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 捣乱
    跟随婢女来到客房,走到半路,唐利川腰间忽然剑气大盛,爆射的剑光将带路的婢女吓得惊叫起来。

    “你是何人?竟敢在我齐家放肆!”

    一大群护卫第一时间闻讯赶来,将唐利川围得水泄不通。

    要不是唐利川知道是他收入乾坤袋的两口圣剑自己作怪,他还真以为是齐家过河拆桥设下的陷阱呢。

    “该死的圣剑,你们就不能消停会吗?要惹事也不分场合!”

    两口圣剑爆发剑气必有原因,论起对剑意的了解,唐利川甚至比不上淡风疏月和千古恨的一根寒毛,这俩怪胎肯定是察觉附近有与它们匹敌的剑器,见猎心喜故而爆发出剑意挑衅。

    正因为这样才是麻烦,齐家之中不仅天武境的高手众多,他们背后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御风谷。

    唐利川来这里本着恪守本分,一点都没有想搞事的意思,就是很清楚自己和大家族的差距。

    在齐家他可以跟一个心里有鬼的忤逆子敌对博弈,因为他知道更多的齐家人会站在他这一边,但是他作为一个外客跑到齐家府邸以剑气作乱,齐家的人就算翻脸不认人把他埋了,唐利川也只有自叹倒霉。

    “不好意思啊诸位护卫大哥,小弟最近在修炼剑法,对于剑气的控制有些生疏,刚才是无意之失,还请诸位大哥见谅。”

    自己有错在先,唐利川客气的赔罪起来,要是能简单解决自然最好,真打起来的话就算他闯得出齐家天罗地网一样的防线,借用传送点的事也得泡汤。

    所以能不动手他是绝对不会引起双方之间的武力冲突。

    “承认就好!将此人拿下,先关起来,等禀告大公子后再做处置!”

    护卫头目一声大喝,几十名护卫手中的武器齐整整的举了起来。

    “大哥,我们怎么办?大公子可是让我们保护他的安全,就这么看着他被护卫抓起来?”

    “大公子只是让我们盯着不让他被人暗杀,可是他触犯了齐家的规矩,我们拿着齐家的俸禄,没理由帮外人出头吧?”

    黑衣老奴派出的那波暗中保护的高手,这时候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僵持片刻后,那些高手的头领才低声道:“不要吵了,只要不发生武力冲突,我们就静观其变,双方打起来的话,我们就入场隔开战局,那小子和齐家的人都不能有任何损伤!”

    唐利川看着眼前明晃晃的几十口利剑,心中暗骂着自己的计划全都被两口破剑给搅合了,盯着对方一步步逼近的脚步,他突然做出一个让人错愕的举动。

    “刚才是我的不对,我知错,任凭诸位大哥处罚。”

    没有丝毫抵抗的意思,唐利川直接将两只手伸了出去,让那些护卫们随便抓捕。

    “大哥,这小子干嘛?这么轻易就束手就擒了?不会有什么花样吧!”

    暗中保护的人被他的举动给弄懵了,而他们的头目却笑道:“这小子选了一条最正确的做法,一旦动手的话,不管他献药是否有功,这梁子便彻底跟齐家结上了,可要是不动手,最多不过被关一会儿小黑屋,以大公子恩怨分明的性格,岂能让他受委屈?”

    齐家的护卫可不管这么多,护卫头目一招手,吩咐一声“绑了”!

    立即有两名护卫拿着寒铁打造的锁链朝唐利川走了过去。

    “等一下,你们在干什么!”

    此时,一个悦耳的女声从远处传来,接着一名二十出头的妙龄女子缓步从夜色中走了过来。

    “原来是孙小姐,此人扰乱府里秩序,我们正要将他拿下问罪。”

    护卫头目朝前走了一步,冲那女子客气行礼。

    此女乃是齐家老太爷的孙女、大公子的千金,名叫齐思月,身为大公子的掌上明珠却一点架子也没有,在齐家上下的仆人管事之中颇有口碑。

    “刚才的剑气可是出自公子之手?”

    齐思月看向唐利川腰间的乾坤袋,似乎有所察觉。

    唐利川闻言回望过去,发现此女虽是出身名门,不过却有几分英气,大概是传承自武道家族的缘故,看上去并没有显得半点娇弱。

    “原来祸源是你!红颜祸水啊!”

    唐利川心中一阵哀嚎,一瞅齐思月身后的侍女捧着一口灵气不凡的宝剑,他哪还不知道自己的两口倒霉圣剑为什么突然失控。

    心中如此嘀咕,脸上却恰到好处的露出几分歉意,赔笑道:“是在下一时失误引起的误会,没想到惊扰了小姐,在下给小姐赔礼了。”

    “你们退下吧,我与这位公子有话要说。”

    齐思月一挥手,竟然让那些护卫退下,并不打算追究唐利川的责任。

    “小姐,此人违反齐家规矩,理应……”

    要放过一名罪证确凿的“罪犯”,齐家的护卫头领显得有些犹豫,家规便是家规,他只有执行到底,可开口求情的是大公子的掌上明珠,也算是齐家本家主人,他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好了,爹爹若是怪罪下来,思月一肩承担便是,绝不牵连诸位护卫大哥。”

    齐思月这话一出口,那些护卫们脸色大变,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连连苦笑着表示不敢,他们再坚持下去就有些不给面子了,做下人的怎么敢让主人替他们承担罪责,护卫头领赔笑着拱手告辞,果断的转身走了。

    “多谢小姐替在下解围,在下唐利川,有礼了。”

    见齐家的小姐还挺明白事理,免去了自己一番麻烦,唐利川真心实意的拱手道谢。

    “公子不用客气,叫我思月便可,不知道公子能不能将腰间宝剑借与思月一观?”

    这位大公子的千金对唐利川没有多少兴趣,反而对他乾坤袋里的两口圣剑兴趣浓厚。

    “这……”

    圣级品级的宝物在鹤雪城是不是扎眼的玩意,唐利川还没有清楚的认识,本来他打定主意藏拙,从没想过将两口圣剑在人前展示,刚要开口推脱,结果这两口圣剑就跟馋猫嗅到腥味一样,急不可耐的自己从乾坤袋里飞了出来。

    光是这样也就算了,它们似乎为了在美人面前展示自己更强,突然爆发出比之前更强的剑气,两道纠缠一起的剑光化成剑柱冲天而起,漆黑的夜空顿时被这道剑光照耀得犹如白昼。

    “这玩笑开大了,别说齐家的人能都看得见,只要不是瞎子,恐怕鹤雪城了近八成的人都知道这边发生异状了吧。”

    根本没有阻止的机会,唐利川满腹无语的看着直冲九天之上的剑柱,知道这下他的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