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 互惠
    直到胜负分出了数个呼吸,苍鹰佣兵团的人才反应过来,一窝蜂的冲到唐利川面前观察他的情况。

    刚才那一拳把他们都给惊呆了,在日照城谁不知道步潇霆硬功了得,能正面吃上一拳不死的人屈指可数,光是看到对方出招,他们就已经吓得无法动弹,可是唐利川居然能硬抗一招,甚至反把步潇霆打成重伤。

    苍鹰佣兵团这回算是捡到宝了,有唐利川坐镇佣兵团,他们的实力将会更加稳固,至少如同虎吼佣兵团这样的人想要图谋不轨,也得先掂量一下有没有那个实力。

    唐利川自己从乾坤袋里掏出两颗丹药服下,摆手拒绝了苍鹰佣兵团众人递过来的垃圾丹药,声音微弱的说道:“虎吼的首领落败,我想短时间内应该无人敢再来挑衅了。”

    “唐大哥你快别说了,我马上就送你去医馆治疗!”

    蒋华用胳膊架起唐利川就要离开,只是唐利川却缓缓摇头道:“这点伤不算什么,我自有疗伤的办法,只要给我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让我调息一番就可以了,我们不是还有一个练功房的名额吗?麻烦你去帮我办理租借手续。”

    “可是你的伤,真的不要紧吗?”

    蒋华看着唐利川凹陷一个巨大拳影的胸口,脸色微微一变,就算唐利川本领过人,但是受伤这么严重哪能不用治疗,故而他有些迟疑的看着唐利川。

    “无妨,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唐利川摇头示意,让蒋华不用担心。

    “好,你们两个扶唐大哥去练功房,我去办理手续。”

    将唐利川交给身边的人,蒋华拿出尹良给的灵石,再次前往练功房管事那里交钱登记。

    唐利川被人搀扶着一步一挪的走到练功房门口,对扶着他的人笑道:“二位可以放手了,唐某走两步路还是不妨事的,你……”

    缓缓一指人群中的玉面宫主,唐利川冲她吩咐道:“你跟本人一起进去。”

    “这……”

    看着玉面宫主搀扶着唐利川一步步的走进练功房里,接着大门轰然关闭,苍鹰佣兵团的人只有一脸的古怪,其中一个低声道:“你说这位唐兄弟是不是有点‘那种癖好’,身边跟着这么妖媚的狐狸精,还让她一起进练功房,莫非是要用阴阳相济的办法疗伤?嘻嘻!”

    “嘻嘻个屁!”

    蒋华交钱返回,恰好听到这句话,立即板起脸一脸严肃的走过去给了那家伙一瓢,沉声骂道:“嘴上有点把门的,别什么话都乱说!唐大哥刚刚救了你们,你看你说的什么蠢话!”

    那人挨了一瓢也不敢有任何不满,缩着脖子连连道歉。

    蒋华望着紧闭的大门则陷入了沉默,想着是不是考虑唐利川的建议,从今以后跟在唐利川身边做事。

    在唐利川进入练功房后,另一边的虎吼佣兵团也急急忙忙的抢救他们的老大,看到他们老大伤势严重,这些人也顾不得跟唐利川他们争执,几个人抬着步潇霆撞开人群慌慌张张的求医去了。

    “好厉害的年轻人,硬碰硬的跟步潇霆过招还能胜出,身体强度应该比妖兽还要强大了吧。”

    “嘿嘿,他现在受了重伤,正是趁虚而入的好机会,要是我们现在前去挑战,将此人一掌击毙,咱们佣兵团岂不是少了一个大敌?”

    “你是不是傻?你去挑战,苍鹰的人就一定派他出战吗?你别忘记了,挑战练功房的资格别人是有换人权利的,你现在的确可以抢了他们最后一个名额,但等那年轻人伤势恢复找你算账,你觉得能抗住他几拳?”

    围观的人三三两两的打着小算盘,其中不乏有人想要趁机对唐利川不利,只是日照城里规矩森严,虽说不禁制比斗中杀人,可也没有允许城中武者可以随意私自进行比斗。

    只要城主府的人一天还掌控着日照城,那么他们立下的规矩就算是一泡狗屎,在城里居住的人也必须遵守。

    就在一场闹剧刚刚落幕的时候,一个矮小的人影悄悄的退出了人群,朝着日照城一处佣兵营地区域飞快的跑去了……

    练功房里,大门刚闭合起来,玉面宫主便嘻嘻一笑,推开了被她一直扶着的唐利川。

    这番举动这得唐利川微微一瞪眼,故作凶狠的嚷道:“有你这么当婢女的吗?我可是伤员!”

    玉面宫主掩嘴一笑:“这里又无外人,小主人还装什么?你分明就没有受伤!”

    唐利川眼皮一番,深深一吸气,胸口的凹痕犹如变戏法一样重新反弹开来,眨眼间恢复原貌。

    咧嘴一笑,唐利川对自己的演技非常满意,虽说步潇霆的硬功确实有点火候,只是唐利川各方面素质都比他要强,不只是体魄强度的差距,就连感知力方面唐利川也是碾压的级别。

    刚一动手唐利川就已经判断对方招式的强度了,为了让暗中观察的人误判自己的实力,他才故意催动内息造成两败俱伤的假象,否则让步潇霆双手打到骨折也伤不了他分毫。

    美美的摇头晃脑得意了一番,随后唐利川脸色一板,对玉面宫主哼了一声:“什么小主人?主人就是主人,谁准你乱加一个小字,难道你还想另寻一个老主人不成?”

    “是,奴婢知错。”

    玉面宫主并不害怕,但还是盈盈一欠身,笑着告罪。

    “算了,我叫你进来是有正经事。”

    对于小事唐利川没有多做计较,一边打量着练功房的水准,一边来到房屋中心盘腿坐下:“我知道你现在正在修炼某种神通需要男子的阳气……你认为本人来代替那些无法修武的村民如何?”

    玉面宫主不知道唐利川为何这么说,吓得连忙跪了下来,俯首道:“主人明鉴!小婢从来没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

    虽然唐利川看上去人畜无害,可实际上玉面宫主心知肚明,唐利川的手腕狠辣得让人头皮发麻,刚才那番话她只当是唐利川试探她的忠诚度,当然不敢乱说半句。

    苦笑着摇了摇,唐利川无奈的说道:“你起来答话,你有没有异心岂能瞒过我?我不是在质疑你的忠心,而是真的有一件事需要你的配合,这件事对我们两个都有好处。”

    玉面宫主怯生生的抬起头看着唐利川一脸正色的面孔,不知道她心中想到了什么事,脸颊一下子绯红起来,好像小女儿家一样羞涩的说道:“奴家没有异议,全听主人吩咐。”

    唐利川看到她这幅模样,先是一愣,随后脸色也通红起来,摆手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还是童子……算了,你附耳过来,我直接跟你讲清楚。”

    就在同一时间,一个矮小的人影穿过层层哨卡,径直走进了一个挂着“战盟”牌匾的营地里。

    七弯八拐之后,这人来到一个紧闭的书房门口,双膝噗通跪地,低声朝屋内报告道:“盟主,虎吼的人失手了,步潇霆被人重伤。”