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六章 收割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唐利川不着急参加妖王的猎杀,便是他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做一只最后得利的黄雀。

    至于其他人有没有同样的想法,那他就不管了,反正四名竞争对手有三个已经在他的生死簿上画下了死亡的标记。

    为什么不把四个人全部斩杀,这样不是稳得第一吗?这就是唐利川心中盘算的另一个计划了。

    事分先后,他心中的计划要想开始实施,必须排在斗技场的竞争之后,现在他挑在最后两天出关,当然就是算准了那些星钻角斗士应该收获不少,准备执行将弱小的妖兽群引到日照城的计划了。

    这场比试的胜负判定是看击杀高级妖兽的数量,而并没有说要本人击杀啊,由其他人出手斩杀妖兽获得加分,唐利川只管把对方的猎魂刀抢过来就行了。

    不归山脉深不可测,方圆之大宛如自成一国,想在不归山脉找出四个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要是没有过人的感知力,唐利川也不敢大胆的选择当这个黄雀。

    放开感知力扫向山脉深处,将山脉里乱套的情形全都看在眼里,看来死伤的高级妖兽太多,山脉中的妖兽个个犹如惊弓之鸟,不但四处逃窜,甚至还互相攻击起来。

    足足持续了两炷香的时间,唐利川才慢慢的睁开双眼,一撩衣袖,已经晋级到玄武境三重的玉面宫主便乖巧的钻到他袖子去了。

    要跟星钻等级的角斗士交手,玉面宫主的实力还是上不得台面,不过唐利川也没打算借助她的力量。

    认准了一个方向,唐利川背后双翅一震,反正看到他这幅模样的人都会变成死人,他也懒得继续掩饰了,直接朝着距离最近的角斗士飞去。

    三百里外的一个小山谷里,壮如磐石的妖兽不计其数,只是多半已经倒落血泊,流淌出来的血液在小山谷里几乎形成一方池塘。

    一个面色凶恶的汉子扛着一口狼牙刀冲杀兽群如入无人之境,一口重刀被他举重若轻,舞得跟螺旋桨一样。

    所到之处就只看见妖兽被抛飞上天,接着肢体被重刀砍得七零八落,满地尸体无一全尸!

    此人一刀扫过,又有七只妖兽被劈成两瓣,只是此人忽然收刀不动,脸上浮现一丝意外之色。

    将那口染上一层厚厚血浆的狼牙刀扛在肩头,那人缓缓回头望着不知何时站在尸山血海之上的唐利川,冷冷一笑:“我还以为第一个来找死的会是其他人,没想到是你最先活得不耐烦!”

    那人看着唐利川慢吞吞的收回背后的羽翼,眼中闪过一丝戒备之色,沉声道:“你就是那个绰号‘无敌’的家伙吧,破例提拔的新人居然想做本大爷的对手,难道你没听过‘绝地刀狂’四字代表的是什么?”

    “绝地刀狂?不错的绰号,不过今天之后也只是我脚下的一块踏脚石而已,你曾经的一切都会成为历史!”

    唐利川站在成堆的尸骸之上,居高临下轻蔑的笑了起来。

    “呵呵,口气不小!就不知道能不能接下本人这招‘绝命刀罡’!”

    绝地刀狂肩头的狼牙刀倏然爆发出惊人的气芒,巨大的刀罡让整个刀身仿佛扩大的数十倍,一把宛如破天裂地般的巨型大刀就那样被一个小黑点似的汉单手扛着。

    信手一挥,刀锋划破小山谷四周山壁,无一例外的好想切豆腐一样轻易劈开,说不上高耸入云却也有数百米之高的小山谷顿时矮了一半!

    山壁倒塌的剧烈震动中,那倒刀光朝着唐利川斜劈而下,刀罡所到之处烟尘碎石、苍天白云全都被一分为二,天上地下同时出现一道无边无际的刀痕!

    嘭!

    唐利川仅仅是一抬左臂,就见身前地面炸开一道圆弧形的大坑,刀罡斩在他手臂上居然无法寸进半分,当场被崩得暴散四方。

    炸裂的刀气在小山谷里炸开,不少妖兽尸体瞬间被轰成微粒,当场灰化消失!

    “这招威力不错,让我手臂有一点痛感。”

    外覆罡气,内凝玄力,唐利川没用龙蟒体魄直接硬接已经很给面子了,这一招被罡气阻隔再传到他皮肤上,造成的痛感差不多跟蚊子叮一下没有多少区别。

    要是没有罡气保护,或许能在他淡金色的皮肤上留下一点痕迹吧。

    刀罡被对方轻易挡下,绝地刀狂面色一沉,转单手握到改为双手,同时一股血色的玄力不断暴冲体外,形成一个血色恶鬼的巨大幻象。

    “血色地狱!”

    双手握刀举过头顶,狠狠一刀重斩劈落,背后血色恶鬼幻象同时出手,本来一记百丈来宽的刀气顿时化整为零,巨型刀气犹如镜碎一样咣铃铃的分离成数万道细微刀气,来无影、去无踪的在小山谷中折射斩击。

    山谷中无论是堆叠的妖兽尸体还是那些活着的妖兽,全都被卷入数万道只看见刀锋寒光却看不到刀气轨迹的死亡地狱中,无论是何种妖兽,当即被穿梭无踪的刀网绞成碎屑,只留下满目的猩红血海!

    无形的绞肉机器在小山谷里无声启动,转瞬之间小山谷里再无活物,唯一存在的东西只有“血”,粘稠、腥臭、鲜红、代表死亡的鲜血!

    “血色地狱?呵,你见过真正的地狱吗?”

    猩红的世界里,一声轻笑犹如雷殛一样扎进绝地刀狂的心头。

    他错愕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一名浑身染血的年轻人闲庭信步般的走在无形刀气编织的罗网中,只不过任何那些能轻易斩杀地级妖兽的刀气落在他身上,仅仅是割破了他的衣服,擦过皮肤的时候只让他皮肤轻微的跳动了一下罢了。

    绝地刀狂犹如见鬼一样看到这一幕,汗水混合着沾染身上的血液滚滚落下,内心骇然的想道:“鬼!没错,你不是人,你是地狱爬出的魔鬼!”

    站在刀网之中的唐利川微微一笑,绝地刀狂只觉得胸口一凉,一记手刀从他心口探了出来。

    霎时他回光返照似的眼前一亮,站在刀网里的唐利川一个扭曲,逐渐变得虚幻起来,在布满刀气的小山谷里哪里还有唐利川的影子,而那个无视刀锋的年轻人分明站在他背后,一只手臂破开他背脊、抓碎了他的心脏!

    “幻、幻术……”

    此人死前总算知道唐利川为什么可以无视刀气的斩杀,那是因为他自己早就被对方的幻术所迷惑了。

    将血红的手掌收回,唐利川看着被瞬间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小山谷,淡淡的摇头道:“这种破坏力的招式,我可没兴趣硬接。”

    收刮了此人的乾坤袋,唐利川目光又撇向了西方四百里开外的地方,那里有他下一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