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二章 冷漠
    如果只是简单的勒索倒也简单,齐家上下直接组织人手打过去也就是了。

    关键是禹王身份十分特殊,其出生的夜墨族在整个天寒界来说也算能排进前十的大族,即便这名禹王早就对外宣称脱离夜墨族另起炉灶,不过夜墨族既没有将他除名,也没有与他发生任何冲突,似乎默认了禹王的存在一样。

    这就造成了齐家的事情只能自己解决,御风谷传来的回答是不会派人出手,不过他们会跟夜墨族本族交涉,与他们互为制衡。

    如此一来,御风谷和夜墨族本族不会动手,能不能解决禹王的问题,全看齐家的本事了。

    从这些天得到的消息来看,禹王实力乃是隐秘,天寒界中无人见过他全力出手,而他麾下高手更是层出不穷,就算画地建城也是绰绰有余的。

    齐家要是没有御风谷作为靠山,只能算做一流家族,一个大城之中这样的家族必然不止一个,双方实力差距可想而知。

    说起禹王抓走齐思月也并非突发奇想的针对齐家,而是齐家那叛逆的三公子为了抢夺家主大位跟禹王勾结,许诺了齐家整体的一大半产业作为报酬,就是要借助禹王的力量让他夺位成功,同时还能让御风谷不便插手,这样他才能稳坐家主大位。

    谁知这位实力并不与他野性匹配的三公子心急到没等禹王援军到来,就急急忙忙的自作主张出手暗算老太爷,御风谷的人又毫不推辞的得到消息马上派人前来协查,这位三公子夺权不成反而成了阶下囚,生死不明。

    那禹王却不管这些,既然从齐家这里得到了许诺,而失败的原因也在他这一方,那么齐家人许诺的条件他当然要照收不误。

    未免跟齐家的人浪费时间斗嘴,他直接抓了大公子齐飞扬的女儿作为人质,直接了当的发信索讨三公子许下的承诺。

    帮助齐家叛逆夺权,失败后反而找齐家的人索要好处,看似荒唐的事,禹王却实实在在的做了,而齐家的人却对此一筹莫展,宛如被逼到进退无路的悬崖边了。

    三公子为了一己私利,不想永远屈居人下,居然宁愿放弃齐家大半的产业乃至于让齐家跌落成二流家族,他也要夺取家族的位置,而不想永永远远只是三公子。

    他成功了于己有利,失败了不过赔上一条性命,留下的烂摊子却要齐家其他人替他收拾。

    大厅内一众齐家直系血亲纷纷沉默不语,似乎谁也不想接过话头的样子,有的人则好像做出了决定,脸上那抹犹豫的神色忽然变得坚定起来。

    齐飞扬将他们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猛然一痛,看着眼前这些称呼他一声大哥的亲人,突然觉得他们好像变得陌生起来。

    “大哥……”

    好半天,二公子齐天翼才犹犹豫豫的叫了一声,似乎这话有点难以启齿。

    “有话就说吧。”

    齐飞扬看到二弟的表情就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他却已经没有力气与他争辩一样,或许根本不想争辩什么,只是疲惫的朝身后的椅子靠了靠。

    “这事吧,牵一发而动全身,禹王开出的条件关系到整个齐家,一旦答应,咱们齐家将难以在鹤雪城立足,甚至御风谷那边的供奉也无力支付,这条好不容易攀上的关系就得中断了。”

    齐天翼没有明说,而是兜了一个大圈子,从大局的方面入手,表现得很是为难的样子。

    他的话齐飞扬怎么会不明白,禹王索讨的东西关系到整个齐家,那么有没有包括齐天翼的产业在内呢?答案当然是有的。

    祸源是三公子齐海冰,而被抓走的人质又是大公子齐飞扬,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要把他们的产业献出去换回一个丫头片子?

    即便这个人质是他们的亲侄女,可要拿走他们大部分的家产,让他们从今以后再也无法享受高人一等的身份

    和荣耀,他们自然不太愿意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这件事的起因并非齐天翼的错,他的自私行为也是人之常情,齐飞扬并没有暴怒喝骂,只不过脸上升起一丝苦笑之色。

    “那以二弟的意思,你认为该怎么办?”

    齐飞扬嘴角无力的扯了一下,口气冷漠的问道。

    “我……”

    齐天翼心中虽然打着自私自利的算盘,不过从小打到他大哥对他还算不错,真要他开口把话挑明,他还真不好意思说出口。

    “二哥你不说就让我先说。”

    这时候,齐家的四小姐齐清莲站起来大声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当初老爷子重男轻女,早早将我们姐妹两人发配外地,现在我们创立的基业虽说打着齐家的名号,不过齐家并没有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全靠我们姐们自己的双手打拼出来的,让我们将家产算在齐家的产业之内拱手让人,不可能!”

    这位四小姐仿佛颇多怨气一样,毫不顾念亲情血脉,冷漠的说道:“我这次回来只是想讨回我自己的东西,家族当年欠我的东西,我拿到了就走,至于你们和禹王之间的恩怨,别把我们姐们算在其中!”

    说着,她眼神丝毫不惧的看着齐飞扬,质问道:“这些年我与五妹可曾收过家族任何好处?可曾借用御风谷的名头?”

    齐家当年确实对着两位妹妹不太友好,对方所说句句属实,齐飞扬心知肚明,即便在这个节骨眼上落井下石,他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当初家里是父亲做主,他虽然为两个妹妹说过好话,但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在外人看来反倒显得有些惺惺作态的样子。

    苦笑着摇头没有说话,就听齐清莲继续道:“你承认家族没有向我们姐妹提供任何好处就行了,那我明说了,我的产业谁也不能碰,等禹王的事情解决后,剩下的家族产业我与五妹要拿回属于我们的那一份。”

    说完这话,齐清莲和五妹齐香菱站起来转身就走,似乎根本没有打算参与这件事一样。

    她们这些年没有从齐家得到好处,也就没有回报的说法,她们走得洒脱,反倒是得了好处的二公子齐天翼如坐针毡一样不知道如何脱身。

    齐飞扬缓缓抬头看了他一眼,齐天翼的想法他岂能不知,但看到他二弟连明说的胆量都没有,齐飞扬才真的心死灯灭,暗叹齐家传承数十代的家业就要葬送在他们手中了。

    仿佛捕捉到了齐飞扬眼中那抹看穿一切的意味,齐天翼心下一横,站起来拱手道:“大哥,你也知道我这些年发展得不错,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前程,不过大哥请放心,营救思月的时候我会派人全力支持,你别太忧心了,早点歇息吧。”

    他也不想将自己的家业白白送人,只是为了面子上好看一点,他好歹还是答应派出人手支援。

    说完这话,齐天翼好像逃命一样的逃出大厅,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外人看来不能招惹的齐家宛如一盘散沙,在各自的利益面前,说散也就散了。

    “主人,他们怎么能这样!大难临头居然不顾亲情血脉,咱们一定不能让他们置身事外,小的马上就让人将他们的产业一笔一笔记录下来,暗中给禹王送去!”

    黑衣老奴看着人走茶凉的大厅,咬牙说出一条一拍两散的计策,既然那几个兄弟姐妹先不仁,就别怪他们不义了。

    “算了,由他们去吧,这个家变成这样,我作为大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齐飞扬无力的摆了摆手,摇头道:“你去清算一下咱们的家产一共有多少,收拾收拾准备给禹王送去吧。”

    黑衣老奴看到主人这幅模样,无奈的叹息一声,刚要告退,却听大厅之外走来两人,其中一人器宇不凡,朝前走了两步噗通跪在齐飞扬面前,告罪道:“爹,孩儿来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