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七章 冒牌
    一起参加比试的星钻级角斗士除了唐利川的实力不明之外,其他人的实力几乎都在伯仲之间,甚至那名绝地刀狂的实力还隐约比他们高上一筹。

    如果唐利川真的把他们三个全都灭了,恶贪狼还真没有胆子敢对唐利川大声说话。

    若是比拼背景,这是正面叫板不惧对方,可武修者想要杀人,见不得人的手法多的是,那时候瀚海商盟的势力和名头就保不住他了。

    他现在咬紧牙关就是不交出神纹绢帛,万一惹动唐利川的杀意把他给宰了,瀚海商盟要是查到线索或许会帮他报仇,可瀚海商盟却不能让他复活啊。

    看着笑意不减的唐利川,恶贪狼只觉得眼前的年轻人怎么比毒蛇还要恶毒。

    与性命相比,神纹绢帛当然是身外之物,可就这么交出来,面子上过不去啊,他刚才已经把瀚海商盟搬出来了,现在突然低声下气的交出宝物,那不是连他们商盟的面子一起砸了。

    纠结的眼神难以掩饰的显露出来,罗馆主眼神锐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这时候哈哈一笑,给了恶贪狼一个台阶:“唐小友说笑了,本人对唐小友的实力绝不怀疑,要是没有过人的本事,怎么可能得到破格提拔的机会?这些妖兽当然是唐小友自己动手斩杀的!不过恶贪狼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你虽然是替城主府分忧,不过也确实超过了十日时限,要拿回神纹绢帛也得有所表示才对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唐利川当然不会继续只用威胁的话,现在是该给点好处的时候。

    伸手甩出一个乾坤袋,笑道:“这里有十万灵石,算是感谢贪狼兄帮我保管神纹绢帛的谢礼了,千万别嫌多!”

    成为第一斗魁才能得到的神纹绢帛,唐利川居然只出区区十万灵石就想要赎回来,还让人别嫌多?多他二大爷,这点灵石连给人塞牙缝都不够。

    可恶贪狼还不敢不答应,眼下分明是罗馆主帮他搭了个台阶,要是不识趣,那他只有等着唐利川来暗杀了。

    斩杀同级其他的三人之后还跟没事人一样来跟他谈判,实力必然凌驾于其他三人,要杀他根本不成问题,就算他躲在城里也未必能保得住性命。

    更何况以他的身份在瀚海商盟里,哪有资格只在城里享受而不出城执行任务,唐利川只要愿意,总能找到在城外堵他的机会。

    “既然是城主府的意思,本人不能不服,东西给你了,告辞!”

    甩出一个布包裹,恶贪狼连唐利川给的十万灵石“感谢费”看都没看一眼,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钱都不要,那我可省起来了。”

    笑嘻嘻的将神纹绢帛和十万灵石收入囊中,唐利川这才客客气气的跟罗馆主道谢:“感谢馆主大力相助,以后有需要小子的地方,招呼一声就行了。”

    罗馆主狡猾的一笑,打趣道:“道谢就不用了,不如你留在斗技场多表演几个月当做回报,工钱照付,如何?”

    唐利川也跟着笑了起来,同样打趣的回答道:“罗馆主就不怕本人的臭脾气把你的客人都赶跑了?”

    罗馆主闻言只是摇头笑着挥了挥手,唐利川心领神会的拱手告退,带着一心想要得到的神纹绢帛走出了斗技场。

    在他离开之后,一个坐在街边的中年人偷偷拿出一张符纸嘀咕了几句话,看他的口型好像提到了‘供奉大人’一词。

    从斗技场里得到了神纹绢帛和斗技赚来的几十万灵石分成,心里美滋滋的朝楚家大公子的府邸走去,准备先研究一番那个神纹绢帛有什么妙用。

    正走着,眼前一名管事模样的人带着两个仆人拦住去路。

    抬头看了看对方浩星商盟的标志,唐利川沉声问道:“阁下拦路有什么事吗?”

    那人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管事,还不是总管,口气却十分嚣张的冲唐利川嚷道:“唐利川,听说你得了神纹绢帛,本事不小啊,就是有点不识趣!想跟我家主人交换北冥寒精还不立即去白凤亭见他,要我来请你?架子挺大嘛!”

    “嗑瓜子嗑出个臭虫,老子要交换什么轮得到你指手画脚?”

    本来心情还挺好的唐利川被这家伙一搅合,顿时烦躁起来,他当然想交换北冥寒精,不过对方这种拦在路上指着鼻子把他一顿臭骂,让他立即无名火起。

    瞪着那名管事低声道:“别以为同是浩星商盟的人我就不敢打你,你要是再敢说出半句让我不顺耳的话,我会让你这辈子都说不出话来!听明白了?滚!”

    “你敢骂我?你知不知道老子是……”

    那名管事被唐利川恶狠狠的口气给吓唬住了,可转念一想自己的靠山是谁,立即带起不屑的表情提高了声音想要压制唐利川一头,只是他没想到唐利川根本不听他说完,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他的脖子将他给提了起来。

    “呵,不识趣?”

    火热的玄力透过手掌传入对方咽喉,那名管事的声带立即被烫得扭曲成一团麻花,这辈子再也无法发出半句声音了。

    随手一丢将那家伙丢出三百多米,唐利川挂着一丝冷笑大步离开,那管事的两名手下连个屁都不敢放,只能目送唐利川走远之后,这才连滚带爬的去救痛得满地打滚的管事。

    其中一人低声抱怨道:“二公子这条计策太烂了,我早就知道人家唐利川是大公子的结拜兄弟,哪会怕你威胁?你看他那副底气十足的样子,咱们冒充客卿供奉的人也吓不住他啊!”

    另一人低声叹道:“别说了,他没跟咱们动手就算烧高香了,赶紧救人吧,这事还得跟二公子回报!”

    原来他们三个并不是客卿供奉令狐杰的手下,而是楚家二公子楚晨的人,受命将唐利川骗到设下陷阱的白凤亭,谁知他们嚣张的态度反而惹得唐利川发火,算计完全落空了。

    不过这三个家伙倒是把唐利川给弄糊涂了一阵,因为他看见令狐杰手下那名唇红齿白的小童子这时候就在楚家大公子的门口徘徊着,好像在等人似的,一见到他立即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递上一张请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