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章 灭口
    看着脚下被战盟盟主器重之人的尸体,王腾面带冷笑的抬脚踩在晏明的脸上,狞笑道:“丧家之犬也配与本人争功?若是老老实实当一条顺从的狗,本人未必不能留你一命,可是你偏要赚表现、抢功劳,惹得佛也动杀心,简直死有余辜。”

    狠狠踢了晏明一脚,他才一边啐着口水,一边面带喜色的蹲下去收刮战利品。

    他知道晏明来投靠战盟之前也算一方小势力的头目,身上珍藏的宝贝必然不少,对他来说也算是一足以心动的份意外之财了。

    正当他笑容满面的搜刮晏明的遗物,忽然一阵阴影从他背后透射过来,遮住了背后照射的阳光。

    王腾身体猛然变得僵硬起来,这种情况分明是有人站在背后,而且出现的时候悄无声息,不仅仅是他被目的达成的喜悦而蒙蔽了头脑,更是身后那人身法太过诡异了,完全没有让他提前察觉到异状。

    目光朝远处投去,本来应该倒卧在路边的尸体已经不见了,那么身后的人是谁已经不用猜测了。

    “中了本人的暗雷镖,你为什么还不死?”

    腰板缓缓挺起诧异的质问着,可是王腾不敢有任何回头的举动,因为他察觉到一股淡淡的杀意锁定了他的脊梁,只要有任何异动,他的下场将会跟晏明一模一样。

    “你那飞镖的确有点威力,差一点就能在我身上留下伤痕了。”

    出现在他身后的人自然就是唐利川,王腾偷袭一招确实打中了他的脑袋,只是被命中的地方连一点蹭破皮的痕迹都没有,就像根本没有受到伤害似的。

    暗雷镖单说品级的话甚至只有中品灵器的程度,但是它之所以能成为让王腾也肉痛的宝物,当然是上面附加了一道‘暗雷咒’,命中目标的同时这道暗雷将会直接灌入对方身体,从内部殛毁目标的躯体。

    这是出自浩星商盟那位咒术大师令狐杰的手笔,连他身上也只有这么一枚而已。

    别说人类被一镖打中脑袋,就算是皮糙肉厚、生命力极强的地级妖兽挨上一下也得落下半条命,唐利川居然连半点受伤的样子都看不出来,只听他说话的声音底气十足和突然绕后的高超身法,王腾就知道刚才偷袭的一招对唐利川没有造成伤害。

    深吸一口气,王腾强行压下内心的恐惧,故作沉稳的说道:“像你这样的高手,为什么还要隐藏实力设下圈套引我们上钩?我们的实力明明远不如你,你要杀我们用不了如此大费周章吧?”

    唐利川能一记手刀捅死晏明,护身罡气直接蒸发掉极品灵器,他的实力可能比战盟盟主还强,甚至强上数倍。

    但是唐利川却在跟步潇霆、晏明对战的时候设下圈套,要么隐藏实力,要么故意露出破绽。

    如果唐利川斩杀晏明之后没有表现得那么嚣张,没有做出疏于防范的表现,王腾根本不敢出手偷袭。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唐利川展现出来的实力是绝对的碾压,为什么还要耍那么多手段来戏弄他们?

    “看在你即将变成死人的份上,我就好心给你解释一下吧。”

    唐利川没有急着动手,反而笑嘻嘻的对王腾解释道:“隐藏实力这点我想没有什么难理解的,你们应该知道我是外来者的身份吧,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装孙子,难道要嚣张跋扈、招摇过市?万一惹来此界高手看不顺眼,那我不是找死?我只是玄武境的人,又不是天武境和武君等级,我凭什么嚣张?”

    “当然,最大的作用就是防备你们这种图谋不轨的家伙,我要是不表现得弱一点,今天来的就不是你们了,说不定是你们头上的长老啊、供奉啊之类的老家伙找我麻烦,对付你们可比对付那些老东西轻松。”

    唐利川说到这里,眼神落在晏明的尸体上,轻笑一声:“至于说设下圈套引你们上钩,这话就该问问你们自己了,要是没有歹意,我做什么事跟你们有关系吗?还不是你们自己心里不干净,反要怪我‘故意设计’,这就不讲道理了!我难道没有给过你们机会,不管是你还是晏明,我难道就没有给你们留下一条活路?”

    王腾听了唐利川的解释,委屈得都快吐血了,声音有些尖锐的抱怨道:“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刚才那一镖对你没有半点威胁,可是你还装死引我上钩!我足足等了半柱香的时间,你要是动一下我都不会……”

    “那怪我咯?我让你手贱偷袭的?”

    唐利川冷笑着朝前走了一步,手掌已经搭在王腾肩头:“都要死了还不找找自己的原因?要是有点眼力,看到我杀晏明的过程你就该脚底抹油了……我卖了个破绽,不过是我心里有点好奇罢了,从一出城我就察觉两个人跟踪我,但是晏明却好像不知道的样子,我的好奇心驱使我想弄清你的身份,到底是战盟的人,还是来自其他组织。”

    “若是来自战盟,你们为什么不一起行动,还用高深的隐匿术瞒过同伴的耳目,这就有意思了。”

    唐利川嘴角一翘,讥笑道:“原来只是嫉妒引起的内部争斗,早知道我就不那么好奇了,你也用不着死,对吧?”

    手掌的温度逐渐升高的时候,唐利川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依然用平静无比的口气继续说道:“至于我装死半柱香的时间,当然是为了引你过来啊,你的隐匿术高明得可与我比肩,离得太远我怕你的逃命术也同样厉害,那我不是没法报暗镖之仇了?”

    这一席话说得王腾背脊发凉,看上去唐利川只是个恃强凌弱、存心戏耍他们的混蛋,可是他每一步的动作竟然都暗藏算计,连他有没有高明的逃命手段都进行了预测,好像一旦决定要让他死,就要将他的退路全都截断。

    “好重的心机,不过你以为只有你会罡气?本人的暴流罡气也不逊色于你!”

    王腾忽然一声大吼,被唐利川手掌按住的肩膀顿时传来强大的反震力量,一股海蓝色的半透明护罩膨胀开来,将唐利川五指冲得一松。

    见唐利川的钳制出现空隙,王腾顾不得收取晏明的遗物,玄力凝聚双腿,蹬地一晃,身影已经出现在百米开外,紧接着双足轻点树干借力反弹,就见树林中人影闪烁,十几个一模一样的人影用不同的动作朝不同的方向快速逃离。

    “好险,幸亏早前将这套《烟云九步》修炼大成,否则小命就交代了!战盟惹上如此厉害的人物,必须回报盟主提早做出应对!”

    王腾方才死里逃生,落于一颗隐蔽的树后暂时恢复气力,心绪起伏不平的嘀咕着。

    忽然头顶的光线再次一暗,那里一个年轻人嘴角微翘,笑嘻嘻的站在离他十米开外的树枝上低头朝他看来。

    “你!你怎么能认出我的真身,就算认出了,你如何跟得上玄级身法的速度!”

    再见唐利川拦路,王腾这次真的是肝胆俱裂,神情已经无法掩饰他的恐惧,望着唐利川不敢置信的怒吼起来。

    “哦,原来死到临头的你还在纠结这个啊?怪我没告诉你,同样的招式,其实我也会用。”

    说着,唐利川居然也分出十几个一模一样的分身,同时朝着王腾扑了过去。

    一秒钟后,树林深处只传来一阵让人寒毛倒立的惨叫,声音凄厉得让林中的蛮兽都恐惧莫名,全都不敢乱动的蛰伏起来,畏惧的目光紧紧盯着惨叫传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