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 异剑
    剑气引起的强烈波动将整个齐家上下的人全都给惊动了,数千号杂役仆人全都走出房门朝着剑柱出现的方向指指点点。

    而远在鹤雪城中的不少武修者也很快察觉到空气中出现的剑气波动,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齐家的方向,但他们知道那个位置是何等庞然大物的地盘,心中虽然跟猫挠一样的难以忍耐,但最后还是压住了要命的好奇心,不敢用性命做赌注潜入齐家的势力范围偷看。

    漂浮在鹤雪城上方的小岛,这是整个鹤雪城的权力中枢“鹤雪殿”所在的地方。

    数名天武境高手登高而望,看着从齐家冲天而起的巨大剑柱,其中一人喃喃道:“两口圣剑居然能引动如此强烈的波动,必然是圣器之中的异类!”

    “黄道老兄,你看看剑柱出现的位置,那地方可是马蜂窝,捅不得啊。”

    身边一人带着一丝苦笑的提醒起来,前者马上摇头笑道:“我还没有老糊涂,岂能不知御风谷不是咱们招惹得起的对象,不过是觉得这两口圣剑异于其他,故而多说了两句,真让我去齐家收取双剑,八抬大轿请我去,我都不去!”

    同一时间的齐家更是乱成一团,还没走出多远的护卫们更是屁滚尿流的冲了回来,生怕唐利川对孙小姐做出什么不利的事。

    老太爷最心肝宝贝的孙女要是出了意外,他们的脑袋就算被砍一百次也不够赔的。

    “小姐,你没事吧?臭小子你做什么,还不把剑收起来!”

    护卫们一回头看到齐思月毫发无损的站在一旁观看剑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指着唐利川喝骂起来。

    然而唐利川只能回头冲他们露出一个无能为力的苦笑,要是他能控制着两口圣剑,现在也不用如此尴尬了。

    真要他强行出手,恐怕到时候引起的麻烦比这两口破剑惹出来的乱子还大。

    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唐利川心中如此想着,摇头放弃了这个想法。

    嘭的一声巨响,纠缠不清的两道剑气凝结的剑柱终于在九天之上炸裂开来,只是剑气并没有在天空中消散无形,反而化作无数泾渭分明的剑光朝着齐家府邸倒射而回。

    “九天银河式!夏雨春雷!这俩憨货还没玩过瘾咋的,居然连剑招都使出来了!”

    看出天空中炸开的剑气形成剑招,唐利川不止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两招打下来要是齐家来不及开启守护结界,估计房子得被拆掉大半。

    这还只是两口圣剑自发的剑招,如果让白慕寒和剑仙李泗出手,就算有结界防御,齐家也该被夷为平地了。

    “小心!”

    其他人他也顾不上了,唐利川只能朝前冲了数步,张开罡气护盾将自己和齐思月保护起来。

    可是他的举动却被齐思月刮了个白眼,疑惑的质问道:“你身为剑主,难道无法与自己的佩剑心意相通?它们并没有打算攻击我们啊。”

    被齐思月一句话问了老脸通红,唐利川对于这两口圣剑大爷还真是半点都猜不透,说他是双剑之主,唐利川自己都不好意思舔着脸承认。

    这两口圣剑乐意让唐利川收入囊中,还是他们双方给面子,跟唐利川有没有实力控制它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露出尴尬表情的唐利川一边庆幸这两口剑还算知道好歹,可马上他又迟疑起来,既然不打算攻击他们,那这两口破剑的剑招要打谁呢?

    不等片刻,就看见很远方向的院落里爆发出一阵刺眼的银色光芒,紧接着传来的是人类受到重伤的哀嚎声。

    “这声音不就是偏厅那个不敢露面的家伙吗?这两口破剑难道还有侦探的才能?”

    觉得惨叫声有点耳熟,即便没有亲眼看到被攻击的人是谁,唐利川也马上想到一个可能性。

    将那人不知道伤成了什么样子,两口圣剑的剑光这才逐渐消失开来,而钉在面前的两口圣剑则同时散发出得意洋洋的光华,好像再跟谁炫耀似的。

    “哇,真是了不起的宝剑,这两招剑法太精妙了,就算我目不转睛的观看也只记住了一半。”

    齐思月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围着两口圣剑夸赞不停。

    唐利川撇着嘴无语的看着这一幕,心说这丫头剑法天赋不凡啊,只看了一遍就能记住一半已经很厉害了,要知道刚才那两招已经是除了剑中残留的顶级剑招之外,算是能排得上前五的厉害招式了,唐利川自己都只能凭感知力硬记。

    这丫头记住了一半而且还没有丝毫伤神的反应,分明没有强行记忆,能记下多少全靠缘分,真要偷学剑招的话,齐思月不是没有可能将两招完整的记录下来。

    “就不知道你们跟我的‘离人泪’到底谁更胜一筹!”

    嘀咕了一阵,齐思月莲步挪移,一眨眼身体轻飘飘的来到捧剑侍女的身边,虹光一闪,一阵萧瑟凄凉的气氛便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随着此女剑锋轻舞,唐利川心情逐渐变得沉重起来,眼前仿佛看见黄沙落叶、秋风残阳的画面,寒风吹过只留下一片壮士暮年的悲凉填满了他的内心。

    “独在异乡为异客……”

    寒风中,唐利川脑海里闪过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他父亲唐云逸、小胖子韩猛、不打不相识的洛萧关、司徒雨柔、嘴硬心软的师兄甘霖。

    这些人现在与他天各一方,不知可是安好,而他一人来到陌生的异乡,身边没有一人可以真正的信任,就算是玉面宫主和楚阳,唐利川也不敢真正的将背后放心的交给他们两人。

    悲伤的气氛中,唐利川心中猛然一痛,看到的是一个怯生生的面孔,那个总是不敢正大光明看他的笨丫头,柳相依。

    刹那间的心痛让唐利川心神巨震,一股暖流立即从脑海中散出流遍全身,四周依然的萧瑟悲凉的气氛,而他却不再陷入自己的内心世界。

    “此剑能引起他人内心的负面情绪,好诡异的剑。”

    难怪淡风疏月和千古恨会如此激动,齐思月手中那口“离人泪”也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