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 暗镖
    面对瞬杀而来的斧刃,唐利川只是用讥讽的眼神看待,那斧刃只差三寸就能将他头颅劈成两瓣,然而只是三寸的距离,对方注定无法触碰这条短短的界限。

    脚底宛如抹油一样,唐利川上身不动,身体却在即将中招的瞬息朝后退开,就像背后有人伸手拉了他一把,将他从死神的镰刀下救了出来。

    壮汉这一招又猛又沉,虽然眼睁睁的看着唐利川逃出了攻击范围,但这一斧头无法收招,狠狠劈在地上,一条水缸般粗细的裂缝弯弯曲曲的朝着唐利川那边延伸而去。

    巨大的力量灌入地面,一时间地动山摇,蛰伏在古树林深处的蛮兽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发疯似的四散逃窜,践踏而起的烟尘让天空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场面犹如末日降临。

    避过一击,唐利川丝毫不觉得危险,反而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你该不会以为我跟步潇霆一战拿出了真实实力吧?若是不假装赢得艰难,怎么能引你上钩呢?”

    低头看了看脚边的裂缝,唐利川口气轻佻的讥笑道:“你的招式让我想起了刚入门学武的时候,那时候修炼武技还分个什么‘霸道流’‘身法流’,啧啧,真不凑巧,按他们的说法,我这身法流好像刚好克制你的霸道流啊,力量再大打不到人又有什么用处呢?”

    说完,唐利川做出一副说出话的表情,手掌轻轻拍打着脑门,摇头道:“错了错了,阁下的身法算不得慢,比起那些只知道修炼力量的家伙强上太多了!只是我的速度比你更快而已。”

    面对唐利川的讥笑,壮汉只是抖了抖手臂,缓缓将短斧提了起来,眼中虽说残留着对唐利川身法的讶异,不过更多的则是注视着唐利川身上可能出现的破绽。

    对方毫无反应的表现让唐利川觉得自己的嘲讽没有多少趣味,于是收起了笑容,正色道:“我不想杀你,因为你的命留着还有用处,回去告诉你们盟主,把我的东西好好保存,过几天我就亲自上门去取,至于他听不听我就不管了,因为到时候我一生气,这双手要想沾染人命,我也管不了。”

    那壮汉的实力比起其他的玄武境之人已经强上太多了,不过唐利川看出他的实力顶天也就麒麟帝国正常玄武境五重的水准,在别人面前充个高手也就算了,在唐利川的面前他还算不上颗葱。

    刚才那一下只不过是展示自己的实力,让对方知道他的厉害,要是他们能知难而退就再好不过了,唐利川也懒得大开杀戒。

    说完这话再看壮汉的反应,依然面无表情,显然没有把唐利川的忠告听进去。

    “唉,常言道‘神仙难救该死的鬼’,我故意压制实力好像是有点过分,不该让你产生了能杀我错觉,不过我已经告诉你隐藏实力的事,你还要执意动手,这就是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啊。”

    这一界的特性让所有武修者几乎都可以无压力的晋级到玄武境,但是其中滥竽充数的废物占了近九成,能出一个像他这样的人着实不容易,唐利川不是好杀之辈,若是对方能及时收手,他也有意想放一马。

    只是唐利川一番好意被人当了驴肝肺,唐利川还没出手,那壮汉就坐不住了,故技重施的召来蛮兽助战,两条巨大的蟒蛇从地底猛然蹿出,一边一个死死缠住唐利川双腿。

    这家伙也不笨,看出唐利川身法过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封锁唐利川的行动。

    刚才一斧头砍向地面并非没有用处,两条蟒蛇就是从地底裂缝里不动声色的钻了过来,只等他号令一下立即封住唐利川的动作。

    眼见计策得手,壮汉手中短斧一抖,沉声一喝:“劈樽重力斩!”

    随着一股劲风扫过,斧刃已经出现在唐利川脑袋右侧,以劈山断海般的力量朝着天灵盖狂砸而去。

    这一斧头的力量不下数十吨,刮起的狂风将那两条缠住唐利川的蟒蛇吹得宛如彩带一样飘了起来,半边身子在空中抖动,另一半缠在唐利川的身上。

    呼哧!

    一道半透明的火焰护罩蓦然从唐利川身上绽放开来,皮肤的颜色在一刹那变得通红。

    缠在他腿上的两条蟒蛇嘴里一阵乱叫,只在顷刻间皮开肉绽,紧接着皮肉血液被高温蒸发成气体逐渐消失,连骨头都被烧成了灰烬。

    这股高热气罩不是《逐日神箭》的火焰变化的仿气焰,而是跟玄力护盾一样具备防御力,只是比玄力护盾更加具有破坏力,正是修炼成《乾天至尊功》一层得到的新能力,至尊罡气!

    壮汉的短斧斩在火红色的透明护罩上,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气化起来,短斧碰触护罩的部位连万分之一秒都坚持不了,当场化为虚无,只留下一阵白色烟雾在空中飘荡。

    一招斩落,唐利川半点事没有,他那顶级灵器级别的短斧已经只剩下一小截斧柄还留在手里。

    “我都告诉你了,我跟步潇霆一战是装的,我故意隐藏了真实实力,你怎么就不信呢?”

    唐利川无奈的摇了摇头,撇嘴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一记手刀在说话的同时快速朝前一送,那壮汉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唐利川的手刀已经将他的胸口洞穿,染血的五指从他的背后探了出来。

    “看你的眼神好像很不甘心?呵呵,实话告诉你,别说是步潇霆和你,我想就算你们盟主亲来也是被我一招秒杀的份!这一界玄武境的人我想杀就杀,谁是我的对手?谁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

    手掌猛的收回,壮汉胸口的大洞立即被滚滚冒出的血液填补了,只是伤口重填,性命却救不回来了。

    唐利川看着壮汉倒落地面的尸体,忍不住仰天狂笑起来,好半天他才收起至尊罡气,面色轻蔑的躬身去抓壮汉身上的乾坤袋:“不知死活的蠢材,你的乾坤袋唐某就笑纳了!”

    但见他毫无防备躬身去取乾坤袋的时候,一道黑色光芒悄无声息的从他身后的树林中激射而出,速度极快的一闪而过。

    只闻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唐利川脑袋就像被子弹命中一样朝旁一偏,身体被带得飞出十几米,骨碌碌一阵翻滚撞在一颗大树下才停了下来,脸面朝下接触地面的地方已经流淌了小水渠般的一滩血液。

    空气凝固了半柱香的时间,树林深处一道锐利的眼神锁定了唐利川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见唐利川依然宛如死掉一样动也不动,这才冷冷一笑走了出来。

    “哼,本想亲手解决晏明,不料这废物居然死在别人的手里。”

    那人扫了一眼壮汉晏明的尸体,目露不屑,但看向唐利川的时候,眼中多出了一抹庆幸:“那小子竟然能施展上乘罡气,冲弟要是跟他对上,下场大概会跟晏明一样吧……动用一根‘暗雷镖’虽然有些浪费,不过能除掉一名强敌也算值得了。”

    树林中暗藏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战盟盟主的心腹,王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