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 静默
    唐利川浑身流淌着不属于自己的血液,斜提着一口被血浆包裹的弯刀,一步一步踏在场中所有人的心头。

    他的身上没有冲天而起的气势,没有狂暴无比的怒气,脸色平静得宛如一具僵尸,浑身上下唯一存在的气息便只有杀气!

    从玄龙宗到麒麟帝国,从秘境再到圣武院的论武会,一直到唐利川站在这一界的土地上,手上、身上、心上早已染上了洗不掉的血腥,对于其他人无法想象的无间地狱,他甚至亲眼看过,亲身体验过。

    就连他手中的弯刀也是杀人得来的战利品,他自己都忘记了这玩意是冯胜的还是绝地刀狂的,或许是另外两个死在他手中的星钻角斗士的遗物。

    踏上武道界的无情之路走到现在,他从一个为求自保才不得已杀人的雏鸟,已经变成了一个舍得杀人的冷血杀手。

    他散发的杀意远比其他人更接近死亡,只是微微一点,便能让人呼吸急促,眼中所见走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会移动的尸山血海。

    楚阳一方的护卫看到唐利川走来,连咽口水的声音都不敢发出,虽然他们是站在同一阵线的人,但看到唐利川这幅模样,谁也不能保证他还分不分得清楚谁是自己人。

    无人敢阻拦唐利川的脚步,城楼的大门前很快便腾空了一个过道。

    楚晨的脑子现在一片空白,不知道为什么唐利川能在邪凰弓的绝招中活下来,更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人能散发如此强大的杀意,只是被这股杀意包围,他就仿佛置身于万千枯骨的战场一样,脑海里想到的除了死亡之外,别无其他。

    “楚阳!快让他住手!我们是兄弟,我们都是流着楚家血液的同胞兄弟!我要是在你眼前出事,你也逃不了!楚阳,你还不出声阻止?”

    楚晨跟唐利川眼神在空中略一接触,马上毫无征兆的惊叫起来,浑身汗液无法控制的不断冒出来,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他失去冷静,情绪当场崩溃了。

    楚阳偏头看着这幅血海恶鬼模样的唐利川,喉头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害怕得连半点声音都无法发出,就算他没有陷害唐利川的心思,就算他还特意跟楚晨算账也算帮唐利川报仇。

    可是现在他内心深处还是害怕唐利川不分敌我,意识本能的让他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看着不断退后,已经吓得撞上桌子的楚晨,楚阳忽然觉得他是那么的可怜和弱小,堂堂楚家二公子、浩星商盟未来继承人之一,居然吓得犹如鹌鹑。

    更可笑的是,他自己跟唐利川站在同一阵线,没有感受到那股敌视的压迫感,居然也害怕得无法做出任何有用的行动。

    冰冷的眼神微微一抬,朝着赵谭所在的方向看去,拦在路径上那一排楚晨的手下们纷纷吓得退散开来,有的人更是害怕得将手里的武器丢在地上,神色紧张的慌忙道:“不是我,跟我没有关系!”

    楚晨精挑细选的玄武境护卫竟也在唐利川一个眼神的扫视中败退下来,就像走投无路的小白兔一样,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

    视线再无半点阻拦,直直的落在赵谭的身上。

    这名擅长使弓的高手,其敏锐的感知力让他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刚才那一眼对视,他就觉得浑身好像如遭电殛,每一个细胞都陷入了无法停止的颤抖,额头、手臂、双腿任何一处看得见血管的地方都能清楚的看到因为恐惧而产生的不自然跳动。

    “跑!”

    赵谭脑海一个激灵,知道唐利川是冲着他来的,面对这样的杀神,他根本没有半点胜算,能做的只有逃跑。

    亏得此人在唐利川的杀意笼罩下还能迈开双腿逃命,只是也因为恐惧而使他实力发挥失常,逃离的速度比起普通人奔跑快不了多少。

    啊!

    朝着另一道侧门冲去的赵谭冲到门口,却宛如撞上一道坚固的墙壁,身体一个不稳反弹回来,手中的邪凰弓也摔落一旁,就见他额头上当场就乌黑了一大片,一股淤血顺着脸颊落进眼中,将他的视线染成一片血红。

    “罡气成盾!”

    一脸惊慌的用感知力一扫,赵谭这才方向前后门窗都被唐利川用罡气封死,他刚才情急之下一头撞上去,以他的体魄怎么可能撞得碎唐利川修炼到第二层的《乾天至尊功》布下的罡气墙壁。

    沉闷的撞击将楚晨惊了一跳,看到赵谭无法逃走,他马上也知道唐利川用了手段把他们困在了这里,现在他的手下斗志全无,根本没有拼死杀出血路的可能性。

    眼神不断透过窗户去看刑罚堂的救兵何时赶来,可是肉眼能看到的位置根本没有半个浩星商盟的人出现。

    踏,踏,踏!

    救兵未到,煞星先到了。

    一声声脚步声缓缓朝他逼近,那股血腥味越来越浓,就好像悬在他鼻下凝聚不散一样,让他喉咙里都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楚晨知道那个恐怖的杀神正朝他慢慢走来。

    壮着胆子抬头一看,那个浑身染血的恶鬼果然拎着弯刀来到了他的身前。

    “我、我、我……”

    楚晨一只手向后撑着桌面才能保证勉强站立,双腿早在唐利川靠近的时候已经使不出力量了,看到那双冷漠得不带任何感情的眸子,楚晨不仅说不出威胁的话,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唐利川站在他身前停顿的三个呼吸里,楚晨就像磁碟卡带一样重复说了二十几个“我”字,仿佛除了这个字之外,他脑海里已经想不起其他的文字了。

    唐利川右手微微一抬,弯刀上数滴粘稠的血浆滴答落地,接着便是一道斜劈而下的刀光划过。

    “哇!娘啊……”

    刀光落在楚晨身上的同时,那家伙内心终于崩溃了,瘫软一样的靠着桌子滑落下来,一滩黄水在他嚎啕声中流得满地都是。

    然而他却没死,刀光斩过他的身体并非实体,只是一道虚幻的残影,真正死掉的是那个用箭偷袭的赵谭。

    唐利川一刀斩落,连同邪凰弓和他的脖子一起斩断,那颗瞪大了眼睛的脑袋就这么被唐利川横在刀身之上。

    用刀托着死不瞑目的头颅来到楚晨身边,唐利川缓缓蹲下去,将赵谭人头放到楚晨的肩上,让他能看清此人死前的恐惧和无助。

    随后又轻轻的、慢慢的将弯刀两面在楚晨脸上擦掉了血浆。

    将刀一收,唐利川说出了来此之后的第一句话:“下次动手记得瞄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