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七十一章 弹飞
    进了斗技场,他们才不管你是不是自愿的,冤枉的也罢、委屈的也好,反正城主府的大爷们不管那么多。

    上了台你爱哭哭,那副窝囊样能逗得观众席上的宾客们开怀大笑、大把撒钱,也算有点价值,但凡斗技场牢笼一关,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去,愿意哭,愿意喊冤就去喊啊,看你喊破了喉咙有没有用。

    果然,那人哭喊着拍打地面的丑态落在看客们的眼里,没有一个人露出同情的眼神,全都乐得捧腹大笑,刺耳的哈哈声让那人几乎陷入崩溃的绝望了。

    “我宣布,斗技开始!英勇的斗士们,拿出本领来,尽情的取悦现场的贵宾吧!”

    主持人一声高呼,拉嘎嘎的铁牢缓缓升起,被困其中的巨大恐鳄愤怒的仰天咆哮起来,换来的则是观众席更加欢快的欢呼声。

    除了唐利川之外,参赛的选手还有其他三人,其中一人已经崩溃得哭啼不止,毫无战意,这时候双手不停的扒拉着身下的泥土,手指甲都扣出血来了,嘴里的咒骂声已经被断断续续的哭啼声代替了。

    唐利川隔得老远还能听到那人嘴里骂着半点没用的话,就如同“杀你全家、不要脸、狗生的”等字眼,但是他骂了这么多,除了让看台上的仇人笑得更加起劲之外没有半点用处。

    他旁边的一人更是神色淡漠,拿着一口大刀就朝哭泣的家伙走去了,大刀在地上拖出沉重的摩擦声和绽放的火花,立即引来一阵欢呼。

    看台上不少观众都在起哄,有的让他慢慢杀,先砍断四肢再丢去喂恐鳄,有的则说把他手脚筋都挑断,教他流血而死。

    喊出这些残忍的话其中还有不少女性,她们的思维已经麻木了,完全不觉得眼前这一幕有多残忍,反倒觉得是一场稀松平常的游戏,只不过作为玩物的是人命罢了。

    唐利川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人举起大刀,想都不想的照着哭泣之人脑袋砍去,刀锋划出的破风声清脆而凌厉。

    啪!

    两根手指紧紧夹住砍落的刀锋,四周欢呼声霎时震耳欲聋。

    只不过他们并非为唐利川出手拦住对面厮杀的两人喝彩,而是另一名选手趁唐利川注视前方的时候从背后偷袭,迎头砍下的一刀让唐利川头也不回的单手接住,这番举动引得场中观众大声叫好。

    至于那个哭哭啼啼的家伙,脑袋已经搬家,成了刀下之鬼。

    他是什么原因被迫进入斗技场,又是多么委屈的葬送小命,这些关唐利川屁事。

    “力量这么小也敢用大刀?娘们一样的力气,为啥不选绣花针当武器?”

    手指轻轻弹在刀面上,剧烈的震动传到偷袭之人握刀的手上,五指当即被弹得一松,大刀已经易主,落入唐利川的手中。

    “滚!”

    窝了一肚子火的唐利川不客气的回身一脚踢在那人腹部,那家伙被踢得飞退三十米,轰隆一声撞在斗技场的墙壁上,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杀!杀!杀!”

    “杀呀!砍死他,砍头啊!你他娘的倒是砍啊,不见血当你大爷的角斗士!”

    “换人吧,把他们全都处死,不杀人跑来斗技场当圣母?砸死他们!”

    观众台上的人先是看到唐利川一击踢飞对手,发出了一阵疯狂的叫好,可是他们很快发现唐利川没有对那人下杀手,居然不一刀宰了对方,只是把人打昏就算完事,他们在斗技场的钱不是白花了吗?

    他们来就是看杀人来的,怎么凶暴、怎么残忍的手段,这些是他们最喜欢看的。

    见唐利川不杀人,他们立即站起来将手中的瓜果点心全都砸进斗技场,发泄自己的不满。

    “心慈手软可当不了角斗士!阁下没有这份觉悟,那就死在这里吧!”

    场中仅剩的另一个选手故作凶恶的舔了舔刀口的血迹,恶狠狠的朝唐利川看来。

    “白痴。”

    唐利川看那家伙舔血的时候舌头都在打颤,估计是怕太用力让刀锋把舌头给割了,内心真是说不出的无语,心说这种傻帽玩意在他面前装什么铁血杀手?

    那人听到唐利川低声骂他白痴,立即大怒起来,脚下两千斤的枷锁对他来说小有影响,速度仅仅是正常人奔跑的样子,对于武修者而言无疑跟蜗牛一样缓慢。

    “从刚才开始就没看他移动过半步,大概是走出来就已经用光了力气,根本带不动两千斤的重量!一刀取他性命!”

    那人好歹也是玄武境四重的武者,双手将刀柄朝下一压,一道风属性灵气立即灌入刀身,形成一道薄薄的风刃,凭空让刀锋伸长了三寸有余。

    凡级兵器甚至还无法承受他的武技加持,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痕,用出一招就要报废。

    “小子,接我这招‘泼风斩’!”

    那家伙怒吼一声,一刀砍下招数诡异,一般来说用到都要避免空气的阻力,这家伙却把刀身一横,重砍之下刀身兜住了一大堆的空气,挥刀的速度慢了不说,砍向唐利川的还不是刀刃。

    怪异的打法落在唐利川的眼里,并没有露出讥笑的神色,反而恍然的说道:“原来掌控着风系变异属性,要是在玄龙宗里一定会被重点培养吧……用刀身兜风打出风刃,然后自己绕到侧面形成夹击之势,战斗手法还算有模有样,可惜身法受到两千斤重量影响,太慢了呀。”

    除了第一句唐利川小声嘀咕没让对方听见,后面的分析指点都让那人听了个清楚。

    “动都动不了的蠢货也敢指点江山!死吧!”

    那人横刀一斩,果然与唐利川分析得完全一样,与风刃形成夹击,一边是瓢泼大雨一样迎面扫来的风刃,另一边是风属性加持的大刀重砍,仿佛封锁了唐利川的退路。

    “垃圾一个,你也给我滚!”

    唐利川只用两手夹着的大刀随手一挡,不到两成的力量砸在对方砍来的大刀上,这人下场跟偷袭的人一模一样,大刀当即脱手。

    只是唐利川这一次没有用手接住,而是直接把对方的武器打飞了。

    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还未参战的恐鳄便被飞出的大刀一刀爆头,两颗头颅同时被一穿而过,轰得粉碎。

    疾驰而去的大刀更是朝着观众席飞去,目标正是那个花钱加码,让唐利川等人带上枷锁的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