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九十四章 掌握
    前车之鉴,玉面宫主不敢贸然出手,现在唐利川分明受到剑招之威的反噬,视线处于受损状态,能不能即使支援都是问题,要是再次引来双剑的攻击,玉面宫主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抵挡。

    吴穹一出手奔着千古恨而去同样也有自己的考量。

    要是按照对他最为有利的做法应该是第一时间斩杀唐利川这名大敌才对,而且唐利川现在视线受损,分明是斩杀他的绝佳机会。

    可是吴穹心有顾忌,一者乃是唐利川身边的那只玄武境三重的三尾妖狐,唐利川一直以身为盾将她护住,这只狐妖实力根本没有受到半分影响,一旦他对唐利川出手,这只狐妖纵然实力不如他,至少也能缠斗几招,那时候唐利川早有机会做出反击。

    目前的情形若是不能一击得手,那突袭就没有任何意义。

    更何况更加关键的第二点就是唐利川面前那口能与千古恨平分秋色的圣剑,吴穹可不知道唐利川与淡风疏月之间的纠葛,他只知道这口剑是从唐利川的乾坤袋里飞出来的,唐利川当有办法使用此剑,加上刚才观摩的招式,吴穹觉得以他手无寸铁的状态对上此剑,恐怕没有几分胜算。

    只要先将千古恨抢到手中,后续是战是退,他都没有白来一趟。

    听得玉面公主的提醒,唐利川双目紧闭,左手却对着身前重新钉入地面的淡风疏月一指,原本他还没有资格使用的剑圣佩剑居然受他指令飞旋起来,旋转数圈之后朝地面重重一砸,一道刀光破地劈出,唐利川所用的招式不是剑法,而是南宫寒的千秋一刀斩!

    圣品剑器施展出来的刀招威力更甚从前,仅仅一丈来长的刀光就让大地颤动不已,一道深达十丈的裂缝随着刀光轨迹撕开地面,朝着吴穹方向延伸而去。

    “哼!区区刀气不足为虑!”

    唐利川刀气不凡,可是吴穹自恃本身防御力,选择硬抗唐利川一刀先抢秘宝。

    千秋一刀斩在吴穹树皮似的皮肤上炸开,嘭的一声沉闷的斩击声响起,吴穹背后却只是炸飞了一小撮碎屑,就连轻伤都算不上。

    借助撞击力朝前一滚,吴穹手掌已经快要伸到千古恨三米之内。

    发现出招不会受到剑气攻击,玉面宫主将心一横,壮着胆子凝招出手,两道雪色狐狸速度极快的扑向吴穹。

    虽是命中吴穹身体,可连对方的皮毛都没伤到,两只雪色狐狸反被震散开来,化为玄力消散天地间了。

    “这点水准也想伤我?”

    吴穹不屑的冷笑一声,接着声色一沉,右手颤抖着一寸一寸朝前逼近。

    要不是千古恨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压挡住他收取的动作,玉面宫主后发的招式怎么可能打得中他。

    千古恨与淡风疏月对战之后,也不知道是剑意得到的宣泄还是消耗力量过度,抗衡的气压虽是强大,可已经没有刚才一剑就能逼得众人闪避的气势。

    吴穹浑身坚若金刚,一步一挪的朝前逼近,不多时已经朝前再进一米。

    眼看千古恨就要被吴穹夺取了,玉面宫主妖媚的脸色一寒,咆哮一声化出三尾妖狐本体,顿时一阵阴寒的妖风在场中肆虐起来,颇有一副六月飞霜的架势,很快地上就被覆盖一层薄薄的冰霜。

    “臭狐狸也想不自量力的阻拦本人?”

    发觉三尾妖狐爆发出本体妖力,吴穹知道她想替唐利川争取时间,只是对方的攻击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力,而他也只有一米之差就能得到千古恨,到时候这只狐狸是生是死,还不是掌握在他一念之间。

    “你退下吧,我已经没事了。”

    这时候唐利川缓缓睁开双眼,平静的拦住了准备冲上去拖延的玉面宫主,伸手朝前一探,淡风疏月已经被他握在手中,本应出现的剧烈抵抗并没有出现,剑身中反而发出一阵十分配合的轻快剑鸣。

    “这一架让你打得很过瘾吗?放心,我肯定把千古恨抢过来留在身边,充当你打架的玩伴!”

    唐利川刚才密闭恢复视线的时候,感知力已经与淡风疏月的剑灵连接感应,此剑刚才一战仿佛打出了英雄惜英雄的意味,主动提出可以被唐利川使用,不过条件交换,就是要将千古恨抢过来,让他手痒的时候有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本来必须对剑意领悟到一定境界才能使用的淡风疏月因为千古恨的出现,居然十分爽快的答应让唐利川使用,唐利川岂能不把握这个机会。

    既然唐利川自己出手,玉面宫主自然收起妖气,重新化成人形退到一旁。

    手掌握上淡风疏月,唐利川脑海里立即浮现出白慕寒四时江雨剑法全套剑招,一道道幻影走马灯似的在眼前穿过,将整套剑法完全展现在他的眼前。

    “原来这一招的奥妙是这样的!”

    若是没有得到圣剑剑灵相助,唐利川绝对无法看到藏于剑中的影像,随着幻影演练一番,唐利川随身而动,剑卷雨势,四时江雨剑法第一式“春雨无声”应运而出,空气中转眼凝聚出雨滴般的剑气,以无声落入江湖的意味飘向吴穹。

    正在努力收取千古恨的吴穹似有感应,神色骇然的回头一瞪:“人剑相通?该死!只差一步就……”

    这一剑威力已经让他感到危险,若是再给他一点时间,他就能拿到千古恨了,可是现在不挡的话必然被剑招重伤乃至轰杀。

    恼怒的呼出一个闷气,吴穹无奈放弃收取千古恨,伸手朝怀里一探,摸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琥珀狠狠按进自己胸口,那琥珀与他血肉接触,立即生根似的嵌入胸口,琥珀表面缓缓出现一道道血管似的红色纹路。

    受到血气影响,琥珀嘭的壮大起来,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圆球,刚好将吴穹包裹在内。

    四时江雨剑法打在透明琥珀之上,宛若雨打屋檐叮咚作响,就是无法穿透琥珀防御。

    吴穹使用宝物挡住唐利川的剑招,只是他做完这一切,自己已经被千古恨散发的气压推回了原处。

    “坏我好事,老子要你拿命来偿!”

    气得浑身发抖,吴穹心知想夺宝就必须灭了唐利川,右手朝乾坤袋上一拍,一道刻满神秘符号的符咒便被他抓到了手中。

    此物乃是浩星商盟那位客卿供奉令狐杰绘制的“穿灭咒”,传言一咒可伤天武境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