼剑招似乎有所成就。

    突然,他就想被噩梦惊醒一样浑身一抖,双眼蓦然睁开,随即露出一副惋惜的神色:“不行,凝练剑心失败,修炼的剑招又完全不足以匹敌禹王。”

    刚才他在脑海里模拟与禹王的战斗,虽然他模拟的资料都来自于禹王轻描淡写的一拳,但是他将自己的招数在脑海里全都施展了一遍,根本没有找到一个打败禹王的办法。

    即使是现在他施展破碎虚空一剑,在他脑海中的模拟战斗依然被禹王轻易击败。

    “在我手上施展的破碎虚空之剑威力太小了,白慕寒的无形剑意其境界又太高了,现在的我根本无法修炼成功。”

    这段时间以来在两口圣剑的帮助下,他好不容易修炼出了属于自己的剑气,可是距离剑仙李泗和白慕寒的水准还是差得太远,脑海中已经将破碎虚空之剑的威力提升到了冰火双重功法的第五层,可是依然没有半点胜算。

    唐利川不免有些泄气的从打坐中回神过来,要是找不到让实力暴涨的办法,他脑海里模拟战斗再多几百万次依然没用。

    托着下巴沉思了很久,唐利川否决了一条又一条方法,甚至他想过了用天妖兽的血液绘制灵纹术“虎啸之力”,这样他就能将力量提升到天武境的程度。

    可是这个办法对上禹王没有多少效用,因为禹王本身就是天武境的境界,唐利川只不过是将力量提升到天武境,根本拉不近多少差距。

    禹王可是斩杀天武境都如同斩瓜切菜一样的存在,只是单方面的从力量下手,未必能取得什么成效,绘制虎啸之力反倒让他丧失了天翔术的飞行能力。

    忽然,唐利川一拍脑门,笑骂道:“我怎么这么笨,我身边不是还有一个武道界的前辈高人吗?”

    笑着将圣武指环取了出来,唐利川满脸堆笑的行礼道:“戒灵前辈,小子有事相求,请前辈现身一见。”

    不多时,住在圣武指环不知多少年月的戒灵老头才打着呵欠钻了出来,瞟了唐利川一眼,懒洋洋的说道:“小子,你想问什么,我已经知道了,这些天看你学剑真是快把人给急死了,以你的资质为什么不趁早改行呢?学什么武,练什么剑?”

    很显然,唐利川低劣的武道资质让见识过无数天才人物的戒灵老头感到无语了。

    “前辈,我请

    你出来是想让你指点我,不是来找骂的,你能说点有建设性的建议吗?”

    唐利川撇着嘴,不满的嘀咕起来,以前有蠢猫数落他,现在蠢猫不在了,换成戒灵老头冲他发牢骚,唐利川耳朵都快听起茧子了。

    戒灵老头不屑的冷哼一声,斜眼道:“以你现在的水准守着两套对你而言已经算顶尖的剑招,你还不满足?好好修炼就是了,还来求我作甚?”

    “这些天发生的事,您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我打不过禹王,您得教我点厉害的,圣武指环里有没有让我实力暴涨,马上就能把禹王按在地上打的招数?”

    唐利川露出一副讨好的表情,搓着手贱兮兮的笑了着问道。

    “你还真有意思,玄武境七重的杂毛就想跟保守实力天武境五重以上的人交手,你不觉得想得太多了吗?”

    冷冷一笑,戒灵老者朝唐利川翻着白眼道:“圣武指环里没有收藏能让白日做梦变成现实的东西。”

    听到这话,唐利川已经有些泄气了,境界的差距果然不是那么好拉近的,他能硬抗禹王一拳不死,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奇迹了,要将战绩上升到跟对方交手的程度,他还是再多修炼几百年吧。

    “不过,虽然你没有短时间内与对方交手过招的办法,你要提升一大截实力,也不是太困难。”

    戒灵老头如此一说,唐利川马上双眼放光的盯着对方,心中想着这一次戒灵老头是不是要拿出更加厉害的武技让他修炼了。

    他可听说圣武指环里边藏着不少地级武技,随便修炼一套,还真的能让他实力暴涨!

    “看我干什么,我所说的办法就在你自己手里,我这里的武技,你得先把《乾天至尊功》完全学会再来讨要,规矩不能改!”

    戒灵老者斜眼看着一头雾水的唐利川,见他还弄不清自己说的是什么,于是再次提醒道:“反应这么慢还练什么武!你不是要修炼剑仙李泗的破碎虚空之剑吗?谁让你自作聪明更改修炼方法的?”

    “啊?你是说,我借用《乾天至尊功》和《冰极寒风》制造能量冲击的办法是错的?”

    唐利川马上醒悟过来,他选择的办法的确让破碎虚空之剑威力暴跌,可这不是没有办法吗。

    难道他真的要走剑仙李泗的老路,使用圣魔之力驱使剑招?

    “正邪之力共存一体会引发什么后果,我根本无法保证,要是给荒龙臂甚至是荒天神族的神力带来负面影响,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唐利川不是不知道剑仙李泗的办法能激发出威力最强的剑招,可是引发的风险未必是他能承担的,要不然他装什么假聪明去修改剑仙李泗的招式。

    一代剑仙花了几百年、几千年才琢磨出来的剑招,轮得到他这个修武还不到十年的家伙来修正吗?

    “年轻人,既想挑战你现在根本打不过的对手,又不想承担任何风险,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话已至此,做不做就看你自己了,要是不学的话也好办,那小丫头被抓走的事你就别掺和了,找个没人的地方一藏,等着势力重新分割,那时候你再想办法借用传送阵吧,齐家没了,还有王家、李家等着接班嘛!”

    戒灵老头说出这番不负责任的话后,哈哈一笑,重新钻进圣武指环里,不再搭理唐利川的呼叫。

    “不靠谱的老家伙,真想把你丢火炉里给你洗个澡!”

    唐利川心中暗骂着将圣武指环收回,一拍乾坤袋取出两件宝物,一件煞气腾腾的血煞魔袍,一本血煞门至高秘籍《碧血真经》。

    血煞门一代高人碧血祖师毕生心血研究出来的秘籍,品级未必高得到哪儿去,但是其中的许多秘术唐利川觉得十分有用。

    在武道界见过的杀戮太多,他对于这本真经里血腥的修炼手段也不是那么无法接受了,只是想着这本秘籍说到底还是旁门邪道,会不会跟荒龙臂产生冲突呢?

    身边没有一个信得过而且见多识广的人可以帮他参详,是否学习《碧血真经》只能由他自己慢慢思考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提升实力不只是为了对付禹王,在无尽天域里实力比他强大的人必然还有很多,要是连他这一关都过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继承荒天神族的名号!”

    想起残缺不堪的神秘水滴都是那样强悍无匹的存在,唐利川右手紧紧一握,他不是曾经立誓要成为站在武道界巅峰的强者吗,这点小小的风险,还有什么不敢承担的!

    哗啦一声,《碧血真经》已经完全在地上展开,而他身上则穿上了那件血气森森的诡异长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