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五十章 激愤
    先有齐家老太爷被不肖子孙暗算,后有齐思月被人擒捉,不到一个月里齐家事故频发,全府上下都充斥着一股无精打采的负面情绪。

    作为跟齐思月一起外出的唐利川虽然没有被齐飞扬责罚,但是齐家上下所有人都看他很不顺眼,特别是有些受过齐思月恩惠的仆人们,更是暗地里咒骂唐利川不知几千遍了。

    在伏击里一同活下来的还有大胡子护卫和那名不说话的冷漠汉子,只是他们身为天武境的护卫都无法保护小姐的安全,当然遭到了狠狠的责罚。

    本来是要斩首示众的,但是齐飞扬网开一面,让他们得到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不过死罪免了,每人还是挨了五百记铁鞭的严惩,那两人挨了不到一半数量的铁鞭抽打就被打得昏死过去了,其他的鞭子这才被齐飞扬下令暂且记下。

    齐家自家的人受到处罚,唐利川作为外人却没事,这种“不公平”的惩罚让齐家不少仆人都觉得难以接受,那两名天武境护卫的手下们对唐利川更是恨得不行。

    就连跟唐利川关系密切的楚阳和玉面宫主也被拖累得遭受白眼,那些跟他们关系还不错的仆人武师们现在都不搭理他们了,看到他们的身影就远远的板着脸躲开,然后在看不到的地方冲他们吐口水。

    回府数日,唐利川的伤势也在齐家送来的丹药调理下恢复得差不多了,现在受伤就要服用丹药,真让他怀念神秘水滴没有消失的时候,随随便便就能让断肢再生的神通实在太方便了。

    关于禹王的消息自有齐家上下的密探前去打探,唐利川不是本地人,掺和进去也帮不了什么忙,他能做的只有提升自己的实力,等齐家得到了消息前去救人的时候,他才能具备帮忙的能力。

    齐家不少人都对他抱着仇敌的态度,好在齐飞扬明白事理,并没有对他下达禁足令,只要不离开齐家大院,院里除了机密的禁地,其他地方都随便唐利川走动。

    至于需要从外界购买东西,唐利川可以让齐家的人代为跑腿,至少跟着齐飞扬数十年的黑衣老奴对唐利川没有多大的敌意。

    这一天,唐利川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到足以开始进行修炼的程度,这才起身走出客房,摆手拒绝了玉面宫主和楚阳“现在最好不要随意走动”的劝说,一个人离开客房小院,径直朝着齐家的武技阁走去了。

    “你看,就是那家伙弄丢了小姐,他还敢舔着脸来咱们武技阁翻阅武技!要不要脸了!”

    “守门的执事怎么不拦着他,让这王八蛋进来干什么!”

    “哼,敢拦着吗?人家敢来这儿脸上早就写满了‘不要脸’三个字,守卫的执事一拦,他还不得跑去大公子那里告状啊!大公子没有限制他翻阅武技,那是大公子心胸宽广,可有些人就是恬不知耻,脸皮比城墙还厚,那有什么办法!”

    齐府的武技阁里乃是对齐家所有的武师护卫放开的地方,平日里他们没有巡逻任务的时候就会来这里修炼,最近出了这么多事,齐家的护卫头头对护卫们下达了严令,必须把整体实力提升起来,来到这里借阅武技的人就更多了。

    唐利川作为最近被齐家上下咒骂得最多的人物,他长什么样早就在齐家传遍了,一看到他出现在此,不少护卫们都冲着他露出鄙夷和厌恶的目光,有的人更是毫不掩饰的扯起嗓子指桑骂槐。

    然而唐利川对于护卫们的举动没有半点反应,仿若未闻的朝楼上走去,一楼是凡级、黄级的武技,二楼、三楼是玄级武技,更上层则是地级武技和为数不多的天级武技,只是唐利川没有资格翻阅。

    作为客人来说,他被允许借阅的范围只有玄级武技的程度。

    唐利川来此并不是想学习这里的武技,而是打算找几本剑法作为参考,他手中掌握着剑圣白慕寒和剑仙李泗的剑招,已经不需要其他剑法了,但他对于剑道来说基本上算是门外汉,一上手就修炼高级的剑法肯定不合适。

    万丈高楼平地起,他就算要学习两位剑道前辈的剑法,也必须将剑法的根基扎牢才行。

    “滚出去,无能的废物!你没资格翻阅齐家的武技!”

    原本那些护卫还只是鄙夷谩骂,可是当唐利川走到三楼的时候,楼梯口一个脸色阴沉的大汉早早的拦在此处,冲着他满脸厌恶的怒骂起来。

    “算了,林千大哥,没有必要跟一个废物争执。”

    大汉的同伴看到这一幕,急忙走过来劝说,有的人还拉着大汉的胳膊想把他拉开。

    不是他们愿意为唐利川说话,只是大公子都没有禁止唐利川使用武技阁,他们做为齐家的部下怎么能做出超越自己权限的事。

    在他们看来唐利川固然该骂,但骂骂也就算了,真的动手阻拦齐家的客人,倒有点折损大公子度量的意思。

    “起开!”

    名叫林千的大汉约莫二十七八的年纪,肌肉十分结实,实力在一众玄武境护卫里也算出众了,约有玄武境八重的样子。

    他发力一抖,那些劝说的人便拉不住他,纷纷震得东倒西歪,似乎比拼力气不是这位林千的对手。

    “我要是你,我就自己找个地方撞死算了!身为男人,居然让人从眼皮底下把小姐抓走,废物!你还记得小姐亲自下厨给你熬药汤了吗?你居然让她被人抓走,自己还不知廉耻的享受齐家的治疗,现在还想占便宜翻阅武技?像你这样的人渣为什么有脸活在世上?”

    林千的怒气仿佛远远超过了一般人,在他咒骂的口气里,唐利川仿佛能听出点其他意思。

    抬头扫过对方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庞,唐利川没有任何解释,声音平静到极点,甚至在这时候听起来有种挑衅意味的淡淡说道:“让开。”

    “你他娘的还算是人吗?小姐被你给弄丢了,你连半句着急的话都不说,现在还敢跑这里来装大尾巴狼!什么东西!”

    “林千哥,揍他!要是上头怪罪下来,咱们兄弟跟你一起扛!你看他那副嚣张的样子,做了错事还以为自己是大爷呢?咱们齐家的护卫没有孬种,他像这种怂包玩意就得挨揍!打他!”

    “打!打死他个没种的懦夫!”

    唐利川的反应让那些本来就气恼无比的护卫们彻底爆发了,一大群人楼上楼下的围了过来,将唐利川死死的围在正中心。

    林千想到自己只敢在心里暗自思念的齐家小姐如今生死不明,而唐利川居然还敢摆出这幅死不认错的样子,他第一个怒吼起来,右腿运起玄力,玄级武技“万钧分浪腿”猛然朝唐利川腹部扫来。

    嘭!

    唐利川右手微微朝前一挡,对方万钧腿力竟然无法荡开他没有用上多少力量的手掌。

    掌与腿交击散发的气浪吹得内圈的护卫们后仰起来,就连楼梯的护栏也传来嘎吱嘎吱的压迫声。

    冷漠的扫过对方又惊又怒的双眼,唐利川右手忽然五指一并,抓住林千的右腿朝前一送,就见大个子林千竟然无法保持平衡,双手死死的抱住三楼的栏杆,身体去依然止不住的朝后滑退。

    背后撞到那些围过来加油呐喊的护卫身上,竟然穿糖葫芦一般的将他们全都撞得朝后倒退起来,后续的人已经张开了玄力护盾进行抗衡,却依然无法停止后退的脚步。

    一直退到三楼转角的地方,林千身后已经叠罗汉似的叠加了三十多个人!

    随手一推就将三十多个玄武境的护卫撞飞出去,那些原本认为唐利川是无能废物的人现在全都说不出话来。

    如果唐利川这样的实力都只能让小姐被歹人抓走,他们这些实力还不如唐利川的人有什么理由围在这里阴阳怪气的讥讽,这么做难道就能凭他们的嘴把小姐救回来了吗?

    一言不发的朝前迈开脚步,那些拦住去路的护卫们此时神色闪烁的退散开来,再也没人对唐利川说出半句羞辱的话,因为那么做的话,被羞辱的只能是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