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七章 待兔
    喧嚣不断的不归山脉一处并不起眼的小溪边,不见堆叠如山的妖兽尸体,只有被浸入地底的鲜血染红的溪水在静静的流淌。

    唐利川紧绷的脸皮微微一颤,随着噗嗤一声轻响,钉在他右肩的一枚犬牙似的骨头被他硬生生的拔了出来,鲜血霎时从伤口滚滚流出,就像开闸的洪水一样汹涌狂暴。

    手指凝聚玄力在伤口处连点数次,封住伤口附近的血脉,涌出的鲜血才得到一点遏制。

    接着,他又掏出一瓶药粉倒在伤口附近,冰冰凉凉的触感从伤口处传来,让他从头到脚打了个舒服的寒颤。

    两根手指捏着那枚能伤到他的犬牙骨头,唐利川看着骨骼一侧满是倒刺的利刃,眼神微微一沉,要是用感知力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倒刺内部藏着数之不尽的细菌,这些细菌大部分都是从妖兽蛮兽身上提取而出,一旦人类被这些细菌感染,不出半月就会丧命。

    细菌跟剧毒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连对剧毒有抵抗力的体魄也无法完全免疫细菌的侵害,唐利川肩头中了三只这样的犬牙,伤口很快就溃烂起来。

    只是现在他不用担心了,因为他已经从暗算他的家伙手里找到了解决细菌的解药。

    就在他不远处的小溪边,两具尸体瞪大了双眼倒在血泊里,从他们的服饰上看,正是斗技场挑选出来的两名星钻级角斗士。

    虽然唐利川已经将他们斩杀,不过想到自己中计的情形,他心理依然满不是滋味。

    本来在斩杀了“绝地刀狂”之后感知力已经搜索到了其中一人,二话不说就朝着对方飞了过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人的下场应该跟绝地刀狂差不多,很容易就会被他斩杀。

    只是来到这处小溪边,唐利川马上就发现自己中计了,他感受到的气息波动是这个位置,但是落下之后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没等他仔细搜索,这两个家伙就突然从暗处发动了突袭,而且还不是两人同时出现,两人的攻击间隔差不多在三秒之内,然而就是第二个出手的人动用了三枚古怪的骨头破开了唐利川的防御。

    第一个家伙的攻击手段平淡无奇,除了出其不意的偷袭之外,一连串攻击打在唐利川身上连罡气护盾都轰不开。

    正是由于第一个人的攻击无效,第二人才马上改变策略,可能将压箱底的手段施展了出来,直接打得唐利川有些措手不及。

    好在唐利川的底牌也不少,一个瞬移立即反杀了一人,然而马上就被刺进肩头的犬牙挟带的细菌感染了,整个肩头就像坏死一样,不仅不受控制,一旦受到震动还发出一股咣啷啷的水声。

    大感震惊的同时唐利川决定将计就计,假装受到感染无力再战的样子引诱最后一人靠近,接着张口喷出一道致盲眼目的金光,封锁对方行动,再以第二次瞬移的手段总算斩杀了最后一人。

    斩杀二人的过程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已唐利川当时的处境来看,要是不如此迅速的斩杀两人,他最少也得废去半个肩膀,至少在小半个月内无法恢复完毕。

    神秘水滴消失之后,继承下来的治疗效果让他的恢复能力减弱不说,而且根本无法限制细菌的肆虐。

    还好那家伙身上带着消除细菌的解药,否则唐利川的计划就得全部泡汤了。

    “体魄强度的确是修炼起来最简单,同时在高境界的战斗力越发没用的神通,高级的武修者哪一个手里没几样破防的手段,辛辛苦苦浪费时间和资源的修炼,结果还不如别人一颗狗牙有用,这还是我吸收三首龙蟒血液强化后的体魄,其他人炼体士对上这家伙,死得恐怕不知道多憋屈了。”

    长长的吐出一口闷气,唐利川料不到互为对手的家伙居然选择联手,而且还能布下干扰他感知力的陷阱,用错误的景象将他骗到伏击地点进行偷袭,而且还手里刚好握着能打破他防御的宝物。

    不过总算有惊无险的解决了两人,肩头感染的伤势要不了多久就会完全恢复。

    “可惜了破防能力这么强的宝贝,居然是个一次性道具。”

    感受到犬牙里的气息已经全部耗尽,骨骼强度也变回了随手一捏就能捏碎的程度,唐利川不由得叹息一声,将这玩意扔得远远的。

    玉面宫主好不容易从上游取了一些没有被血液污染的清水回来给唐利川清洗伤口,同时迟疑的问道:“主人您当真不继续追杀最后一个角斗士吗?要是杀了此人,第一斗魁的身份就没人跟主人争抢了。”

    最后一点残留的血污也在清水的冲洗下被清理出来,唐利川靠着一颗大石头坐着,微微一笑:“你还记得我说过战盟那些人的计划需要一个契机对吧?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他们需要的契机便是妖兽攻城!”

    “凑齐三个钥匙开启的藏宝地点不在城内,而是在不归山脉的某个隐秘的地点,平日里这地方蛰伏着大量妖兽蛮兽,以战盟的实力还没有深入山脉深处的本事,所以他们想要行动就必须利用这一次妖兽攻城的机会,到时候山脉里大部分妖兽都会被引到日照城,他们便能趁虚而入取宝!”

    唐利川笑着说出他搜魂王腾得到的部分资料,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玉面宫主一点就通,马上顺着唐利川的话说下去:“主人的计划便是让最后一名角斗士完成吸引妖兽的任务,而主人却在城外守株待兔,等待战盟的人溜出城来,替主人开启宝藏的秘密?”

    “没错!需要三把分散各地的钥匙才能开启的秘密,我还是有些兴趣的。”

    唐利川的如意算盘打得哗啦啦的响,宝藏所在地万一有什么危险,他可以让战盟的人先去探路,他只管在后面坐收渔人之利。

    “可是主人,你要是留在城外等待战盟的人,那就无法及时回城复命了,如果斗技场的人将神纹绢帛交给那名角斗士,主人一箭双雕的计策不就落空了一半吗?”

    玉面宫主看出唐利川计划里的破绽,皱着眉头问道。

    “要是那样的话,只能说运气不好啊。”

    唐利川活动着已经恢复知觉的肩膀,在玉面宫主诧异的目光中,他站起身来冷冷一笑:“不用担心,我说的运气不好不是指我,而是指他!本来他可以保住一命,要是斗技场的人急不可耐的将神纹绢帛交给了他,那他凭运气才保住的小命在我重回日照城的时候就算走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