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九十八章 机密
    “刚才还派人趾高气扬的来找死,这才隔了几条街就转性了?还给我递上请帖如此郑重其事?”

    唐利川不知道刚才那三人是二公子派来冒充的,满腹疑惑的嘀咕着将请帖收起,那名唇红齿白的小童子也没有多说半句话,掏出一块手巾擦着汗水,抱怨着天气嘀嘀咕咕的走了。

    打开请帖一看,唐利川面露沉思之色:“让我三天后去商盟天鼎阁找他,那里好像是商盟炼丹师所在的地方吧,这名客卿供奉本事这么大吗?”

    摇了摇头,唐利川不再去想对方的身份,反正他现在又多了两张底牌,有圣剑淡风疏月和千古恨傍身,他保命的能力又提高不少,对方就算要对他不利,他也不会任人鱼肉。

    “三天时间,可以趁这段时间研究一下神纹绢帛的秘密。”

    本来他也没打算就这么直接跟对方交换,神纹绢帛作为斗技场奖励第一斗魁的宝物,而且连供奉客卿都想得到,甚至就连交换北冥寒精的东西都指定是它,唐利川当然要探究一下其中的奥秘。

    来到大公子府门口,立即有两名看守的护卫迎上来行礼:“拜见唐二爷!”

    他现在是大公子楚阳的结拜兄弟,在公子府的地位已经不是当初的首席教头可比了。

    随意摆了摆手,他象征性的询问了楚阳的去向,从守卫的口中得知楚阳去协助城防,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

    唐利川“哦”了一声,接着大步走了进去,他并不担心楚阳的安危,以对方浩星商盟大公子的身份肯定不用上前线去卖命,最多站在幕后指挥浩星商盟的属下迎战罢了。

    斗技场一行唐利川也并非没有好处,至少在外边猎杀了妖王之后,就不需要他再协助防守城池了。

    来到自己的住处,唐利川手一晃就把装着神纹绢帛的包裹丢到了桌上,伸手一点点解开束缚,寝室的光线突然变得暗淡起来,宛如进入黑夜似的。

    “哇,主人这是什么宝物,好美啊!”

    玉面宫主变成人形站在唐利川旁边,看到一张四四方方的黑色绢帛上,闪烁着无数繁星似的光点,仿佛将整个夜空都囊括在一张小小的绢帛里了。

    “繁星文!原来这就是神纹绢帛的秘密!”

    唐利川看到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神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繁星文?那是什么文字?”

    玉面宫主眨了眨眼,她只知道绢帛上繁星闪烁的画面很美,却不知道繁星文是什么来历。

    唐利川离开麒麟帝国的时候,已经在小花猫的监督下苦学了无数种异族文字,繁星文就是其中的一种,说它是文字,倒不如说是一种密码。

    “所谓繁星文乃是一种密码记号,要想找出其中的秘密,就必须懂得繁星文的暗语标记。”

    小小一方绢帛上凝聚的繁星约有数十万之多,层层叠叠交相辉映,不只是眼前所见的一层那么简单,当一些繁星暗淡下来的时候才能看见隐藏在它们下方的光点,要解开繁星文的秘密,光是知道解法还不行,必须有过人的耐心和观察力才行。

    唐利川脑海里不停的闪过繁星文暗语的始末路线与绢帛上的星空进行对比。

    一眼不眨的足足看了三个时辰,他忽然手指一动,飞快的在绢帛上连接出一个六芒星符号,其中有三个连接点只存在了两秒钟便一闪而过,唐利川观察了三个时辰就是在推算这三点的出现时机。

    繁星文与其他的暗语不同之处在于每次失败之后,星空图就会被打乱,同时开启的暗语也随之变化,之前的一切观察也就白费了,必须重新推算改变之后的暗语,所以破解起来必须保证一次成功。

    随着唐利川破解了暗语,绢帛之上的繁星突然有规律的排列起来,很快形成一个个异族文字,只是每一个新的文字出现,前一个文字就会消失。

    唐利川默不作声的飞速拿笔记录,很快便写满了一页。

    当最后一个文字消失的时候,绢帛上凝聚出一个长枪图形,足足持续了十个呼吸的时间,聚集一起的光点才重新散开,回到那个被打乱的沙盘模样,丝毫看不出刚才组成图案的样子。

    “主人,这些文字代表的是什么?”

    玉面宫主盯着唐利川记录的文字看了半天,还是一个字都不认识。

    “这是古神文字,记录的乃是一个藏宝地点,在一个名叫‘山海归墟’的地方藏匿着一件神器!就是刚才浮现的长枪。”

    唐利川仔细辨认了一番,终于沉声说出神纹绢帛暗藏的秘密。

    “神器!主人,那这件宝物绝对不能拿去交换了,神器的秘密只能握在主人手里!”

    玉面宫主就算再没见识,也不可能不知道神器代表着什么,立即激动得眼神发亮,就算神器不可能让她使用,她也能近距离一睹神器的风采啊。

    “为什么不能交换?神器虽好,但也只是镜花水月罢了!繁星文记录的资料只提到了‘山海归墟’中藏着神器,可并没有说这个地方如何前往,从记录所用的文字是古神文这一点来看,说不定这东西存在的时间已经很久了,而且极有可能不是这一界之物。”

    唐利川默默的摇头分析道:“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可能永远都得不到的东西,去放弃马上就能提升实力的北冥寒精呢?你不觉得斗技场的人把此物拿出来作为奖励,其实他们早就破解了秘密,只不过他们也觉得此物看似价值极大,实际上只是一张废纸而已。”

    “那岂不是眼巴巴的知道神器的下落却无法得到?”

    玉面宫主从欢喜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谷底,似乎有些无法释怀唐利川的解释,那可是神器啊,又不是地里的白菜,她很不理解唐利川为什么一点都不郁闷,只能看却不能得到,心里不憋屈吗。

    唐利川其实还真没有憋屈的感觉,这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以前神器摆在他面前,他也是说走就走,更何况这一次只是以文字的形势记录下来,他干嘛那么激动。

    再说不就是神器嘛,他手里又不是没有,欺天棺不就是一件货真价实的神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