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一章 赎金
    走进三楼的武技阁,唐利川目标明确,直接来到剑系武技的区域翻阅起来。

    按理说他要学习剑法就应该从凡级、黄级那种低级的武技学起,这样才能真正的打好基础,直接修炼玄级的武技在外人开来还是有些急躁了。

    唐利川也知道这点,但是他没有时间从最基础的层次一点一滴慢慢修炼。

    齐思月被禹王抓走生死不明,齐家随时都有可能得到禹王落脚的地点前去救援,唐利川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实力进行提升。

    剑法的基础部分,唐利川也只能凭借以前在玄龙宗镜湖里观摩过的剑招进行填补了。

    再者剑仙李泗两人的剑招精妙程度不是他闭关苦修十天半月就能练至大成的,博览众家剑法,唐利川的打算也只是为了开拓眼界,为他成就剑心铺好道路。

    他没有风凌傲那种天生习剑的天赋,想要成就剑心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了,他所用的办法乃是模仿上一次凝聚铸铁剑卷内九剑之力,让他的剑意短时间内得到临时的提升,虽然只有一招的能力,但这一招就足以分定胜负。

    铸铁剑卷九剑已毁,但是他手中却掌握着两口更胜九剑的圣剑,若是照猫画虎强行提升剑意,或许能找到临时获取剑心之力的办法。

    如果只是从剑法招式上下功夫,以唐利川和禹王之间的境界差距,唐利川除了动用灭却神雷一搏之外,根本没有其他胜算,因此他现在所选的办法全都是那种剑走偏锋的方法,虽然无法永久提升实力,但却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实力暴涨,或许能跟禹王周旋一二。

    吸收部分神秘水滴的感知力,曾经的神秘水滴许多神通都被极大的削弱,只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依旧保存了下来。

    唐利川翻阅武技一目十行,一本秘籍不到两个呼吸就被他翻阅一遍,随手放回了书架上。

    这番动作让躲在门外偷看的齐家护卫十分不解,他们不知道唐利川到底想干什么,三楼的武技已经算精挑细选的高深武技了,居然没有一本能入唐利川的法眼?怎么全都翻两下就不看了呢?

    有了之前的教训,这些护卫即便对唐利川还是有些不友好,却也不会主动招惹他,武技阁门口围了一大批人都带着迟疑的目光看着唐利川飞快的将两书架的秘籍全都翻阅了一遍。

    “嘘,他出来了!这家伙脑袋里在想什么,书都被他翻遍了怎么又不借阅,一本书都没拿就离开了?”

    “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咱们就当看猴戏了,看他怎么耍!”

    围在门口监视的护卫们看到唐利川出来,全都故作无事的吹着口哨,将目光瞥向一边。

    唐利川没有搭理这群人,直接来到武技阁一楼,走向一个挂着“练功房”牌子的通道。

    “一本秘籍没有借就去练功房?这人吃错药了吧?”

    一大堆护卫远远的跟在唐利川身后,看到他跟等级的执事说了两句,立即开启了一个品质中等的练功房直接走了进去。

    本来这些护卫还认为唐利川臭不要脸想占齐家的便宜,结果唐利川一本武技都没有带出来,这些人一下子就懵了。

    “你们围在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该干嘛是吗?”

    这时候,一个天武境的长老走了过来,看着围在一起嘀嘀咕咕的护卫们,脸色立即升起一股怒容。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些护卫居然还不自觉修炼,惹得这位长老将他们狠狠的训斥了一顿,那些护卫才灰头土脸的散开了。

    这位天武境的长老抬头看着唐利川进入的练功房,无奈的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的转身走了,似乎这些天都在暗中注意唐利川的动向,刚才护卫们和唐利川冲突的场面也被他看在眼里,他

    并没有想把齐思月被擒的责任推到唐利川的身上,反而觉得唐利川的心性比齐家的护卫们强太多了。

    齐家上下的玄武境护卫不少,可放在这种紧要关头还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人,根本挑不出几个来。

    练功房内,唐利川一挥手就把淡风疏月和千古恨拿了出来,将它们两个分辨钉在身前一尺开外的地面上。

    只不过他一句话也没说,而是盘膝一坐,很快的便闭目进入入定状态。

    脑海中一套套刚才翻阅过的武技以画面的形势展现出来,虽说以他现在的感知力还有些勉强,但他已经开始尝试以自己的识海模仿玄龙宗镜湖的效果。

    他的天资普普通通这点他比谁都明白,想要学习高深武技只能凭借无数次的模拟练习才能达到普通人正常修炼的水准。

    不过想法虽好,只继承了一丁点神秘水滴力量的感知力根本不足以完全模仿镜湖的作用,再者镜湖里封印的武技都是完整而且精髓的武技,他记下的武技只有秘籍招式,其中精妙所在只能他自己领悟之后才能加以模仿,一天下来收效甚微。

    在唐利川以意识学习剑法失败了数百次之后,那两口被他拿出来就没有搭理过的圣剑忽然有了反应。

    这两口圣剑各有剑灵,而且他们可以主动与唐利川建立联系,脑海里两道清光闪过,两口圣剑的影子居然出现在了唐利川的意识里。

    “还算你们有点良心。”

    唐利川不追究这两口圣剑关键时候不卖力的责任,就是等它们自己过意不去主动现身,要不然唐利川学成剑招之后管它们是不是圣剑,直接找个火山口就扔下去了。

    惹事的时候比谁都积极,可齐思月被抓的时候,这俩圣剑一下子就萎靡了,连个屁都放不出来,如此没用的兵器拿来何用?

    “你们曾经的主人都是顶尖的剑法大师,想必你们对剑的领悟肯定也不弱,我要你们将我脑海里记录的剑招完美无缺的模仿出来。”

    他自己领悟剑招太慢,不过有两口圣剑的剑灵代劳,如此就能模仿镜湖里那些随调随用的完整武技,这样一来修炼的进度必然大大提升,再加上受到两口圣剑的剑意熏陶,将对他自身剑意的提升有莫大的好处。

    一连闭关半月,齐家的人调查了许多关于禹王的消息,可就是没有找到他现在的落脚点在哪里。

    这一天,齐家设立在外的一个秘密据点忽然收到一封飞信,据点管事看了一眼,八百里加急的将消息传回了本家。

    齐家大堂里,除了被抓起来已经处理掉的三公子之外,其他齐家高层全都齐聚一堂。

    “这是禹王发来的书信,诸位也看看吧。”

    坐在代理家主位置上的齐飞扬这些天好像苍老了几十岁,双鬓已经出现了些许白发,将手中的书信交给身边的黑衣老奴,在大堂里所有兄弟姐妹之间传看了一遍。

    看到那封信的内容,众人无一不是神色大变。

    最后书信又传回齐飞扬手里,他的二弟齐天翼这才环视一周,仿佛代替大家发问一样,问道:“信的内容我们看过了,在发表意见之前,我想问问大哥的意思呢?”

    “这件事已经不只是关系到我女儿个人的事了,想不到三弟竟然糊涂到这种地步,暗算父亲不说,还对外人许下这样从承诺!要是按照禹王的要求支付赎金,我们齐家将彻底沦为二流家族,可若是不给,不只是小女保不住性命,夜墨族禹王这一分支将会彻底与我齐家开战!”

    齐飞扬捂着额头,将禹王传来的书信随手丢到一旁,露出来的一行文字写着“齐家在天寒界产业的一半”。

    这还只是禹王要求的条件其中之一,整封信的内容想来更加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