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二章 剑斗
    让吴穹陷入震惊的圣器自然就是浮云剑圣白慕寒的佩剑“淡风疏月”。

    白慕寒三百年后再次挑战国师杨术,以苦修悟出的无形之剑出招,依然被国师杨术半招之间完全瓦解,至此斗志全无,弃剑不用,而这口具有中品圣器水准的淡风疏月也被国师杨术转赠唐利川手中。

    只是杨术嘱咐过此剑被他设下了禁制,让唐利川的实力没到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千万不能解开禁制,否则将会被剑气反噬。

    他对于自己和白慕寒的实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白慕寒虽说被国师杨术半招击败,但他的实力依然是麒麟帝国剑士之中的泰山北斗,唐利川根本没有升起过短时间内动用淡风疏月的念头。

    现在此剑跟铁山一族的九口古剑一样,完全是凭借自我意志飞遁而出,并非唐利川的授意。

    “难道此剑感受到那口剑的威压,觉得被挑衅了,必须出面一争高低?”

    唐利川愕然的盯着眼前还在禁制之中的名剑,对于兵器之间的意气之争感觉颇为无语。

    淡风疏月浮在空中,发出一阵不满的嗡嗡声,即使隔着杨术设下的禁制,唐利川依然能够感受到这口名剑散发出来的强烈剑威。

    “它这是在催促我给它解封?”

    虽说还没有完全降服此剑,不过唐利川也算跟九口古剑的剑灵有过交流,对于名剑的反应多多少少能够看出一些苗头。

    只是国师杨术曾经的吩咐他不能不听,解封容易,可要想将这口灵性极强的圣器名剑重新封印,凭他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是否替此剑解封,唐利川一时间陷入矛盾的挣扎。

    白慕寒的佩剑战意凛冽,唐利川一时不下决定,它就不停的散发剑意,甚至还发出嗡嗡的剑鸣声表达不满。

    “被封在雕塑里的那口‘千古恨’看上去也不是凡品,如果解除淡风疏月的禁锢能破解千古恨的秘密,说不定还能多得到一口罕世名锋!而我现在的实力可能还比不过白慕寒,但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动用乾天至尊功压制的话,未必就不能强行将此剑收回。”

    思量片刻,唐利川终于做出决定,将国师杨术传他的解封秘术朝淡风疏月打去,顿时一股清圣剑意直冲九天,狂涌而出的气流波动犹如水波荡漾开来,一瞬间传到了十里开外。

    “真不给人省心,这么大的动静必然引来天武境的妖兽!”

    看到根本无法遮掩的剑气波动,唐利川内心叹息一声,也不管那口执意出战的圣剑听不听得懂,用一副无可奈何的口气说道:“你要做什么就快点吧,我可不想被一群天武境的怪物追着跑!”

    话语一落,淡风疏月之中赫然凝聚起一股强烈的剑意,剑意凝为实质,一看之下唐利川差点咬到舌头:“浮云剑圣白慕寒!你……不,不对,这不是他本人,而是烙印在佩剑中的剑意形成的幻影!”

    那幻影的真实程度和不输天武境的气息,一开始还真把唐利川给唬住了,差点以为是白慕寒通过佩剑为媒介直接传送过来了。

    但细看之下,他就发现幻化的人影里其实全都是精纯无比的剑意。

    淡风疏月里剑意化形,对面的千古恨也不含糊,爆发出同样等级的威压,一个白须冉冉,风采超然的白衣老者飘然而现。

    “剑仙李泗!那口剑难道是剑仙李泗的佩剑?”

    看清老者的面目唐利川才真的神色狂变,由千古恨的剑意凝聚而成的人影居然是麒麟帝国传说中破碎虚空飞升上界的剑仙李泗!

    此老的模样跟麒麟帝国流传的剑仙画像一模一样,甚至在不少剑修门派里还有供奉一代剑仙的雕像,唐利川绝对不会认错。

    “可是李泗最后一口佩剑不是‘韶华白首’吗?而且一直使用到破碎虚空而去也不曾换过,难不成在破碎虚空的时候佩剑断裂,所以才重铸一剑?”

    唐利川琢磨不透其中的关窍,便摇头不再去想,至于看到李泗的幻影出现在此地,唐利川反倒不那么惊讶,既然知道了所谓的“飞升”都是破碎星岛的人一厢情愿的想法,无论是飞升还是他这样使用穿越工具的人,最后都会来到这名为天地界限的界面,传说中破开虚空而去的剑仙想来也不例外。

    短暂的思索马上就被两股对冲的剑气给拉了回来,回神一看,剑意凝聚而成的白慕寒和李泗各自施展剑招拼斗起来,精妙的招式和毫无破绽的拆斗让唐利川看得目瞪口呆。

    虽是两人佩剑凝形出招,威力固然不如本人出手,但是剑招招意已经达到十成的火候,与真人施展毫无差别。

    剑招每一招都精妙绝伦,一招一式挥洒灵动,犹如仙人舞剑绝世出尘,行云流水般挥洒出来的剑招宛如只存在于九天之上,人间难有几回闻。

    “这是白慕寒的四时江雨剑法!风凌傲就用过这招!”

    唐利川心神一动,认出一式剑招,再见此招又以旁观者的身份观摩,让他只觉得眼界大开,而且白慕寒佩剑施展的招数比风凌傲成熟多了,不少风凌傲没有领悟的诀窍都由此剑挥洒了出来,唐利川目不转睛的观看,先将剑招牢牢记在心头,至于剩下的精妙剑意,只有以后再回味领悟,现在先记住招式为要。

    “破天惊鸿式!九天银河式!傲雪凌霜式!”

    一个个只出现在传闻中的招式重现眼前,随着两股剑意的拼斗,唐利川居然有幸亲眼见证麒麟帝国两大剑术高人的绝招,内心说不出的震撼。

    “大胆!竟敢偷学剑招!”

    玉面宫主一声呵斥,从唐利川袖子里钻了出来化为人形,双手玄力运转,朝着不远处默记剑招的吴穹轰去。

    此女也算有心,知道如此精妙的剑法不能让唐利川的敌人偷学,于是主动出面替唐利川分忧。

    只是玉面宫主刚凝聚武技,两股剑意化形交击的剑气忽然卷出两道朝她打来,玉面宫主顿时被一阵银光笼罩,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不能动弹!

    啪!一阵血液飞溅,染红了玉面宫主面无血色的俏脸。

    “主人!你的手!”

    玉面宫主被热血浇得一个激灵,却见唐利川伸出左手挡在她前面,手掌已经被两道剑气炸得皮开肉绽,血液滚滚直流。

    “你且退下,不要妄使招式,那家伙也不用去管,暂时由他去罢。”

    唐利川面色不变的收回受伤不轻的手掌,连眼都不眨的一直锁定在前方的剑意互斗上,偷学招式的吴穹是该料理,但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