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考核
    奇宝大会临近,日照城的人也变得多了起来,不少在城外做着狩猎生意的人也倦鸟归巢一样涌入城内,本来还显得有几分清净的日照城马上热闹了好几倍。

    斗技场位于地段最繁华的城中心,这地方富贵人家聚集,附近的豪华府邸都是日照城有身份有面子的人才买得起的,浩星商盟的大公子也在这里有一座私人小院,只是占地面积就比唐利川居住的那个公子府要小上近半。

    大公子楚阳在这地方的确算是有点面子了,但真要论起地位来,他在整个日照城里只能算小字辈。

    城里的贵族平时也没有什么可玩的,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斗技场里。

    这事倒也不难理解,这一界的环境跟其他地方不一样,日照城附近的深山里就有大量的妖兽聚集,人族活动的范围十分有限,一旦离开此城,谁也不敢保证绝对的安全。

    要是在其他地方,例如麒麟帝国的话,他们最不济还能出外踏青、游山玩水,但在这里就不行了,富贵人家的少爷小姐们大多数的娱乐活动都被限制在城里,而最好玩的地方自然要数斗技场了。

    平日里这里就人满为患,赶上奇宝大会,不少狩猎团队从外面带来不少好玩的蛮兽妖兽,斗技场就更加热闹了,基本上是全天候营业,随时都保持着座无虚席的状态。

    唐利川打听到斗技场的位置,隔着三条街都能听到斗技场里传来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声和大笑声,显然刚才斗技场里又上演了一出让观众老爷满意的好戏。

    快步来到门口,只看见一个脑袋搁在桌上发呆的小伙计正无聊的盯着地上的两拨蚂蚁打架。

    听得有脚步声走进,那小伙计头都没抬,用懒散无比的口气爱理不理的说道:“没位置了,劝你也别等,估摸着这几天都不会有人离席,想看斗技表演还是等奇宝大会落幕再来吧。”

    难怪他这么无聊,斗技场内的观看席位至少在十天前就被完全预订了,别说尊贵的贵宾包间,就连普通的站票都卖得一干二净。

    来这里看斗技表演的大部分都是武修者,几天不吃不喝不睡完全没有问题,更何况斗技场里还有精美的佳肴供应,进去了只要自己不想出来,把钱带够了就算在里边养老都没问题。

    “我不是来看表演的,我是来当角斗士的。”

    唐利川面无表情的说出这话,那小伙计搁在桌上的脑袋这才动了动,抬起眼皮扫了唐利川一眼:“哟,浩星商盟楚大公子府的人?”

    小伙计倒也有些眼力,一眼就认出唐利川佩戴着楚大公子府的信物。

    只是那小伙计并没有表现得多热情,瞅了唐利川一眼就把目光又放到地上打架的蚂蚁身上了,伸手懒洋洋的朝左边一指,懒洋洋的说道:“不管你是哪个府邸的人、有什么样的身份,在这里统统没用!想在斗技场当角斗士就得守规矩,看清楚没,咱们这是城主府的买卖!”

    先警告了唐利川一通,随后又道:“谁是你的介绍人?”

    “介绍人?没有,我是自己来的。”

    唐利川摇了摇头,心说进斗技场还要什么介绍人,哪有这么麻烦的。

    “你没介绍人,谁能证明你有格斗的能力?你要是打得不好看,观众大老爷不满意,砸的可是城主府的面子!”

    小伙子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想进去送死还轮不到你,这几天咱们斗技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练拳的沙包!每天都有狩猎团送来妖兽蛮兽,你想找死都得排队!”

    唐利川心中一阵暗骂,强行忍住了一脚把眼前这说话声音半死不活的家伙踹飞的冲动,沉声问道:“那就没有不需要介绍人也能进入斗技场的办法了?”

    大概是地上打架的两拨蚂蚁打完了,那小伙计才不耐烦的一指旁边的街道:“那些佩戴斗技场标志的人,你随便挑战一个,只要能打赢就有资格进入斗技场。”

    “他娘的,磨磨唧唧的蠢货,有办法还不早说!”唐利川暗自骂了一声,转身就走。

    那名小伙计就没把唐利川放在眼里,脑袋又无精打采的搁在桌上,用鼻子里喷气吹着桌上的灰尘。

    刚吹了两下,耳边再次响起了脚步声,他立即皱起了眉头,烦躁的骂道:“你有完没完,我该说的都说了,有招自己想去,别他娘的来烦我了!”

    嘭,一个昏迷不醒的壮汉被人丢了下来,唐利川拍了拍手,面无表情的问道:“我现在能进入斗技场了吧?”

    “嗯!第三十六号没错,才几个呼吸就被打败了?”

    小伙计揉了揉眼睛,马上就认出了被打倒的大汉就是斗技场的守门员之一,任何没有介绍人独自前来的角斗士都要经过他们的考核,但是从他指点唐利川到此人被打败,也没超过五六个呼吸啊。

    “我问能不能进入斗技场了!”

    唐利川声音一下子提高起来,那小伙计顿时打了个激灵,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刚才还爱理不理的家伙,现在一下子就变得热情起来了,赔笑道:“可以!当然可以!大爷您拿着号牌进门左转,找罗老爷报名就可以了,斗技场的一切事宜都是他老人家安排的。”

    一把抢过号牌,唐利川连个谢字都没说,大步走进了斗技场。

    守门的小伙计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汗,嘀咕道:“眼神好恐怖的家伙……不过进了斗技场,只有九死一生的下场!谁都想靠斗技场一鸣惊人、名利双收,难道不知道进了竞技场的人,一万个里也难有一个活着出来!”

    小伙计擦着汗,又招呼杂役过来把受伤的守门员抬下去医治,刚才被唐利川吓得惊醒的睡意很快又涌了上来。

    如同唐利川这样进门前装横的人,进门后也难逃跪地求饶,然后被人玩弄戏耍而死的结局。

    这时候,唐利川已经来到了斗技场的休息室,这里充满了汗臭味和血腥味,以及让人闻之欲呕的蛮兽臭味。

    一个气色极佳的老头子上下打量着唐利川,笑道:“身板还不错,你想当角斗士可以,用什么别称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