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 交锋
    浩星商盟天鼎阁乃是商盟内部炼丹师居住的地方,炼丹师在武道界里数量不多,且丹药对武修者的助益极大,故而炼丹师在武道界里算是极有地位的职业。

    天鼎阁常年都是人山人海的场面,不只是浩星商盟内部的人经常前来求取灵丹,就是日照城的其他势力也经常重金求药。

    唐利川与玉面宫主两人前来的时候还被看门的给拦住了,就算表明他是大公子的结拜兄弟也不准进入,就是因为来办事的人太多,以前发生过丹药失窃的事,所以浩星商盟加强了对天鼎阁的守卫,没有请帖的人一律谢绝进入。

    还好唐利川将令狐杰送来的请帖还留着,拿给守卫辨认了一番真伪才放他们进去。

    一路上看到的人有的面带喜色,有的则摇头叹息,全是因为天鼎阁的规矩,但凡来此求药的人都要自备材料,最少也得将主要的材料准备齐全,剩下的材料天鼎阁可以代凑,不过必须支付远超市场价一半的费用。

    而且炼丹之道没有绝对成功的说法,只有成功率高低之分,天鼎阁接受委托之前就有言在先,炼制成功的丹药天鼎阁要收取三成作为酬劳,而炼制失败则不承担任何责任。

    虽说天鼎阁开出的是霸王条款,那些前来求药的人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谁让这里的炼丹师技艺高超呢。

    一路人挤人的来到约定的地方,唐利川老远就看到令狐杰派来传话的小童子就站在路边等待,瞧得他来,立即迎上来说道:“我家主人有事入阁去了,请公子在凉亭里稍等片刻。”

    说完,他就将唐利川引到一旁坐落在小水池中的凉亭里,亭中已经准备好了瓜果香茶。

    到底是浩星商盟的供奉客卿,其他人都只有在路边等待,令狐杰居然能占用一处凉亭,这就是身份带来的权利。

    唐利川也不着急,在凉亭里坐了下来,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香茶慢慢的品了起来,打量的目光在天鼎阁附近随意的扫视着,忽然看见天鼎阁外的公告栏上贴着几张崭新的告示。

    “妖兽内丹血液可以换取丹药?”

    看了告示的大概内容,唐利川摸着下巴思索道:“现在正是妖兽攻城的时候,要弄到妖兽材料正是好时机啊。”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里,唐利川已经看到三波佣兵一样的壮汉走到公告栏附近交易,离开的时候他们脸上都挂着满意的笑容,显然天鼎阁开出的条件十分丰厚,换到的都是平常有钱都买不到的上等灵丹。

    “公子,莫非你也想做这笔买卖?”

    玉面宫主见唐利川盯着公告栏那边看了好半天,心说唐利川的实力斩杀妖兽跟玩一样,用妖兽材料拿去换取灵丹的话岂不是换到的数量能直接让他晋级到天武境。

    “不,换取灵丹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攻城妖兽里的强者才多少?更多的都是不值一提的杂鱼妖兽,用它们的内丹血液能换到什么好东西。只是他们也给我提了个醒,我也得想办法多弄点钱啊!”

    唐利川摇了摇头,他想要钱的目的乃是为了购买一台穿越工具,他翻阅书籍知道了其他大城里有出售这种宝物的地方,但要弄到手的话没有钱能行?

    光是从斗技场分红得到的几十万灵石,肯定买不到穿梭境域的宝物,那他现在能快速赚钱的办法不就是猎杀攻城的妖兽吗?

    正想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在亭外想起,一个满脸市侩的小老头笑嘻嘻的快步走了进来,唐利川闻声站立起来,那人立即伸手跟唐利川握了握,赔笑道:“刚才有一副丹药即将出炉,老夫不得不亲自去盯着,来晚了,实在抱歉!”

    唐利川跟对方一握手,心头微微一怔:“天武境的人!此人表面上展现的实力只有玄武境,实际上用了特殊的手段遮掩了真实水准。”

    故作不知的跟对方客套了几句,双方各自坐下,那老头才满怀期待的看向唐利川,笑道:“听说唐二爷真从斗技场里得到了神纹绢帛,小老儿真是万分佩服!就不知道能否请唐二爷将神纹绢帛借老朽一观?”

    唐利川听得对方的对他的称呼,微微一笑,摇头轻笑起来:“供奉大人客气了,您是前辈,叫我名字就行了,至于神纹绢帛,小子确实带在身上,就不知道前辈的北冥寒精……”

    要验货就要同时验看,哪有自己先把宝物拿出来让他看的道理,唐利川故意拉长了声调,令狐杰才故作糊涂的一拍脑门,干笑道:“唐小友提醒的是,老夫险险忘记了!”

    一回头,令狐杰冲着小童子吩咐道:“快去拍卖行将北冥寒精取回来!”

    那小童子答应一声,钻进人群就不见了踪影,令狐杰这才笑道:“唐小友,你看北冥寒精马上就送过来,那神纹绢帛老夫是不是可以先过过目?”

    “呵,老家伙憋着跟我来这套,先给你看又如何,反正真正的秘密藏在繁星文的暗号里,我还能让你当着我的面破解暗号不成?”

    唐利川心中如此想着,脸上做出一副恭敬的神色将神纹绢帛取了出来,放在桌上朝对方面前一推。

    令狐杰火急火燎的将东西一把抢在手中,展开一看,整个凉亭立即陷入一阵夜色般的黑暗,引来不少目光朝这边张望。

    令狐杰轻轻一打响指,就见凉亭周遭升起一道半透明的屏障,将那些窥探的目光和感知力全都隔绝开来,随手布置的隔绝阵法就能挡住玄武境之人的感知力,这老家伙难保没藏着立威的意思。

    来而不往非礼也,唐利川起先默不作声,待得令狐杰观看了片刻,已经有些老眼昏花的抬头揉着眼睛的时候,唐利川才冷不丁的开口说道:“这繁星文暗号不是一时半刻能破解的,等咱们交易完毕,供奉大人拿回家慢慢细看不迟,何必急在一时呢!”

    这话落在令狐杰耳中无疑是一道惊雷,原本以为唐利川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公子府客卿,岂料他居然识得繁星文,而且知道这种文字其实是一种暗记。

    “这小子底细不寻常!繁星文就算浩星商盟之中认识的也不出一掌之数,他居然知道这种文字!”

    既然是识货的人,令狐杰再耍小聪明就没没意义了,也不知他动了什么手脚,半天没有消息的小童子就在唐利川开口点破之后“恰好”返回了。

    将小童子手中用符文封印住的木盒子递给唐利川,令狐杰眼带笑意的说道:“唐小友,此物就是北冥寒精!”

    宝物就在眼前,唐利川却没有动手去接,反而面色冷漠的笑了起来:“供奉大人,你发出消息的时候可没说你手中的北冥寒精是件劣质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