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 结盟
    小半日后,唐利川与楚阳并肩走出浩星商盟本部,只是这时候的楚阳脸上依然带着一股震撼的失神意味。

    刚才那一战对他来说算是他记事以来所见过的屈指可数的最激烈的战斗。

    恶海三霸出手招式最低也是上品玄级武技,巨大的海兽更是动用水系天赋兴风作浪,这哪里是战斗,分明是一场人力与海洋之间的对抗。

    可是唐利川出招应对随心自如,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的随手破解了恶海三霸的所有杀招,最后更是以一剑凝聚冰火之力的精妙剑招瞬间穿透三人胸膛,结束了这场比斗。

    楚阳脑海里到现在还回味着唐利川最后那一剑,魔障一样的呢喃道:“的确是无法保留的杀人术,那一剑太可怕了……”

    这时候与楚阳一样感到可怕的还有楚长虹的小妾,那名想要替儿子报仇出气的女人,这时候双目呆滞的看着前方被一剑全灭的恶海三霸,想到他们临死前的恐惧和无力的挣扎,这个女人心中便不断有寒意升起。

    “一定要警告晨儿,往后离那怪物远点!那家伙太危险了!”

    之前听楚晨手下和执法堂的人回报,她还不相信唐利川有这种让人畏惧的实力,可是今天她亲眼见证了这一切,恐怕往后的一个月里,她没有办法睡上一个安稳觉了。

    一路失神的回到大公子府,唐利川这才出声叫醒了两眼无神的楚阳。

    站在夜风吹动的花亭里,唐利川开诚布公的说道:“大公子,这一次进入仙山探秘,要是寻到稳定的空间通道,我就要直接离开。”

    晃了晃脑袋,将脑印在脑海深处恐怕一辈子也无法磨灭的一剑暂时消退,楚阳讶异的看向唐利川,低声道:“你打算跟城主府作对?就算得到了进入空间通道的许可资格,什么时候进入也得听城主府的安排,你怎么能自行进入!”

    “我跟你们不同,这一界不是我的目标,我没有多少时间继续停留,特别是机会还要等待别人来施舍!”

    唐利川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心思飘向的则是那个大部分武修者都向往的无尽天域,说着话,他回头看向楚阳,正色道:“你有什么愿望就说出来吧,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走之前我都替你办了,算是回报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帮助!至于结拜的事,呵,大家心照不宣吧。”

    所谓结拜,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他们两人之间本来就没有深厚的友谊,这场结拜充满的利用的气息,唐利川当然不会当真。

    楚阳沉默了好一阵,好半天才缓缓开口道:“如果我说我是真心想跟唐兄结拜,唐兄信吗?”

    唐利川哑然一笑:“承蒙错爱,楚兄还是离我这样的人远一点比较好,我要是在仙山违背城主府的意思,城主府必然大怒,离我太近容易受到株连,我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你不同,你有家。”

    没等楚阳开口,唐利川又继续道:“我把目的都告诉你了,你就算去通知城主府的人也没用,只要仙山一天存在,我就有办法达到目的!说出你的愿望吧,我不想在走之前还欠份人情债。”

    “唐兄,我楚某人没有看错,你是做大事的人!”

    楚阳忽然深吸一口气,缓步走到花亭边缘,看着白玉盘似的月亮,低声道:“我若是说,我的想法与唐兄一模一样,唐兄可愿意带我一程?”

    “有了名额,你随时可以借用空间通道,何必跟我冒险?我不是浩星商盟的人,你们有的是办法抢走我的名额,所以我才不想多生事端,你完全不用这样!那样城主府的人会拿你家人下手,你想过吗?”

    唐利川有些不信对方的话,堂堂商盟大公子,根本没必要为了手到擒来的名额牵连整个家族。

    “呵,唐兄你对我家的事不太了解,你可知道我母亲是怎么死的?”

    楚阳双掌不知不觉的握住了花亭的栏杆,一阵木头碎裂的嘎吱声在寂静的夜空下越飘越远:“害死她的就是现在商盟之主的枕边人,那个被我称作小娘的人!而我父亲明明知道这一切,却不管不问、故意包庇,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呵呵,他们以为这一切我都不知道,我恨那个恶毒的女人,更恨我那色迷心窍的父亲!”

    “这十几年来我有很多机会能把他们给宰了,只要我想的话,就算是拼得玉石俱焚,我也有八成以上的把握让他们下地狱!”

    恶狠狠的神色在楚阳脸上一闪而过,很快便如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的消失了,他声音依然平静,笑了起来:“只不过我不能那么做,我的父亲他确实该死,但我生命是他赐予的,我体内流着他的血液,我的理智让我下不了手,他告诉我不能做那弑父的畜生!”

    脸色被月光映照得有些苍白,楚阳仰着头,眼神缓缓扫过唐利川注视的目光,沉声道:“所以,我不动手,让城主府的人代劳,正合适。”

    “你没说实话,如果只是想借刀杀人,很随意的就能引动城主府的杀机,没有必要等到今天。”

    唐利川知道城主府的人可以为了一句酒后胡言斩杀那么多人,楚阳只要略施手段就能让浩星商盟毁于城主府的怒火,何必等到今天才执行复仇的计划。

    “我说的就是实话,我想复仇,却不想搭上我自己的性命,你说我怕死也好,还是对我有其他的怀疑,我都要说,我体内一半的血是我父亲给的,还有一半是娘赐的。”

    楚阳将目光又望向看得到却摸不着的星空,喃喃道:“我娘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这座孤城,哪怕商盟能够出海做生意,她也不准随船同行,这辈子看到的唯一风景就是这座一天就能看遍的牢笼了……我要走出这座囚笼,用我的双眼替娘完成没有说出口的心愿。”

    好半天,见唐利川没有出声,楚阳才收回目光,神色坚定的看着唐利川的双眼,问道:“你信吗?”

    情绪没有丝毫波动,只用平静的目光回望对方,唐利川缓缓伸出一只手,说道:“你的家事我不过问,如果你不会后悔做出的决定,我很欢迎你的加入。”

    楚阳露出一抹真诚的笑容,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