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 完败
    强大的压迫感萦绕心头,唐利川心知身后的人跟刚才的刺客完全不在一个层次,被对方抓住背后的破绽,他现在已经处于被动局面,要想脱身必须采用奇招。

    猛然一握拳头,唐利川浑身肌肉紧绷,嘴里一声大吼,周身骤然散发出刺眼的金色光芒,以自身作为光源发出金曦耀目的致盲光线,全力释放之下,方圆五百米之内完全笼罩在让人无法睁眼视物的强光之中。

    嘭,一声不大却沉闷得犹如敲响一面重鼓的声音传了出来,散发金色光芒的源头顿时一暗,唐利川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勉力拍打翅膀才稳住了前冲的身影。

    现在的他两手空荡荡的,背上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红色血印,一抹鲜血在他回头怒目而视的时候从嘴里溢了出来。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刚被他抢夺回来的齐思月又被人抢走了。

    就在刚才,他本来想用致盲光线争取时间,然后马上用月影朦胧拉开距离,可是对方跟本不受强光影响,在他散发致盲光线后还没来得急施展身法武技逃离的时候,背门已经重重的吃了一拳。

    不借助任何外物的加持,禹王只凭拳头就打破了唐利川的体魄防御,背后伤口附近已经鲜血淋漓,皮肤已经崩裂了数道口子。

    “能硬接本王一招不死,你有活命的资格。”

    禹王单手一送,将手中抢回的齐思月丢给远处吓得犹如鹌鹑一样的刺客,吩咐道:“好好照顾齐姑娘,起驾回府!”

    话语一落,禹王周身光华一闪,不知何处飘落无数七彩花瓣,一辆龙驹马车从远处天空中绕着弧线疾驰而来,静静停在禹王身边。

    登上马车之前,禹王只是淡淡的看了唐利川一眼,没有半点继续动手的意思,只是留下一声惋惜的轻叹,随后掀开门帘径直走进了车厢。

    “把人留下!”

    唐利川一张口,宛如浆糊一样的血浆便从嘴里涌了出来,刚才那一拳让他受伤不轻,如果不是他体魄过人,现在怕是已经去奈何桥喝汤了。

    右手抓住八风宝印,印玺底部一个异族文字刻印的“风”字缓缓旋飞而出,只是旋转的速度和散出的气势已经大不如前,显然唐利川重伤之下已经无力驱使这件仿制神器了。

    “不知好歹,竟然不珍惜机会!”

    远处的刺客见唐利川还敢拿出仿神器对禹王无礼,上前一步就要出手。

    “嗯?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冷漠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正要出手的刺客立即心神一慌,收起武技起手架势,连连鞠躬告罪道:“是小人心急了,请禹王大人责罚!”

    “回府。”

    禹王淡淡吐出两个字,龙驹马车车轮一转,速度飞快的消失在了远天之外。

    那名扶着齐思月的刺客看了唐利川一眼,回头又看了看鹤雪城的方向,在那边有数道强大的气息朝这边飞掠而来。

    刺客冷冷一笑:“你刚才制造出来的龙卷风就是为了报信吧,可惜了,齐家的人来得太晚,老子要走了!”

    唐利川不懂齐家的通信的暗号,只能选择制造出贯通天地的龙卷风来引起他人的注意,只期望齐家的人能从方位上判断出齐思月出事派人来救援。

    消息倒是传达到了,人来得却是太慢了。

    看着那刺客摸出一颗丹药肉痛无比的丢进嘴里,随即化成一道黑色的阴影飞快的朝禹王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唐利川怒火满布的眼神只能默默的看着此人离开,手中的八风宝印和淡风疏月在对方离去的一瞬间,再也无力握住,直直朝地面跌落而去。

    双手就像不属于自己似的完全失去了知觉,刚才那一拳不仅让他身受重伤,暗劲更是连双手的经脉震伤了,双手的感觉不只是麻木,而是完全不存在一样的空白。

    数个呼吸之后,齐飞扬带着数名天武境高手飞驰而来,更多的玄武境护卫远远落在后面,在地上划出数道浓烟滚滚的长龙。

    看着受伤沉重的唐利川以及残留在原地的气息,他的脸色勃然大变:“好强的气息余波!唐小友,思月呢?你可是看到是谁将她掳走?”

    “我只听到刺客称呼对方‘禹王’……抱歉,我不是他的对手,齐小姐在我面前被抓,我有责任把她救回来,营救的时候请大公子派人告知我。”

    唐利川咽下一口鲜血,满是愧疚的说完这话,扇着翅膀缓缓朝下坠落而去。

    “站住!小姐跟你外出才会被人掳走,谁知道你是不是跟刺客一伙的!来人,把抓起来关进黑牢,严加拷问!”

    一名天武境的长老怒气冲冲朝唐利川大吼一声,一挥手,身后掠出两个大汉就要将唐利川抓起来。

    “不可无礼!掳走思月的人就是夜墨族的族长禹王,唐小友没有撒谎,那不是玄武境的人能抗衡的人物,唐小友已经尽力了,派人替他医治伤势,不准怠慢!”

    齐飞扬虽然焦虑万分,但也没有因为怒气而胡乱迁怒他人,挥了挥手阻止了那位长老冲动的做法。

    这位长老是看着齐思月长大的老人,一直以来都把齐思月当成亲闺女一样宠爱,现在齐思月被人抓走了,任何跟这件事有关的人他都看不顺眼,特别是唐利川这个外人,如果不是齐飞扬拦着,他会用尽天下所有的酷刑把唐利川狠狠的折磨一遍。

    “你最好祈祷月丫头没事,要不然老夫不会放过你!”

    代理家主的命令不能违抗,那位长老一努嘴,怒道:“带回去好好医治,其他人继续朝前分散搜索!”

    唐利川没有任何辩解的落在地上,远处楚阳和玉面宫主飞快的跑了过来,他们知道唐利川今天是跟齐思月一起外出的,听得齐家的人说小姐出事了,他们担心唐利川的状况一起跟了过来。

    看到唐利川这幅狼狈模样,宛如打了败仗似的无精打采,他们心中已经猜到了情况不容乐观。

    “唐兄,你的手!快服下丹药缓和伤势!”

    发现唐利川双手无力的垂在身旁,楚阳急忙拿出两颗丹药要给唐利川服用,只是手掌触碰唐利川身体的时候,一股暗劲顺着他的手臂蔓延开来。

    楚阳脸色一变,来不及收手,暗劲反弹的手掌已经轰在他自己的胸口,胸骨当场破裂了数道裂缝,清脆的骨骼破裂声从他体内传了出来。

    虽然楚阳触不及防被暗劲打伤,但仅仅是余波就能对准天武境的人造成这样的伤害,天空之上的齐飞扬和一众天武境长老看到这幅场面,内心各自震撼无比。

    那个看唐利川不顺眼的长老对他的态度虽然还是厌恶,不过眼神已经缓和了几分:“体内暗藏这种强度的暗劲居然一声不吭的承受下来,还算条汉子。”

    唐利川对于楚阳受伤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默默的闭目站在原地,好半天后,他双眼猛然睁开,一道庞大的震感从他脚下四散开来,地面上的人只觉得自己脚下的土地好像有一道波浪一扫而过似的。

    这是唐利川将禹王留下的余劲从地上排出引发的效果,暗劲离体,唐利川身体虚弱的晃了两下,玉面宫主急忙上前扶住,这次并没有遭受暗劲攻击,她这才接过楚阳递过来的丹药给唐利川服下去。

    “帮我把宝物收起来,回去再说。”

    双手依然使不出力气的唐利川眼神扫向落在地上的两件宝物,跟玉面宫主吩咐了一声,他自己一个人步履蹒跚的默默朝前走去。

    “唐兄,胜败乃兵家常事,没有必要为了一次失败就灰心丧志。”

    楚阳看出唐利川情绪低落,连忙走到他身边低声安慰起来,在鹤雪城里跟他关系密切的也就玉面宫主和唐利川两人,他当然不愿意看到唐利川就这样丧失斗志。

    “我知道,我不是那种承受不起失败的人,我只是在想接下来如何提升实力,那名禹王不是普通的天武境高手,我跟他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如果要与他匹敌的话,我或许需要将实力提升到天武境才行!”

    唐利川知道这一战自己没有拿出压箱底的灭却神雷,同时吃了感知力受损的亏,但他并没有用这两件事当成借口,他知道就算是全盛时期他也未必敌得过这名神秘的禹王。

    不想品尝再次失败的滋味,他就必须提高自己的实力。

    “不行,你现在的心态太过急功近利,根本无法静下心来,现在的你就算有足够的资源冲击天武境,最后多半也会跟我一样突破失败,跌落为准天武境的水准,这样一来再想突破到天武境就更加困难了。”

    楚阳看出唐利川现在的状况不适合突破,摇头劝说了一番,他知道唐利川是有能力突破到真正的天武境,没有必要现在冒险突破,失败的后果太严重了,准天武境听上去很接近天武境了,但实际上想要摆脱那个“准”字,需要付出的心血将比正常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