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 顾忌
    “陈长老神功了得,小子佩服!不过长老不用其他招式,偏偏施展此招,是不是害怕自己的招数误伤墙上的古神文呢?”

    唐利川双腿一沉,力抗对方武技吸力,但他手中的黑色太阳却无法抵挡吸力的拉扯,很快便被扯去一大半。

    然而唐利川却不慌不忙的轻声一笑:“不用这么紧张,墙上的字是我刻上去的,只不过是一套普通的修炼口诀,不是什么上古秘术。”

    最后一字落下,唐利川突兀的回身一掌,手中残缺的黑色太阳化成数十道黑炎箭矢,目标不是陈长老,而是刻满了古神文的墙壁。

    “你敢!”

    陈长老料不到唐利川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就想毁掉墙壁,虽然他不敢肯定墙上的字是不是唐利川留下的,但也不能坐视不管。

    唐利川刚才的话欲盖弥彰的意味十足,不过陈长老本来就疑心病重,在没有确认墙上的文字真的没有价值之前,他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

    右手一晃,那圆形的黑洞立即一分为二,吸力骤然减半,但威力犹在,对着那数十道黑色火箭一吸,在它们还没有打中墙壁之前将它们全部吸了回来。

    “疑神疑鬼的老狐狸果然中计了!”

    趁着陈长老分心处理黑色箭矢的一瞬间,唐利川右手一晃,一口寒光凛冽的圣剑已经被他握在手中。

    体内两道冰火互斥的玄力属性同时在经脉里融合并行,排斥产生的冲击力好似一股滚烫的岩浆在他体内奔腾起来。

    敢修炼剑仙李泗的破碎虚空之剑,唐利川当然具备承受这种冲击力的体魄,圣剑在手却无招无式,仅仅是随手朝陈长老一指,剑身之上那“千古恨”三个字宛如融化成一滴血泪,顺着剑身翻滚前行。

    叮铃一道滴水声响起,三字融化的那滴血泪滑出剑身,速度猛然提升了数个档次,以近乎瞬移的速度朝着陈长老的眉心射去。

    天武境武者的直觉让陈长老在唐利川出招的一瞬间感到不寒而栗,顾不得将那些黑色火箭完全吸入黑洞,立即双手再次合一,增强黑洞的吸引力想以此破解唐利川的招式。

    “不好!这招的速度和穿透力竟然可以无视本人招式吸力!”

    攻击从发出到攻入眼前,只有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可是在天武境强者的感知力下,这一秒钟犹如被分割成数十份一样,让他能够清楚的看到唐利川发出的那滴血泪完全没有因为吸力的关系而改变轨迹。

    咻!

    血泪从陈长老头颅附近一穿而过,带起一连串豆大的血花飞溅开来,噗的一声轰入门外的地面,留下一个无法看清深度的小孔。

    滴答,滴答!

    一滴滴血液连点成线,速度越来越快的从陈长老脸上滑落下来。

    “好!能将老夫伤成这样,你已经没有保留全尸的资格了!”

    缓缓将头抬起,陈长老双眼眼眶里已经被血液填满,而他的眉心中心位置则出现一个倒竖的“一”字,这是被唐利川一剑挖去血肉留下的痕迹,同时也是身为天武境高手被玄武境之人所伤的奇耻大辱。

    刚才那一剑要是命中的话,他必然落得破脑而死的下场,只是他求生的本能让他在即将中招的时候脑袋猛的朝后一仰,堪堪躲过了要命的一剑。

    命虽说是保住了,额头却留下一个终身无法抹去的耻辱印记。

    “这一招还是缺乏练习,威力和速度都不及破碎虚空一剑的万分之一,可惜了。”

    唐利川叹息着摇了摇头,他知道没有跟随剑仙李泗的脚步用圣魔之力来发招,威力必然大打折扣,况且他的《冰极寒风》与《乾天至尊功》也才修炼到第二层,就算借用互斥之力提升了威力,但距离此招大成还有极大的差距。

    这时候,陈长老缓缓将右手朝天一托,一枚轻风环绕的大印挟带强烈的威压出现手中。

    “哟,对付一个玄武境的小喽喽,陈长老居然舍得动用仿神器,挺给我唐利川面子啊!”

    嘴上说得轻松,唐利川实际上已经绷紧了神经,对方的八风宝印可是连天武境的妖兽都能轻易秒杀,他要是被正面击中绝对讨不了好。

    墙壁上的古神文制造的破绽能干扰对方一次已经是极限了,现在的陈长老未必会把那些古神文放在眼里。

    可是,唐利川手中的筹码只有古神文一个吗?

    古神文是假的,顶层的破天龙吟炮确是真的!

    右手用力握了握剑柄,就见他忽然将剑锋朝天一指,一滴血泪朝着尖塔顶部飞驰而去,速度和力量与刚才完全一样,根本没有任何保留的意思。

    “你……”

    陈长老杀气腾腾的瞪了唐利川一眼,却不敢无视唐利川攻向塔顶的一剑。

    正如唐利川猜想的一样,要是对方早就知道破天龙吟炮的存在,而这东西又对城主府十分重要,陈长老见他出手朝上攻击,肯定会选择先挡住攻击再对付他。

    “彻风钉!”

    手中宝印一扬,三枚青色飞钉后发先至,同时撞在那滴血泪剑招上,不过并没有与剑招相互抵消,只是把剑招打得偏离了几分轨迹,贴着龙吟炮所在的位置差之毫厘的冲破塔顶,飞向天际。

    相同的手段用不同的诱饵,再次逼得陈长老分心应付,这一瞬的空隙唐利川并没有采用远程攻击偷袭,反而一个瞬移来到陈长老身侧,右手握拳直捣对方心槽。

    嘭!

    一拳震碎了陈长老的护身天力,狠狠硬在对方心窝上!

    陈长老眼神愕然的缓缓低头看着轰在心窝上的拳头,沉默了两秒之后,他忽然神色疯狂的狞笑起来:“瞬移?哈哈哈!算计不错,不过你想不到老夫的护身内甲就连天级武技也能硬抗一击对吧?这一拳只会把你送上鬼门……啊啊啊啊!”

    嘲讽的话还没有说完,陈长老身上骤然绽放出耀眼的蓝光,唐利川抵住对方心槽的右拳爆发出大量蓝色电流,雷公胆积蓄的雷电又到了该发泄的时候了。

    零距离的“电疗”让陈长老通体散发着烤糊的气味,电光迸射之间,隐约还能看到他体内那一具白皑皑的骨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