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 抵达
    检查完所有人之后,唐利川他们才允许登上“天空琼楼”,这飞行宝物看上去不大,实际上内部十分宽阔,就算一人占一间屋子也绰绰有余。

    只是面对如此神妙的飞行道具,谁也没有交头接耳的交谈,全都沉默不语的钻了进去,弄得他们好像被关押的犯人一样,在城主府的面前,他们这些大势力也只有看人脸色的份。

    唐利川跟楚阳进了同一个房间,浩星商盟的另外三人则冷哼一声,仿佛陌路人似的朝前走了一段距离才挑了一个空房子走进去。

    对于那三个小杂鱼摆出的脸色,唐利川根本没放在心上,回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发现天空琼楼居然已经起飞了,可是他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一丝移动的痕迹,心中不由得对城主府的炼器技艺生出一丝佩服。

    “唐……”

    楚阳神色不安的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打算跟唐利川再商量对策,然而唐利川却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又朝四周指了指。

    意思很明显了,他们现在身处城主府的飞行宝物里,说不定对方早已设下了监听术法,他们的一举一动可能都落在城主府的眼中,毕竟他们在城主府的眼里不是协助的帮手,而是必须听命行事的奴隶,与奴隶唯一的区别也只是没有带枷锁镣铐罢了。

    楚阳嘴唇动了动,本来想用唇语跟唐利川交流的,可转念一想,万一对方设下了监控画面的阵法,他改用唇语交流岂不是自作聪明,反而引人怀疑。

    轻叹一声将身子朝后靠了靠,楚阳心里对这次行动分明还有许多疑问,现在不得不咽回肚子里。

    一路上还算平静,天空琼楼看似笨重,不过飞行速度极快,居然不到小半天的时间,他们就已经驶出了黑死海域的边缘地带。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前些天的震动影响,这一路上居然没有看到一头妖兽的踪迹。

    又朝前飞了大概两炷香的时间,天空上依稀出现了许多小黑点。

    唐利川透过窗户看去,发现那些人全都是城主府的精锐——风骑士。

    “看来仙山已经到了。”

    唐利川刚说完这话,天空琼楼的所有房间大门齐刷刷的开启,就听城主府的人吆喝着让所有人都准备降落。

    “下面好像搭建了临时基地。”

    众人排队来到出口,站在白云之中朝下看去,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些人工搭建的营地在海雾里若隐若现。

    这个高度玄武境的人跳下去未必会摔死,不过天空琼楼设计精妙,不会让他们在半空中直接跳下去,而是每当一人走到出口的时候,空中立即会飞来一个足够一人站立的圆盘,等人站稳之后,圆盘便会载着那人朝下飞去,紧接着另一个空闲的飞盘便会立即补上空缺。

    踩着飞盘就像站在软绵绵的棉花上,唐利川轻飘飘的落在隐藏于海雾中的小岛上,这里已经提前被风骑士和青蝠两个精锐的部队给清理了一遍,现在连半个妖兽的影子都看不到。

    “那里应该就是仙山了吧?我还以为多大呢,怎么还不如我们商盟后院的假山大?”

    楚晨一方的三个人眺望远处,看到一座浮在海面上的大石头,巨石外边环绕着一轮保护屏障似的光圈,应该就是守护结界。

    他们正嘀咕着,一名风骑士来到他们面前抬手就是几个大嘴巴,厉声道:“不准交头接耳!安静点!”

    这几个大嘴巴把他们打得有些懵,委委屈屈的想着自己是来帮忙的,又不是犯人,怎么连一句话都不能说了。

    但他们挨了打也只能忍着,低着头不敢去看在城主府也是精英存在的风骑士。

    等所有人都从天空琼楼落下之后,天空琼楼竟然沿着原路返回了,好像将他们丢在这个四面环海的孤岛上了。

    这么做当然也是城主府设下的一道保险,就算这些来协助的商盟之人打算作乱,抢走了仙山里的宝贝,可是没有飞行能力的玄武境之人,要怎么穿过无边无际的海洋返回陆地呢?

    而他们自己的队伍则有风骑士可以载人,不管发生任何意外,城主府的人都有退路,而其他人若是不停号令,就等着困死在这里吧。

    被派来协助城主府的人虽然知道城主府没把他们当人看,可以没想到对方做得这么绝,心中不满却也无计可施。

    带头的两个天武境老者听了守卫此地的风骑士汇报,又跟负责破解守护结界的阵法师们吩咐了几句,那几名身穿黑色长袍的阵法师一声不吭的在风骑士的保护下朝着仙山飞去了。

    “诸位,现在我们来分配一下……”

    一名天武境的老者缓步来到唐利川众人身边,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远处的海面上猛的传来一声长啸,一头巨大的怪鱼头顶喷出千米高的水柱,身后跟着数万头犹如冰山一样大小的海兽朝这边冲来。

    落在众人眼里,只看到海面上一排人力难挡的水浪疯狂的朝他们卷来,不少人眼里都露出了惶恐之色。

    这架势不是每一个玄武境的人都有机会见识的,可真的身临其境,他们才升起不如不见的念头。

    “天武境的黑蛟鲸!能控制这么多海兽,应该是掌控一方水域的霸主!”

    就在其他人陷入恐惧的时候,两个天武境的老者并肩而战,其中一人说道:“陈老头,这一仗是你来还是我来?”

    另一人则捂着胸口一阵咳嗽,给人的感觉好像快把肺咳出来一样,好半天才朝前走了一步,枯竹竿一样的手掌朝怀中一捞,拿出一张裹得严严实实的手帕:“我、咳咳咳!我来!”

    说着话,这老头将紧紧包裹的手帕往天上一抛,一股强大的压力宛如天塌一样倾泻而下。

    唐利川在内的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一瞬间被这股巨力压得扑倒在地,唐利川瞬间的惊讶之后发现四肢还有行动的能力,不过他却没有多此一举的暴露,许多人则是真的没有办法抵抗,五官全都深深的陷入地面,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这股威压,是仿神器的感觉!单从气势来说,已经比真极雷炎扇更加强悍了!”

    唐利川装出被气压按在地上不能动弹,脑袋却微微一偏朝天上看去,却见一枚灵气逼人的巨大印玺盘旋空中,下方用八种文字雕刻着同一个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